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
22位專家受聘,為上海知識産權立法及重大政策提供決策諮詢服務
2019-12-11 10:18  沈湫莎   來源:文匯報 

  新一輪技術革命風起雲湧,知識産權的邊界也在發生變化,新問題層出不窮。

  有個案例,如今常被知識産權界的專家拿出來討論:幾年前,一家著名制藥公司斥資百萬英鎊,購買了一位身患六種癌症病人的數據,因為他的數據被認為具有獨一無二的價值。不過有學者分析:制藥公司這麼做得有一個前提,即認為數據是患者本人的;可是如果沒有醫生介入,患者的生物數據也可能一文不值……

  從數據的“所有權之爭”,到由此産生的數據創造的收益該如何分配等,這些都是目前困擾許多法律界人士的新難題。

  昨天,22位專家受聘成為上海市知識産權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未來五年,他們將為上海知識産權立法及重大政策等提供決策諮詢服務。

  不管等待他們的問題多麼複雜,專家們已在這一點上達成共識:知識産權是未來國際競爭的焦點,上海要建立亞太知識産權中心城市,在知識産權體制機制改革領域繼續當好“排頭兵”,必須面向新一輪科學技術革命,加快研究“面向未來”的知識産權戰略。

  新一輪技術革命中,“知識産權”概念正在發生變化

  數據到底算公共財産還是私有財産?對數據資源應該採用怎樣的保護形式?區塊鏈是否還適用於專利思維?……當下,新一輪科技革命正在衝擊已有400多年曆史的知識産權制度。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步入大數據時代,數據保護常陷入一種“兩難”境地。同濟大學上海國際知識産權學院院長單曉光解釋説,如果太過強調數據的資産屬性,那麼,就不利於數據流通;反之,如果放寬了流通性,則將不利於提高人們利用數據的積極性。

  其實,數據帶來的挑戰並不止這些。和傳統的知識産權保護相比,數據的知識産權保護還有其特殊性——因為數據是可複製的。一份數據交易轉手後,相當於拷貝了一份,很多時候很難確定誰是數據的第一擁有者。更多時候,像區塊鏈技術,似乎已經“拋棄”了傳統的知識産權……

  “以資訊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技術革命中,知識産權的概念正在發生變化,全球專家在許多問題上看法不一,這是機遇也是挑戰,上海需要在這個時候形成自己的話語體系。”單曉光説。

  誰解決的知識糾紛多,誰就確立了中心地位

  當前,上海正在建設亞太知識産權中心城市。很多業內人士關心中心城市的吸引力從何而來?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高級副總裁、首席法務官宋柳平直言:“如果能吸引各國都到上海來解決知識産權糾紛,那麼,亞太知識産權中心城市就建成了。”

  不過,想要形成這樣的“吸引力”,則必須掌握國際認可的知識産權話語權,而這又體現在知識産權的專業性和前瞻性上。

  宋柳平介紹,從全球範圍看,德國知識産權法院判決最快、手續最簡便,目前已有成為全球知識産權中心的態勢,這與該中心充分參與國際知識産權法律研究,並形成一批體現公正性的判例模板是分不開的。當吸引越來越多知識産權糾紛選擇到德國上訴或仲裁,“中心地位”自然而然就形成了。

  另一方面,在歐美國家,知識産權對其國民經濟的貢獻已佔50%以上,這也是歐美國家普遍重視知識産權的原因。據悉,在新一輪科技革命的背景下,不少國家當前正抓緊研究新的知識産權“遊戲規則”。

  比如,德國建立了馬克斯·普朗克創新與競爭研究所,有針對性地就具有廣泛應用範圍的顛覆性創新發展規律及其相應法律政策開展預先研究,並通過新産品、服務和價值鏈進而形成具有改變市場影響的巨大潛力。除此之外,這家研究所還在抓緊研究新的標準和規範,一旦形成各方都能接受的標準化判例,將吸引相應的公司到該地提交訴訟和仲裁。

  發展面向未來的知識産權發展戰略,關鍵靠質

  “上海積極推進知識産權保護和應用,打造一流營商環境,這一點已獲得了全球公認,從駐外領館、國際組織給出的好評中就能看出來。”單曉光説。

  世界知識産權組織不久前發佈《世界知識産權報告》,上海在創新熱點十大城市中排名第六。來自市知識産權局的數據也顯示,去年以來,上海專利申請量繼續保持兩位數增長,專利品質顯著提升。

  今年前9個月,全市專利申請量為12.52萬件(其中發明專利5.17萬件),同比增長15.98%。截至9月底,上海每萬人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為52.6件,在全國各省份中名列第二。

  單曉光認為,發展面向未來的知識産權發展戰略,關鍵靠質,也就是要鼓勵産生更多以社會價值為導向的知識産權,提高知識産權對國民經濟的促進作用。另外,也要培養、引進更多知識産權人才,進一步提高上海知識産權專業性和競爭力。

  “過去,在知識産權事務方面,我們大多數時候是聽別人説;現在,我們已基本實現與別人的平等對話,這對上海來説是個好消息。”單曉光説。

友情鏈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