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文廣影視局2017年4月20日做客“民生訪談”

  • 2017-04-20
  • 來源:市文廣影視局

WDCM上傳圖片

海波: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聽2017上海“民生訪談”,我是主持人海波。

宇皓:大家早上好,我是主持人宇皓。

宇皓:今天是“民生訪談”的第四天,我們為大家請到是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于秀芬。歡迎于局長。

于秀芬:海波好,宇皓好,聽眾朋友們好。

宇皓:互動的方式是大家可以通過阿基米德手機社區找到我們的直播帖,大家也可以看到我們同步的圖文直播。大家都非常期待於局來做客我們的節目,大家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通過手機社區來提問。

海波:我們先説一下有關文化廣播的熱詞。

宇皓:好的,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公共文化服務、大世界、世博會博物館、歷史博物館、劇場、圖書館、美術館、農村數字電影、公益電影、非遺項目等等。

于秀芬:這些熱詞正是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的重點工作。

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于秀芬接受採訪。

海波:上海國際電影節馬上開幕了,一票難求的問題怎麼解?內容配套上如何貼近市民需求?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對老百姓意味著什麼?收藏熱不斷升溫,如何規範文物鑒定機構等等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們一個一個來。説到文化廣播影視,最近特別火的是《人民的名義》,您看了嗎?

于秀芬:只要沒有什麼工作安排,晚上我都會等著開播。這個電視劇我一邊看一邊就在想,為什麼這部劇這麼火爆?一方面是因為題材是社會關注的,一方面是演員的演出。電視劇是我們提供給老百姓的一個公共文化産品,既要好看又要寓教于樂,傳播正能量和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除了電視劇,從文廣局來説,我們的文化産品,特別是提供給老百姓的文化産品還是比較多的。

海波:昨天剛剛召開了上海公共文化服務電話會議,其實説到公共文化服務可不簡單是一個電視劇,老百姓身邊發生的變化,我們可以涵蓋的是非常多的,包括文化設施,各種各樣的服務內容等等,這個我們請於局長給我們説一下。

于秀芬:昨天下午上海市政府召開了上海公共文化建設工作會議,一方面總結了去年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對今年的工作進行了部署。一方面是進一步深化公共文化體系建設;第二是政府如何進一步豐富公共文化産品和服務供給,給到老百姓好的産品;第三是如何加強保障制度的建設,來提升各級政府公共文化服務的效能。

于秀芬:剛剛海波説的我也有同感。應該説這幾年在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我們在上海各個委辦局以及16個區大家共同努力下,我們的公共文化服務工作上了一個新臺階。概括來講,老百姓身邊的服務設施更多了,老百姓可以享受到的服務內容更多元、豐富、精彩了。老百姓去參與一些文化活動更加方便了。

于秀芬:比如説公共文化服務,現在我們上海市已經形成了市一級,區一級,街、道、鎮包括到村、居委會的四級公共文化服務網路。保證老百姓可以在15分鐘之內到一個我們的文化活動空間去。

宇皓:這個很像我們文化最後一公里的配送。

于秀芬:是的,比如説群眾藝術館,上海市一級是一個,區一級我們有23個,到了社區文化服務中心就更多了,整個上海我們有216個。還有比如説農家書屋我們有1500多個,所以就在老百姓生活的周邊有各種各樣的文化活動中心給老百姓,讓老百姓可以很方便地進入活動。這是身邊的。還有一些老百姓要到劇場看演出,現在上海的劇場也很多,有135個。2016年我們國際舞蹈中心建成了,還有虹橋藝術中心等等,確實這兩年設施的建設有了一個長足的發展。

宇皓:而且改變了很多人平常的生活習慣,週末的時候,大家一起相約看一場劇。看到文化話題評論的人特別多。有人説文化這個話題特別得寬,剛剛您聊電視劇太接地氣了。説到身邊的文化設施建設,有沒有什麼規劃,或者説上海這邊的文化設施在體驗上,對市民來説會不會更多一些?

于秀芬:我介紹一下我們上海的圖書館,這是老百姓非常喜歡的。所以遍佈上海市級、區級的圖書館我們都是採取一卡通,老百姓在任何一個圖書館借的書,到另外一個方便就近歸還就可以了。我們提供圖書服務有7000余萬冊。

于秀芬:還有美術館,上海的美術館也是豐富多彩。上海的美術館現在有70多家,各類展覽大概有500多次。還有博物館。博物館有125家,其中全天候開放的免費的博物館,我們有96家。

海波:我的感受是電影院越來越多了。

于秀芬:是的,特別是這兩年上海電影市場發展勢頭很猛,這就帶動了電影院的建設。我們電影院有270多家,有1500多塊銀幕,2016年上海放的電影超過250萬場,很多老百姓進入電影院看電影。

海波:以前我也不太看電影,但是這兩年確實進電影院的次數在不斷增加。電影院的設施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舒適度、感受度越來越好了,確實可以吸引人重新走入影院。

于秀芬:一方面要有好的影片,一方面是硬體的配套。現在上海市民希望在休閒的時間有文化的享受,包括娛樂和休閒。所以電影發展勢頭非常好。從政府來講,我們還要做好公益電影的放映。

海波:農村數字電影放映的情況您了解嗎?

于秀芬:這是我們市、區和電影院線共同推的。去年我們的農村數字電影放映超過了4萬場,覆蓋了上海9個區、1700多個具有農業功能的行政村和300多個居委會。

海波:這個是在郊區?

于秀芬:對,我所説的9個區主要就是原來的郊區。這些片子新片佔到1/3左右,所以我剛剛説的15分鐘的文化圈,送電影到府,就是通過這樣一個個項目和點來實現的。

海波:我們有沒有公益場?

于秀芬:我們有一些公益電影,比如説馬上要“五一”,我們和總工會一起舉辦的農民工電影放映,還有徐匯區多年來一直堅持無障礙電影的放映。

海波:説到電影我還要提一下,馬上電影節要開幕了,這兩年的電影節太火爆了。作為文化管理者您應該也能注意到這種現象。

于秀芬:是的,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全球15個國際A類的電影節之一,是頂級的,所以社會很關注,而且是國內外都很關注的。

海波:但是我有一個問題,這個電影票實在太難買了,尤其是熱門場次,這兩年電影節票成了問題。

于秀芬:昨天下午我們還在研究今年的電影節怎麼樣來滿足我們的市民,比如説今年的電影節、電視節的一票難求的情況如何改變,還有怎麼樣看一些好的電影的做法。去年還有一個問題,老百姓非常關心,網路的售票系統馬上就癱瘓了,這兩個問題我們做了研究。

于秀芬:一個是加強售票系統的技術保障。怎麼保障呢?在技術層面我們做了一些保護措施,硬體上也做了一些全方位的擴容升級。比如説去年我們11台伺服器,今年我們準備了87台。處理器從2核升級到4核。所以在技術和硬體方面做好了充分的準備。我們希望今年不要再出現這樣的癱瘓的情況。

海波:這確實也是一個快樂的煩惱。

于秀芬:除了線上售票我們線下也有渠道,所以我們儘量滿足我們的影迷觀影的需求。還有我們原來金爵獎的獲獎影片是頒獎典禮之後揭曉,頒獎典禮結束電影節就結束了,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呢?老百姓想看一些獲獎電影,今年我們也與國際影協反覆協商,在九天基礎上增加了一天,就是在頒獎典禮之後增加的一天,廣大影迷可以這一天來看這些獲獎的影片。

宇皓:我們這裡有一個網友就説了,硬體到位了,軟體能到位嗎?服務怎樣等等。

于秀芬:我們昨天還在研究,以往電影節期間,比如説放映電影的時候,字幕有的時候打出來不配套。我們整個電影節是組織了很多的志願者一起參與的。他的外語好,他來翻譯很多的國際影片,上海現在有很多這樣的志願者,但是畢竟他接觸這個電影的時間很短,有的時候字幕同步會産生一些問題。今年我們也關注到這個問題,我們會加強對志願者的培訓。當然這也需要一個過程。

海波:我非常佩服這些字幕組,他們對外語非常嫺熟,而且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裏做字幕,而且是志願者。

于秀芬:對,所以我們非常注重軟體的服務。還有一個方面,市民朋友們要有一個寬容度,和理解度。

宇皓:可能影迷朋友們都不知道這些志願者做的事情,還是希望要理解一些。

海波:有崇明的朋友説,我們崇明人20多年沒有看過電影了,沒有看過滬劇、滑稽戲了,不要讓崇明島成了被遺忘的角落。這個我要説句話了,前不久我才剛剛看了滬劇,看的人還非常多,看來無論我們的公共文化服務內容無論提供多少,市民朋友還是覺得不夠。

于秀芬:政府文化服務商還有最後一公里的問題。當然這位市民朋友(的問題)可能也是我們的服務不到位。上海現在已經形成了市、區、街道(鄉鎮)這樣的公共文化服務內容的配送體系,現在正在向村、居委會延伸,去年我們的配送有1.3萬人次。但是這個配送還是不夠,我們的配送工作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們過去幾年,服務機構排單,那麼多的文化産品,我們派到區裏,派到街鎮,你是一個接受,這是第一個階段。

于秀芬:這兩年我們到了第二個階段,我們把産品和服務內容進行掛牌,區、街道的服務單位梳理了當地的老百姓需求,他來選,這個我們稱之為下面機構的“選單”,就是我們的供需有一個對接,這是我們第二階段做的。比如説今年2月份我們舉辦了全市第一次公共文化配送産品設計大賽活動,我們有100多家優秀服務提供方到現場擺攤,有700多個區、街鎮的管理人員來逛。

宇皓:有點像自助餐,以前是送餐到府,現在是自助餐,琳瑯滿目,你自己選。

于秀芬:但是我們還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要發展到終極目標,讓老百姓到這個超市直接點,和機構一起點。對我們而言,下一步我們要從機構的選單一直拓展到機構選單加老百姓點單,這樣我們提供給老百姓的産品更可以符合老百姓的需求,供需才可以更加對接。

海波:如果是區鎮管理人員來點單就是千把個,但是服務的人群是千萬級的。

于秀芬:確實如此,我們從2016年開始研發了“文化上海雲”APP,目前還在剛剛起步過程當中,就是為了以後老百姓點單方便。“文化上海雲”是國家第一個是現在省級區域全覆蓋的數字化服務平臺。我們去年上線之後,400多家各類文化機構,包括鄉鎮的文化機構,把他們的資訊也進行了整合,不僅是市級的文化産品。短短一年,這個APP突破了百萬的用戶註冊。我們每月發佈活動超過1萬場,市民朋友也可以下載APP,微信公眾號和網站搜索我們的全市文化活動。其實現在市民也可以在這個上面來預約。去年我們的國際藝術節我們就依託這個雲向老百姓推出了3萬張票,給老百姓以方便。

于秀芬:比如説去年奉賢區舉辦了國際藝術周的活動,他就把文化上海雲作為一個官網來進行推廣,極大提升了活動的知名度,23場演出票銷售一空。還有這個“文化上海雲”一方面是提升我們的服務效能,另一方面也是通過海量資訊給政府部門和活動主辦方以大數據分析依據。因為他點單之後我們就可以形成市民文化需求大數據,進而對政府管理部門有提升效能的好處。比如説不同地方、不同場館、不同人群的文化需求是有一些差別的。

宇皓:有點像流量監控,看看是不是可以優化文化配送。

于秀芬:我們正好和奉賢區交流過,奉賢老百姓就是喜歡看滬劇,比如説浦東新區週末比較受歡迎的是親子活動,松江大劇場最受歡迎的是滬劇,徐匯的零陵社區服務90%用戶是居住在社區文化中心周圍3公里半徑內的,嘉定區60%以上的用戶是30-39歲左右帶孩子的年輕爸爸媽媽們。

宇皓:大數據時代,這些資訊很具體。

于秀芬:對,這也給我們提供了精準服務的依據,讓我們根據這些服務的需求進一步提供好針對性強的服務。

海波:我們老百姓也有自己的一些看法,我們的記者也是之前做了街訪,問文廣局領導做客“民生訪談”有什麼要問的嗎?我們來一起聽一下。

海波:于局您看,有提齣電影節節目冊對作品的介紹不是很深入,有的是一看就不是專業人士翻譯的,這是外語水準很高的人。還有希望是不是可以更加平民化一些,有一定層次的演出,離家越近越好,還有期待電影節會有哪些電影放映。還有非常自豪的,國外回來要看節目,“我們的硬體絕對沒有問題,中國人要辦的事沒有辦不成的”。“我覺得上海的老百姓越來越幸福了,這兩年的文化生活和演出作品越來越多了,老牌戲院也重生了。”

于秀芬:老百姓需求,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是我們下一步改進工作,提升工作的引導。

宇皓:有網友朋友説,電影是不是可以更加接地氣,還有朋友希望電視、廣播多呼籲。還有人説,本人不太喜歡傳統戲劇,但是滬劇、滑稽戲等應該可以走進中小學,從娃娃抓起。還有的説家門口的文化中心每週都有放電影,但是工作人員不主動,沒有負責任,放映室雜亂無章。

于秀芬:我們市民文化節是2013年開始舉辦的,整個活動非常的豐富,每年參與人次在2600萬人次以上,有一系列的活動。而且是全天候的,我們從3月份開始啟動,一直到第二年的春節前。我們的市民文化節正在逐步成為傳播弘揚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傳播優秀傳統文化的平臺。

海波:上海在引領正能量方面就是要起到帶頭作用。

于秀芬:中國詩詞大會,在百人團當中,來自上海的選手有近一半。這一半人大部分和參加過我們市民文化節的相關比賽是有關的。比如説有一個小朋友姓張,他和他的外公組成了一個搭檔,就是從市民文化節的比賽當中走出去的。這個小朋友當時只有小學二年級,最終獲得了當年比賽的榜眼,所以這一次央視就把他們選出去了。

海波:原來詩詞大會的選手有一半都是來自上海。

于秀芬:央視春晚有上海分會場,上面亮相了10戶家庭,很多都是從市民文化節平臺上涌現出來的。還有今年的市民文化節已經開始了,3月25日我們正式開場,今年的活動主題還是文化引領市民的素養,主要的活動板塊我也介紹一下,是“5+5+6”,第一個“5”是舉辦五大賽事:市民文化詩詞大賽、民舞蹈大賽、市民朗讀大賽、市民合唱大賽、藝術創客大賽;第二個“5”是五個區,包括校園、廣場、樓宇、商圈、地鐵等五大城市空間來開展各種各樣的活動。在基層還有“6”個方面的活動:一個是在區一級的做好推廣轄區內的各項市民活動;二是在區一級的各類公共文化設施當中推廣好我們各個方面的活動;三是在街道/鄉鎮各類社會主體推廣好我們各個方面的活動;四是可以下沉到各個骨幹團隊做好活動交流;五是主題活動的申報機制,使得各類活動和老百姓接得更近;六是文藝骨幹,文藝指導員可以發揮好作用。通過這些機制、空間市民可以展示自己的才華,自己教育自己,提升文化素養。

海波:你在説的時候,我就在想怎麼把我們這些白領人群放進去,我們對市民文化節好象不是特別了解,但是其實已經在身邊了。確實這個很好,不僅是一個口號式的,是想辦法讓你融入活動當中。

于秀芬:市民文化節活動不一定要非常專業,就是老百姓有一個展示的平臺,你是草根的也行,是專業人士也行,我們兩方面都有。

宇皓:2600萬人次,上海總人口還沒有這麼多,應該説已經是全員覆蓋了,我們希望有一些家庭和個人脫穎而出,如果説沒有什麼才藝,去感受一下也是非常不錯的。

于秀芬:兩位可以去感受一下,非常得熱。

海波:今年有一個大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3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第一部從立法角度在全國對保障老百姓的文化民生權益立法了,如果説不給老百姓以文化民生權益保障的話,就是違法了,這個怎麼理解?

于秀芬:從政府部門講,我們應該按照這樣一部法律來依法履職、盡職。當中包括了幾點,一個是政府要堅持正確的方向,因為文化是鑄造靈魂的工程,文化又承擔著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重要使命。從我們政府部門來説,我們要把核心價值觀用生動活潑的方式體現到公共文化服務當中,讓老百姓以喜聞樂見的形式來看到什麼是我們倡導的。

于秀芬:第二,落實這部法律是要向老百姓提供優質的公共文化産品和文化服務。優質的文化服務方面,可能老百姓反映比較突出的還是我們的文化産品和服務存在有數量但是品質還有待提高的問題。還有個別的文化産品和服務存在粗製濫造,還有低俗、庸俗、媚俗的問題。一方面文化執法部門的打擊、執法要做好,另一方面我們要培育精品意識,培育一些文化的精品。我們的文化産品要能打動人心,要有溫度。比如説《人民的名義》這樣的電視劇就是這樣的。

于秀芬:第三,從政府來講,落實好政府的責任,在這部法律當中明確規定了政府在公共文化服務當中的職責。就是明確了政府是保障什麼?保障多少?怎麼保障?這一系列的責任。總的來講,我概括下來,可能是兩個方面,一個是保基本、保均等。保基本就是老百姓基本的文化服務權利。主要包括四個方面:包括老百姓讀書看報紙的基本權益,聽廣播看電影的基本權益,參與文化活動的基本權益,老百姓到美術館、展覽館進行藝術欣賞的基本權益。

于秀芬:第四,落實保障法從政府部門還要擴大社會的參與度,因為這個保障法明確規定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在提供公共文化服務的時候,政府要起主導作用,政府的主導不是政府包辦,公共文化服務要為大家,同時公共文化服務要大家辦。

海波:這個很有意思,這部法的落實保障需要政府的保障措施,但是以政府為主導的話,可能又和市場的五花八門、百花齊放又不同。

于秀芬:政府要主導又不能是政府獨唱,要成為政府和社會的合唱,這樣就可以提供豐富多彩的,老百姓需要的各種各樣的公共文化服務,因此我們的文化要推動大發展,大繁榮。

于秀芬:一個是在村、居這一塊我們要提高綜合性。他在村、居的活動室裏除了有文化的東西還有科普的東西,可能還會有一些健身的東西,還有如何讓市民生活更好的資訊等等,這是綜合性的問題。還有現在隨著城市的建設,我們的城市廣場越來越多,如何讓廣場更有文化內涵,拓展公共文化服務的戶外空間,這也是非常重要的。

海波:您一説這個想起廣場舞了。

于秀芬:不僅是廣場舞,還有其他的活動。還有存量的文化設施,比如説工人文化宮、青少年活動文化場所等等都可以提供基本的文化服務,這是從設施方面來講的。另外是從區域來講,剛剛崇明市民聊到了,我們現在對於我們的幾個遠郊,包括崇明、金山、奉賢等等,政府的配送要比其他的區要多一倍,也就是為了讓遠郊老百姓可以享受到和市中心同樣的服務。

宇皓:我們有網友説,遠郊的市民非常需要這樣的公共文化娛樂活動,正好提到了這一點。

海波:現在老百姓關注的大世界,世博會博物館現在也在考慮當中了。

于秀芬:大世界3月底已經對外開放了,老百姓非常關注,我看電視上每天都是人頭攢動,很多人在排隊。今後我們將進一步發揮好大世界的展示、傳承、教育、非遺的功能。讓老百姓了解身邊的非遺,了解中國,甚至是世界豐富的非遺資源。因為大世界是作為一個非遺的展示和傳承中心的功能來為老百姓服務的。説到非遺,我想到一件事,前兩天我陸續收到幾封市民來信,就是關注對非遺的申報問題。

海波:到底停止了沒有?

于秀芬:沒有,這裡要感謝上海市民對非遺保護的關注,包括申報各個方面。這幾年根據國家對非遺的總體要求,特別是中央國務院有一個總體的傳承優秀文化的要求。我們感覺到非遺一方面要做好評定工作,另一方面要做好保護傳承工作。所以我們現在就是以評定為主,現在已經轉化為既要評定要把保護、傳承同步推進。所以這個申報是不會停的。

海波:時間所剩無幾了,但是大家還是在刷屏。

于秀芬:剛剛説到收藏熱的問題,我們文廣局還有一個職能,就是文物方面,我也是文物局長,上海市民對文物市場存在的亂象也有很大意見,這兩年,我們按照國家和市政府的有關要求在做很多工作。從今年3月份開始我們做了文物鑒定的諮詢試點,因為現在市場上有很多詐騙公司,收費做假鑒定,老百姓受害不淺。我們推薦了上海文物商店、朵雲軒和上海市收藏協會三家單位免費向全社會開放文物鑒定諮詢。文物商店在廣東路238號,每週四下午1:30-3:30;朵雲軒集團在沿岸戲路593號,週三下午1:30 :3:30;上海市收藏協會是在安仁路,是週一下午2:00-4:00。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試點,來幫助老百姓進行文物諮詢。

海波:非常感謝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于秀芬局長做客我們的2017上海“民生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