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胡勁軍作客“民生訪談”訪談實錄

  • 2016-06-08
  • 來源:市文廣影視局

WDCM上傳圖片

 
主持人:2016民生訪談第八天,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胡勁軍做客節目!
 
主持人:怎樣更好的發揮“社區文化中心”的功能,豐富老百姓身邊的文化生活?公益演出,天天演等項目受到市民歡迎,如何讓更多優秀演出作品飛入尋常百姓家?近年來,一些老建築被隨意拆毀的事件屢有發生,上海在這方面還有哪些工作需要做?稍後,民生訪談對話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胡勁軍的直播即將開始!
 
海波: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聽上海新聞廣播為您直播的市民政務通直通990,我是主持人海波。
 
雪瑾:大家好,我是雪瑾。
 
海波:從6月1號開始,我們開啟為期12天,由上海新聞廣播攜手新華社上海分社、解放日報社、東方網聯合推出全媒體大型直播特別節目,2016上海民生訪談,先後各委辦局領導走進直播室跟我們一起聚焦民生。
 
雪瑾:大家可以通過阿基米德和市民政務通兩個平臺找到直播互動貼,提出您關心的問題和建議。另外為大家介紹一下,今天來到我們節目的嘉賓是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胡勁軍,胡局你好。
 
海波:説到文化廣播影視,我們網友一片熱議,先把熱詞給胡局介紹一下。 
 
海波:特別感謝,太多內容了,方方面面都是民生問題,時間原因只能到這裡結束了。 
 
雪瑾:感謝胡局作客我們的2016上海民生訪談,聽眾朋友可以下載阿基米德手機軟體回聽節目。新華社上海分社新聞資訊中心、解放日報社、東方網2016、上海2016民生訪談專欄頁面開通,歡迎登錄發表意見。明天上午9點,作客我們上海2016民生訪談的是上海市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委員會主任顧金山,再次感謝您的關注。
 
雪瑾:民生訪談開播前一個月,我們在阿基米德手機社區做了一個小調查,請大家把關注文化廣播的熱詞給我們提供出來,我們做了一個排行榜。其中包括影視劇的版權、社區文化中心、老電影、直播網站,還有大家非常關心的公益演出,天天演。 
 
海波:還有老建築,城市文化創造力,還有上海電影節、上海電視節,上海書展等等。
 
雪瑾:我們還有五大老百姓普遍關注的焦點問題,第一個是社區文化中心,現在存在哪些需要補短板的地方,包括城鄉一體化的進程如何加快。另外上海目前缺乏有國際影響力的重大國際文化賽事,接下來有沒有相關方面的策劃,還有電影節在文化惠民方面大家關心,另外就是老建築,説老建築拆毀事件屢有發生,上海有哪些工作可以推進。
 
海波:説起來是看電視看電影,但是問題不少。 
 
胡勁軍:非常感謝主辦單位每年提供民生訪談的機會,讓政府和各個部門,包括文廣局的領導根據民生保障問題跟大家做深度交流。我這次來做了一些功課,我特別想就十三五期間,上海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文化民生保障方面還存在哪些短板,講講我的想法,請我們今天各位聽眾朋友提供真知灼見。在我看來,十二五結束的時候,我們對工作做了總結,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是展望十三五,未來的五年發展目標,上海公共服務體系建設,文化民生保障方面還存在一些短板,值得我們重視。
 
海波:我們到現在已經來了七位局長了,我覺得今年民生訪談最大的不同是每一位局長進來都主動要補短板,這個短板補起來不容易,這麼多年,有一些是我們長期工作缺陷的地方,就要補要下很大的力氣和決心。
 
胡勁軍:但是這個服務還有不少社區文化活動中心存在開張時間短,服務效果不明顯,服務主體思路不明晰這樣一些毛病。還有一些問題,進入網際網路時代,大家利用網際網路,怎麼用數字化這個手段提高我們服務效能,把便民服務資訊很方便地讓老百姓知道、參與、評論,包括選擇,這方面還有空間。當然老百姓還要還有自我參與,這個意識很強,他們都在問群眾文化、社會文化,大家共建共用,這方面政府開拓的渠道、平臺、終端還有哪些。充分體現上海市民老百姓就是上海文化建設主人翁的身份。
 
胡勁軍:短板就是老百姓的民生問題,補短板就是老百姓最大的心願。所以我們最近也在梳理,我想大概有那麼幾塊。第一個對公共文化有效供給,大家覺得要更加充沛一點,第二個對城鄉公共文化資源的規劃、佈局、配送,覺得不平衡。比如你們剛才講的社區文化活動中心是一個熱詞,市中心四平方公里有一個文化中心,上海郊區大概要到30平方公里才有一個,這是一個很大的差距。第三個就是對我們服務的效能提升,大家還有殷切的期望。當然大家認為這幾年我們搞了文化資源三級配送,我們開了市民文化節,都是內容的供應,有所改善。
 
海波:我們身邊有什麼公共文化供給,我們上海廣播當中,專門有呈現東方講壇內容的節目。包括宣教中心,東方宣教中心。還有社區裏面,還有學校服務指導中心,還有包括東方社區院等等,配送系統都有了,大大小小,為社區提供産品、演出、講座、培訓。每年到了藝術節,到了社區文化的節日中,可以看到長長的單子。但是真的會有我需要的我沒有看到。 
 
雪瑾:這個比較常見,老百姓文化需求不斷提升,他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怎麼匹配。我們節目中出現過一些年紀大的聽眾,他們想在社區文化中心中看一些老電影,想問這個功能能不能使用,這個就是最基本的需求。
 
海波:有時候看到一些節目在社區裏面一直表演,形式有點單一。 
 
胡勁軍:兩位主持人對上海公共文化資源非常熟悉,上一輪配置了六個産品,叫東方系列。到目前為止它有很大的轉變,我們在供應,但是我們提出了一個供給側的改革。從現在開始,配送一個很重要的轉變,我們從配送換成了功能表式的,所有主體能不能進入社區,老百姓説了算。 
 
雪瑾:有點定制的意思。
 
胡勁軍:我們今年開始,每一個季度,全市可以做公共文化內容的配送。首先點菜,點到的政府才能購買送下去,點不到,這個就要改革了,這是上海一個很大的轉變。海波:這個非常重要,如果配送的話,最好能夠跟老百姓貼近一點,拿手機就可以做。 胡勁軍:這個講到第二種,我們通過文化上海雲在做這個服務。2012年開始文廣局在市委市政府的要求下,我們在做這樣的技術框架。經過兩個區的試點,今年3月份,16個區的文化雲全部上線,提供全天侯24小時的評論、參與、選擇、下單的一些基本的服務。
 
海波:現在就有嗎? 
 
胡勁軍:老百姓都能享受到這樣的服務,推出以後,我們馬上開始推出二期。現在在文化上海雲上,上海300多個文化場所的活動資訊,老百姓一覽無余。幾千項活動可以點單,像嘉定雲上線以後,點單量超過70%,最少的區今年剛剛上線,大概有20%、30%的量。隨著老百姓對這款雲APP應用的習慣,他使用它、依賴它,給他更多鼓勵,力度會越來越大。
 
海波:幾千項怎麼選? 
 
胡勁軍:分散在各個區,主要還是選擇自己周邊的。 海波:怎麼脫穎而出,現在院團那麼多,老百姓選擇對應,用什麼方式? 胡勁軍:海波講了很好的話題,過去我們雲配送社區很少參與,主要是不知道居民需求在哪。但是一看到市民文化三級配送,院團參與積極性非常高,我們在雲裏搞了這個對策。今年我們上海十幾大院團全部參與到配送中,老百姓不用出家門就可以看明星大家的演出,只要供應得上,排得上來,藝術家非常願意下基層為老百姓演出的。
 
海波:我點了你單了,挺好,給我安排好了,但如果我這邊上單多,因為受歡迎的演出多,我會不會出現一個品質有下降的情況,沒法,你點了我無所謂。 
 
胡勁軍:是這樣的,所有配送的內容的品質是有評控體系的,我們專門請了第三方,每一場演出都有暗訪,打分。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每一次他們都很負責地把表格反饋給我們。
 
雪瑾:我也在想,老百姓是不是有評價體系,看完之後,覺得這個演出非常好,為他點讚,以後這個院團可以有更多機會去其他的地區,或者形成一個習慣,明年再來,有沒有這樣的評價體系? 
 
胡勁軍:您講的完全對,我們請的暗訪的同志,他本身來自老百姓,非常接地氣,不是他個人對這個節目的觀感,實際上他是了解周邊老百姓,我們有樣本的需求,他反饋給我們。院團現在很看重這個反饋,一般來講,院團演出品質有保障,但有時候精神狀態,趕場子很累,現場發揮不好,這些東西從組織方到院團方到接受方,大家都盯著呢。
 
海波:我看到“閔行人家”説,現在不出門在家裏聽廣播,看看電視節目也不錯,豐富了退休生活。補短板,社區文化中心一般來講,對我們退休人員參與更多,和年輕人不搭。針對年輕人的特點和需求,提高社區文化中心的功能就更合適了。 
 
雪瑾:海波你説到這點,曾經我們節目中有一個大學生,他們有一個組織團體,他們想做一個課題,到社區裏面給老百姓、居民做攝影方面知識的普及,政府是不是有這樣的購買服務?如果説社會中有一些群體是比較成熟的,通過政府服務來拓展我們老百姓的市民文化生活的豐富性,不再形式單一。
 
胡勁軍:你們講的有道理,這裡面有幾個理念,第一上海進入老齡化社會,但是不等於社會文化中心是老年社區,我們還是希望全面年齡段大家共同參與,這個趨勢現在慢慢開始出來了。你講的對,過去是退休的、上年紀的,現在不見得,孩子們、青壯年、白領回家以後,白領雙休日更多身影出現在社區文化中心。第二個我覺得聽廣播、看電視是一種參與方式,但是這個不夠互動,我們希望人人為你,你為人人,你在享受文化産品的同時,也參與為大家帶來文化生活的快樂,這是上海要努力做的事情。我們目前文化不能是單方面配送,很多做了互動的東西,合作的東西,把這個參與者成為一個供應者、生産者、提供者的成功案例非常多。
 
海波:上海真的是兩方面,一方面我們選擇多,選擇是幸福。但是另外一個本身形式的壓力大,正因為選擇多了,看的多了,眼界開闊了,要求會高。所以説可能這方面雙方面都有。 
 
胡勁軍:上海老百姓文化素養其實這幾年提高非常快,你們搞的辰山草地音樂節,音樂節結束以後,很多人認為是演出前的,那麼乾淨,我們很驕傲地講,這是我們剛剛結束的場面。前段時間在北外灘搞了歌劇的普及,臨時下大雨,老百姓不走,坐在前排老百姓不肯打傘,怕影響後面的老百姓。這兩天我們電影節馬上開幕了,開票流量太大,流量是去年同時段20倍。 
 
海波:買不到票。
 
胡勁軍:講到上海文化工作的指導思想的問題。我覺得搞文化活動,目的本身並不是活動本身圓滿成功安全,這個當然也是很重要的。根本的是市民素養的提高,一代新市民的成長。所以這方面市委市政府在規劃部署工作當中都有。今年開始市委宣傳部、市文廣局我們也在做這個軟規劃,怎麼全面提高上海市民的文化素養,基礎不錯,怎麼通過幾大步,把這個工作效果更加鮮明地體現出來,這個效果本身就是氛圍,讓大家共用城市該有的東西。 海波:好節目培養好觀眾,好觀眾襯托好節目,最終我們烘托出一個好的文化環境。 
 
胡勁軍:帶來好氛圍,好氛圍養育好市民。
 
胡勁軍:我在現場心裏非常著急,現場老百姓秩序從容,他們反過來安慰我們説不要急,我們已經排了很長時間了,因為我們熱愛電影,所以願意花這個時間。 
 
海波:從文化角度,我們市民文化素養的培養特別的重要,他能夠反襯我們很多文化的發展,會襯托的。
 
雪瑾:歡迎回到正在直播的2016上海民生訪談,今天作客我們節目的是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管理局局長胡勁軍,剛才節目中,聽眾朋友可以通過手機社區、阿基米德和市民政務通兩個平臺在直播貼下發表您的觀點。“閔行人家”説,如果能夠開啟音樂會,面對廣大聽眾太好了。“吳儂軟語”説,可不可以增加商務樓、創業園區等白領群體。“軍事愛好者”説,上影製片廠很多片子很懷舊,這些能不能做調研,經常在社區文化中心播放。 
 
海波:我們大街小巷逛了一圈,聽聽老百姓街頭上有什麼需求有什麼意見,我們一起聽聽看。
 
市民1:就像我爸爸媽媽,他們也是文藝愛好者,覺得社區有蠻多活動可以參加,爸爸喜歡拉二胡,他有民樂隊可以參加,媽媽喜歡唱歌,她也有歌唱隊可以參加,他們也很開心在那種環境裏面,這兩年我覺得蓬勃發展吧在社區裏面。
 
市民2:年輕人生活節奏比較快,在社區文化活動中心這塊,裏面的資源針對年輕人的稍微少了點,可關注的活動也少了點。比如説我們想搞搞沙龍,拓展一下朋友圈,交流自己的讀書心得,很難找到這樣一個機構或者組織吧。
 
市民3:我們90後可能電影、演唱會相對來説是我們最喜歡的門類,其他的在書籍方面,其實我們90後也喜歡讀書,雖然現在閱讀碎片化,可以用移動方式進行閱讀,但我們對資訊的渴求度很高,我也知道社區圖書館、區縣圖書館內容比較豐富,但我們不一定去,我們希望公共文化能在年輕人當中加強閱讀和提升。
 
市民4:文化類的活動其實是可以通過一些線上的APP或者市民百姓、年輕人比較能觸及到的方式來傳播,比如説網路,有時候有一些比較好的項目,哪可以知道這些資訊?能傳達的方式也相對單一一點,可能就是朋友圈裏的一條微博微信,如果有更好的平臺,更加方便的平臺,觸及面會更加廣一點。
 
市民5:針對不同人群,要設計更加豐富的內容,要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週末我們年輕人、孩子需要文化活動比較多一些,如果能就近就便的參與,效果更好。
 
海波:聽出來了,這個局局長不好當,男女老少各有不同,但是都希望得到滿足。 
 
雪瑾:老百姓心裏也明白,“三扇門”就説,影視文化在網際網路潮流為背景下,補短板何等艱辛,不容易。 
海波:萬萬沒有想到,我們街訪,包括我們在網上也有網友説,社區圖書館是否有延長開放時間,這麼多人喜歡讀書。 
 
雪瑾:有這樣的需求嗎? 
 
海波:我們熱詞還有上海書展。
 
胡勁軍:街訪聽了很感動,這個局長不好當,我覺得也不難當。剛才街訪那段採訪,民智、民慧,老百姓那麼多好建議,我們認真聽,精心做,我覺得也不難。這幾年我們上海有一個很可喜的變化,社區文化中心年輕人剛剛參與的不是很多,但是越來越多青年白領,文藝活躍分子,他們自己組織起來,自我服務,服務社會的意識和舉措越來越多 。 
 
海波:我們特別擔心他們跟社會脫節,只有自我。但是沒有想到完全出乎我們預料。 
 
胡勁軍:比如上海青年文化類的公益組織上千個,這裡面有像青年的閱讀組織,我們知道的大概三四百個,像“大不同”、“思南讀書會”,多極了。我在這裡也講,我們上海有三百多市民相聲團體,這個團體我了解了一下,主要是年輕人擔綱,他們自娛自樂,也服務社區老百姓。有一次我到五角場去看,把老年人逗的哈哈大笑,我在現場很感動。
 
雪瑾:我看到“閔行人家”也説,社區裏面有市民非專業的演出團體,他們演出水準很高,希望這些民間力量可以到老百姓中間,讓大家豐富起來。 
 
胡勁軍:市政府在購買文化服務,包括實行配送目錄的時候,國有、民營、市級、區級我們完全一視同仁。今年開始民營量很多,我初看了一下,所有內容提供方面,演出我講的舞臺藝術,民營研究佔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這個量是非常可喜的。
 
海波:我還是想幫我們的市民問一下圖書館的問題,圖書館現在我自己也借書,我發現圖書館的外借預約服務沒有全面實行,大多數有一些,尤其是街鎮圖書館沒有週轉的書庫,如果要求開設預約服務的話,圖書館會説沒人。 
 
胡勁軍:市文廣局作為全市圖書行業的行業主管部門,我們認為上海的圖書外借服務有一個“打通最後一公里”的問題。這裡面我們聚焦兩個問題,一個是海波剛才講的,外界預約服務未全面實行,有“最後一公里”,所以我們這個事情跟上海圖書館在研究,要推出此項服務,各項硬體條件和相關的制度標準,我們在進行調研。在調研的基礎上,我們要制定實施方案,力爭年內在上海全面落實圖書館外借預約服務,實現這個制度。
 
海波:今年可以解決? 
 
胡勁軍:年底前,我今天來參加節目也是做出公開的承諾。第二個問題我在訪談中也看到了,普通讀者外借免押金惠民措施沒有實行,有些圖書館擔心沒法保障圖書的流通,惡意損壞,無法追逃賠償。 
 
海波:有一百塊押金。 
 
胡勁軍:一百塊也是門檻,老百姓覺得不方便。這個事情我們跟上海圖書館在研究,推出此項制度,也有一個實施方案,我們跟聽眾朋友也做承諾,我們爭取今年年內,預約外借服務免租金。
 
海波:太好了,像我們這樣的服務,能夠走遍上海不害怕的是信用,而不是為了一百塊兩百塊,信用更加重要。還有我在想,現在公共文化設施基本上都已經越來越多的,大家選擇越來越大。胡局有沒有考慮到,目前上海還有郊區,我們在基層的文化設施會有不均衡的現象嗎?
 
胡勁軍:這個不均衡客觀存在,我們在努力中。上海在十三五期間要建立一批具有國際一流水準的大型文化設施,像我們的圖書館的二期,上海博物館的東館,我們上海大歌劇院等。第二個層面也很重要,就是全市包括各個區層面,為了改善公共服務設施,必須有一些補短板的措施。比如我們一直講缺一些樞紐性的場所,是不是能夠補,很多區在做規劃。第三個是星羅棋佈,在你身邊的點我們繼續布。
 
海波:有出門多少公里的。 
 
胡勁軍:上海有一個目標,我們要在東部地區達到最高的標準,我們離這個目標已經非常近了。包括我們對一些基礎設施,比如我們大區建設,基本管理的建設,會在基層造成新一輪的公共文化服務設施的空白點,這個點要把它彌補。已經有的點,東方資訊苑電腦更新的問題,一般四年要完成電腦的更新。 
 
海波:現在網際網路世界了。 
 
胡勁軍:我們了解下來,基層老百姓對東方資訊苑有這個需求。
 
雪瑾:説到這有網友就説了,“一根蔥”就説了,70歲的老年人最怕花錢,不會上網,容易被騙,是不是社區街道可以組織這樣的活動,讓老人加入進去。我覺得東方資訊苑就是一個很好的,包括好像社區裏面有專人知道老人怎麼使用,這個面是不是可以除了硬體上的更新之外。 
 
海波:這個是不是社區文化中心? 
 
雪瑾:不是,是另外的。
 
胡勁軍:就是政府背景的網吧,這個服務指導我們一直有,但是這個服務不是很對稱。上海這樣的指導是普遍的,教會老人上網用網 海波:這個是老人打開世界最好的方式。 
 
雪瑾:有做得比較好的,像AIC説,我知道靜安區有電腦學堂,年紀大的可以學一學。 
 
胡勁軍:我們還有産品升級的服務。
 
海波:現在在社區裏面的文化,我們目前情況是什麼樣的?服務效能能不能達到社區居民的要求? 
 
胡勁軍:我覺得分幾個層面,首先政府職責,要做好三級配送,市級資源怎麼下社區,區級怎麼下社區。街道街鎮自己怎麼服務老百姓,上海有體系網路。第二個,我們通過連續舉辦四年市民文化節,各類活動的舉辦主體,不斷提高社區文化中心和其他公共服務設施滿載率,這個是有效供給,這幾年效果也是有的。從去年開始,市民文化節每年參與人次超過3000多萬。第三個是聽眾也很關心的,老百姓的自我管理,自我組織,自我服務,自得其樂,這塊資源不要忽視,我們給草根力量支援。
 
海波:這個是家門口的文化中心,年紀大了或者是身體不方便,這個地方是我接觸這個社會、接觸文化最好的場所。 
 
胡勁軍:也是他日常的基本需求。 
 
海波:剛才説到上網,我特別想知道我們現在公共文化數字服務水準能夠達到什麼樣的水準? 
 
胡勁軍:總體來講,上海這塊走在全國前列, 我們有文化上海雲,這個服務水準要進一步提高,在試點基礎上,我們要繼續在治理理念,參與手段、參與主體方面繼續推進。我們要積極推廣專業化、循序漸進的社會化、鼓勵發展的連鎖華,把這朵雲真正做好。
 
海波:現在覆蓋了多少了? 
 
胡勁軍:從網路基礎設施來講,我們已經實現了全覆蓋,現在接入這個網路的用戶大概是有幾十萬。今年3月26號才全面上線,今年市民文化節有一個很獨特的賽事,就是如何用文化上海雲,我們要搞比賽,怎麼很快找到資訊,怎麼表達你的意見,怎麼快速搶單下單。 
 
雪瑾:通過這個方式鼓勵大家更好的使用文化雲。 
 
胡勁軍:我們有一個培訓的過程,我們以賽代訓。 
 
海波:我們可以省很多事情,現在衛計委的主任過來,他説我們能不能網上掛號,體育局局長過來説能不能網上預約打羽毛球的地方。現在網路已經成為我們身邊最好的通道。
 
胡勁軍:用好網路是我們服務民生最科學、最便利的手段,我們馬上可以從文化上海雲的二級産品,把我們服務內容、便捷的方式呈現出來,全民都要會用。 
 
雪瑾:有時候我們説網際網路確實可以改變我們的生活,這個軟體很好用,大家都來用了。一旦用了以後,老百姓要求更好的用戶體驗,這麼多人一起搶票預約的時候,會不會堵了,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胡勁軍:文化資源不均衡,就拿電影節出票來講,今年電影不錯,數量很大,上海電影節是中國唯一的A類電影節,不能早放,也不能晚結束,只能電影節舉辦九天放映。我們想過這個問題,能不能一直播這個入選的電影,但是製片人協會我們在商量,客觀造成九天之內搶票很厲害。我們想從下一屆電影節,我們在做實驗,第一我們跟製片人協會溝通,能不能做適當的延長。 
 
海波:我們這種需求太大了,證明電影節受歡迎。
 
胡勁軍:從我的角度講,倒逼我們服務理念方式要提升,從我局長角度講,我不願意看到老年人通宵達旦排隊,年輕人上網不便利,兩三個小時打不開頁面,我不願意看到。明年開始我們跟國際組織溝通,給上海特殊的便利。第二個加強專業評的引導。我給大家透露一個資訊,600部片子裏面不均,根本搶不到的大概100部左右,還有很多票子剩下很多,這些片子是從2400部片子裏面挑出來的,他們只是缺少被了解。
 
海波:我們介紹中更加完善,服務更加到位就好了。
 
胡勁軍:這個我們要反思,我們還要提高。還有我們上海有電影博物館,有上海藝術電影聯盟,這兩個機構在電影節之外,把大家喜歡的電影可以經常組織放映,最近搞地區展、國別展等,這個也是受歡迎的,我們要延續到平時,對我們工作提出了全天后的要求。 
 
雪瑾:“AIC”馬上就説了,我們節目能夠進來,希望我們多采購物超所值,讓老百姓每天過電影節。 海波:我們主管部門如果不管,老是排不到,他的熱情會下降,會影響我未來的發展,也有問題,不能坐視不管。後面大數據分析還是要有的。
 
胡勁軍:這裡面有冷思考,在每一場考驗面前,我們都要尋求答案。 
 
海波:另外説到市民文化節,剛才我們講過,參與社會的主體還不是非常豐富,這點我們有什麼對策? 
 
胡勁軍:第一年在辦市民文化節的時候,是政府直接在辦,當時政府就是主體,我們有大概50多個主體,到現在為止,今年第四屆了,直接組織推動活動的主體300多家。一個節吸引3000多萬市民參與,確實可以看到背後的量,是非常驚人的。
 
雪瑾:我們聊市民文化節,胡局剛才講到,市民文化節的開展讓更多演出群體加入進來,讓更多市民享受這場盛宴。今年有哪些亮點,有哪些值得老百姓期待的? 
 
胡勁軍:今年市民文化節最大的變化是政府和政府所屬事業單位退到後面,今年辦節主體是市民文化協會,是四年來我們積累的100多家主體,他們聯合發起成立上海市民文化協會,這個協會舉辦和組織這個節的所有內容,包括每個季度推出節目功能表,每個社區文化活動中心自己的配送等等。我們是以社會組織在做,已經不是政府。還有一個變化,我們組織主體達到兩三百家,參與的表演主體有上千家。所以我可以講更活躍,主體更多,老百姓自我參與積極性更強,勢頭非常好。這個節我一直講,它叫節不叫節,它跟傳統意義的節不是一回事。
 
海波:索性加兩個字,狂歡節。 胡勁軍: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就是社會去參與、共用,是完成了這樣的機制。 
 
雪瑾:説到參與,老百姓關心的是一個草根群體社會組織,希望門檻更低一點,只要有特點,能不能讓我加入進來? 
 
海波:有可能嗎? 
 
胡勁軍:就是按照這個理念做,進來門檻要低,組織水準高,現場實施要科學,不能門檻低、標準也低,最後效果也很低,這個不是我們理想的。
 
雪瑾:在地域方面呢?或者像剛才講的,要做到有一些品牌,比如説每一個街區或者地域就要有品牌的活動。 
 
胡勁軍:在在形成過程中,閔行合唱的特點當仁不讓,越做越好。有的區做手工藝的特點,有的做非遺的特點,有一個組織代表市民參加米蘭世博會了,就是海派旗袍。旗袍在上海大家很熟悉,但是組織好,走出去,經常活躍在上海大街小巷重要的平臺,這裡面的組織者功夫和能力就體現出來了,這樣的主體上海越來越多。
 
雪瑾:走出國門之後,大家獲得的榮譽感是不一樣的,昨天體育局説參加業餘賽事排段位,讓老百姓認為我的價值被認可了,會提升組織者或者參與者自身的水準。 
 
胡勁軍:文化真正的精彩、城市真正的精彩是老百姓的風采。
 
海波:很多聽眾朋友在網上談滬語節目的問題,希望多加一些滬語節目。 
 
胡勁軍:生一市長一市,對自己的方言格外呵護。這幾年是這樣的,廣播電視對滬語保護非常重視。 
 
海波:我們滬語大賽,現在外國人滬語大賽都第二屆了。 
 
胡勁軍:我們對滬劇這幾年格外重視,我們已經連續兩年舉辦了上海滬劇節,今年6月11號開幕,幾十個滬劇團體説唱,很高興上海孩子出現了,原來滬劇這幾年很多。 
 
雪瑾:現在可以進課堂。 
 
胡勁軍:可以來社區,給方言保護,可以多一點這個關注。
 
雪瑾:我看到“吳儂軟語”就説,發了好多條,説咱們廣播電視必須要增加一些上海話的節目,同時在播報的節目和少兒動畫片的節目,讓大家感覺上海話的氛圍,新上海人也可以學習起來。 
 
海波:我們對這些剛才胡局告訴我們,那麼多的滬劇出來,到現場去觀看可能要購票等等。 
 
胡勁軍:海波這個講得對,我們保護或者推廣上海話,並不是光學上海話,是要把滬語背後的歷史文化、人文情懷要講出來。我很欣賞你們電臺做法,老外講話不是南腔北調笑笑很開心,是要用上海話來講上海的故事,學一學上海思考問題的思維和方法,這個才是方言作為文化不可替代的作用。
 
雪瑾:剛才説到演出的門票,滬劇門票相對來説價格親民,也有網友説了,有時候真的覺得文化市場看不懂,票價有時候高得離譜。考慮到高端文化同時,是不是可以大面積推廣,讓大家都買得起票。 
 
胡勁軍:票價問題上海分兩路講,一路講商業演出票價很高,比如演唱會,有秒殺,幾千塊票價,根本買不到,這個是一路,政府怎麼管好這個票價是一個新課題。第二個是傳統文化、經典文化、古典文化,他享受的票價現在在上海還是得到了控制,第一我覺得政府的作用不可或缺,市場出現了價格問題政府要干預,這本賬要很清楚,高在哪要清楚。第二個政府補貼要貼得明白,貼哪塊效果最好。上海國際藝術節的做法是值得鼓勵的,從去年開始,上海國際藝術節把所有進劇場的演出全部都送到戶外,送到區縣。我們過去關注的是幾十場演出,一個月十五萬的觀眾在劇場的情況,去年開始我們關注更多他們來到各個社區表演。
 
海波:下到居民身邊。 
 
胡勁軍:我們去年提供90多場演出,這個定位就是公共文化、群眾文化,這個水準上海在提升。今年我們非常高興,各個區縣主動找我們藝術節,讓我們快點來。有的區去年來七場,我都覺得給他們添了麻煩。區委書記都講,你們不用擔心,你們要翻番來,我們才能滿足需求,這個情況有變化。
 
雪瑾:上海這塊,公益票本身做得很好,市民普及度很高,公益票有時候也一票難求。在未來我覺得一方面你是要讓大家貼近這樣一種藝術形式,但另外一方面,也要讓市民認識到,或者説認同這場演出的票價價值,這個觀念怎麼轉變? 
 
胡勁軍:公益票還是一個過渡産品,最後讓經典傳統的好演出價格回歸到可以接受的程度。第二個是藝術素養普及的問題,剛才跟聽眾朋友介紹了,我們在做全面提升上海市民文化素養的規劃,這裡面講到公共文化要支援,講到文化市場更多合格主體要進來,要有效供給。更多講到老百姓要逐步形式文化消費的習慣,吃飯、教育、旅遊他接受了,文化也是這個過程。
 
海波:要逐漸來落實。 
 
胡勁軍:這個過程不是漲價的過程,是性價比提高,供應側改革,消費體驗提高的同步過程。 海波:我提供高品質,你接受。 胡勁軍:高品質不一定是高票價。 
 
雪瑾:在上海,像大型的電影電視節、戲劇節挺多的,這種藝術節形式的增多讓觀眾分流,讓大家有更多選擇。我們未來會給大家期待嗎?會有哪些大型的國際演出進入到我們身邊。 
 
胡勁軍:主持人非常敏銳,上海作為國際文化大都市,2020年我們有一個基本建成目標,有幾個工作體系,其中有一個重大國際文化、節慶、賽事的體系。像過去有的上海夏季音樂節、上海電影電視節等等這些,我們今年開要有幾個,像八月份上海第一次舉辦國際小提琴比賽,我們有一個冠名的合作,連續三個禮拜全球最棒的小提琴選手在上海角逐,我們有很多重要場次通過電視直播,讓觀眾參與。所有參賽選手要拉中國名曲《梁祝》,我們還要恢復舉辦上海國際芭蕾舞比賽,鋼琴比賽和其他的。
 
海波:可選擇太多。 
 
胡勁軍:不是越多越好,要組合好,從老百姓需求出發,老百姓需要什麼,就設計好,落實好。 
 
海波:最後説一下老建築保護的問題。 
 
胡勁軍:上海上一輪國家文物普查過程中,我們得到一個非常可喜的結果,從不可移動文物來看,上海當之無愧是全國文物大市,這個概念給我們全新的衝擊。歷史建築是重要的支撐,如果拆光了,文物大市這個桂冠會再次失落,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要求,成片保護,最嚴厲的保護,不拆的原則要落實好。我們和規土、住建、文物局都有這方面職責,形成合力,歡迎市民做歷史建築保護的啄木鳥,有異動向政府部門舉報。
 
海波:特別感謝,太多內容了,方方面面都是民生問題,時間原因只能到這裡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