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曲藝家協會聯手中小學幼兒園傳承滬語文化和地方曲藝

  • 2016-12-15
  • 來源:解放日報
  2008年,齊齊哈爾路第一小學評彈社團第一次招人,門可羅雀,老師俞蔚不得不借班主任優勢,從班上“截留”6個女生湊人數;今年9月,來評彈社團報名的孩子已經超過了預招人數,“快十年了,這是一條曲折中前行的路。”在日前舉行的2016年上海市滬語文化教育聯盟校長論壇上,每位老師都有不少故事。
 
  一首評彈曲調的校歌
 
  2008年,俞蔚接到一項“任務”——組建評彈社團,她坦言,“當時不太情願,我對評彈一無所知,更何況孩子們?問他們,願意來唱評彈嗎?答案可想而知。”學校有很多實力強的藝術社團,天分好的孩子都被挑走了。俞蔚找來旗袍照片、評彈表演舞臺照“誘惑”孩子:學評彈,能穿著漂亮衣服在舞臺上邊彈邊唱。“好不容易,我從班裏‘截’了6個女孩子,開始第一堂社團課。”讓俞蔚深受觸動的是上海市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吳新伯來上課,時逢隆冬,師生們穿著羽絨服,吳新伯特意換上長衫,手執折扇,表演“武松打虎”,“一招一式,立馬把我和孩子們鎮住了。我們準備市級比賽,上海評彈團的‘大腕’幾乎天天從市中心趕來給學生補課。”
 
  在俞蔚看來,評彈離孩子並不遙遠,只要內容得當,傳播力不亞於流行歌曲,“社團排練《靜夜思》,幾個調皮的男孩子在走廊裏學唱。我很驚訝,除了極個別吐字、音調不準,他們基本把曲子唱下來了。”為什麼不能讓更多孩子接觸評彈?在校長的支援下,齊齊哈爾路第一小學給校歌譜上評彈曲調,全校孩子學唱,租用專業錄音棚錄製,“明年是我們七十週年校慶,這首校歌將成為特殊的賀禮。”
 
  一次古鎮逛街的體驗
 
  由上海市曲藝家協會主辦,上海市惠民中學承辦的滬語文化教育聯盟校長論壇,以“學語言,從愛曲藝開始”為主題。類似齊齊哈爾路第一小學,由一個興趣社團開始星火燎原的案例,不勝枚舉。2011年,上海曲協結合兩年一度的全國少兒曲藝大賽,和陳雲紀念館合作,推出上海少兒曲藝大賽,迄今已舉辦了三屆。三屆的獲獎作品被推選至全國少兒曲藝比賽,成績可喜。2015年,上海曲協又以少兒曲藝比賽為依託,以學生曲藝教育基地為載體,委託上海市惠民中學承辦上海市首屆學生曲藝節暨第三屆少兒曲藝大賽頒獎活動,並成立以上海市惠民中學牽頭的上海市滬語文化教育聯盟,十所中小學參與,把以滬語為依託的上海獨腳戲和説唱藝術作為學生教材。
 
  作為長寧區評彈特色學校,姚連生中學與曲藝家協會合作已近20年。上海評彈團著名演員周紅談起教學心得頭頭是道:一開始排練《夢回江南》,學生怎麼都唱不出江南味。周紅組織學生早上7時去七寶玩,“小孩子帶著照相機在七寶古鎮逛街,一圈兜下來再唱,感覺好得不得了。”《夢回江南》去北京比賽前,周紅把所有家長請來聽,“大家都很意外,不支援孩子學的家長全都轉向了。” 《夢回江南》在全國大賽拿了二等獎,有的孩子考上上戲附中,家長表示:“以前一直覺得,學評彈沒有用,現在發現它對孩子太有好處了,情商高了,臉上一直挂著笑。”
 
  上海市曲藝家協會主席王汝剛現場給老師們支招,“小朋友玩木偶戲,可以加入滬語臺詞;每個同學不但動嘴,還要動手,把作文內容編成小唱詞來演唱;適合小朋友唱的小段子可以編一本冊子,既學會上海話又學會表演。”
 
  一個幼兒園孩子的擁抱
 
  惠民中學校長孫廣波雖然不是上海人,但這些年,他不遺餘力推動滬語傳承,讓上海滑稽劇團副團長錢程深受感動。錢程在惠民中學成立工作室,定期授課,“保護滬語,因為它滲透著五彩斑斕的地域文化。如果沒有了方言,地方戲曲和地方曲藝無枝可依,優秀的傳統文化隨之消失。”
 
  在曲藝工作者眼中,保護和傳承沒有年齡之分。上海人民滑稽劇團青年演員陳靚去幼兒園上課,“我問小朋友,‘我們為什麼要學好上海話?’一個小朋友舉手:‘因為家裏面東西不見了,媽媽要不開心的’。這句話很樸素,但是很深刻、很形象。”一小時講課結束,陳靚走到校門口,兩個幼兒園中班小姑娘手牽手跑到他面前,“她們讓我彎下腰來,兩個人給我一個擁抱。她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上海話活動的興趣,就用擁抱這個實際的行動來表達很願意學上海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