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打了一場拖欠房租的官司

2019-11-12 09:40:40

來源:華人工商網

    本文作者出租了一套自己的房産,但遇到了一位麻煩的房客

    在美國打了一場拖欠房租的官司

    A 碰到一位做好賴賬準備的房客

    前些日子,我在‧美國打了一場民事官司,親身經歷了美國司法機構處理民事糾紛的過程。

    在2014年的3月,我出租了一套自己的房産,但遇到了一位麻煩的房客。

    我的房客叫凱瑟琳,一位中年黑人婦女。她碩士畢業,服務於一家民辦教育機構,有極好的口才。我還特意查了她單位的網站,發現上面有她的單人照片以及她的教育背景、工作職責等的介紹。她的收入不低,每月有3200美元,雖然獨自帶著一個小男孩生活,但支付每月900美元的房租以及家庭開支是足夠了。於是,我決定把房子租給她。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凱瑟琳是一位做好了賴賬準備的房客。

    按照常規,房客在搬入之後,就應該立即註冊自己的煤氣、水電等賬號,以向有關公司交納使用這些能源的費用。但是,她沒有這樣做,這就等於讓我的賬號替她支付這些費用。

    半個月後,我發現了這個問題,就給她打電話,讓她立即註冊繳費賬號,否則我就要關閉我的賬號。我當時想,如果我馬上關閉了自己的賬號,而她還沒有來得及註冊新賬號,就意味著她要在沒有煤氣、水電的房子裏生活。我不願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我就多等了她幾天。不想她仍然沒有註冊新賬號,我只好關閉了自己的賬號。在這種情況下,她才不得已註冊了自己的賬號。

    按照租房合同,她應該歸還我替她付的270美元煤氣費和水電費。但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她一分錢也沒支付給我。

    到了該交第一個月房租的時候了,沒見她有動靜。幾天過去後,我給她打了幾個電話,她一會説忘了,一會説馬上交,一會又請我多寬限幾天。最後,我問她到底想要怎樣?她説第二天上我家,提出她的交房租方案。

    第二天,她來到我家,給我看了她交房租的時間表,希望我同意每月本應一次交的房租變為分期支付,即每月分兩至三次交齊。她説了一大堆困難,我信以為真,就同意了。

    沒有想到,即使這樣,她也不按時交錢。這樣一來,她欠的房租就越來越多了。到了第三個月,她已欠了我近3000美元,我不得不向她下最後通牒:如果再不交齊,就在法院見!凱瑟琳聽後,一臉的緊張,連忙説一定按時交齊。結果,她又一次失信。經過一番諮詢與準備,2014年7月初,我將她告上了法院。

    B 女法官幾分鐘就判了案

    我去的是聖路易的縣立法院。按美國的聯邦、州、縣、市的行政級別劃分,縣法院是美國的初級法院,一般的民事官司都可以在那裏了結。

    在法院裏,我填寫了一份很簡單的申請表,裏面只有我與凱瑟琳的基本資訊、打官司的原因以及她當時欠我的房租總額。法院沒有讓我出具任何證明文件,如租房合同、身份證件、房産證等,僅就憑這張表就接受了我的訴訟請求。接下來,他們讓我去收銀員那裏交服務費。法院的服務費有三項選擇:開庭及讓法警到府傳喚(口頭)被告,80美元;開庭及讓法警送信(可以不必見到被告)給被告,也是80美元;開庭及讓法警傳喚和送信兩樣都做,則是110美元。我選擇了讓法警送信給被告這一項。然後,法官讓我在家等候消息。

    半個月後,即7月末,法院來信,告訴我出庭時間定在8月21日,同時告訴我已通知了凱瑟琳在同一時間出庭。

    8月21日早上,我準時來到法院。在法庭裏,見一大批穿著西裝革履的律師坐在前面指定的區域,而我與別的來打官司的人都坐在後面的幾排長椅上。

    那天審案的法官是一位五六十歲的白人女性,帶著兩位黑人女秘書和兩位男助理。女法官一進來,其中一位男助理就高聲説:“全體起立!”當女法官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後,眾人再落座。

    女法官先把當天所有要審理的案子的原告與被告的名字叫了一遍,叫到名字的應一聲。這時,我發現凱瑟琳並沒有到庭。

    點完名後,女法官正式辦案。她先辦理有律師代理的案件,我沒有請律師,這讓我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她開始辦理我們這些沒有請律師代理的案子。

    女法官辦理的案子各式各樣,我前面就有三宗打房租糾紛官司的案子,其中一對黑人夫婦賴了別人數千美元的房租不交,被告上法庭。女法官當庭問他們:“為什麼不交房租?”那對夫婦無從回答,女法官就命令他們立即下去補交,然後回來復命。

    女法官終於叫到了我。當我來到她的面前時,她讓我像其他人一樣,把右手放在一本聖經上宣誓所言全部屬實。然後,就核對凱瑟琳欠我的房租數。我提醒她,數字已有所變化,因為這時距我提交申請表已過去一個多月,凱瑟琳又多欠了一個多月的房租。女法官就按我説的修改了租金數。同樣,她沒有向我要任何證明,因為她相信我説的是真實的。我在她面前只站了幾分鐘,她就把批示遞給坐在她旁邊的女秘書,對我説:“好了,去拿法庭判決吧。”女秘書也只用了一分鐘,就把正式的法庭判決給了我。

    根據這份判決書,凱瑟琳應向我支付應交的房租,並在指定的時間內無條件地搬出我的房子,同時還要繳納我已支付的法庭服務費。因為凱瑟琳沒有出庭,給凱瑟琳的判決書將由法警傳送。法庭給了她10天為自己辯護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如果她認為我提供的資訊不正確,可以向法院申訴。

    我接過判決書後,問女秘書:“如果被告不支付我的房租和不願搬出,下一步我該怎麼辦?”不想那位秘書説:“我無法告訴你任何事情!”這話讓我很不高興!

    C 法警帶著槍去驅逐賴錢房客

    在法院給的10天申訴期內,凱瑟琳沒有提出上訴。按那張判決書上説,如果在10天內被告沒有提出上訴,被告就必須在接下來的10天內無條件地搬出我的房子。凱瑟琳搬出來的最後期限定在9月10日。於是,我就開始了第二個10天的等待。

    到了9月9日,一位男法警給我打來電話,説要與我一起去察看我的出租房情況。第二天,那位法警如期而至,他帶著槍。

    來到我的出租房,發現凱瑟琳不在。我打開房門後,他讓我先別進去,由他先進去看看。他是在照章辦事,為的是防止哪位記仇的房客躲在房間裏襲擊我,或是安裝了什麼危險物品。

    他進去轉了一圈,出來説:“沒事,進去吧。”我進去後發現,凱瑟琳還有幾件傢具與一大堆衣物沒來得及搬走。法警説:“好了,從現在起,這個房子又歸你了,房間裏的所有物品也歸你。當然,如果你願意,她的東西你也可以歸還給她。”

    我好奇地問:“如果今天那位房客在場,而她的東西都沒有搬走,你會怎麼辦呢?”

    法警説:“我會命令她立即出房,把鑰匙交出來,然後,房子裏的所有東西都是你的了。因為我們已經給了她10天搬家時間。她不搬,是她的問題。”

    這下,我心裏有底了。接下來,我立即換了房子的門鎖,以防凱瑟琳在夜間偷偷回來拿東西或在房子裏住宿。事後,她曾打電話給我,請我退還那幾件傢具,説那是她從一家出租傢具的商店租來的,如今傢具店的老闆向她討債了。她説的是實話,我親眼見過那位傢具店的老闆,但我拒絕歸還傢具,因為那不是我與傢具店老闆之間的事,而是凱瑟琳與傢具店老闆之間的事。

    順便説一下凱瑟琳走後的房子狀況。房內的地毯上到處都是她的寵物狗撒的尿,有很大一股騷味,地下室裏還留著一些早就幹了的狗屎。地毯上留有幾道被隨便扔的煙頭燒焦的痕跡。冰箱裏的所有食物都發臭了,因為沒交電費被停電。廚房碗櫃裏,到處都是用過的仍然裝著發臭食物的食具。廚房裏還有一些焟燭,是在沒電的情況下使用過的。幾個臥室的地面與衣櫥裏,胡亂放著一些女式衣物。

    本來,凱瑟琳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很好的收入,交房租與支付生活費是沒問題的,但對於一個沒有生活計劃的人,就算有再多的錢,也是白搭。此外,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還有什麼不良嗜好。不過還好,她沒有損壞我的房子,這也是那位法警所慶倖的。

    最終,凱瑟琳的那些東西我是這樣處理的:一床、一沙發、一電視櫃我低價賣了315美元,她的衣服與一些廚房用品則全部捐給了一家福利商店。

    我事後想,凱瑟琳對法院的辦案過程看來是很清楚的,這次恐怕不是她第一次拖欠房租而被告上法院了。她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出庭,法庭就會給她10天時間申訴,這就等於給了自己處理事情或繼續賴賬的時間。她也很清楚法庭規定的搬出日期意味著什麼。所以在房間裏,除了租來的傢具與一些不值錢的衣物,其他貴重物品包括狗與電視全都提前搬走了。

    D 討債還沒有結束

    房子雖然要回來了,但她欠我的4500美元房租還沒有還呢。看來,還得請法院幫忙了。於是,我在9月中旬又去了縣法院,在相關的部門填了一新的表格,這是一張討債表。我提供了凱瑟琳工作單位的資訊,這樣,法警會直接去她的單位,與她的老闆商談追債。這次,我又付了新的法院服務費35美元。追債表上説了,這筆錢將來要由凱瑟琳補償的。

    這次的討債期限是半年,就是説,如果在半年內我還沒有討回全部的房租,到了明年3月,我還得再去法院,提交新的討債表,進行下一輪的追債。

    不過,很多被賴過房租的房東都説,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討回房租幾乎是不可能的。法警在執行這種任務時,一般都比較人性化,不會在對方聲明沒有錢的情況下強行逼債。所以,一般都是房東要回房子,但房租卻難於拿回了,最終只好自認倒楣。(常青)

    來源:羊城晚報

版權聲明 | 網站簡介 | 網站律師 | 網站導航 | 廣告刊例 | 聯繫方式 | Site Map
東方網(eastday.com)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我在美國打了一場拖欠房租的官司

2019年11月12日 09:40 來源:華人工商網

    本文作者出租了一套自己的房産,但遇到了一位麻煩的房客

    在美國打了一場拖欠房租的官司

    A 碰到一位做好賴賬準備的房客

    前些日子,我在‧美國打了一場民事官司,親身經歷了美國司法機構處理民事糾紛的過程。

    在2014年的3月,我出租了一套自己的房産,但遇到了一位麻煩的房客。

    我的房客叫凱瑟琳,一位中年黑人婦女。她碩士畢業,服務於一家民辦教育機構,有極好的口才。我還特意查了她單位的網站,發現上面有她的單人照片以及她的教育背景、工作職責等的介紹。她的收入不低,每月有3200美元,雖然獨自帶著一個小男孩生活,但支付每月900美元的房租以及家庭開支是足夠了。於是,我決定把房子租給她。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凱瑟琳是一位做好了賴賬準備的房客。

    按照常規,房客在搬入之後,就應該立即註冊自己的煤氣、水電等賬號,以向有關公司交納使用這些能源的費用。但是,她沒有這樣做,這就等於讓我的賬號替她支付這些費用。

    半個月後,我發現了這個問題,就給她打電話,讓她立即註冊繳費賬號,否則我就要關閉我的賬號。我當時想,如果我馬上關閉了自己的賬號,而她還沒有來得及註冊新賬號,就意味著她要在沒有煤氣、水電的房子裏生活。我不願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我就多等了她幾天。不想她仍然沒有註冊新賬號,我只好關閉了自己的賬號。在這種情況下,她才不得已註冊了自己的賬號。

    按照租房合同,她應該歸還我替她付的270美元煤氣費和水電費。但在接下來的日子裏,她一分錢也沒支付給我。

    到了該交第一個月房租的時候了,沒見她有動靜。幾天過去後,我給她打了幾個電話,她一會説忘了,一會説馬上交,一會又請我多寬限幾天。最後,我問她到底想要怎樣?她説第二天上我家,提出她的交房租方案。

    第二天,她來到我家,給我看了她交房租的時間表,希望我同意每月本應一次交的房租變為分期支付,即每月分兩至三次交齊。她説了一大堆困難,我信以為真,就同意了。

    沒有想到,即使這樣,她也不按時交錢。這樣一來,她欠的房租就越來越多了。到了第三個月,她已欠了我近3000美元,我不得不向她下最後通牒:如果再不交齊,就在法院見!凱瑟琳聽後,一臉的緊張,連忙説一定按時交齊。結果,她又一次失信。經過一番諮詢與準備,2014年7月初,我將她告上了法院。

    B 女法官幾分鐘就判了案

    我去的是聖路易的縣立法院。按美國的聯邦、州、縣、市的行政級別劃分,縣法院是美國的初級法院,一般的民事官司都可以在那裏了結。

    在法院裏,我填寫了一份很簡單的申請表,裏面只有我與凱瑟琳的基本資訊、打官司的原因以及她當時欠我的房租總額。法院沒有讓我出具任何證明文件,如租房合同、身份證件、房産證等,僅就憑這張表就接受了我的訴訟請求。接下來,他們讓我去收銀員那裏交服務費。法院的服務費有三項選擇:開庭及讓法警到府傳喚(口頭)被告,80美元;開庭及讓法警送信(可以不必見到被告)給被告,也是80美元;開庭及讓法警傳喚和送信兩樣都做,則是110美元。我選擇了讓法警送信給被告這一項。然後,法官讓我在家等候消息。

    半個月後,即7月末,法院來信,告訴我出庭時間定在8月21日,同時告訴我已通知了凱瑟琳在同一時間出庭。

    8月21日早上,我準時來到法院。在法庭裏,見一大批穿著西裝革履的律師坐在前面指定的區域,而我與別的來打官司的人都坐在後面的幾排長椅上。

    那天審案的法官是一位五六十歲的白人女性,帶著兩位黑人女秘書和兩位男助理。女法官一進來,其中一位男助理就高聲説:“全體起立!”當女法官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後,眾人再落座。

    女法官先把當天所有要審理的案子的原告與被告的名字叫了一遍,叫到名字的應一聲。這時,我發現凱瑟琳並沒有到庭。

    點完名後,女法官正式辦案。她先辦理有律師代理的案件,我沒有請律師,這讓我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她開始辦理我們這些沒有請律師代理的案子。

    女法官辦理的案子各式各樣,我前面就有三宗打房租糾紛官司的案子,其中一對黑人夫婦賴了別人數千美元的房租不交,被告上法庭。女法官當庭問他們:“為什麼不交房租?”那對夫婦無從回答,女法官就命令他們立即下去補交,然後回來復命。

    女法官終於叫到了我。當我來到她的面前時,她讓我像其他人一樣,把右手放在一本聖經上宣誓所言全部屬實。然後,就核對凱瑟琳欠我的房租數。我提醒她,數字已有所變化,因為這時距我提交申請表已過去一個多月,凱瑟琳又多欠了一個多月的房租。女法官就按我説的修改了租金數。同樣,她沒有向我要任何證明,因為她相信我説的是真實的。我在她面前只站了幾分鐘,她就把批示遞給坐在她旁邊的女秘書,對我説:“好了,去拿法庭判決吧。”女秘書也只用了一分鐘,就把正式的法庭判決給了我。

    根據這份判決書,凱瑟琳應向我支付應交的房租,並在指定的時間內無條件地搬出我的房子,同時還要繳納我已支付的法庭服務費。因為凱瑟琳沒有出庭,給凱瑟琳的判決書將由法警傳送。法庭給了她10天為自己辯護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如果她認為我提供的資訊不正確,可以向法院申訴。

    我接過判決書後,問女秘書:“如果被告不支付我的房租和不願搬出,下一步我該怎麼辦?”不想那位秘書説:“我無法告訴你任何事情!”這話讓我很不高興!

    C 法警帶著槍去驅逐賴錢房客

    在法院給的10天申訴期內,凱瑟琳沒有提出上訴。按那張判決書上説,如果在10天內被告沒有提出上訴,被告就必須在接下來的10天內無條件地搬出我的房子。凱瑟琳搬出來的最後期限定在9月10日。於是,我就開始了第二個10天的等待。

    到了9月9日,一位男法警給我打來電話,説要與我一起去察看我的出租房情況。第二天,那位法警如期而至,他帶著槍。

    來到我的出租房,發現凱瑟琳不在。我打開房門後,他讓我先別進去,由他先進去看看。他是在照章辦事,為的是防止哪位記仇的房客躲在房間裏襲擊我,或是安裝了什麼危險物品。

    他進去轉了一圈,出來説:“沒事,進去吧。”我進去後發現,凱瑟琳還有幾件傢具與一大堆衣物沒來得及搬走。法警説:“好了,從現在起,這個房子又歸你了,房間裏的所有物品也歸你。當然,如果你願意,她的東西你也可以歸還給她。”

    我好奇地問:“如果今天那位房客在場,而她的東西都沒有搬走,你會怎麼辦呢?”

    法警説:“我會命令她立即出房,把鑰匙交出來,然後,房子裏的所有東西都是你的了。因為我們已經給了她10天搬家時間。她不搬,是她的問題。”

    這下,我心裏有底了。接下來,我立即換了房子的門鎖,以防凱瑟琳在夜間偷偷回來拿東西或在房子裏住宿。事後,她曾打電話給我,請我退還那幾件傢具,説那是她從一家出租傢具的商店租來的,如今傢具店的老闆向她討債了。她説的是實話,我親眼見過那位傢具店的老闆,但我拒絕歸還傢具,因為那不是我與傢具店老闆之間的事,而是凱瑟琳與傢具店老闆之間的事。

    順便説一下凱瑟琳走後的房子狀況。房內的地毯上到處都是她的寵物狗撒的尿,有很大一股騷味,地下室裏還留著一些早就幹了的狗屎。地毯上留有幾道被隨便扔的煙頭燒焦的痕跡。冰箱裏的所有食物都發臭了,因為沒交電費被停電。廚房碗櫃裏,到處都是用過的仍然裝著發臭食物的食具。廚房裏還有一些焟燭,是在沒電的情況下使用過的。幾個臥室的地面與衣櫥裏,胡亂放著一些女式衣物。

    本來,凱瑟琳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很好的收入,交房租與支付生活費是沒問題的,但對於一個沒有生活計劃的人,就算有再多的錢,也是白搭。此外,我也不知道她是否還有什麼不良嗜好。不過還好,她沒有損壞我的房子,這也是那位法警所慶倖的。

    最終,凱瑟琳的那些東西我是這樣處理的:一床、一沙發、一電視櫃我低價賣了315美元,她的衣服與一些廚房用品則全部捐給了一家福利商店。

    我事後想,凱瑟琳對法院的辦案過程看來是很清楚的,這次恐怕不是她第一次拖欠房租而被告上法院了。她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出庭,法庭就會給她10天時間申訴,這就等於給了自己處理事情或繼續賴賬的時間。她也很清楚法庭規定的搬出日期意味著什麼。所以在房間裏,除了租來的傢具與一些不值錢的衣物,其他貴重物品包括狗與電視全都提前搬走了。

    D 討債還沒有結束

    房子雖然要回來了,但她欠我的4500美元房租還沒有還呢。看來,還得請法院幫忙了。於是,我在9月中旬又去了縣法院,在相關的部門填了一新的表格,這是一張討債表。我提供了凱瑟琳工作單位的資訊,這樣,法警會直接去她的單位,與她的老闆商談追債。這次,我又付了新的法院服務費35美元。追債表上説了,這筆錢將來要由凱瑟琳補償的。

    這次的討債期限是半年,就是説,如果在半年內我還沒有討回全部的房租,到了明年3月,我還得再去法院,提交新的討債表,進行下一輪的追債。

    不過,很多被賴過房租的房東都説,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討回房租幾乎是不可能的。法警在執行這種任務時,一般都比較人性化,不會在對方聲明沒有錢的情況下強行逼債。所以,一般都是房東要回房子,但房租卻難於拿回了,最終只好自認倒楣。(常青)

    來源:羊城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