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13歲女孩與母爭吵跳樓身亡:自小寄宿初中開始叛逆

2019-8-14 11:20:12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張楊 選稿:朱燕亮

  原標題:13歲跳樓身亡女孩:自小寄宿在祖輩家,曾很陽光初中開始叛逆

  直到8月11日淩晨縱身躍下酒店窗戶那一刻,13歲女孩羅某某,很少離開過通江這個小城,而在她13年的人生裏,父母與她聚少離多。

  據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警方通報,8月11日淩晨4時許,該縣諾江鎮維爾康酒店發生一起跳樓自殺警情,死者羅某某(女,13歲,通江人)與母親在該酒店4樓某房間發生爭吵後,趁其母親不備,從房間內的窗戶跳樓自殺,當場身亡。

事發酒店房門

  事發酒店房門

  目前,通江縣警方排除他殺可能,案子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據羅某某的母親張某和親屬介紹,其父老家在江西,母親張某是通江人,羅某某在被生下8個月之後在江西水土不服,自小回到通江縣城生活,由外祖爺、外祖婆(外公外婆的父母)照顧,由於父母長年在外打工,羅某某與父母聚少離多,曾經陽光的她長大後開始叛逆,並離家出走不願回家。

  從生下8個月回到通江縣城,直到13歲,羅某某一直在這裡少有父母陪伴的“生長”……

  從小寄宿在通江祖輩家 初中後開始叛逆

  8月12日,身穿黑衣的羅某某父親與紅星新聞記者見了面。他説,因為這些年一直在上海打拼做快遞生意,一家人聚少離多。

  據羅某某親屬介紹,羅某某在出生8個多月時,就從江西託付給住在通江縣城的外祖爺、外祖婆照顧,因為孩子的外公外婆住在洪口鎮農村,很不方便。

  羅某某的母親張某介紹,女兒小時到過丈夫老家江西,“因為她(羅某某)水土不服,老是生病”,最後將其帶回(自己的)通江老家。

  另外,羅某某的舅媽稱,之前和羅某某一起在通江縣城生活的還有一個表姐,也就是自己的女兒,兩個孩子都寄宿在外祖爺、外祖婆家長大。羅某某是在通江讀的小學,小學5年級之前,成績還比較優秀,人也陽光,但之後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初中後出現叛逆、離家出走等現象。

  兩年前,羅某某的表姐轉到外地讀書,兩人才分開,親屬感覺羅某某的性格也開始發生變化,“平時很難聯繫到她,她偶爾給我們打電話,但她電話號碼不停地變,我們很難聯繫上她。”

  據羅某某現在就讀的通江中學班主任付老師介紹,在讀中學的時候,羅某某不聽話,化粧,還不按時到學校上課。後來,付老師通過電話聯繫上羅某某的媽媽張某。去年10月左右,張某才從上海回到通江縣城照顧女兒。

  曾多次出去上網,因QQ上言語不合參與打同學

  據羅某某的好朋友謝某介紹,今年上半年,自己轉到羅某某所在的初一班上,進班就聽説羅某某成績很不好,不久自己就和羅某某發生不和,“但經過多次接觸,覺得她人還可以,是個男孩子性格,後來我們就耍熟悉了”。

  謝某的母親稱,兩個女孩曾多次一起出去上網,每次找不到她們時,只有通過看她們發的快手視頻,觀察裏面的背景和標誌來看她們在哪個網吧,“幾乎一找一個準”。

  她説,自己曾多次遇到張某在尋找女兒羅某某,因為自己的女兒和羅某某經常一起玩耍,張某還多次和她一起尋找女兒。不過,她的女兒在外面耍的時候,多半和羅某某在一路。如果自己女兒在家,羅某某一人出去耍,她就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了。

  今年5月12日,因在QQ上言語不合,羅某某一行4人(兩男兩女)將同學羅某帶到學校附近一個小巷子內扇耳光。

  羅某的父親稱,女兒羅某的臉都腫了,醫藥費都花了1900多元,當時聽女兒説自己還被威脅不準報警、不準告訴老師和家長。最後,還是其他同學看不下去,悄悄告訴了家長。他趕到學校見到孩子後非常氣憤,便報了警。

  之後,派出所出面組織他與對方家長協商未果,自己只好走法律途徑起訴。7月18日,羅某和父親將羅某某、謝某及其她們的母親起訴到通江縣人民法院。

  被送回農村“反省”期間,被神秘男子接走  

  羅某某打人之後,舅媽曾要求將她帶到成都自己家裏玩一段時間,但被其母張某拒絕。張某最終決定,將女兒羅某某送到自己父母所在的通江縣洪口鎮農村“反省”,待今年9月1日開學,再給她換個學校和環境。

  然而,她的這種方法並未奏效。幾天后,5月30日深夜,女兒被一名神秘男子接走了。隨後,羅某某猶如人間蒸發,電話聯繫不上,微信、QQ也很少回,就是不與母親見面。

  一直到7月份,張某最後也死了心,離開通江回到了上海,她説:“感覺女兒就在通江城裏,具體在哪不清楚,她就是不回家”。

  7月中下旬,通江民警在網吧將羅某某找到,因為作為監管人的父母不在通江,她被送到通江縣救助站,但沒過多久,一男子開著外地車牌的白色大眾轎車再次將她接走。

羅某某在救助站被接走時“表哥”留下的資訊

  羅某某在救助站被接走時“表哥”留下的資訊

  8月13日,通江縣救助站站長介紹,男子是以表哥的身份將羅某某接走的,並留下了電話和姓名和身份證號碼,但紅星新聞記者撥打該號碼,語音提示“已停機”。

  曾發資訊給父親:“吃不吃的飽你們管過沒有”  

  羅某某離家後,一直不願回家。

  7月20日,羅父通過短信和女兒取得聯繫,被問“你是哪個?”他在7月22日的資訊回復中確定對方就是女兒“羅某某”,隨後幾天,雙方都有聯繫。

  7月26日,羅某某回復父親:“我帶(在)外面死活你們管過沒有”“吃不吃的飽你們管過沒有”,父親回復“你是自找的,你聽過我們的話了嗎?”之後,8月5日淩晨3點,她還在給父親回短信。資訊顯示,最後的消息停止在8月9日她問(父親)“在不在”。

羅某某與父親的資訊記錄

  羅某某與父親的資訊記錄

  羅父的微信顯示,8月5日羅某某通過微信和父親加上好友取得聯繫,希望“支援一手”,羅父通過語音確認女兒之後發了一個100元的紅包。

  8月6日,羅某某再次喊父親“微信支援一手”,説出事了,因為微信卡包沒有錢,向媽媽張某要錢。張某手機微信顯示,當天,女兒羅某某稱欠別人錢,向她要了58元,説“真的急用,這是最後一次”。

  8月7日晚上,羅某某再次向母親張某發資訊,説自己欠別人錢,母親表示沒有錢,未給。

  8月10日晚上,張某通過微信和女兒聊天時,發現女兒一直沒有回復。隨後,她于8月11日淩晨3點左右,在當地空瓶子酒吧找到喝酒後的女兒。

  後來,由於羅某某不願回家,母女倆來到距酒吧不到100米的維爾康酒店房間內。據警方稱,該房間是羅某某用一男子的身份資訊開的。

  當天淩晨4點左右,羅某某在與母親發生爭吵後,趁母親不備,縱身從房間窗戶跳下,生命就此定格在13歲。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13歲女孩與母爭吵跳樓身亡:自小寄宿初中開始叛逆

2019年8月14日 11:20 來源:成都商報

  原標題:13歲跳樓身亡女孩:自小寄宿在祖輩家,曾很陽光初中開始叛逆

  直到8月11日淩晨縱身躍下酒店窗戶那一刻,13歲女孩羅某某,很少離開過通江這個小城,而在她13年的人生裏,父母與她聚少離多。

  據四川省巴中市通江縣警方通報,8月11日淩晨4時許,該縣諾江鎮維爾康酒店發生一起跳樓自殺警情,死者羅某某(女,13歲,通江人)與母親在該酒店4樓某房間發生爭吵後,趁其母親不備,從房間內的窗戶跳樓自殺,當場身亡。

事發酒店房門

  事發酒店房門

  目前,通江縣警方排除他殺可能,案子還在進一步偵辦中。

  據羅某某的母親張某和親屬介紹,其父老家在江西,母親張某是通江人,羅某某在被生下8個月之後在江西水土不服,自小回到通江縣城生活,由外祖爺、外祖婆(外公外婆的父母)照顧,由於父母長年在外打工,羅某某與父母聚少離多,曾經陽光的她長大後開始叛逆,並離家出走不願回家。

  從生下8個月回到通江縣城,直到13歲,羅某某一直在這裡少有父母陪伴的“生長”……

  從小寄宿在通江祖輩家 初中後開始叛逆

  8月12日,身穿黑衣的羅某某父親與紅星新聞記者見了面。他説,因為這些年一直在上海打拼做快遞生意,一家人聚少離多。

  據羅某某親屬介紹,羅某某在出生8個多月時,就從江西託付給住在通江縣城的外祖爺、外祖婆照顧,因為孩子的外公外婆住在洪口鎮農村,很不方便。

  羅某某的母親張某介紹,女兒小時到過丈夫老家江西,“因為她(羅某某)水土不服,老是生病”,最後將其帶回(自己的)通江老家。

  另外,羅某某的舅媽稱,之前和羅某某一起在通江縣城生活的還有一個表姐,也就是自己的女兒,兩個孩子都寄宿在外祖爺、外祖婆家長大。羅某某是在通江讀的小學,小學5年級之前,成績還比較優秀,人也陽光,但之後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初中後出現叛逆、離家出走等現象。

  兩年前,羅某某的表姐轉到外地讀書,兩人才分開,親屬感覺羅某某的性格也開始發生變化,“平時很難聯繫到她,她偶爾給我們打電話,但她電話號碼不停地變,我們很難聯繫上她。”

  據羅某某現在就讀的通江中學班主任付老師介紹,在讀中學的時候,羅某某不聽話,化粧,還不按時到學校上課。後來,付老師通過電話聯繫上羅某某的媽媽張某。去年10月左右,張某才從上海回到通江縣城照顧女兒。

  曾多次出去上網,因QQ上言語不合參與打同學

  據羅某某的好朋友謝某介紹,今年上半年,自己轉到羅某某所在的初一班上,進班就聽説羅某某成績很不好,不久自己就和羅某某發生不和,“但經過多次接觸,覺得她人還可以,是個男孩子性格,後來我們就耍熟悉了”。

  謝某的母親稱,兩個女孩曾多次一起出去上網,每次找不到她們時,只有通過看她們發的快手視頻,觀察裏面的背景和標誌來看她們在哪個網吧,“幾乎一找一個準”。

  她説,自己曾多次遇到張某在尋找女兒羅某某,因為自己的女兒和羅某某經常一起玩耍,張某還多次和她一起尋找女兒。不過,她的女兒在外面耍的時候,多半和羅某某在一路。如果自己女兒在家,羅某某一人出去耍,她就不清楚是什麼情況了。

  今年5月12日,因在QQ上言語不合,羅某某一行4人(兩男兩女)將同學羅某帶到學校附近一個小巷子內扇耳光。

  羅某的父親稱,女兒羅某的臉都腫了,醫藥費都花了1900多元,當時聽女兒説自己還被威脅不準報警、不準告訴老師和家長。最後,還是其他同學看不下去,悄悄告訴了家長。他趕到學校見到孩子後非常氣憤,便報了警。

  之後,派出所出面組織他與對方家長協商未果,自己只好走法律途徑起訴。7月18日,羅某和父親將羅某某、謝某及其她們的母親起訴到通江縣人民法院。

  被送回農村“反省”期間,被神秘男子接走  

  羅某某打人之後,舅媽曾要求將她帶到成都自己家裏玩一段時間,但被其母張某拒絕。張某最終決定,將女兒羅某某送到自己父母所在的通江縣洪口鎮農村“反省”,待今年9月1日開學,再給她換個學校和環境。

  然而,她的這種方法並未奏效。幾天后,5月30日深夜,女兒被一名神秘男子接走了。隨後,羅某某猶如人間蒸發,電話聯繫不上,微信、QQ也很少回,就是不與母親見面。

  一直到7月份,張某最後也死了心,離開通江回到了上海,她説:“感覺女兒就在通江城裏,具體在哪不清楚,她就是不回家”。

  7月中下旬,通江民警在網吧將羅某某找到,因為作為監管人的父母不在通江,她被送到通江縣救助站,但沒過多久,一男子開著外地車牌的白色大眾轎車再次將她接走。

羅某某在救助站被接走時“表哥”留下的資訊

  羅某某在救助站被接走時“表哥”留下的資訊

  8月13日,通江縣救助站站長介紹,男子是以表哥的身份將羅某某接走的,並留下了電話和姓名和身份證號碼,但紅星新聞記者撥打該號碼,語音提示“已停機”。

  曾發資訊給父親:“吃不吃的飽你們管過沒有”  

  羅某某離家後,一直不願回家。

  7月20日,羅父通過短信和女兒取得聯繫,被問“你是哪個?”他在7月22日的資訊回復中確定對方就是女兒“羅某某”,隨後幾天,雙方都有聯繫。

  7月26日,羅某某回復父親:“我帶(在)外面死活你們管過沒有”“吃不吃的飽你們管過沒有”,父親回復“你是自找的,你聽過我們的話了嗎?”之後,8月5日淩晨3點,她還在給父親回短信。資訊顯示,最後的消息停止在8月9日她問(父親)“在不在”。

羅某某與父親的資訊記錄

  羅某某與父親的資訊記錄

  羅父的微信顯示,8月5日羅某某通過微信和父親加上好友取得聯繫,希望“支援一手”,羅父通過語音確認女兒之後發了一個100元的紅包。

  8月6日,羅某某再次喊父親“微信支援一手”,説出事了,因為微信卡包沒有錢,向媽媽張某要錢。張某手機微信顯示,當天,女兒羅某某稱欠別人錢,向她要了58元,説“真的急用,這是最後一次”。

  8月7日晚上,羅某某再次向母親張某發資訊,説自己欠別人錢,母親表示沒有錢,未給。

  8月10日晚上,張某通過微信和女兒聊天時,發現女兒一直沒有回復。隨後,她于8月11日淩晨3點左右,在當地空瓶子酒吧找到喝酒後的女兒。

  後來,由於羅某某不願回家,母女倆來到距酒吧不到100米的維爾康酒店房間內。據警方稱,該房間是羅某某用一男子的身份資訊開的。

  當天淩晨4點左右,羅某某在與母親發生爭吵後,趁母親不備,縱身從房間窗戶跳下,生命就此定格在1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