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正文

21世紀第一次,上海這場大會,傳遞怎樣的信號?

2019-12-3 08:04:41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朱珉迕  選稿:實習生 賀江敏

原標題: 21世紀第一次,上海這場大會,傳遞怎樣的信號?

  12月2日召開的全市服務業大會,創下了一個小小的紀錄:在上海,專為服務業召開的全市性大會,進入21世紀以來,竟還是頭一次。

  會開得少,是因為服務業之於這座城市,已是一種嵌入骨髓式的存在。“加快形成服務經濟為主的産業結構”的提法,在上海已有不下15年曆史。如今設想既成,上海服務業呈現出的“6789”格局——從業人數和稅收佔比超過六成、增加值佔GDP比重達到七成、投資佔全社會固定資産投資比重超過八成、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達到九成,就是佐證。

  兩年前,上海提出打響“四大品牌”,為首的是“上海服務”。它被視作一座中心城市能級與核心競爭力提升的關鍵,亦是其他三大品牌的統領——上海最重要的功能和價值,正是集聚、配置全球資源,並面向全球輻射、影響。這些都被歸於“服務”二字之下,而服務業則是具體承載。

  “要不要服務業”在上海並不成為問題,關鍵在於“要怎樣的服務業”,以及怎樣打造理想中的服務業。兩年後的這次大會,初衷亦是回答這樣的問題。

  顯然,結構明晰並漸成規模之後,更值得深究的,是服務業的能級與競爭力。全球城市經濟的競爭,核心無外乎製造業和服務業兩大“戰場”,前者比“硬核”,後者比“軟實力”,軟硬結合方成競爭力。而無論軟硬,都有一個提升自身能級的問題。從競爭的角度,就看誰更能佔據産業鏈、價值鏈的高端環節,看誰能更大程度地掌握和吸引相對在“頭部”的要素資源。

  “頭部”資源往往意味著更高的輻射力、配置力,也會帶來更多的話語權。而能否佔據“頭部”、掌握“頭部”,就是産業競爭的關鍵。上海的服務業發展水準有目共睹,在全國無疑可列入第一梯隊,亦有不俗的全球影響力。但若置身一個更高階的競爭場域,一些方面“大而不強”的短板,就難免暴露出來。

  比如紐交所股票總市值大約是上交所的5倍多,金融保險在服務貿易的佔比以及技術服務、知識産權使用費的佔比,上海同發達國家間亦有多個百分點的差距……還有人統計,專業服務業領域各細分行業全球排名前10的公司全球性總部,目前無一落戶上海;全球排名前50的律師事務所,在上海都還沒有分支機構。

  服務業大會上列數了這些數據和事實,不是要“揭短”,而是要提示上海進一步提升服務業能級與競爭力,並向“頭部”進發的著力所在。短板本身就意味著空間,上海在服務業發展上的“再出發”,重中之重正在於填補這樣的空間,一方面讓既有優勢得到更大程度的發揮,一方面在相對同世界頂尖水準差距較大的領域加緊追趕,從而顯示上海服務業乃至整個“上海服務”的“支撐力、競爭力、引領力”。

  具體來説,前沿化、高端化、精準化、特色化,無疑都是服務業進一步發展所應依循的路徑。如大會上所言,一個有影響力的中心城市,生産性服務業應當是服務産業鏈的高端環節,生活性服務業應當滿足其他地方得不到的消費需求。“頭部”的特性,很大程度上就在於這種“不可替代性”。而這意味著一種更高層次的取捨之道和發展之道。

  就像發展製造業一樣,上海應當明白“能做什麼,要做什麼,不做什麼”,將有限資源更為集中、更為精準地投入,以求更大程度的“效能”。而更重要的是,作為“軟環境”構成基石的服務業,本身最看重的也是“軟環境”——一個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法治環境,一個適宜企業生長、鼓勵創新創造的創業環境,一個世界一流、優質高效的營商環境,一個幹練而高效的政府,將是吸引各路資源近悅遠來的最好籌碼。

 

友情鏈結

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 | 新華網上海政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