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正文

重大變化!這五年幹部選拔任用有哪些新導向、新進展?

2017-9-4 10:26:57 來源:伴公汀  選稿:實習生 陳玥

原標題:【汀頭條】重大變化!這五年幹部選拔任用有哪些新導向、新進展?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培養選拔黨和人民需要的好幹部這條主線,提出一系列選人用人的新思想新觀點新要求,中央制定出臺了一系列法規制度,解決唯票、唯分、唯GDP、唯年齡問題。

  那麼,五年來我國幹部選拔任用有哪些新導向、新政策?一起來看。

  中國共産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于2016年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在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講話時指出:“堅持正確用人導向,深化幹部人事制度改革,破解‘四唯’難題,著力整治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優化選人用人環境。”

  導向一:組織把關不唯票

  2014年1月新修訂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下稱《幹部任用條例》)將推薦結果由選拔任用的“重要依據”改為“重要參考”,對民主推薦進行了合理定位

  在貫徹落實中,各地積極探索“如何將加強黨的領導與充分發揚民主結合起來”。“防止唯票取人,關鍵是要發揮黨組織的領導和把關作用”成為共識。 不唯票,就要堅持看平時、重一貫

  雲南、安徽等地建立健全日常考核工作機制,多視角辨清幹部德才;

  江西南昌市探索建立“四看一聽”機制,即看實績,看公論,看關鍵時刻和一貫表現,看巡視督導和紀檢監察部門掌握情況,充分聽取單位黨委和主要負責同志及分管領導意見。 客觀分析民主推薦得票情況

  青海、西安市等地實行無任用推薦,掌握一批表現突出、群眾公認的幹部人選,作為分析印證推薦票的重要參考;

  江蘇睢寧縣、浙江海寧市等地實施異常票分析制度,對實際推薦得票與組織掌握情況差距較大、會議投票推薦結果與個別談話推薦結果明顯不一致等異常情況,進行分析研判、準確甄別。 提高民主推薦品質

  2016年以來,省市縣鄉領導班子換屆不搞“海推”,各地採取先個別談話推薦,再進行會議推薦的方式,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充分發揚民主有機統一起來,防止簡單以票取人。

  河北適當擴大參加談話推薦的人員範圍,對新一屆領導班子全額定向推薦;

  上海為談話推薦預留時間,要求談透推薦理由,避免“只點人頭不畫像”。

  2014年1月新修訂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提出完善民主推薦、改進考察方式方法、規範公開選拔和競爭上崗等舉措。

  導向二:注重實績不唯分

  幹部行不行,實績來反映。“過於強調考試,幹部容易分心,本職工作反倒做不好,嚴重的還出現了‘考試專業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指出,競爭性選拔實現了“陽光選拔”,但在操作過程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

  《幹部任用條例》給解決這些問題提供了“藥方”,明確競爭性選拔不能只看分數,還要看綜合素質能力徹底告別“凡提必競”

  河北、四川等地規範公開選拔、競爭上崗的定位、比例、頻次、範圍、程式,防止選拔變“選秀”;

  重慶嚴格界定幹部不得參加競爭性選拔的情形;

  吉林要求必須提前報上級組織部門審批,因不符合適用情形,先後叫停了15個省直部門的競爭上崗。 堅持多角度、全方位測試、測評幹部

  湖南、湖北、內蒙古等地把依據實績比選擇優作為競爭性選拔的主要方式;

  新疆庫爾勒市綜合使用幹部領導能力、領導幹部心理素質、領導幹部理論素養測評等測評工具,全面考察幹部德才;

  黑龍江北安市探索“職位匹配度分析+基礎能力素質測試+組織考察評價”競爭性選拔模式,因崗擇人。

  此外,各地還推廣運用網上報名、實名推薦、線上查詢、媒體公示等手段,提高工作效率,增強群眾參與幹部選拔工作的知情度。

  2016年10月,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提出,堅決糾正唯票、唯分、唯生産總值、唯年齡等取人偏向,堅決克服由少數人在少數人中選人的傾向。

  導向三:不以GDP論英雄

  “選人用人不能簡單以地區生産總值及增長率論英雄。”2013年12月,中組部印發《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劍指“唯GDP”問題。 要有科學合理的考核指標設置

  各地加強政績的綜合分析,既看顯績,更看打基礎、利長遠的潛績,既考核盡力而為,又考核量力而行,防止和糾正不作為、亂作為問題。

  陜西、山東等地圍繞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工作成效,設置考核指標;

  河北、寧夏等地根據不同地區、不同部門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的特點,設置各有側重、各具特色的考核指標。

  隨著主體功能區戰略推進,各地實施了與其相配套的綜合考核評價制度。

  北京針對首都功能核心區、城市功能拓展區、城市發展新區和生態涵養發展區4類功能區的不同特點,建立完善更加突出差異化發展導向的考評體系;

  新疆對限制開發的農産品主産區和重點生態功能區,分別實行農業優先和生態保護優先的績效評價;

  青海取消三江源核心區的青南三州(黃南、果洛、玉樹)GDP考核。

  在脫貧攻堅主戰場,各地出臺貧困縣扶貧績效考核辦法,大幅度提高減貧指標權重。

  雲南根據貧困縣資源條件和可承載的産業發展定位,取消對19個限制開發區域和生態脆弱貧困縣的GDP考核,弱化對74個貧困縣的GDP考核。 責任追究要嚴格

  2015年,《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和《黨政領導幹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辦法(試行)》相繼印發,通過剛性約束倒逼政績觀加速改變。

  貴州研究制定了“1個條例2個問責辦法”,織密生態追責制度籠子;

  遼寧實行領導幹部生態文明建設專項考核,群眾對生態建設情況滿意率成為重要指標。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政績觀已然樹立,廣大幹部自覺把主要精力轉到踐行新發展理念,轉方式、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上來。

  導向四:梯次配備不唯年齡

  《幹部任用條例》明確,應當注重培養選拔優秀年輕幹部,注重使用後備幹部,用好各年齡段幹部。中組部出臺加強和改進優秀年輕幹部培養選拔工作的意見,鮮明指出不簡單以年齡劃線堅持以事擇人、人崗相適

  各地強化制度規範,堅持以事擇人、人崗相適,注重老中青相結合的梯次配備。

  湖北下發禁止領導幹部任職年齡“一刀切”的規定,要求切實用好各年齡段幹部;

  重慶明確要求對市管領導幹部不再實行58歲統一“改非”政策,在幹部選拔任用中不準簡單以年齡劃線、硬性規定幹部的任職年齡或提拔年齡界限。 讓年輕幹部多“墩墩苗”

  2014年全國優秀年輕幹部培養選拔工作座談會指出,堅持必要臺階、遞進式歷練,讓年輕幹部多“墩墩苗”。

  上海將“加快在實踐中培養選拔年輕幹部”列為市委“一號課題”,建立起市級機關和區縣、鄉鎮幹部雙向交流平臺,為年輕幹部補上基層經歷這一課;

  天津結合換屆,選派優秀年輕幹部到涉農區縣擔任鄉鎮黨政一把手,實行跟蹤管理;

  新疆、西藏等地把年輕幹部選派到基層艱苦崗位、複雜環境中歷練…… 讓其他年齡段的幹部有想頭、有奔頭

  包頭市九原區注重在信訪維穩等需要豐富經驗的崗位上配備“老驥式”幹部;

  吉林長白縣實行幹部年齡與崗位實績對比,不以年齡定去留;

  廣西藤縣為鄉鎮領導班子中年齡較大幹部建立專門檔案,在選幹部配班子時統籌考慮。

  換屆中,廣東、重慶等地也注意保留一批年齡較大、經驗豐富、事業心強、工作得力的幹部。

  延伸閱讀

  習近平人才觀的核心: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綜合國力的競爭,關鍵是人才的競爭,人才競爭根本上又是制度的競爭。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為我國人才制度建設作出重要指示,他説:“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關鍵在人,關鍵在人才。綜合國力競爭説到底是人才競爭。要加大改革落實工作力度,把《關於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落到實處,加快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制度體系,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要著力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向用人主體放權,為人才鬆綁,讓人才創新創造活力充分迸發,使各方面人才各得其所、盡展其長。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做好團結、引領、服務工作,真誠關心人才、愛護人才、成就人才,激勵廣大人才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聰明才智。”

  ● 針對不善於發現人才,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

  針對不善於培養人才,他指出,“人才是事業發展最寶貴的財富,人才資源是黨執政興國的根本性資源”,“必須造就一支規模宏大、素質優良、門類齊全、結構合理的人才隊伍”;

  針對不善於團結人才,他要求,為人才“做好團結、引領、服務工作,真誠關心人才、愛護人才、成就人才,激勵廣大人才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聰明才智”;

  針對不善於用好人才,他指出,“物質資源必然越用越少,而科技和人才會越用越多”;

  針對不善於服務人才,他又提出,“尚賢者,政之本也”,“要健全工作機制,增強服務意識,加強教育引導,搭建創新平臺……促使優秀人才脫穎而出”。

  習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為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激發人才創新創造活力、進一步提高人才工作治理能力和水準,明確了目標和方向。

  豎起風向標,帶來好作風。黨的十八大以來,黨管幹部有力有效,“四唯”問題有效破解。對票、對分不再糾結,各年齡段幹部更加聚精會神幹事創業,在團結帶領群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脫貧攻堅戰中勇於擔當、攻堅克難、奮發有為。

 

友情鏈結

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 | 新華網上海政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