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8日市政府新聞發佈會問答實錄

2020-05-18

  新聞晨報:想問一下徐匯區的斜土家庭醫生,在疫情防控中,家庭醫生除了直接參與疫情防控的各項工作外,在守護居民健康方面還有哪些舉措?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或場景是什麼?

  朱蘭:受疫情影響,社區居民尤其是老年患者就診出現諸多不便,我們採取了多項措施。一方面為滿足居民的就醫需求,在加強預檢分診和消毒防護的基礎上,堅持全科門診開放,同時在做好防護的前提下,堅持家庭病床服務和轄區養老機構的定期巡診指導,後期還新開設了發熱哨點診室。

  另一方面為了減少聚集就診的風險,我們為社區居民提供各項便利服務。如為病情穩定的慢性病患者開具3個月的慢病長處方;為需要延續二三級醫院治療的穩定期患者,提供延伸處方服務,減少就診次數,降低交叉感染的風險;當患者病情出現波動,需要到上級醫院就診時,我們一方面提供預約轉診,同時充分發揮徐匯全-專雲醫聯診療平臺的優勢,通過遠端醫療的線上診療服務,全科專科聯動處置病情。

  此外,健康科普宣教指導和心理疏導也是疫情期間家庭醫生的重要工作。疫情來勢洶洶,有些居民長期宅在家中,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焦慮和恐慌,甚至影響慢性病的病情控制,對此,我們全科醫生在工作中切實做好關口前移,跨前介入。

  家庭醫生團隊主動電話聯繫簽約居民,耐心解答他們的健康問題,科普防疫知識,提醒大家切實做好少出門、常通風、勤洗手、戴口罩等基本防護措施,避免過度恐慌,同時進行生活方式指導,個體化指導慢性病的藥物調整和用藥注意事項。

  通過幾個月的努力,進一步提升了簽約居民對家庭醫生的信任度和粘合度,1+1+1簽約率也較疫情發生前有所提高。

  社區醫務人員尤其是家庭醫生作為抗疫的第一道防線,始終堅守崗位,除日常工作外,還承擔了集中隔離點、臨時留驗點、道口測溫點、居家隔離點的健康觀察和醫療保障任務,還參與協助流行病學調查、復工復産復市複學中相關防護措施指導等工作。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3月初,當時入境人員經過留驗點核酸檢測,陰性的可以居家隔離。我們徐匯是中心城區,境外返滬人員多,選擇居家隔離的也多,為縮短留驗時間,讓長途旅行居民早日到家,家庭醫生們24小時待命。

  記得風雨交加的一個晚上,半夜兩點多鐘,當天正好是我值班,我和我的隊友我們剛完成一例居家隔離任務,電話又響了:又有一名留學生準備從區留驗點回家。我們再次換上防護服冒雨趕往目的小區。一行人在小區門口等了近1小時,車到達後,下來的是一名20歲出頭的姑娘,我們幫她接過行李箱,我一邊詢問登記健康資訊,一邊仔細告訴她居家隔離注意事項。

  我留意到小姑娘明顯有點緊張,我就安慰她説沒關係,隔離期間我們會一天兩次來看她並測溫,有任何健康相關問題都可以隨時跟我們聯繫。在我遞給她包括體溫表、消毒物品、醫生聯繫單、健康宣教告知書在內的“健康服務包”時,她的聲音一下哽咽了。透過被霧氣瀰漫的防護鏡,我看到她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她跟我們説了句:謝謝你們,回家真好。我想這個家不僅僅指她在小區的家,可能也包括徐匯、上海這個大家。

  那一刻,全身的疲憊和穿了近2小時已濕透的防護服所帶來的不適煙消雲散。徐匯通過臨時留驗落實居家隔離有將近1200人,家庭醫生們度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大家都在為再次點亮上海共同努力著。

  東方網:嘉定區既有城區,也有農村地區,您作為農村地區的家庭醫生,這次抗擊疫情過程中,您覺得家庭醫生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徐冬建:在平時,家庭醫生好比簽約居民的“健康顧問”,對簽約居民的健康狀況進行評估,提供基本診療、慢病隨訪、社區康復護理服務,優先建立家庭病床,提供優先轉診、慢病長處方及延伸處方等簽約服務。

  在此次抗擊新冠疫情中,作為家庭醫生,首先發揮疫情防控“宣傳兵”作用,我們向轄區居民宣傳防控新冠肺炎方法措施,比如生活方式指導、如何正確佩戴口罩、如何正確使用體溫計等;其次,我們扮演著疫情“守門人”的角色,入滬道口值守和集中隔離點醫學觀察工作。

  本著“守一道門、護一城人”的初心,自接到駐守入市境道路安亭站的篩查工作任務後,中心迅速組織開展道口檢測流程培訓,家庭醫生積極報名加入,對所有車輛人員進行測量體溫、重點地區人員核查登記資訊等,堅持24小時輪崗持續值守。

  今年大年三十晚上,本來應該是大家團圓吃年夜飯的日子,我們的家庭醫生堅守在道口檢疫第一線,以道口“守門人”的身份度過了特殊的守歲時光,今年年夜飯一碗泡麵成為了最珍貴的回憶。我們中心於3月21日圓滿完成道口值守任務,累計測溫57.5萬人次。

  第三,我們還承擔著“守護者”的工作,負責全鎮39個村、居委的居家隔離觀察工作,對從重點國家和地區回滬人員到府醫學觀察,進行測量體溫、健康宣教、心理疏導等,我們每天追蹤記錄居家隔離人員身體狀況,解答疫情防控知識並進行心理疏導。截至目前,我們累計到府醫學觀察11225名居民。

  在農村地區,居家隔離觀察工作面臨很多挑戰,挑戰之一是居民住得比較分散,家庭醫生的管轄服務半徑往往是市區的幾倍,對疫情防控構成不小的壓力。

  為了應對這個難題,我們重新組建了11支“疫情防控小組”,每個小組有第一梯隊和第二梯隊,由家庭醫生擔任總協調,每天負責小組人員安排和物資調配,對重點人員到府逐一排摸、健康觀察,進行測量體溫、健康宣教、詢問身體狀況,並指導隔離期間做好消毒、個人防護等工作。

  嘉定區是上海的“西北門戶”,另一個挑戰就是轄區流動人口多,不利於防控管理。為此我們與多方協作,形成“家庭醫生+村工作人員+民警+志願者”四方聯動模式,在防控疫情中,發揮積極作用。這裡,要特別要提一下我們的鄉村醫生,前輩們利用紮根農村幾十年的工作經驗,因地制宜,協助我們優化流程,服務管理居家健康觀察對象,一些已經退休的鄉村醫生還主動要求參與疫情防控。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此外,我們還申請了“網際網路診療”服務,通過健康雲APP,可以實現居民和家庭醫生的遠端服務,居民可以在預約的時間段內跟家庭醫生進行健康諮詢,線上掛號就診,快捷支付,藥品快遞到家。家庭醫生還可以根據患者的體檢資訊,線上給出健康管理意見,指導患者就診。這樣既滿足了農村居民就醫需求,也降低了醫院人員集聚風險。

  總的來説,這次疫情對我們既是很大的挑戰,但也促使我們不斷完善工作機制和模式,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守護轄區居民的健康!

  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請問一下寧光院士,瑞金醫院最近發佈了中國人群的相關基因組調查,這樣的調查對於實際生活有什麼樣的指導意義?

  寧光:這個基因組調查,我們將其稱為中國代謝解析計劃“ChinaMAP”(China Metabolic Analytics Project)。我們按照地域抽取了1萬多人,進行了高深度測序,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完成這麼大人群範圍,這麼深的一個測序計劃。這個計劃還有一些非常重要的意義,比如中國人自己做中國人的基因測序,用的是中國人自己生産的儀器、刊登在中文網站和中國科研雜誌上。

  這是一項基礎性工作,以往我們對於中國人的全基因組數據沒有很深入的認識。此前全世界有四個比較大的基因組計劃,都是在歐美地區完成的。在研究中,我們發現一些低頻變異,如果你用別人的數據庫做這項工作,就會把很多實際上出現的變異歸結為不變異,而把一些非變異歸結為變異。

  研究中,我們也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發現,比如,研究團隊發現漢族人群可顯著分成七個亞群:北方漢族,西北漢族,東部漢族,中部漢族,南方漢族,東南漢族和嶺南漢族。這七個人群和中國的少數民族有非常大的交融,交流非常密切,可以看出中華民族是大的民族,但不同族群之間仍然保留一定的基因差異。在幾千年來,我們已經有很多方面,包括基因上、生活習慣上,以及其他方面有不少交融,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其次,我們可以通過基因的數據對一些疾病進行分析。在這篇文章中主要針對幾個疾病進行了分析,比如遺傳性的甲狀腺功能減退,中國人的患病率高於歐美地區;對於糖尿病和肥胖,中國人和歐美地區人群在致病基因上存在非常大的差異。

  第三,我們對藥物代謝相關遺傳特徵進行了分析,比如對於華法林,這是一種抗凝的藥,中國人對華法林和其他的抗凝藥在體內的代謝速度是慢的,很容易華法林過量,所以我們用藥時劑量要適當小一點。另外,比如非常常見的他汀類降脂藥,中國人的代謝率也稍微偏低一點,如果劑量大的話容易産生副作用。這些都是告訴我們,由於基因組是不一樣的,一些藥物使用上也需要注意。

  在這個研究中,我們還發現了比如酒精代謝能力的一些特徵。最後發現中國人整體來説,比歐美地區人群更加容易醉酒。北方和南方相比,北方對酒的耐受度更高一些。

  此外,今年2月,ChinaMAP也針對新冠病毒受體ACE2相關變異在全球不同人群中的比較分析發表了文章,當時我們想回答一個問題,中國人和歐美地區人群對於新冠病毒的敏感性會不會差異,最後分析下來沒有差異。這個論文目前被閱覽了大概三十萬次。

  總的來説,這個基因組的數據庫是基於中國人的,所以對將來理解中國人的基因組,以及由此所産生的疾病和一些喜好,甚至對於藥物敏感性研究來説,是非常基礎性的工作。

  澎湃新聞:剛才了解了家庭醫生的工作,想請祝墡珠教授具體介紹一下,上海的家庭醫生是怎麼進行培養的?

  祝墡珠:全科醫生是經過全科醫學專業培訓、臨床技能全面的高素質醫學專業人員。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是以全科醫生為核心,以家庭醫生團隊為支撐,為簽約家庭和個人提供安全、方便、有效、連續的基本醫療和公共衛生服務。家庭醫生通常由全科醫生擔任,作為居民健康的“守門人”,承擔著居民全方位、全生命週期健康管理的工作。

  上海是全國最早開始全科醫生培養模式探索的城市之一。自2000年以來,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在全國率先開展全科畢業後醫學教育,通過醫教協同和“大學-醫院-社區”聯動,創新上海基層全科醫生培養模式。2003年,成立全科醫學碩士點。2013年,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成為全國首個全科醫學博士點。目前,在普陀、奉賢、楊浦、閔行等8個區13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都有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全科醫學臨床教學與培訓基地。

  中山醫院12名副高以上全科醫生擔任社區兼職教學主任,每週至社區開展教學示範門診。通過“傳-幫-帶”,既增進了全科培訓學員的職業歸屬感,也切實提高了基層全科醫生的臨床教學技能。目前,在遠郊地區,80%以上的常見病、慢性病都能在社區診治,在城區超過50%的簽約居民選擇了首診在社區。

  2014年,中山醫院的全科醫生培訓成為了全球首個通過世界家庭醫生組織(WONCA)認證的項目,標誌著上海的全科醫生培養品質已達到國際先進、國內領先水準。近年來,上海全科領域積極參與國際交流,先後有英國、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及香港地區的全科專家來上海講學、示範門診。

  同時,上海全科醫生積極向國外同道進行交流分享。2016年,在巴西舉辦的世界家庭醫生大會上,上海的全科醫生代表中國做了大會發言,與會的四千多名來自世界各地全科醫生聽了以後,都表示非常讚賞中國尤其是上海全科醫生培養的經驗。

  目前,上海的全科醫生已有多人在世界家庭醫生組織擔任常委、青委會副主席等職務,還有全科醫生首次獲得了亞太區五星級家庭醫生的獎項。這些成績代表了國際社會對我國和上海全科醫生培養工作的認可,也為上海全科醫生國際交流搭建了更廣闊的舞臺。

  在這次疫情防控中,我們及時在國際雜誌(BMJ)上報道了基層全科醫生在抗疫一線中承擔的發熱篩查、隔離觀察、道口值守、居民心理安撫等工作做法,第一時間與世界各國分享與抗疫經驗,也獲得了國際同行的肯定。這篇文章發表以後,在國際上反響很大。

  上海全科醫生工作非常辛苦,值此“5.19世界家庭醫生日”之際,呼籲我們廣大的市民理解、支援我們全科醫生的工作,共同扎牢基層防控網。

  上海日報:《上海市民健康公約》裏有幾項是相關飲食行為的,比如“不重油重鹽、不過量飲酒、少喝飲料多喝水”。想請問在座的權威醫學專家,如何看待通過改善飲食預防疾病?

  寧光:健康公約裏最重要內容是飲食,飲食分成食物的種類和烹飪方法兩個方面。過去大家對於食物種類更加重視,但是並不是很重視烹飪的方法,這使得我們在推薦的時候會出現一些偏差,基於此,還是要回到大數據。我們用大數據庫的方式去看,中國的烹飪方式對於糖尿病、肥胖、高血壓三大疾病的影響到底是什麼?

  我們在全國收集了2.1億人口的飲食偏好,然後把它和我們自己數據庫中所看到的糖尿病、肥胖和高血壓發病率放在一起分析。可以看到,很多飲食習慣是有地域分佈特徵的。比如,煎炸在北方地方比較多,燒烤在東北地區比較多,而在江南地區,蒸和煮這種方式更加多一點。

  所有這些飲食習慣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到,比較清淡的烹飪方法更好的,比如蒸煮涮拌,這種方式對食物的損傷程度是低的,更重要的是沒有更多的油進去,沒有更多的由於煎炸造成的食物損傷,所以對於吸收是更好的。

  另一方面我們也注意到,甜食逐漸從沿海地區向其他內陸地區擴散,比如在上海等沿海地區,甜食消耗更多,但是目前正在逐漸向內陸地區擴散,這個也給我們大家帶來一定的警覺,內陸地區他們還處於高鹽食品的特徵下,目前又逐漸消費了很多甜的食品,這樣的飲食習慣對於健康是不好的。

  對於食物的種類來講,到底哪些食物的種類是好的?我們選擇了三個飲食習慣:第一地中海飲食,這是全世界推薦的健康飲食,它的飲食最重要的是三個特徵,用油是初榨橄欖油;多推薦乾果和海産品;和一定的紅酒。

  對於中國人來講,用橄欖油大家可能不是很習慣,所以我們就抽取了另外兩種在上海比較典型的飲食,一種是濃油赤醬的上海傳統飲食,另一種是上海飲食、浙江飲食以及福建飲食濃縮的江南飲食。這種飲食的特點包括:最主要是用菜籽油和花生油,用更多的菜籽油替代了橄欖油;用豆製品替代堅果;保留海産品,白肉、魚製品;推薦一定的黃酒。

  用這種方式和地中海飲食比較,我們可以發現,江南飲食在營養體系上和地中海飲食相似的,從降壓和降糖兩個角度來説,江南飲食是優於地中海飲食的。

  而且這種新飲食習慣是適合於中國人的口味,加上江南飲食裏最主要烹飪方式是以蒸煮為主,這樣就找到了既適合中國人口味、同時又使中國食品更多出現的推薦飲食方法,這也使健康公約中的飲食推薦讓大家感覺有章可循。

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