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2018年7月30日市政府新聞發佈會問答實錄

2018-07-30

1、人民網:我想向綠化市容局鄧局長提問,垃圾分類行動計劃發佈三個月時間以來進展如何?今年能否實現所有企事業單位生活垃圾的強制分類?

鄧建平(市綠化市容局局長):關於第一個問題,市政府是高度重視,分管的副市長時光輝同志和黃融副秘書長多次召開會議推進行動計劃的實施。根據行動計劃的要求,任務進展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細化全程分類行動計劃,到7月中旬,黃浦、楊浦、虹口、松江、奉賢、金山六個區已經制定並且發佈了區裏的三年行動計劃,另外十個區都制定了三年行動計劃方案,即將發佈。

二是推進全程分類體系的建設。到7月中期通過排摸,各個區進展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分類投放環節,制定了“關於規範本市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和分類收集環節標識和作業管理通知”,落實分類的責任,各個區結合美麗家園建設、綜合整治等項目細化投放點和垃圾改造計劃,部分區像崇明、松江已經完成50%以上的分類投放點的規範改造工作。二是分類使用環節,完成400多輛垃圾分類作業車輛配置以及92輛濕垃圾規範的噴塗,有害垃圾專用車輛改造計劃已經落實到各個區的年度計劃;41個中轉站分類中轉改造目前已經完成了50%以上。三是分類處理環節,進一步加快末端處置設施建設,提升垃圾分類的處置能力。另外,上海市家用分類垃圾桶技術規範和上海市家用分類垃圾袋使用規範,製造了面向居住區、單位、黨政機關等不同場所的垃圾分類投放宣傳手冊以及投放指引近4萬份。定時定點模式得到了規範的應用,並取得了明顯效果。

總體來説,通過三年行動計劃,三個多月的實施,本市對分類實效進行專項統計,到6月底全市餐廚垃圾、居住區的垃圾、菜市場的果蔬垃圾等日均分類量達到3641噸,超出計劃指標的3483噸,兩網融合系統的可回收物收集量為443噸,是去年日均量是2.43倍。

關於第二個問題,我相信到今年年底全市企事業單位能夠實現生活垃圾強制分類。上海市實施垃圾分類以來,在企事業單位當中就要求機關先行,2014年上海市機關單位生活垃圾分類減量導則已經發佈,2017年市綠化市容局等部門制定了關於推進本市黨政機關等公共機構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市各個黨政機關等公共機構開展生活垃圾分類,發揮好示範引領作用。去年年底,市機關事務管理局牽頭對120個市級黨政機關垃圾分類實施情況進行了專項的檢查監督,今年上半年又進行了專項檢查監督。從檢查的結果來看,目前市區兩級黨政機關,分類垃圾桶配置以及分類張貼已基本到位,全市120家市級單位總共配備了分類垃圾桶3748個。在上周7月25日,市政府秘書長湯志平同志召開了全市黨政機關等公共機構單位生活垃圾分類工作推進會,在會上進一步明確了到2018年底全市公共機關單位垃圾分類達標率力爭達到百分之百。謝謝!  

2、21世紀經濟報道:想問一下,報告裏説的第三塊內容,7000噸/日的濕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生活垃圾綜合處理能力達到3.28萬噸/日,是什麼樣的水準?第二個問題,出臺建立健全可回收體系相關政策,能不能提前透露一些。

唐家富(市綠化市容局副局長):關於7000噸的濕垃圾以及3.28萬噸生活垃圾的綜合處理,這是根據上海的垃圾産生量以及未來經濟社會發展水準作出的總體判斷。根據上海垃圾的組成成分,對於可分離出來的濕垃圾進行了預測,所以上海推進垃圾分類最終所需要達到的濕垃圾的資源化利用能力在7000噸左右,能夠滿足未來上海發展的需求。

關於濕垃圾和無害化處理設施的標準,從上海來説,都是採用成熟、可靠的垃圾處理機制,執行最嚴格的標準,能夠達到最好的水準。謝謝!

周強(市發改委副主任):我來回答一下關於可回收物政策相關的問題。可回收物,顧名思義是未來在整個處理過程中,希望實現資源化利用。對這一類,我們希望通過以企業為主體,能夠加工形成可資源化利用的産品。但考慮到有一部分的可回收物價值比較低,單靠市場機制無法讓它正常地運行起來。所以,這次考慮,對這部分要實施政策的支援。主要支援在兩個方面:一是直接支援,主要考慮讓區政府專門出臺支援低價值可回收物的支援政策,使得這部分的低價值可回收物在回收利用過程中,能夠彌補價值鏈。前一段時間,在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跌得很厲害的時候,大家可能注意到,有些原本可以回收的可回收物,收的人不多了。通過支援機制的建立,可以使得這樣的體制順暢運行。二是市政府對區政府也考慮有一個支援政策,主要是針對以區為主建設的可回收物服務點、中轉站和集散場,給予適當的支援。比如説要建回收服務點,有不少區考慮在居民區要有一個回收的服務點。對這些服務點,市裏要研究制定專門的以獎代補的政策給予支援。另外,對於中轉站以及集散場建設過程當中,有一部分要添置設備的,市裏專門有一個迴圈經濟的支援政策,可以用這個政策來支援區裏建設中轉站和集散場等設施。通過這個組合政策希望落實責任,把回收體系很好地建立起來,同時市場機制還可以有效地運轉起來。

黃融(市政府副秘書長):我做一個補充介紹。剛才説的3.28萬噸生活垃圾綜合處理能力和7000噸的濕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上海已經進入到第二輪末端處置。應勇市長説過,當前加快末端處置能力的建設,在上海當下遠比建設幾幢樓重要得多。除了源頭分類減量以外,全程分類的運輸以外,末端處置能力要大幅提升。3.28萬噸是我們的目標。是爭取在不久的將來,我剛才説用五年的時間,在進行全市生活垃圾分類的同時,我們希望實現上海原生垃圾的零填埋,現在上海還有將近每天1萬多噸的垃圾在老港地區填埋。現在第二輪建設,考慮到,將來若干年以後産生的垃圾綜合處理需求總量估計達到3.28萬噸,我想通過全社會的努力,我們估算的量,全域實現垃圾分類以後,上海總體生活垃圾的量逐漸趨穩。我們真正要實現原生垃圾的零填埋,使得上海本身很寶貴的土地能夠充分利用起來。同時,也進一步使得末端處置能力進一步增強。

3、第一財經日報:這次提到源頭減量,這個“源頭”是指哪?是小區垃圾投放點還是家裏。我問過一些小區居民,是否平時進行垃圾分類,他們説沒有,我説為什麼?我總結下來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在家裏就沒有做垃圾分類,我到垃圾投放點的時候就不會分類了。第二個原因,很多居民對於垃圾分類,比如説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這幾個分類他們不是很清楚,到底哪些是可回收,或者不可回收。我的問題是,這個“源頭”,政府如何抓起?讓居民真正有意識,是通過宣講還是其他什麼方式,加強居民分類意識? 

唐家富:垃圾分類實際上是所有産生者的責任,誰産生垃圾誰分類。所以説到源頭分類,是每個人的職責。這個垃圾混著扔出去了,再讓人家分,沒辦法實現,或者説從國際上來説,大家覺得已經是混合垃圾了,後續的分類難度是非常大的。所以,源頭分類來説,應該是從居民家裏開始。我們要求首先是把有害垃圾分出來,有害垃圾指什麼?廢燈管、廢電池、廢藥品、油漆桶。有害垃圾分離以後,然後是把可回收物,簡單來説就是像玻璃、金屬、塑膠、紙張、衣物這幾大類。除了這兩大類以外的,日常所需要做的叫做乾濕垃圾分類,特別要做的就是濕垃圾的分類,就是在廚房裏,那些能吃的、沒有吃、吃剩下的,所以是食品類的、生物制類的,作為濕垃圾單獨分離,剩下來就作為幹垃圾。在小區裏分類以後,是需要垃圾箱房按照“四分類”的要求,配置分類容器。每一位居民需要把四類垃圾投放到相應的容器裏。

剛才説到的對垃圾分類方法的易於識別,我們做了導則和指引,也開展了宣傳活動,盡可能讓大家更加清晰認識,比如有人提議,是不是畫一些更加明白的圖示。比如説垃圾桶上,有沒有更加明確的圖示,現在上海也在出相應的垃圾分類標識,玻璃、塑膠、紙張貼在垃圾桶上,大家一看就懂,做到這樣的程度。我想,垃圾分類從源頭抓起,從源頭開始分,環境會更好。

至於説,採取什麼措施來實現?我覺得垃圾分類實際上是從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全過程的分類。所以,上海這一輪提出全程的分類體系,首先從居民家裏分類投放。我們要做的是硬體設施的配置,保證居民家裏分好以後,有相應的分類容器讓居民投,否則市民分了沒有地方去。

第二個分類投放以後能夠做到分類的清運,針對每一類可以按照相應的體系往後走。最終要實現分類垃圾得到分類的資源利用,以及無害化處置。形成這樣的物質鏈,使得垃圾分類得到根本的實現。當然為了促進源頭分類的實現,我們也探索了很多的辦法。比如説上海最近幾年在推進通過綠色賬戶的激勵機制引導居民正確實施源頭的分類,比如説通過物業分類駁運,對居民垃圾分類的提醒,以及廣泛的社會宣傳,初步形成垃圾分類的習慣。

4、上海廣播電臺:我的問題是問唐家富副局長,“行動計劃”中提到上海居民區要推行定時定點的管理模式,推行這個定時定點投放具體的好處或者説必要性是什麼?從目前全市範圍來看,已經有些媒體對小區的做法進行了報道。定時定點在全市範圍內推行效果如何?接下來定時定點投放有什麼計劃?是不是還會有定位,對分類好的垃圾進行追蹤?

唐家富:定時定點垃圾分類是改變我們扔垃圾的習慣,國際上包括日本,大家都覺得日本的垃圾分類在全世界做到典範,在日本扔垃圾很複雜,去日本都説會拿到一本垃圾日曆,每個月每天扔的垃圾不一樣。所以,上海推行垃圾分類,我們也在總結,前段時間也進行了調研,5月份上海統計發佈了一份調研結果,調查了2000位市民,其中有83.2%以上的市民支援定時投放垃圾,有65.6%的市民支援定時定點投放垃圾。從推行的效果來看,目前本市垃圾分類實效比較理想的居住區絕大多數都採用了定時定點,甚至叫做定類定員的投放管理模式。所以,實踐證明這種模式也是比較有效的。也就是説大家隨時都好扔垃圾,這個垃圾分類就缺少對行為的約束。定時定點重點解決什麼呢?第一個是便於監督,第二個有利於收運效率的提升。所以,上海還將堅持按類別定時定點投放的方向,逐步推行。也不是説,明天就能夠實現所有都做到定時定點,因為要改變大家的行為習慣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定時定點在操作過程中,不管是用激勵也好,用約束也好,需要有一個特定的時空環境便於有效推進。當然在實現的形式上,我們各個區也在積極探索,要體現分類的實效,也要方便居民,不能一刀切。比如説定時,大家都定到早上7-8點,壓力也非常大,可能根據不同的小區,開放時間不一樣,定的點也不一樣。比如説可回收物的投放,也等於是一個定點。下一步,上海總體上的想法,是向定時定點的方向逐步推進。

5、上海日報:我想問一下,本月初國家發改委公佈關於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到2020年底全國城市要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上海的地方條例會否把居民垃圾收費的條例列入?有專家指出,收費不是主要目的,是通過差別化的收費來促進垃圾分類。上海最近會推出類似的政策嗎?

唐家富:《意見》指出到2020年底前全國城市及建制鎮全面建立生活垃圾處理制度,對非居民用戶推行垃圾計量收費,並實行分類垃圾與混合垃圾差別化收費等政策,提高混合垃圾收費標準;對具備條件的居民用戶,實行計量收費和差別化收費,加快推進垃圾分類。國際上使用經濟手段減少污染也被越來越多人所接受,歐美國家、日本、南韓均普遍推行垃圾收費制度。歸納起來看,主要是從量徵收和定額徵收,從國內情況來看,垃圾處理收費並不是新政,全國超過2/3的城市均已經建立了垃圾處理收費制度。上海自2004年也已經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當然主要是針對單位,根據單位的生活垃圾、餐廚垃圾的量來收費。但居民垃圾的差別化收費來説,還是第一次出現在全國性的政策文件中,旨在發揮價格杠桿的調節作用,促進垃圾減量和分類。在推動生活垃圾分類減量的眾多途徑當中,除了實施收費制度還有很多的因素,比如社區的治理、設施配套、資訊採集能力等等,都對垃圾分類效果有影響。我們也充分意識到,垃圾分類不是單靠收費的約束機制就可以有效實現。我們也會積極認真研究國家的政策,結合上海的實際,綜合考量收費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綜合考量收費機制可能達到的分類效果,經過充分論證以後再考慮,包括在廣泛徵求社會各界意見的基礎上,才可能出臺對居民的收費政策。正在擬定的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我相信肯定會對垃圾收費的問題有所涉及。謝謝!

6、上海電視臺:我想問一下,當我們在源頭分好類的同時,接下來如何進行分類的處置?之前報道中有市民反映,他們給垃圾分好類之後,運輸環節又混在一起?接下來如何避免這種情況,實現更好的監管呢?

唐家富:剛才已經説了,垃圾分類是從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全過程分類。源頭分類投放以後,後續就是分類收集、運輸和處理。首先要保證的是分類的收集和運輸,在這個環節,我們覺得主要是從兩方面入手:一是硬體配備到位。《實施方案》包括《三年行動計劃》也提出對17000個居民區的垃圾箱房進行改造,也配置垃圾可回收點,做到分類投放。然後我們各區分類運輸車輛,包括900多輛濕垃圾車,以及每個區至少配備1輛有害垃圾運輸車。同時對於中轉站也進行改造,分類運輸以後到中轉站也進到分類中轉。做到這一步以後最終進入分類的處理設施, 3.28萬噸是對應幹垃圾的焚燒發電、濕垃圾資源化利用和各類垃圾殘渣的處理,7000噸的濕垃圾資源化利用則是全面面向資源化,來保證最終全流程實現垃圾分類。

除此之外在管理措施上要到位,一是小區內做到分類駁運到位,大家看到居民分完以後,運輸的時候分類混了,從樓道口到垃圾箱房,一部小推車就把垃圾混起來了,所以小區內我們對小區物業要求分類駁運,對源頭分類進行監督,對環衛分類清運雙向監督。環衛清運企業按照清運要求,對前面分類投放、分類駁運的監督,是雙向的監督機制。除此之外,對作業企業的作業規範加強考評,比如説對環衛作業的企業都有每年的評議制度,把生活垃圾的分類清運作為評議的內容。最後我們也希望廣大社會各界包括媒體,對整個生活垃圾的全程分類不僅僅是分類清運,從投放、收集、運輸、處理,全過程的分類,對分類實施監督,我們也會採取相應的有獎舉報、APP,方便大家反映情況等措施,來實現整個全流程的分類。謝謝!

7、解放日報:我的問題是關於末端處置的,前面講到2020年的遠景,目前生活垃圾綜合處理能力是怎樣的水準?濕垃圾又是怎麼樣的水準?第二個問題,末端處置能力如何實現?要採取什麼措施,避免“鄰避”效應?

唐家富:當前是什麼水準,為什麼用三年,目前整個濕垃圾處理能力也好,幹垃圾的處理也好,處於一種叫做“緊平衡”的狀態。我們雖然説垃圾的無害化處理率,都達到無害化處理,但實際上水準是不高的。比如説濕垃圾,我們通過分散和集中處理相結合的方式,有些分散的處理,一村一鎮,大概有約3900噸的能力。但有些能力在郊區,市區派不上用場,我們焚燒發電能力,現在投入運營只有1.33萬噸,所以要抓緊設施的建設。目前還有1萬噸左右的垃圾在填埋,也産生了很多問題,我們圍繞原生垃圾零填埋的目標,抓緊建設,使各類垃圾得到有效的處置。

至於解決垃圾處理設施“鄰避效應”的問題,不僅是末端大型的處理設施,前段時間也有人跟我反映,小區裏設置一個建築垃圾的堆放點,大家覺得最好不要放在我這裡,點一定要,但不要放在我家周邊。基於這樣的考慮,消除鄰避效應要從幾個方面解決。第一,進一步提高這些垃圾處理設施的環保標準,大家有一種印象,比如説垃圾箱房,覺得放在我邊上肯定有臭味,但最近可以看一看,有些結合兩網融合改造的垃圾箱房,改造以後非常漂亮,頂上有屋頂綠化,旁邊也做了很多,隨著定時定點的投放,垃圾箱房污水沒了,臭味也沒了。首先是這些設施執行嚴格的標準,盡可能消除對周邊的影響。大家也説到日本,日本東京23區造了很多垃圾焚燒設施就在市中心,就在居民區的邊上,大家覺得跟它和平相處非常好。所以,我覺得這是首要的問題,能夠逐步消除大家的顧慮。

第二,建設以外就是設施的運營管理,以垃圾箱房來説,建設初期可能管得非常好,物業很負責,勤沖洗,沒有什麼味道。但時間一長,沒人管,味道就出來了。所以,要加強管理,對上海市所有的垃圾末端包括中轉設施,上海已經建立了專業的監管、社會的監督,比如説焚燒的設施,環保達標情況,直接把數據連到生態環境部,廣泛的監督能夠促進這些設施有效運營,能夠消除大家的顧慮。

第三,對這些設施上海已經有相應的措施,比如説環境補償制度。對這些設施周邊給予相應的環境補償,能夠用於民生改善、基礎設施改善、環境的改善,促進這些設施的有效運行。謝謝!

黃融:我簡單補充一下。上海末端處置,我們的原則是“一主多輔”,一主是中心城區集中處置,多輔主要是郊區,根據産生的垃圾屬地處理。剛才家富同志已經説了,現在已經建成13300噸焚燒處置能力,未來通過第二輪建設,總體達到綜合處置能力3.28萬噸。上海在末端處置當中,嚴格按照環境標準的要求來建設的,也是深得廣大市民的支援。所以,上海不存在像其他省市出現的建完以後沒有運行,同時我們廣大的市民也是十分支援和理解市政府所作的決定。

第二輪建設是第一輪建設當中本身規劃就考慮到富餘量,我們在基礎上進行增量。同時,對設施周邊居民距離也是嚴格按照環保標準實施,並且在基礎上,我們結合上海的林帶和綠廊建設,把周邊環境打造得更好。除此之外,上海末端設施建設標準是按照世界上最好的標準,現在所有建成的標準都是按照歐盟2000的標準,甚至超過歐盟標準,嚴格控制生態環保,以及垃圾設施排放方面,我們是強調這一點的。

剛才家富同志已經説了,為了更好解決鄰避效應,還要不斷提升末端設施運行和建造標準水準。這次應勇市長去日本訪問的時候,專門看了日本的東京城市中心垃圾中轉以及垃圾的末端處置,回來一再要求我們在原有基礎上進一步提高。為此我們市政府也要求市容綠化局和所在各個區,主動去訪問、去學習、去交流,把我們的水準進一步提高。因為在歐洲也好,在日本也好,生活垃圾的末端處置,在市中心,光東京的中心城有23座垃圾的末端處置中心。所以,無論在我們的台灣寶島,他們的處理中心是一個標誌,我們在歐洲也看了,往往一個城市標誌是一個垃圾的末端處置設施。現在我們有些設施還不盡人意,對周邊的居民帶來一些煩惱,這需要我們在第二輪建設當中進一步提升。我相信上海末端設施的建設,作為重中之重加快建設,使得上海垃圾能夠真正同步實現原生垃圾的零填埋。

徐威(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在社會參與方面,請文明辦宋主任介紹一下。

宋慧(市文明辦副主任):正如黃融副秘書長所説的,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具有獨特的源頭性和社會性。因此把這件事做好必須是政府、社會、企業尤其是廣大市民來參與,因為垃圾的産生是千家萬戶、時時刻刻、日積月累。在廣泛發動市民作為一個主體作用方面,文明辦作為垃圾分類協調小組的成員單位,接下來在三年行動計劃和實施意見貫徹過程當中,主要有四個方面要著力推進。

一是廣泛的宣傳,廣而告之。老百姓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但怎麼讓他們知道精準分類,這是接下來宣傳過程中的重點。市文明辦會根據綠化市容局提供的導則,以及公益宣傳片、廣告等素材,按照公益廣告的宣傳陣地進行廣而告之,尤其是在精準宣傳方面作為下一步的著力點。

二是在廣而告之過程中,不僅要主動投放宣傳,還要發動社會各方資源參與到公益廣告的設計中,其實這也是一種宣傳和發動過程。每年我們都會開展全市年度公益廣告徵集大賽,我們會把垃圾分類作為重要的內容,吸收全社會的智慧,共同加大這方面的公益廣告宣傳力度。

三是廣泛的發動。因為社會參與是非常重要的,廣泛發動方面主要是利用志願服務。一個是配合綠化市容局開展垃圾分類志願團隊的組建,從志願服務的管理部門的角度,提供日常管理以及運作方面的專業支援。第二個方面,將利用上海市誌願服務網站以及市、區、街鎮三級志願服務的中心管理網路,來進一步扶持、加大垃圾分類志願服務品牌的打造,以及垃圾分類志願服務開展方面的扶持,作為重點工作。目前上海註冊志願者達到370萬,我們接下來要引領廣大市民,包括社會組織共同參與,進一步帶動整個社會全方面的融入。第三方面,通過風尚行動,垃圾分類是充分能夠體現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也是提升市民文明素養非常重要的抓手和平臺,我們接下來將利用垃圾分類這件事,促使市民養成良好習慣,使得我們這座城市“雙提高”,一個是文明程度的提高,一個是文明素養的提高。

四是廣泛融入。我們有八大系列的創建,主要有文明城區、單位、行業、校園等,也包括文明家庭。接下來我們會將三年行動計劃中涉及生活垃圾分類的導則、指標以及工作,納入到這個體系當中,通過群眾的廣泛參與來提升我們創建系列的真正內涵,也在過程中實現垃圾分類的共同參與。包括通過居民公約、創建的標準、入戶宣傳等提升整個創建項目能級。

8、上海交通廣播:我想問一下關於源頭減量的問題,現在有一個比較大的增量就是外賣的餐盒和外賣包裝,有沒有措施多控制或者多引導呢?

唐家富:現在大家都很關注外賣餐盒,還有快遞包裝,快遞包裝對於垃圾的收運處理造成很明顯的影響,大家可以想一想,比如説小區裏,原來的垃圾桶基本上不大滿,現在很多垃圾桶放在那裏,垃圾老是往外溢,因為小包裝的快遞盒扔進去,體積很大,重量不大。同時,也增加了垃圾清運的負擔,處理環節垃圾量也有所增加,直接導致城市垃圾處理壓力加劇。

外賣也一樣,外賣的餐盒非常多,有環保組織進行了分析,每單有3.27個餐盒,一年就有87億個餐盒,對環境帶來的污染隱患非常大。針對這方面,從幾個方面考慮。一是外賣也好,快遞包裝也好,是生活的便利性,不大可能要求大家不要外賣,或者説不要快遞。所以,能做的主要是減少快遞包裝,減少我們的外賣。第二,對這些快遞、外賣盒進行回收。主要的考慮,一個是鼓勵商家使用可降解的餐盒,綠色快遞包裝,倡導市民綠色消費。同時,加大城市的保潔力度,防止塑膠袋、外賣餐盒亂丟棄。我們也考慮餐飲服務者在餐飲服務場所設置節儉消費標誌,提供安全衛生可重復使用的食具,盡可能減少筷子、調羹等一次性器具的使用。大家可以想像外賣一次性的調羹和筷子,只要到了你家裏不管是用還是不用,馬上就變成了廢棄物,生命週期很短,所以儘量減少。同時,在外賣不可減少的時候,儘量減少點餐,減少餐盒的使用。要加強外賣送餐盒的團體標準,加強消費環節的管控,促進餐飲企業利用紙質環保餐盒。

快遞企業,我們也做過研究,比如説使用電子面單,原來快遞有一張單子,現在都電子化了。綠色的週轉箱,包裝可以盡可能重復利用。除此之外,結合可回收物點站場的建設,把這些納入可回收物的體系,加強回收利用,減少進入末端處理設施的垃圾。謝謝!

黃融:我補充一下。我們在做垃圾分類減量過程中,除了居民的分類是當前需要推進的,同時我們現在正在和人大頒布《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對源頭減量有進一步的要求。所以,我們在抓居民的分類,我們有關收運企業的全程分類運輸,以及末端設施的進一步能力提升同時,我們也要求源頭減量,包括我們對一些旅遊單位、賓館,我們都會提出要求,全社會形成量的控制。因為垃圾分類減量是一個階段性,是一個漸進式,現在可能老百姓希望培養的是良好習慣,將來逐步提升為自覺的減量,會抵制那些垃圾。剛才記者問問題的時候,定時定點,將來有了良好的習慣,就像卓越的城市這樣的要求,我們會和日本,會和發達國家一樣,我們全體市民會更多理解,會自覺去抵制過度包裝。

最後我再次呼籲,今天廣大的媒體記者朋友都在,垃圾的分類減量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所以宣傳、社會發動是關鍵,這需要形成一個良好的氛圍,市政府提出的讓市民培養良好的行為習慣和打造卓越的全球城市,使得到2035年的時候,我們這座城市真正能夠體現出卓越城市的要求相一致。

徐威:各位記者如果有進一步採訪需求可以和市綠化市容局聯繫,今天發佈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