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2018年6月12日市政府新聞發佈會問答實錄

2018-06-12

  1、上海日報:有一個問題想問張總工程師,閔行區作為一個老工業基地,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推進過程當中,對於老工業基地的轉型,以及“上海製造”品牌打響有什麼作用?

  張英(市經信委總工程師):首先非常感謝你對上海産業轉型和“上海製造”的關注和支援。新時代賦予“上海製造”新的使命和新的內涵。按照市委、市政府全力打響四大品牌,構築上海發展戰略優勢的總體部署,上海制定發佈了《全力打響“上海製造”品牌加快邁向全球卓越製造基地三年行動計劃》。圍繞“三年行動計劃”,將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打造世界先進製造業集群,打造一批“名品、名企、名家、名園”製造業匯聚地。閔行區作為重要的老工業基地,也是全市唯一獲批的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此次行動方案的制定,將成為上海加快建設全球卓越製造基地的有力支撐,為擦亮新時代“上海製造”品牌展現多方面的積極作用。

  首先是進一步強化創新引領,充分挖掘“上海製造”創新驅動的動力源泉。發揮閔行企業、高校、科研院所的主體作用,促進科技創新成果産業化,推動發展先進製造業,加快培育戰略新興産業。我們支援大數據、雲計算、工業網際網路、人工智慧等與實體經濟相結合,培育創新創業的企業,加快形成閔行産業發展的新動能。

  二是突出載體功能,打造先進製造業集群集聚區。閔行是老工業基地,涌現了如上海電氣等一批製造業品牌。依託産業資源稟賦優勢,以建設示範區為機遇,進一步推動老工業基地轉型升級,加快推進紫竹、零號灣等雙創基地建設,形成全球創新創業的集聚區。

  第三,加速軍民技術雙向轉移轉化,支援上海軍民融合産業深度發展。作為全市唯一一個軍民融合産業發展的集聚區,閔行擁有像航太八院在內的一批軍工單位,支援依託市級軍民融合産業基地,搭建軍民雙向轉移平臺,推動航太航空、船舶、核電等領域的科研成果産業化,構建軍民融合産業發展生態系統。

  第四,形成示範引領,建設成為區域産業協同、服務輻射全國的重要基地。以建設示範區為契機,推動研發機構開放協同及成果轉化功能的日益發揮,為全市提供科創資源在産業創新方面的配置作用,提供可複製、可推廣的模式,形成創新引領産業區域體系,成為長三角産業一體化協同創新的重要節點。

  2、解放日報:問一下張主任,您剛才提到閔行示範區建設的重要意義,包括對長三角地區的引領和輻射。上海閔行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怎麼樣為長三角地區科技創新一體化助力呢?

  張全(市科委主任):眾所週知,長三角一直是我國經濟比較活躍的地區,同樣它的科研科創産業以及産業化也是非常活躍,頻度很高,而且交流最為密切。這次科技部先期試點,批復了7個試點地區和城市,其中上海閔行、浙江、江蘇蘇南、寧波4個都在長三角區域。試點的定位功能各有側重,像浙江的兩個,寧波示範區主要以激發民營經濟活力為核心,浙江示範區是探索“網際網路+”科技成果轉化的有效模式,江蘇蘇南示範區是推動形成特色鮮明的先進製造産業集群,上海閔行示範區是努力建設成為全球技術轉移網路重要樞紐,和上海國際化大都市定位相關。這本身又形成一個梯度,為進一步輻射、擴散創造了條件。就長三角來説,有錯位競爭,也有合作,“一體化”不是同質化,而是使長三角的經濟、産業有進一步提升,使區域經濟高品質發展。所以,它的意義確實是非常深遠的。

  按照中央和國家的要求,上海閔行示範區在改革上要率先,在創新上要引領。在具體舉措方面,主要包括:一是加強長三角技術市場的融合發展。推動三省一市四個技術市場開展戰略合作,推動建立長三角企業創新需求聯合發佈機制、長三角科技成果轉化資訊共用機制以及長三角技術轉移服務機構互認機制等。

  二是共同推動技術轉移機構的蓬勃發展。目前,上海技術轉移服務機構在長三角發展活躍,將構建技術轉移服務機構協同平臺,以長三角為核心,提供可供機構及從業者交流、學習和互動的渠道。

  三是探索共建成果轉移轉化的引導基金。這個基金對長三角今後也會有同樣的保障作用。所以,長三角一體化工作賦予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新的意義以後,我想長三角一體化的內容比原來更加務實,對於我們今後以及社會經濟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

  3、上海電視臺:有兩個問題想請問一下市教委的領導。一個是關於技術轉移。我們知道在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過程中,技術轉移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而高校在這方面有著獨特優勢,那麼上海的高校將如何加強技術轉移機構的作用呢?另外這次的《行動方案》中提到,要“鼓勵企業和高校院所‘抱團作戰’深化産學研合作”,想請問一下具體怎麼個抱團作戰法?

  蔣紅(市教委巡視員):首先,第一個問題。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要求,有條件的高校院所要成立相對獨立的技術轉移轉化機構。近年來,市教委與市科委展開緊密合作,推動支援高校建立相關技術轉移轉化機構。目前,全市高校中已有18所高校成立了相關機構,基本覆蓋了所有的理工農醫類公辦本科高校。當然具體的運行方式有所不同,有的是以獨立的企業方式運行,有的是依託于學校的管理部門,或者獨立作為一個管理部門。

  那麼,這些技術轉移機構到底需要發揮什麼作用?其主要作用主要為(1)受理科技成果研發資訊披露報告;(2)分析科技成果應用價值;(3)指導協助開展後續試驗、開發;(4)管理知識産權;(5)作為仲介向社會推介學校的優勢技術或成果;(6)制定實施轉化方案等。這些作用能否真正發揮,或者説作用發揮得好壞關鍵取決於機構的專業化、職業化和國際化,“三化”要求如果運行不到位,其作用發揮就有限。總體而言,我們現在高校的相關機構發展還不夠平衡,包括高校專業化人員的數量、品質以及機構的“三化”不夠完善,在高校人才方面,懂技術、經濟、市場、法律的複合型人才還比較匱乏。未來市教委將與市科委共同推進上海高校技術轉移機構的“三化”建設。同時,我們也很期待閔行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能為相關高校院所提供高品質相關機構服務。

  第二個問題,關於校企“抱團作戰”。我個人體會“抱團作戰”主要有如下幾點內涵:一是“抱團作戰”需要充分發揮企業的技術創新主體作用和高校的知識創新和技術源頭供給優勢,做到優勢互補、互利互贏。希望企業不要太多地關注高校現有的産品成果,應該更多地結合企業産品的市場、技術的發展趨勢,去尋找高校的技術優勢開展工作,這樣才能真正做到優勢互補。二是希望不拘形式,企業和高校要以各種形式開展緊密合作,要“抱得緊”。所以在傳統的成果轉讓、許可實施、委託開發以外,可以更多的關注校企聯合研發、成立聯合研究基地,甚至合作投資公司共同實施轉化及産業化等。目前,關於校企“抱團作戰”的情況我可以給大家一組數字——2017年,上海整個高校科研總經費159億,其中“抱團作戰”所獲得的經費,就是所謂的來源於企事業單位的科研經費達到45億,佔到總經費的近30%。同時,據不完全統計,目前高校和企業聯合成立的各類研發基地和試驗基地超過300多個。這是高校和企業“抱團作戰”很好的基礎,我們期望看到在現有基礎上的新的更大的發展。三是“抱團作戰”需要建立完整的合作機制,歸納起來就是16個字——優勢互補、緊密合作(或相互融合)、互惠互利、共同發展。

  4、上海證券報:我想問一下倪區長,據我了解閔行有一個上海紫竹高新區集團有限公司,在科創孵化方面一直做得不錯。政府如何推動公司通過資本市場發揮更大的科創孵化功能呢?

  倪耀明(閔行區區長):謝謝。閔行紫竹高新園區成立到現在16年時間,而且是國家級高新區中唯一的以民營企業為運營主體的高新區。這樣的開發區應該説,面積也是在所有高新技術園區裏比較小的。它在去年國家高新區綜合排名中排第14名。應該説,總體各方面的發展是不錯。

  紫竹高新園區在開發建設當中,資本市場的運用方面,使用得比較好。首先本身就是一個市場化運營的公司,回過頭來再進行配套設施的開發建設。另外,在引進企業的過程中,跟政府也建立了相應的引導基金,包括有小苗基金,包括擔保基金等等。為創新創業人才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第三個,因為是開發區的品牌,前期開發當中也建了自己的孵化器,在培育企業的時候,剛開始的時候對企業的支援政策是低租金甚至是零租金來培育企業。總體來説,紫竹高新區在資本運作方面,尤其是培育新興創新創業企業當中,這塊運作的還是比較好的。

  5、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想請問一下吳斌副區長,閔行區是上海軍民融合的産業基地,在推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的建設過程當中,將如何推進軍民融合這塊的發展,又會給老百姓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呢?

  吳斌(閔行區副區長):謝謝你的問題。首先,閔行不僅僅是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同時又代表上海在申報國家軍民融合創新示範區。

  軍民融合示範區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是一脈相承的,通過軍民融合,把軍工的一些成果轉化為民用産品,就是科技成果的轉移轉化。因此這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當中,我們講了三大特色,其中一大特色就是軍民融合。如果把軍民融合這件事做好,對整個科創中心建設,上海南部科創中心核心區建設,對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建設都是巨大的貢獻。閔行推進軍民融合發展,主要堅持“科技為引領、産業是重點、金融是突破、人才是保障”。

  同時,在整個建設過程當中,我們提出了“一體多翼一基地”的載體建設,“一體”是軍民融合的研發、展示核心服務區。“多翼”,就是各個主體當中的眾創空間和孵化加速載體,一基地,就是産業承載基地。把軍民融合從科技成果到孵化、加速,到産業化形成了産業體系,來助推軍民融合。

  同時,我們也成立了國家級軍民融合基金,首期100個億,閔行拿出6個億。同時也研究了一些人才政策。2018年從六個方面、28項工作內容進行細化推動。閔行將利用當前推進軍民融合發展的良好外部環境,結合閔行軍民融合的産業定位,助推軍民融合創新示範區的建設,支撐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通過“軍轉民”,推進對民生、對社會事業的發展。我感覺,這兩者是強強聯手,共同作用的結果。

  6、新民晚報:問一下閔行區的領導,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是世界性的難題,想請問閔行區在建設成果轉化轉移示範區當中碰到你們認為最大的瓶頸和難點在哪?接下來如何攻堅克難,實現突破呢?

  吳斌:你談的問題就是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我記得前年的時候,代表上海參加了由國家工信部在國家行政學院舉辦的中國製造2025的培訓班,參加的都是各個地級市分管産業的市長、區長。在培訓班上專門花了半天時間討論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我記得這個討論大家各抒己見、爭論不休,通過三個小時的討論以後,最後沒有形成統一固化的模式。這説明什麼?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從目前來看,還碰到一些困難,碰到一些問題,碰到一些瓶頸。我們通過實踐和認識,覺得有這幾個方面的瓶頸。

  一是轉化渠道不暢通。科技成果和市場化、産業化是不同的兩個概念範疇。要跨過去,當中有“死亡谷”。我們一直説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最後一公里怎麼達到,目前來看渠道不暢通。

  二是服務體系是不夠完善的。也就是説,你要跨過這個“死亡谷”必須要有一股力量,有一個機構來助推。這個機構必須是既掌握科技成果的內涵,又了解整個市場的需求,這樣一種企業的機構來助推。但目前,整個國內包括上海來看,這類機構比較缺乏。所以,“死亡谷”的跨越就帶來了難度。

  三是許多事情事在人為,當前成果轉化專業人才匱乏。既要懂市場運營,産業化運作,又要了解技術內涵,科技成果的內涵的專業人才比較缺乏,導致了科技成果轉化帶來了難度。

  我認為這些問題就是我們在推進整個科技成果從“紙”變成“錢”當中,深深感覺到的幾個核心問題。閔行作為國家級示範區,就是要針對這些難點和痛點尋求解決的辦法和路徑,將從以下方面發力突破:

  第一,要搭建一些平臺。平臺主要有創新平臺和服務平臺。比如,近年來,與交大建立了醫療機器人研究院,與航太八院建立了創新創業中心,接下來與哈工大、西工大都要建立人工智慧軍民融合産業研究院。這些研究院不是注重基礎研究的,主要是注重應用研究,就是促進技術成果轉化。區委、區政府站在戰略的高度,站在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未來發展的角度,大力培養這些創新平臺。同時,還要搭建一些服務平臺。比如説成果資訊庫、閔行科創服務平臺等等,來推動整個成果的轉移轉化。

  第二,培育一些專業機構,既懂技術內涵,又懂市場需求的機構。最近閔行已經和十家專業機構簽訂了協議,讓他們來助推成果轉移。這僅僅是成功的第一步,接下來還要和國外這類機構合作,推進成果轉移轉化。

  第三,大力培養人才。閔行從2015年、2016年分別制定一些人才政策。接下來針對成果轉移轉化要優化這些政策,要加大力度,更加有針對性和導向性,使這些複合人才能留下來,推動轉移轉化。

  最後就是知識産權保護很關鍵。把知識産權保護好了,科技成果才能夠真正爆發出強大的市場化力量,才能夠真正在走向市場化、産業化當中發揮貢獻力。

  7、海峽之聲:在惠臺政策方面,想問一下在科技成果轉化方面,台資企業有哪些點可以參與?閔行對台資企業有沒有推出具體的政策呢?

  倪耀明:閔行也是台灣同胞辦企業的聚集地,台資企業在閔行發展當中作了不少貢獻,像旺旺這些企業都在閔行。市政府發佈了55條對臺政策以後,閔行也正在制定具體的“實施意見”,也會儘快地發佈,我們草稿已經討論過兩次了,已經比較成熟了。

  另外,在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過程當中,三個方面的主體,我們説的各類企業主體當中也包含了台灣同胞所辦的企業。這一塊,台灣同胞辦的企業當中有些企業科技含量比較高。前幾次在開座談會當中也討論了這個問題,希望台灣同胞能夠積極參與到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參與當中有幾塊東西,一個就是把他們的成果轉讓出來,另外一方面自己的企業在提升過程當中或者技術改造過程當中,跟人家合作。第三個,有一些台灣企業,由於産業轉型,原來的廠房空出來,既可以辦創意園區,又可以再引進新的産業,跟相關的企業進行合作,政府也會全力支援。也希望告訴台灣同胞,台灣的企業,政府熱烈歡迎他們參與我們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過程。同時,閔行也承擔了這個責任,歡迎台灣的年輕人到閔行來實習,或者到閔行來創業,我們也有政策,也有一些實習的基地,一定為他們服務好。謝謝!

  徐威(市政府新聞發言人):時間關係,今天發佈會提問環節到此結束。各位記者如有進一步採訪的需求,可以和市科委或者閔行區聯繫。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