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用投入成本不高、可服務全國的技術治理農業面源污染 推進生態迴圈農業發展

2021-02-23

  不久前,新修訂的《上海市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名錄》出爐,俗稱“四腳白”的梅山豬赫然在列。這種耳朵大而下垂、四腳有白毛的豬種名列國家、上海兩級畜禽遺傳資源保護目錄,屬於中國重要的種質資源。

  正宗梅山豬的産地在嘉定,為保護種源,上海梅山豬保種場設在嘉定工業區草庵村。但飼養種豬難免會産生異味,與豬相鄰的村民怎麼辦?

  沒有異味,如何做到的?

  以前,草庵村村民對梅山豬保種場意見很大。村子緊挨著保種場,最近一戶村民家距離保種場不足100米。從保種場飄來的異味不分季節氣候,還有幾乎從不停歇的隆隆噪聲。要保護種源,梅山豬不能搬家,可村民生活受到的影響也不能忽視。保種場想了辦法,包括調整豬舍佈局,使豬舍盡可能遠離村民住所等,收效卻很有限。

  可當記者最近進入保種場時,發現這裡並沒有異味和噪音。村民們也説,保種場變了。

  變化來自豬舍通風口的一個個巨大的彎管裝置。

  它們是上海市農業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研發的“豬舍空氣凈化器”:凈化器裏發揮作用的不是活性炭、負離子等吸附劑,而是水和耗氧微生物。富含顆粒、細菌和臭氣的污濁空氣導入水中後,臭氣分子和有機顆粒物成為耗氧微生物的“美餐”而被代謝分解,不再有污濁空氣向周邊環境逸散,凈化器還吸收消減了風扇運轉時發出的聲響。整個凈化過程不需要動力,也不用改造豬舍原有結構。

  畜牧獸醫所研究員夏東説,畜禽代謝和糞尿腐熟過程中産生的硫化氫、氨氣、揮發性脂肪酸、醇類、胺類、酯類等物質具有異味,未經處理直接排出舍外,必將污染周邊空氣。噪音則是為了通風而産生的“次生污染”。分解産生異味的成分,才是保種場治污的對症之藥。

  果真,新裝置投運後,困擾保種場和周邊村民多年的異味、噪聲問題迎刃而解。一年多來,保種場再也沒有接到村民投訴。

  “在解決農業面源污染上,要多發揮科學技術的力量。”夏東説,傳統的通風設施只能減少污濁空氣對畜禽的影響,但通過科學技術,能夠從根本上治理污染。

  污染物未超標,為何要凈化?

  在農業生産中,有些污染源眾所週知,但一些潛在的問題,是否要提前考慮?

  位於奉賢區的上海資福糧食種植專業合作社種了水稻和各種水果,幾乎月月有新品。去年年中,合作社根據不同地塊的農作物種類,豎起了指示牌,開始發展農事休閒遊。

  不過,合作社負責人沈鋒對稻田尾水有些顧慮——稻田在排水時,泥漿、秸稈碎屑、未吸收的氮磷肥等會一同排出,水質看起來不太乾淨,“雖然水質達標,但比較影響合作社形象;長此以往,也不利於環境保護”。於是,合作社通過上海市農業科技服務中心發出“英雄帖”,希望有人幫他們解決稻田尾水排放污染問題。

  “揭榜者”是市農科院生態環境保護研究所。研究員周勝帶著團隊,在合作社每個田塊的排水口上修建一個不到2平方米的快速凈化裝置,通過布水控制和組合填料對排水進行凈化。有了它們,不僅泥漿流不出來,還能去除稻田徑流排水中的固體懸浮物、總氮和總磷等污染物。一個田塊一個“凈水器”,工程量小,後期維護也比較簡單。

  去年底,經過處理的稻田尾水檢測報告出來了:固體懸浮物、總氮和總磷的平均削減率分別達到50%、30%和30%以上,效果非常好,尤其是出水非常清澈。幫忙採樣的合作社農民稱讚説:“感覺凈化過的水都能喝了。”

  與檢測報告同樣重要的,是這次嘗試顯示出上海在農業面源污染治理上的主動性:上海的水稻以綠色生産為主,稻田尾水排放污染並不嚴重,而且稻田排水也沒有標準限制,但為了進一步提升綠色農業的高品質發展水準,上海農民提出的治理需求、上海科研院所的探索成果,對全國水稻生産都有價值。

  在全國,稻田是農業面源氮、磷污染的主要來源之一,除了多施了的農藥、未被水稻吸收的化肥隨尾水流出、污染稻田周邊水體外,不合理灌溉、水稻種植地區強降雨等,也容易引發含有氮磷等成分的排水負荷增加。所以,稻田尾水凈化的“上海技術”完全可以走出上海,為更多地區的水稻生産者服務。

  標本兼治怎麼做?

  上海在治理農業面源污染的實踐中,涉及的農産品不同、採用的治理方式也不同,不過“叫好又叫座”的有共同點。

  其一,相關治理方式投入成本不高,大部分農業生産者都用得起。

  比如,從全球範圍看,並非沒有高效的養殖場除味設備,但大多成本較高,而且要對養殖場進行改造。這次在梅山豬保種場發揮作用的“上海技術”與國際同類産品相比,具有低投入、無運行成本、無二次污染等優點。還有,資福合作社使用的稻田尾水處理設施投入成本也不高,尤其是後期維護簡單,保證了設施長期穩定的運行效果。

  有了這些方案,農業生産者的治污主動性和積極性都更高。以養殖業為例,上海松林食品集團、上海祥欣畜禽有限公司等養殖領軍企業紛紛應用與梅山豬保種場類似的凈化設施,並推廣到企業所帶動的合作社和養殖戶中。

  其二,上海雖然是“小農業”,但農業技術不分地域,完全可以走出上海,服務全國。

  日前,市農科院生態環境保護研究所在江蘇省無錫市探索用稻田農藝調控措施和改性生物炭鈍化聯合技術,治理土壤裏的鎘污染。最新消息是,經過修復的土壤鎘有效濃度降低了30%以上,土壤養分不下降,修復前種植的稻米重金屬超標,修復後生産出的稻米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達到污染農田安全利用目標。研究員薛永説,鎘污染並不罕見,“上海技術”在農用地土壤修復與改良中會有所作為。

  另一個問題也很重要:怎樣從根本上杜絕或減少農業面源污染?

  從上海的實踐看,生態農業、迴圈農業給了好思路。以水稻種植為例,“稻蝦共作”“稻鱔共作”“鴨稻共作”“兔糞種稻”等各種生態種養方式在上海越來越普遍,通過生物食物鏈可有效減少水稻種植中農藥、化肥的使用量。

  正是看到生態迴圈農業對農業面源污染的重要性,《上海市推進農業高品質發展行動方案(2021—2025)》明確提出,上海要推進生態迴圈發展,大力推廣綠色高效生産方式。到2025年,上海化肥農藥使用強度顯著下降,耕地品質不斷提升,農業廢棄物綜合利用率達到99%。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