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獲政策扶持助老字號走出困境 南翔長興樓店主琢磨數年的“外賣神器”

2020-09-02

  8月份,嘉定南翔老街逐漸熱鬧起來。一個工作日下午4時許,還未到飯點,老街上長興樓一層的大廳裏已近乎滿座。

  一客小籠、一碟白切羊肉,再配一碗酸辣湯,食客們三三兩兩圍坐在老式方桌旁,品嘗著南翔老底子美食。前廳食客吃得甚歡,後廚師傅也忙得開心。“忙點好,忙點好。和去年比,其實還差點,但好在終於看到恢復的苗頭。”個體戶陳愛根指著門口那一桌高高堆起的蒸籠説,“晚上啊,這些都能賣完。”

  長興樓是南翔老街上做小籠的一塊招牌。這塊招牌一度後繼無人,2008年,南翔老街重建,陳愛根夫妻倆在政府的號召下接手長興樓。

  一年拜師,兩年打磨,三年出師。陳愛根尋遍南翔鎮上做小籠的老師傅,終於找到老底子秘方:不要蔥薑蒜等任何佐料,小籠包的肉質吃起來也能透著香。2011年開始,這家“夫妻老婆店”終於走上正軌,越來越多的食客慕名來到南翔老街,就為吃一頓長興樓的小籠。

  “一開始,店裏的小籠師傅只有我一個人,我老婆主要是管賬。”陳愛根説,“但現在,最忙的時候要雇四五個小籠師傅來幫忙,才能滿足食客的需求。”去年,長興樓的銷售額屢創新高,名氣也在口口相傳中變得越來越大。不僅很多南翔本地人每週都來“報到”,還成為海內外食客的“打卡地”。

  有了去年的好兆頭,陳愛根原本對今年春節黃金周的銷售充滿期待——要把店面再做大一些,要把老字號的品牌打得更響。

  可事與願違。“正月裏根本就沒辦法做生意。”回憶起2月份疫情最嚴重的那段時光,陳愛根搖搖頭。當時他粗粗算過,各類損失,預計得等營業恢復正常後,一年才能補回來。

  但好在十幾歲就開始做生意的陳愛根腦子活絡,很快就發現:重新開門營業後,食客不敢到店品嘗,但外賣的需求並不少。“今年最多的時候,我們一天要做60多單的小籠外賣。曾經來過的外地食客也打來電話,問可不可以快遞。”於是,不到一個月,一款小籠包“外賣神器”落地。

  這“外賣神器”神在包裝盒和操作步驟。包裝盒塑膠制,像一個雙層小蒸籠。小籠包蒸到7分熟,放進盒子冷凍,通過冷鏈送到食客家。食客只需在盒子下層裝滿水,在微波爐加熱6分鐘就能吃到原汁原味的小籠。

  陳愛根很得意,他説這是自己琢磨出來的,琢磨了好幾年。“原本是為了以後發展壯大準備的,沒想到疫情讓它提前派上了用場。”過去幾個月,通過微信平臺,南翔老街長興樓的小籠最遠賣到了青海、內蒙古。“一位內蒙古顧客,從我這裡買去的小籠總價已近2000元,我們還因此成為朋友。”

  “沒有政府的幫助,我的‘外賣神器’不會這麼快面世,營業情況恐怕也不能恢復得這麼快。”陳愛根説。疫情初期,國家就出臺了餐飲行業免征增值稅的優惠政策,上海制定了支援全市12萬個體工商戶的特殊政策,嘉定區稅務局多次電話告知陳愛根優惠政策細則,提醒他及時申請。南翔老街物業方也響應上海國企為中小租戶免租政策,免去陳愛根店裏兩個月房租。

  “最困難的時候,政策雪中送炭,讓我有了閒錢投産‘外賣神器’,還能給自己和員工們買消毒、防護用品。”陳愛根算了算,今年1至7月份,長興樓共獲得各類減免6萬多元。

  以增值稅減免為例,平均到每個月也就1000多元,不過有些高檔餐廳一頓飯的收入。但陳愛根認為,對個體工商戶來説,“小錢”不小。“個體戶規模有限,特殊時期,每塊錢都不容易賺。”

  忙忙碌碌中,眨眼就到了飯點。長興樓前的外賣檔口又開始慢慢排起長隊,陳愛根熟悉的場景又回來了。“個體戶雖小,但我的心不小,我希望能把南翔小籠這門有品質的手工技藝一直傳承下去,這是機器替代不了的。希望能夠讓國內外更多食客品嘗到小籠的味道。”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