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 代表委員建言推進“五個中心”建設和“四大功能”落實

2020-01-15

  2020年,上海要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基本框架,基本建成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中心。

  上海建設“四個中心”的定位,最早是在2001年國務院批復“上海城市總體規劃”時得以明確的。上海總體規劃以“國際化”為重點發展方向,通過與世界經濟的對接,上海實現了人口、貨物、資本、資訊的大幅增長。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提出“向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進軍”的要求,此後“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上升為國家戰略。

  “回顧這近20年來上海走過的路,我們都深有感觸。”在上海兩會會場裏,許多代表委員感嘆,上海“五個中心”建設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這是黨中央高瞻遠矚,領導國家開展經濟建設的典型案例,需要認真總結經驗,推進未來發展。

  站在新的起點上,與會代表委員更進一步提出,未來“五個中心”建設,要圍繞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和科技創新策源功能,進一步提升要素市場國際化水準,提升參與全球競爭能力。

  金融中心仍將是核心功能

  “上海要強化全球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高端産業引領、開放樞紐門戶四大功能,其中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功能放在四大功能之首,充分體現了上海作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和超大城市,代表國家參與全球化和國際經濟競爭的核心功能。”市政協委員、太平人壽保險公司蘇州分公司副總經理堯金仁説。

  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是指在全球化與資訊化背景下所具有的,在全球範圍內吸納、凝聚、配置和激活經濟社會發展所需的資本、産業、技術、人才、資訊等戰略資源和生産要素的能力。

  在堯金仁委員看來,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反映了在全球範圍內進行資源配置、推動要素自由流動的規模、品質和效率,體現了一座“全球城市”發展的全球化、創新性、高端化以及開放性等重要特徵和趨勢,形成了全球性資源和生産要素的配置功能和在全球重要的生産要素上更加顯著的定價權,以及在全球化配置方面具有重要的競爭力和影響力。

  全球資源配置,金融是關鍵一環。市政協委員、民建市委副主委汪勝洋説,金融是一個可以突破全盤的關鍵。對標國際,倫敦、紐約、東京三座城市經過漫長的産業積澱和聚焦發展,最終奠定了自身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成為了現代意義上的全球城市。金融服務業作為全球城市重要推動元素,在聚集國際資源、推動要素流動、釋放國際影響力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金融中心仍將是最重要的全球城市核心功能。

  “對標國際成熟市場,上海的金融市場功能仍存在較大提升空間,表現在市場定價權和話語權不足,整體對外開放程度仍顯不足。”堯金仁認為,下一步上海金融市場發展的關鍵領域無疑就是要堅持國際化導向,在對外開放過程中逐步解決金融市場的結構性問題,培育與重塑內生性動力,為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持續不斷注入新的動能,提升全球要素流動及其配置能級,讓金融要素市場更發達、更活躍。

  市人大代表、上海國際港務集團戰略研究部總經理丁嵩冰談到航運中心建設,上海港集裝箱吞吐量連續10年世界第一,物流樞紐地位已經形成;洋山深水港區也已確立了東北亞國際樞紐的地位。“從規模的角度看,上海已經完成了航運中心的建設,但在船舶註冊、登記、交易及相關法律等航運服務方面,還尚未達到與規模相對應的層次。”丁嵩冰説,“未來,上海應該在這方面下功夫,在政策制度方面實現突破,以達成更為充分的便利化。”

  創新突破實現“彎道超車”

  “對全球資源配置的控制力代表了城市的基礎實力,是城市當前的規模能級、整體實力、國際地位、輻射能力的綜合體現;而城市的創新活力則代表了城市的發展動力,是決定城市未來興衰的關鍵因素。”汪勝洋委員説,推進科創中心建設,以及科技與金融的結合,將使上海具有實現“彎道超車”的可能。

  市人大代表、上海融孚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呂琰認為,上海將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和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很好地結合在了一起。“這點在科創板上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他説,科創板給了科技創新企業持續的激勵與鼓勵,也為證券法的修訂與註冊制的全面實施提供了實踐經驗。“上海先行先試,既是創新者,也是經驗提供者。”

  呂琰還建議在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對標英國、新加坡、瑞士等國,探索金融監管“沙盒機制”。監管沙盒能讓金融科技企業在一個較為寬容的監管環境下小範圍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産品、服務、商業模式和行銷方式,而監管機構也可以試驗針對金融創新的監管方式。呂琰説,其中最關鍵的還是儘快出臺相關法規條例,為創新主體提供法律保障。

  對於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設,民盟市委進一步建議,舉辦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全球金融科技峰會,打造上海金融科技品牌,研究實施覆蓋各類金融科技企業的財稅扶持等政策,尤其是要依託上證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的機遇,優先支援從事金融科技前沿、底層及關鍵技術研發的企業上市。

  市人大代表、聯合利華中國集團中國區稅務副總監姚鍵説,為建設經濟中心,上海出臺了不少政策措施,“尤其在自貿區與臨港新片區,一些政策的試點非常成功”。在上海自貿區,對非特殊用途化粧品進口由審批改為備案,這是全國首次試點。“它加速了産品進口速度,讓其能很快進入中國市場。而原來的審批,需要好幾個月,流程很長。”姚鍵説,試點非常成功,並推廣至全國,展現出上海在政策制度創新方面優越的管理能力、管理水準。

  對標國際領先的城市,姚健認為,上海還需實現更多創新與突破。比如快消品、日化産品領域,個性化定制需求越來越多。這些産品迎合了消費者需求,卻在備案檢驗環節受制于現行法規。“在歐洲、南韓等地,已有配套法規、政策應對這類情況。而在我國,這個領域基本還是空白。”她説,“應對這些新情況,上海應當先行先試,在相關政策法規上做出突破。”

  加快國際人才高地建設

  不少代表委員建議,全面推進“五個中心”建設,上海需要打造更具吸引力的人才發展環境。

  數據顯示,上海繼續高水準創新人才集聚力度,截至去年11月底,累計核發《外國人工作許可證》逾18萬份;其中,外國高端人才(A類)3.2萬餘份,佔比約18%,引進外國人才數量和品質均保持全國第一。

  汪勝洋委員從科創中心建設説起,他認為上海的人才政策需要在全球視野下進一步探索前行,在人才定義、人才考核標準、人才評價體系等方面借鑒國際經驗,發揮市場的作用。“科創中心的關鍵是要發揮企業的主體地位,人才尤其是企業人才應該由市場來評價。”汪勝洋説,從長遠角度看,要注重培養創新意識,促進創新的可持續性,將上海打造成創新的人才高地。

  民盟市委在關於加快金融科技中心建設的提案中也建議,上海需要加大對金融科技高端人才和複合人才的引進和培養,加強人才隊伍規劃和引進。鼓勵金融機構圍繞金融科技發展戰略規劃,制定金融科技人才和團隊建設規劃。

  “人工智慧是未來科技爭奪的重中之重,其覆蓋的産業之廣、對人類社會影響之深、對大國競爭重要性程度之高無可比擬。”市政協委員、上海國金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俊説,她以人工智慧為例,“當今前沿科技創新都是依靠小微企業、市場化人才在不斷創新創業過程中,摸爬滾打中發展起來的,寬容小微企業、寬容失敗、寬容市場化人才是最基本的環境條件,一味要求高大上、國際化、高科技、高起點,本身就會扼殺這種創新的苗子。”

  王俊説,上海應該聚焦重點人才,精準施策,形成有針對性的扶助人工智慧科技和産業的人才支援政策。研究制定針對性強、精準度高的多層次人才引進計劃,圍繞境內、境外高端人才、稀缺人才、關鍵人才等分別制定辦法,建立優質人才庫。同時,聚焦産業生態,大膽鬆綁,為各類企業競相發展營造環境。“要建立大小企業一視同仁、更加重視小企業,各類人才一視同仁、更加重視創業人才,各類技術一視同仁、更加重視最新技術的寬容發展的氛圍,促進形成良好的産業發展、配套的生態體系。”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