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辛靈中學一群年輕班主任用每天的陪伴和付出走近需要慰藉的心

2019-12-03

  7時20分,莊是豐和過去11年的每個工作日一樣,準時來到辛靈中學的食堂,和他的學生圍坐在一起吃早飯。“牙刷了嗎?衣服洗了嗎?澡洗了嗎?”這是莊老師這些年來不變的開場白。雖絮絮叨叨,卻滿是“老父親”式的關愛。

  上海市辛靈中學是以初中階段行為失范、心理偏常學生為主體教育對象的一所專門學校。剛進校時,這些孩子大多在心理上迷茫過,三年後離開時,他們載著溫暖開啟人生新路,因為這裡的每個孩子都有關愛自己的“小爸爸”和“小媽媽”。

  傳授正確三觀

  週五放學,小黃緊蹙眉頭,拖拖拉拉跟在隊伍最後面。問他為什麼不開心,他説:“我不想回去,回去沒人給我做飯,也沒有人管我。”

  學校做過一個背景調查:這裡約1/3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很多孩子是單親家庭,和爺爺奶奶生活的也不少。“有一次學校開家長會,最後來的家長好不容易才‘湊’滿一個會議室。”辛靈中學副校長黃權説,“在我們學校,‘家校共育’中的家庭教育是缺失的,而學生行為偏差,根源恰恰在於父母從小的教育。”

  缺失的父愛母愛從哪找回來?辛靈中學只有5位班主任,這5位年輕的班主任都是“既當老師又當父母”,從進校開始教孩子洗衣服、督促他們刷牙洗臉開始,到換季幫他們一起曬被子換床褥,幾乎形影不離。但對於這5位“爸爸媽媽”而言,除了教會他們生活技能外,最重要的是讓他們在畢業時“明理、自律”,成為一個三觀正、可自食其力、對社會有用的人。

  讓孩子站C位給他們更多關注

  “雙11”那天,初二的小潘攔住王菲菲老師的路,問她:“菲菲老師,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王菲菲故意輕描淡寫:“雙11唄。”小潘有些失望,轉身走了。但當他轉了一圈回到教室,突然發現菲菲老師已經在那裏,手上還多了蛋糕和他最愛的炸雞和可樂。生日歌響起,全班同學在老師的帶領下笑著祝他生日快樂。這個有些叛逆的孩子,感動得哭了。

  記得住每個孩子的生日,是辛靈中學班主任的基本功。“其實,這些孩子調皮惹事就是因為他們缺少被關注,所以拼命刷‘存在感’。”王菲菲説,“我們儘量創造一些機會,讓他們站‘C位’當主角。當他們感受到關注的目光,就會有一份溫暖在心頭。”

  初二班主任黨彥的班上有個孩子,平時跟著80多歲的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喜歡用各種違紀行為來“冒泡”。小學時,班裏的同學都躲著他。黨彥卻反其道而行之,把這個調皮的孩子安排在最中心的位子,上課經常提問,班級活動也請他一起參與。慢慢地,這個孩子不那麼愛“冒泡”了,今年期中考試,物理還考了全年級第一。

  黨彥説,這裡很多孩子的家庭教育簡單粗暴,家長和孩子間的溝通少。“只有讓孩子敞開心扉,我們才能對症下藥,”剛剛畢業的黨彥是個90後,在這群孩子中間,早已是個經驗老到的“小爸爸”。

  牢記老校長囑託繼續特殊事業

  初三班主任黃仁麟不久前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以前的學生小王,如今已是一位咖啡師。那天,小王不僅給黃老師帶來了醇香的咖啡,還描繪了自己未來的藍圖:開一家咖啡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黃仁麟很欣慰,因為他帶新班時,和孩子們説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不能做一個‘手心向上’的人。”很多在辛靈中學讀書的孩子,對未來幾乎沒有明確的目標。“我們希望孩子走出校門時可以自食其力,但他們需要一個引路人。”黃仁麟説,“熊孩子”身上其實都有閃光點。

  在辛靈中學,年輕的班主任們都經歷過從被拒絕到被接納的過程。這一路上,每個班主任都有自己的技巧:有的會常備水果,有空就給孩子們削個蘋果、剝個香蕉;有的放學後會和孩子們一起打籃球,然後變成“死黨”;還有的等到夜深人靜時會與孩子單獨“聊天”,走近一顆顆需要慰藉的心。

  從被邊緣化的“皮大王”,到畢業走出校門時彬彬有禮的年輕人,在辛靈中學,每年都上演著樸實無華而感人至深的故事。這些故事背後,是這些“小爸爸”“小媽媽”們每天的陪伴和付出。“一個都不放棄”“人人都會成功”,這是辛靈中學老校長、全國教書育人楷模謝小雙的理念。如今,謝校長退休了,這兩句話依舊刻在辛靈中學的墻壁上,成為年輕教師的座右銘,激勵這群不一樣的育人者繼續這份特殊事業。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