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網食品藥品安全頻道-要聞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首頁

要聞

視頻

政策發佈與解讀

基層動態

風險交流

科普線上

專題

要聞
首頁 >> 要聞
曝光臺|237批次假冒化粧品被通告!小微企業産品為何屢屢被假冒?
2020年05月22日 13:52 來源:中國食品藥品網

  4月20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關於停止銷售44批次假冒化粧品的通告(2020年第29號)》(以下簡稱《通告》)。《通告》顯示,標示名稱為威蒂雅水元素‧絢彩亮麗染膏等的23批次染發類産品,以及標示名稱為景紅達燙髮液(熱敷型)等的18批次燙髮類産品,共44批次化粧品為假冒産品。

  自2月1日至4月20日,國家藥監局共發佈了4次關於假冒化粧品的通告。經梳理髮現,這4次通告共涉及237批次假冒化粧品。值得注意的是,在這237批次中,産品被假冒的居然多為小微企業。

  品牌企業的産品被假冒並不罕見。那麼,在化粧品領域,為何小微企業産品也頻頻被假冒?

  小微企業成為假冒“重災區”

  在237批次假冒化粧品中,共涉及150家企業。

  其中,標示為廣州市浩鑫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生産的浩鑫染髮膏(霜)、浩鑫燙髮液等18批次燙染類産品被假冒,在237批次假冒化粧品中,廣州市浩鑫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産品被假冒批次最多。

  此外,廣州市景紅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有10批次産品被假冒;廣州市漢邦化粧品有限公司生産有8批次産品被假冒;廣州偉長利化粧品有限公司有7批次産品被假冒;廣州市鑫姿化粧品有限公司有6批次被假冒。

  “企查查”網站顯示,廣州市浩鑫精細化工有限公司、廣州市漢邦化粧品有限公司、廣州偉長利化粧品有限公司,上述企業都是註冊資本50萬的小微企業。

  那麼,這些企業對於産品被假冒作何反應?

  記者聯繫到涉及的部分企業,然而,當這些企業聽到“《中國醫藥報》記者”採訪電話時,不約而同地採取了回避甚至拒絕的態度,有的表示不方便透露相關資訊,有的則是直接挂斷了電話,並沒有進一步澄清事實。

  各種理由多重交織

  “我個人認為,小微企業化粧品被假冒原因主要有幾點:一是即使是小微企業的産品,只要市場反響稍好,假冒者會使用更便宜的原材料進行以此獲利;二是假冒小微企業生産的化粧品容易規避監管,隱蔽性更強,違法風險較小;三是品牌企業普遍專設打假部門,打假力度較大,而小微企業打假意識差、能力低;四是燙髮染發類産品的品牌集中度低,市場中被消費者認知的知名品牌較少;五是消費者選擇此類産品的安全意識與能力不高,讓假冒者有機可乘。”浙江省保健品化粧品行業協會會長張艷這樣認為。

  但記者也發現,這些聲稱被假冒的企業,自身也確實存在産品抽檢不合格的情況。

  記者查詢中國健康傳媒集團食品藥品輿情監測系統發現,僅今年,標示為廣州市浩鑫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生産的産品就因抽檢不合格,于2020年2月14日被廣東省藥監局點名通報;標示為廣州市景紅達精細化工有限公司生産的産品于2020年2月21日、3月17日、4月20日三次出現在國家藥監局發佈的不合格化粧品通告中;標示為廣州市漢邦化粧品有限公司生産的産品于2020年2月14日、3月17日、3月27日分別被廣東省藥監局、國家藥監局、南京市市場監管局檢出不合格。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認為,不排除部分假冒産品就是自稱被假冒的企業所生産的這種可能。由於燙染類産品屬於特殊用途化粧品需經監管部門註冊審批,當企業生産不同配方的産品時,都需要申請新的生産註冊批文,而小微企業本身缺少提前研發的能力,當季生産的産品不能趕上市場潮流。因此,一些不願意錯過商機的企業,冒險不申請批文就擅自按新配方生産,並直接套用原有配方産品的外包裝及産品説明書等。近幾年,國家藥監部門主要抽檢的不合格産品一半以上是燙染類産品,在監管部門核查這些不合格産品的生産企業時,企業無法提供相對應的生産批文記錄,因此聲稱自己生産的産品被假冒。

  廣東省化粧品監督管理處處長郭昌茂認為,對於企業自稱被假冒這種情況的出現,監管部門也在核查工作中進一步加大了甄別力度,積極尋找企業違法生産證據,一旦查實,堅決依法予以嚴懲。

  合規守法是基本要求

  小微企業該如何避免此種情況出現?

  張艷認為,首先應從生産企業抓起,行業協會應加強行業自律,對中小微企業加強合規培訓,企業切實履行其應有的市場主體責任,把好産品品質關,雙方共同努力;還要對消費者進行化粧品安全知識科普,提高消費者安全意識。對於被假冒的企業而言,張艷表示,企業在成長過程中需做好知識産權的保護;注重樹立品牌意識,使消費者對品牌具有一定的認知度。

  對於企業每生産不同配方的産品,都需要重新申請新的生産註冊批文這一情況,郭昌茂認為,為了廣大消費者的安全起見,産品註冊審批是一個必要的程式,企業守法是基本要求,趕不上市場變化就應提升自身的研發能力,而不是打法律的“擦邊球”。

  郭昌茂告訴記者,近年來,以不合格産品生産企業為線索進行監督抽查並在核查後進行通告,是監管部門採取的一種有效手段,在切實保護消費者健康利益的同時,對化粧品經營者提出了停止銷售配合監管部門打擊違法行為的要求,也積極引導社會公眾共同參與監督,最大程度地擠壓非法産品和非法企業的生存空間,促進市場秩序不斷規範。

  在他看來,對於被通告的假冒産品及有關生産企業,後續還應繼續關注。對於品質問題頻出、聲稱産品被假冒的企業,監管部門要加強日常監管,如發現企業確有違法行為,要依法嚴厲查處。

  此外,消費者在選購化粧品時,要擦亮自己的眼睛,儘量選擇知名品牌生産的化粧品進行購買,建立安全意識“防火牆”。

風采人物
上海2019年“安全用藥月”
2019上海市食品安全宣傳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