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網食品藥品安全頻道-寶山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首頁

要聞

視頻

政策發佈與解讀

基層動態

風險交流

科普線上

專題

寶山
首頁 >> 基層動態 >> 寶山
這家醫學診斷的“隱形冠軍”企業最近風頭很勁,背後是寶山“店小二”們的默默付出
2019年09月18日 10:41 來源:上觀新聞

  在剛結束不久的2019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可謂明星雲集。有一個項目或許並不十分搶眼,卻在醫療診斷方面極具意義——商湯科技聯合來自寶山區的上海衡道醫學病理診斷中心(以下簡稱:衡道病理),發佈了前者研發的SenseCare智慧診療平臺在病理AI輔助診斷方面的成果及落地應用案例。

  據介紹,該病理AI輔助診斷主攻消化道腫瘤,做到了腸鏡活檢病理良惡性分類準確度超過98%,結合醫生診斷惡性病例可達到0漏檢。目前,該平臺已在衡道病理落地使用。

  衡道醫學病理診斷中心於2018年1月投入使用,是國內第一個、也是目前最大的第三方專業病理診斷中心。它並不直接服務於患者,卻站在公立和民營醫院背後,每天實實在在地為從手術、活檢、穿刺所取得的寶貴樣本提供精準、高效、權威的醫學診斷。自這家機構投入運營以來,樣本數實現單月最高翻16.13倍,2019年全年將接近7萬例,這相當於一個大型三甲醫院病理科的工作量。衡道病理首年營業收入即破千萬,預計2021年將突破億元關口,並有望成為獨立病理診斷服務專業領域的行業獨角獸。

  從引入這家機構,到培育孵化、牽線搭橋的背後,是寶山區從區領導到各部門“店小二”們不懈的努力。

  核準“出生”搶得先機

  衡道病理的聯合創始人朱大為、張洋都曾因為多年從事商業醫療保險工作,而對醫療服務,尤其是大病理賠有著深入的理解。不約而同,他們發現了一個比兒科困境還大的醫院科室——病理科。

  相比大城市,在基層醫療機構,病理科是一個十分孤獨的科室。有時候,一名醫生和一名技師就構成了這個科室。部分醫生甚至不一定具備病理診斷資質,或者臨時由醫護人員轉崗而來。按照專家説法,如果沒有5-10萬張各病種切片量的積累和10年左右的工作經驗,病理醫生的臨床經驗很難支撐起一個病理科的診斷需求。但基層醫院的樣本量十分有限,有的一年不過千例,這幾乎完全制約了基層醫療機構病理醫生的職業能力成長。

  然而,病理診斷卻是公認的疾病診斷“金標準”,是指導臨床治療和預後評估最可靠的依據,腫瘤的定性、分期、分型以及各類靶向或免疫治療用藥是否適合或有效,預後的評估等,都需要專業的病理醫生向臨床和患者給出一錘定音的回答。一直以來,病理科在中國的發展都十分不樂觀。由於培養週期長、工作風險大、勞動報酬低,年輕醫學生不願進入病理專業。按照相關統計,當前全國有執照的病理醫生約1.7萬人,缺口近10萬人。病理資源嚴重不足,分佈嚴重不均,優秀病理醫生多集中在大城市的大型三甲醫院,中國8400余家基層醫療機構病理人才極度匱乏。

  朱大為和團隊曾經考察了江蘇、安徽、江西、浙江等省的400余家基層醫院,發現病理科嚴重缺人、缺技術、缺規範的問題已不容忽視。他們分析,雖然相比檢驗、影像而言,病理“總量少、單價低、風險高”,但恰恰大家都不願意做、不屑于做、做得不夠好的領域,才有第三方機構的生存和發展機會。

  隨著醫改的深入推進,基層病理的提升箭在弦上。他們徵求了上海市衛生主管部門和業內專家的意見,獲得的無一例外都是支援,但大家認為這事並不好幹。彼時,國家尚未提出第三方病理診斷中心的概念,既有的第三方病理診斷服務皆依託于傳統的醫學檢驗所開展。

  當時企業註冊時,只能按“醫學檢驗所”來申請,但各個區名額基本已滿。在和寶山區衛健委的接觸中,其提出的“專注病理診斷、聚焦基層賦能”的思路得到了主管負責人的肯定,給了企業很大的信心,便決心在寶山落地生根。2016年底,寶山區衛健委在接到衡道病理的申請之後,及時向區政府主管領導、市衛健委溝通協調,在充分評估衡道病理遞交的建設規劃和申請方案後,寶山區于2016年4月率先給予了前置審批的同意批復,隨後,市衛健委給予核準批復,在2016年11月國家出臺《病理診斷中心基本標準和管理規範》之前,就核準了衡道病理的“出生”,可謂既創新擔當,又科學精準。這一步,恰恰為衡道病理的戰略發展搶得了先機。

衡道病理實驗室裏的日常工作

  順利幫助“落地”服務

  當國家鼓勵設置獨立第三方病理診斷中心後,資本紛紛佈局,醫療機構也漸有尋求合作之意,第三方病理診斷中心成為行業新熱點。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6月,全國各類區域病理診斷中心(含公立醫院平臺)已達到226家。然而,相比醫學檢驗、血透、消毒供應等,病理診斷技術含量和資質門檻更高,更依賴專業人員、技術平臺、質控體系。

  2018年1月,佔地2500平方米、覆蓋全病理、為醫療機構提供全流程病理診斷服務的專業化機構“衡道醫學病理診斷中心”在寶山城市工業園區投入使用。園區一年補貼其租金60多萬元,幫助其了解並申報市、區各類扶持資金,並對接醫療圈資源。

  成立之後,衡道病理逐步形成了三個梯次、覆蓋13個亞專科的病理診斷與醫技人才的完善架構:自有的全職醫技團隊已達到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規模,吸引33位國內頂尖病理專家前來多點執業,同時簽約20多位一線會診專家。

  有了牌照之後,如何落地服務也是關鍵。目前,衡道病理共建合作的醫院達50家,開展會診合作的近200余家,這些合作醫院多為區縣級基層二級醫院。

  在寶山區政府的支援下,衡道病理開始展開了與上海本地醫院合作。2018年底,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寶山分院揭牌,仁濟醫院腎內科血透中心和消化科胃腸鏡中心也同步落戶分院。通過公開招投標,衡道病理成為該院的病理診斷服務提供商。

衡道病理與仁濟醫院寶山分院合作中的送樣環節

  仁濟醫院寶山分院將全部的病理診斷服務交由衡道病理開展,這在最大程度上解決了該院病理醫生人手與診斷力量不足的問題,有力支撐了寶山區優質的臨床診療服務。據了解,雙方合作開展以來運轉良好,月送檢樣本量將達到數千例,並開展了病理診斷中具有相當技術難度的術中快速冰凍診斷,有力地保障各類日常手術的順利開展。

  目前,衡道病理紮根華東,合作的醫療機構輻射華北和西部等地的醫療機構,通過“技術賦能、質控對標、共建共管、能力內化”的方式,依託醫院病理科建設區域病理診斷中心,以此作為區域醫共體或醫聯體的病理核心診斷和能力輻射機構。

  牽線醫療精準扶貧

  在位於寶山城市工業園區的衡道醫學病理診斷中心,記者走進其“後臺”看了個究竟——

  當合作醫院將手術樣本、各類穿刺活檢樣本、疑難會診樣本等通過專業物流快速送達衡道病理的核心實驗室之後,穿著白大褂的工作人員按照一道道程式,忙碌地通過各類病理技術手段對樣本進行妥善處理,再由病理醫生團隊進行診斷,在此過程中,IHC、FISH、分子檢測等各種技術手段都可能被陸續使用,其目的是為了幫助病理醫生作出精準診斷,最終,診斷報告即時回傳到合作醫院的資訊系統上。

  病理學已經進入數字病理時代,第三方病理診斷中心普遍開展遠端會診服務,數字病理系統成為標配。通過全玻片數字掃描技術形成數字化切片,醫生通過電腦顯示器進行閱片,完成對傳統顯微鏡閱片形式的升級同時,可開展基於網際網路的病理遠端會診和冰凍切片遠端診斷。衡道病理設立遠端術中冰凍專職團隊,年均閱片會診量超過3000例,並快速出具權威術中冰凍病理診斷報告。

  伴隨數字病理而來的是人工智慧。同影像一樣,“閱片”也是病理診斷中極具技術難度的環節。“人工智慧判別、輔助診斷是發展趨勢,一旦經過驗證投入臨床,可以有效緩解基層人力短缺、標準不統一的問題。”朱大為表示,衡道病理聯合商湯科技開發的消化道腫瘤人工智慧輔助診斷系統,目前正由上海知名三甲醫院牽頭開展多中心驗證,為基層醫療機構提供病理全流程的技術賦能,確保每一位患者得到均質化的、代表國內頂尖水準的病理診斷服務,可有力保障“分級診療”的落地。

  在寶山區的極力引薦下,衡道病理利用基於網際網路的智慧遠端病理診斷服務,已經輻射到寶山區對口援建的新疆喀什地區,有效覆蓋該地區葉城縣的75萬群眾,全面展開醫療精準扶貧,併為實現“大病不出縣”的醫改政策目標提供了支撐。就在不久前,寶山對口援疆醫療隊隊長嚴英,在為當地患者做甲狀腺腫瘤手術時,正是利用了衡道病理提供的智慧遠端病理診斷服務,確保了手術的成功。

  用智慧遠端病理診斷為援疆服務

  記者了解到,寶山城市工業園區目前已有包括衡道病理在內的30余家生命健康企業,2018年産出強度達到800萬元/畝,畝産稅收超過100萬元。未來,園區將進一步整合吸納創新資源,形成規模和集聚效應,建立與高校院所、醫療機構、服務機構之間的合作聯繫,打造生命健康産業品牌。寶山區也即將出臺《寶山區生物醫藥産業發展三年行動方案》,制定《寶山區支援生物醫藥與生命健康産業發展若干政策(試行)》,促進寶山區生物醫藥産業高品質發展。

風采人物
2019上海市食品安全宣傳周
上海市2019化粧品安全科普宣傳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