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人在上海 >> 正文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瑞穗銀行(中國)董事長岡豐樹:見證中國金融業改革開放

2018年10月16日 10:08
來源:東方網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40年眾志成城、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大潮激蕩,中國人民書寫了發展的壯麗史詩。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傳奇成就,開放是前提條件,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也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40年間,一大批國際友人與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中國打開國門的艱辛歷程。即日起,東方網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推出“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系列報道,40位見證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外籍友人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顧改革開放初期改革者們的創新與激情、責任與擔當,分享他們眼中的40年中國奇跡,對於未來共贏發展的期許。

 

 

 

 

    時值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金融領域頻頻向外推進。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發表了題為《開放共創繁榮創新引領未來》的主旨演講,並向世界鄭重宣佈了擴大包括金融業對外開放在內的若干重大舉措。

    “我本人也參加了今年4月的博鰲亞洲論壇。關於中國提出的‘放寬或取消外資在銀行、證券領域的出資比例的限制,批准外資成立資産管理公司’等金融業的擴大開放政策,我覺得從長遠來看這些政策很具魅力,非常受歡迎。”

    在接受東方網“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專題採訪的時候,日本瑞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執行官、瑞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岡豐樹這樣説。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瑞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岡豐樹接受東方網採訪

    瑞穗:第一批獲得人民幣業務牌照的外資銀行

    上海在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方面一直走在全國前列。作為在華外資銀行的代表之一、日本瑞穗銀行自1981年進入中國以來,見證、參與了上海金融業的成長和開放。

    1981年進入中國的時候,瑞穗銀行還不叫瑞穗銀行,準確地説是日本興業銀行。作為第一批獲准的外資銀行,日本興業銀行1981年和1982年相繼在北京和上海成立了辦事處。2000年,瑞穗控股公司成立,下轄第一勸業銀行、富士銀行和日本興業銀行3家銀行,瑞穗金融集團正式啟動。

    1986年便進入日本興業銀行如今擔任日本瑞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執行官、瑞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的岡豐樹親歷了瑞穗“變身”前後的兩個時期。從岡豐樹的敘述中,我們能感受到,無論是“三大前身銀行”時期,還是“瑞穗銀行”時期,每一次里程碑式的發展都與上海這座城市的成長息息相關。

    眾多里程碑中,最讓岡豐樹印象深刻的1997年瑞穗銀行前身之一的日本興業銀行作為首批外資銀行獲得人民幣業務牌照的事。

    當時的在華外資銀行業務範圍很有限,只能從事外幣業務。岡豐樹形象地稱外幣和人民幣如車之兩輪,也就是説想要在中國順利展開事業、加快發展必須取得經營人民幣業務的資質,否則只能如獨輪車一樣停滯不前。90年代隨著我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外資銀行進入我國的步伐越來越快。當外資銀行經營人民幣業務的試點方案一經公佈,在華的外資銀行都鉚足了勁希望獲得第一張人民幣業務牌照。

    距離日本興業銀行獲得人民幣業務牌照的3年前,也就是1994年,岡豐樹才初來上海,剛剛開始在日本興業銀行的上海分行工作。和如今不同,那時常駐上海的日本人不到2000人,分行員工也只有20多個人。雖然岡豐樹曾在北京語言大學留學過一年,但進入到上海這個全新的環境中不免又要費一番功夫。他説,當時買東西、看病,還有遇到麻煩事的時候中文還不是很熟練的日本員工和他們的家屬們常常要依靠中國本地員工的幫忙。一方面,他忙著適應在上海的生活,另一方面,從1994年開始到1996年底的三年間,全公司都在全力以赴爭取人民幣業務經營資質,每天都處在繁忙的籌備工作中。

    根據當時發佈的《上海浦東外資金融機構經營人民幣業務試點暫行管理辦法》,對申請經營人民幣業務的外資金融機構要求非常高:必須在中國開業3年以上,無違法或不良記錄,且在提出申請前連續兩年盈利;在申請前一年,外國銀行分行境內外匯貸款月末平均餘額在1.5億美元以上……而且當時對外資金融機構開放人民幣業務才剛剛開始起步,審核相當嚴格,岡豐樹他們必須全力以赴。

    他清楚地記得1996年的最後一天,日本興業銀行作為第一家外資銀行被批准經營人民幣業務,當時時任上海市副市長的趙啟正正式對外公佈了這一消息。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1995年日本興業銀行行長黒澤洋與當時兼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朱鎔基副總理會談

    搬家:落戶浦東陸家嘴

    1997年3月,對銀行和岡豐樹個人來説,都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重要的時間節點。岡豐樹的長子在那個月出生了。而同月23日本興業銀行上海分行從虹橋的國際貿易中心遷至了浦東的陸家嘴;24日,日本興業銀行人民幣業務開業剪綵儀式正式舉行。

    “剪綵儀式那天,浦東新區、人民銀行的代表,還有人民日報、解放日報、新華社等媒體都來了。那時的場景我至今記憶猶新。”説起這件事岡豐樹仿佛依舊充滿了當年的喜悅和激動。

    而在這場喜悅和激動的背後,是1990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決策開發浦東、1992年確立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戰略目標的大背景。當時,上海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大都市的功能定位為經濟、金融、貿易和航運四個中心,浦東則承擔起了以金融服務為主的區域功能。浦東“陸家嘴金融貿易區”是全國唯一一個以“金融”命名的開發區,也成為了中國金融對外開放的重要舞臺。

    在此之後,才有了1997年,中國人民銀行先後批准落戶浦東的日本興業銀行、花旗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等9家外資銀行的上海分行,依據《上海浦東外資金融機構經營人民幣業務試點暫行管理辦法》,率先進行經營人民幣業務的試點的事。

    岡豐樹説,其實早在1995年,瑞穗銀行前身之一的富士銀行在浦東幾乎看不到一幢像樣的辦公大樓的情況下,就很看好浦東的發展前景,毅然決定在浦東開設分行,是首家入駐浦東新區的外資銀行。時任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上海市副市長的趙啟正先生稱讚此舉為“一馬當先”。如此算來,説瑞穗銀行早在1995年就已經落戶浦東了。

    2007年,瑞穗成為了第一批獲准在華註冊法人銀行的外資銀行,繼續將瑞穗中國的總部設在浦東陸家嘴。

    熊貓債:又又又一個“第一”

    從1994年開始,岡豐樹先後六次赴香港和中國大陸工作,2014年岡豐樹第三次來到上海並工作至今。1994年到2014年這20年間,瑞穗銀行取得了“首批在華註冊法人銀行的外資銀行之一”“首批取得中國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對日元直接交易做市商資格的銀行之一”等多個“第一”。

    而這一次,岡豐樹也有幸親眼見證了另一個“第一”:2017年12月22日,瑞穗銀行宣佈,獲得了中國人民銀行批准將在中國境內發行以人民幣計值的債券,即“熊貓債”。距離1997年獲得經營人民幣業務資格也是整整20年。

    今年7月10日,為貫徹落實國家進一步擴大開放重大舉措,加快建立開放型經濟新體制,上海制定了“上海擴大開放100條”行動方案。其中第四部分“推進更高層次的金融市場開放”提到要“進一步豐富銀行間外匯市場的境外參與主體,增加銀行間債券市場國際投資者數量,擴大熊貓債規模。”可見瑞穗銀行再一次走在了中國金融業開放的前端。

    我們不禁疑惑,為何瑞穗銀行在中國可以取得那麼多個“第一”?

    岡豐樹説道:“取得第一併不是件簡單的事。我覺得有這樣幾個原因,首先我覺得我們可以自信地説,在過去改革開放的40年中瑞穗銀行始終紮根中國、為中國社會作出了許多貢獻,比如在中國各地支援各類基礎設施的建設,其中包括上海國際貿易中心、虹橋喜來登上海太平洋大飯店、上海日航飯店等眾多項目,這是我們被‘認可’的原因之一。其次,我們有遍佈世界的客戶基礎,不僅僅有日本的,還有中國的、歐美的的客戶。如果給予我們‘第一’的資格的話,一些方案可以很快推廣出去。最後瑞穗銀行的信用評級很高,過去曾獲得了標準普爾和穆迪的最高評級,還獲得了當時的大藏省(編者注:當時日本中央政府機構,2000年後被重編為今天的財務省和金融廳)等政府相關部門的信任。”他的言語中不乏自豪之情。

    從首批在中國開展銀行業務的外資銀行,到首批獲得人民幣業務牌照的外資銀行,再到如今的“熊貓債”,不管哪個項目,瑞穗銀行“力爭第一”,這和凡事“力爭先行先試”的上海性格不謀而合。這也使得瑞穗銀行在這近40年來和上海這座城市一起,始終處在中國金融業改革開放的前沿。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岡豐樹對改革開放再出發的寄語:日中友好、人心所向、既往開來、共創雙贏

    今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向世界鄭重宣佈了擴大包括金融業對外開放在內的若干重大舉措,對此岡豐樹表示:“金融改革開放是一個很大的課題。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的關鍵之年,安倍總理也計劃于10月訪華。我們瑞穗希望可以做出超越企業框架的一些貢獻。對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戰略,瑞穗將積極幫助中國企業客戶走出去、支援中日企業間的業務合作。同時,自己作為在中國的日本商會副會長,也會更加積極推進中日經濟交流,希望今年對中日雙方而言都是有意義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