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人在上海 >> 正文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美國夫子”顧力行:與中國跨文化交際學科一起成長

2018年10月15日 09:58
來源:東方網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40年眾志成城、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大潮激蕩,中國人民書寫了發展的壯麗史詩。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傳奇成就,開放是前提條件,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也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40年間,一大批國際友人與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中國打開國門的艱辛歷程。即日起,東方網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推出“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系列報道,40位見證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外籍友人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顧改革開放初期改革者們的創新與激情、責任與擔當,分享他們眼中的40年中國奇跡,對於未來共贏發展的期許。

 

 

 

    年少時的他,從煙花包裝紙上第一次了解到中國;青年時,他與同樣來自異國他鄉的妻子定情廈門大學;年過而立,他選擇紮根上海,面向國際,用跨文化交際的話語,讓中國了解世界,向世界介紹中國。

    他是來自美國的顧力行(Steve J. Kulich)教授,上外跨文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從事跨文化價值觀與身份認同研究。在校內一間簡易的圖書室,記者見到了顧力行教授。也就是在這裡,他為全球的慕課(MOOC)學員線上講授“跨文化交際”課程,解讀中國文化身份、價值觀與傳播方式。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上外跨文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顧力行

    身心歸處,便是故鄉

    1981年夏,已經在台灣東海大學執教兩年的顧力行首次踏上中國大陸的土地,為期兩周的旅行以在上海停留的三日結束。遍佈的工廠、忙碌的工人、滿大街“叮鈴鈴”的自行車、擠滿人的公交、街邊的萬寶路廣告牌、時髦的進口摩托車、清一色的中山裝中逐漸有些色彩鮮艷的服裝……這是他對上海最初的記憶。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接受東方網記者採訪

    顧力行認為,上世紀80年代的上海在改革開放初期,變化並不大,上海發展真正步入快車道是在鄧小平南方談話之後。一座座高樓和高架橋拔地而起,燒煤廠逐漸搬離市區,房産開發方興未艾……他看到了浦江之畔“一座曼哈頓的崛起”。也就是在那時,1993年,顧力行帶著他的德國妻子和兩個女兒定居上海,一待就是25年。他説:“當時上海發展開始起步,我感覺我們也是這個變革的一分子,並可以為此做些什麼。”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和妻子早期合照。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上海的國際化環境也是顧力行選擇上海的原因之一。當時上海已經有不少中德合資、合作企業(如大眾、西門子、漢高等),大量德國家庭居住於此,這對顧力行的德國妻子和兩個女兒來説,是最好不過的生活環境。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一家。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1993年開始,擁有跨文化交際碩士學位的顧力行在上外出國留學培訓部(OTC)任教,為準備出國留學的學者和從事跨國商務的企業員工提供培訓。與此同時,他來中國工作還有一個願望,就是在中國和世界跨文化研究學者之間搭建起一架連接彼此的橋梁。

    這是因為幾年前,他在寫論文時發現中國關於跨文化交際的文獻很少,也不夠深入,他能找到的參考書僅5本。而早在1970年的美國,跨文化交際學就在人類學、心理學、教育學和傳播學比較研究的基礎上誕生,成為一門研究領域。到90年代,發展已經相當成熟。日本、德國、法國等國家的跨文化交際學也發展迅猛。遺憾的是,在東西方文化比較方面,很多文獻都是拿日本和美國進行對比分析。中國與世界對彼此認知的匱乏可見一斑。

    讓顧力行感到欣慰的是,從80年代後期,北外、上外、哈工大、北大、福建師範大學等高校先後開設了跨文化交際課程。1995年,中國第一屆跨文化交際學術會議在哈工大召開並成立了中國跨文化交際學會。1997年,顧力行前往北外參加第二屆研討會,從此中國跨文化交際學會便成為他的“學術家園”。這裡有來自外語界、對外漢語界、傳播學界、語言學界、翻譯學界和心理學界的學者、教授、科研人員,從不同研究角度分享有關跨文化研究的理論探索與實踐創新成果。顧力行提議編撰《跨文化研究》(Intercultural Research)論叢,邀請中外學者發表跨文化話題的學術研究論文。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在上外的圖書室裏,堆滿了跨文化研究的文獻和教材

    學會建立的校際聯繫網路,也方便了各高校跨文化學者之間的交流。2003年,中國跨文化交際學會上海分會正式成立。在顧力行看來,相較于其他城市,上海在跨文化交際方面有獨特的優勢:“上海高校雲集,與國際交流頻繁,而且上海歷來就是個國際化的都市。”除了每年的例行會議,上海分會還積極舉辦校際論文競賽,促進相互間的交流互動,為協作搭建平臺。

    我國的跨文化交際研究起步較晚,在研究領域和研究方法等方面與美國等國家有一定差距,但在這20多年的發展中也取得了一定成績:跨文化教育和研究得到更多關注和認可,從淺層教育走向深層發展,從英語教學中的跨文化交際能力培養、拓展到國際漢語教學中的跨文化交際能力培養。有越來越多重點大學(上外、北外、北大、武漢大學等)設立了跨文化研究的碩士點和博士點。進入21世紀,我國出版社相繼引進國外傳播學和跨文化交際學的權威經典著作,對跨文化交際學在我國的傳播和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顧力行滿臉幸福地説:“我很幸運,能與中國的跨文化交際學科一起成長。”

    發展學科,旨在育人

    談到自己的中文名,顧力行告訴記者,這個名字代表了他的人生目標:“顧,有顧問、照顧的含義;力行,意思是踐行上帝賜予我內心的力量。”這也是他在教育崗位上兢兢業業的寫照。

    在上外,顧力行首開跨文化交際學課程,2002年又創立跨文化交際研究方向,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見證了跨文化學科在上外的成長。十餘年間,已培養了300名跨文化方向研究生,他們都是深諳中外溝通之道的有識之士。2005年初,他和上外張紅玲教授等人在共同發展跨文化教學研究時産生了一個共識,即建立一個能整合相關資源,加強該學科建設並更好地服務學校和學生的研究中心。在校方的支援下,上外跨文化研究中心(SII)于2006年9月成立。目前,中心團隊已有8名核心教學成員。跨文化交際是一門融合性學科,中心也吸引了其他學科領域的人才和學術力量,與英語學院、傳播學院、國際工商管理學院以及上外MBA-無國界全球管理者項目建立了合作關係。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上外跨文化研究中心揭牌儀式。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擔任中心執行主任的顧力行,深感責任重大。鍾愛教學的他坦言,自己更擅長鼓勵他人做科研:“發展學科,旨在育人。這是我們跨文化研究中心的宗旨。從事跨文化教學、培訓和研究,可以讓人認識到不同文化間存在的差異,通過對比、衝突再到適應的過程,得以獲得成長。這就是我們所説的跨文化能力、國際意識、世界公民。所以我想,在這方面,我能為中心竭儘自己所能。”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參與主編的《中國跨文化傳播研究年刊》(2017)。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上外跨文化研究中心成立早期,顧力行與研究團隊成員合照。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同時,顧力行也很感激,上外的教學生涯為他提供了豐富的研究素材。1993至2002年,他在出國留學培訓部的教學工作讓他有機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中國人,對中國人的價值觀有系統化和本土化的研究。“我做了很多問卷調查,收集到大量的調查數據。每天在課堂上和學員交流,都讓我有新的收穫。”

    “近水樓臺先得月”,與中國這份獨特的聯繫,也讓顧力行在參加各種國際性會議時,能夠提出眾多關於中國的新思想、新見解,向世界展示一個嶄新的中國。當時許多國際學者對中國的研究大多還是基於舊時的教科書,或者僅限于儒家思想、刻板印象,他們對現代化的中國、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和人際關係知之甚少。“因此,這份工作為我從事價值觀、身份認同、社會交際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最佳的平臺。”

    2017年,顧力行當選國際跨文化研究學會(IAIR)新一屆會長,任期六年。他笑著説,自己現在還在學習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會長。令他同樣激動的是,明年恰逢上外建校70週年,也是中國建國70週年,IAIR雙年會將在上外舉辦,向世界介紹今日中國。“我們將邀請更多中國高端學者和研究員,與來自德國、法國、南非、迦納、挪威等國家的成員互學互鑒,如今有很多國家都在開展跨文化研究,借此機會,我們可以連接起整個世界。這也和中國的全球化願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十分契合。”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在美國紐約參加2017年IAIR會議。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這位美國教授説,跨文化交際可以真正實現各國間的對話:“不僅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也讓世界通過第一手經驗了解中國。”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于2007年和2011年分別獲得上海市白玉蘭紀念獎和榮譽獎;2011年,被中國跨文化交際研究學會授予“特殊貢獻獎”。本圖由受訪者提供

    身為一名人文學者,顧力行更關注人類內心的建設,也更相信人心相通的力量。他表示,如今中國在世界舞臺上的地位日益凸顯,在進出口、PPP(購買力平價)等諸多方面已經領先世界,“中國應該發揮這些優勢,通過‘一帶一路’,真正實現給予、交流、合作,並將這種精神延續下去”。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顧力行寄語中國改革開放再出發:感謝改革開放40年讓我們來到了中國,我衷心希望,未來的政策、實踐、目標和期望不僅可以推動人們在全球各地進行投資、做出貢獻並産生積極影響,同時也可以加深我們對自身文化以及對彼此的欣賞、理解和包容,增強合作,以促進相互交流、共同成長,加強人際關係,獲得心靈上的滿足——真正構建人與人、群體與群體、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