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人在上海 >> 正文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谷村新司:用音樂的紐帶連結亞洲

2018年10月9日 11:22
來源:東方網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40年眾志成城、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大潮激蕩,中國人民書寫了發展的壯麗史詩。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傳奇成就,開放是前提條件,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也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40年間,一大批國際友人與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中國打開國門的艱辛歷程。即日起,東方網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推出“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系列報道,40位見證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外籍友人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顧改革開放初期改革者們的創新與激情、責任與擔當,分享他們眼中的40年中國奇跡,對於未來共贏發展的期許。

 

 

 

    “啊……星光引路,風之語輕輕聽。帶著熱情,我要找理想,理想是和平……”音樂聲響起,當谷村新司用並不太熟練的中文唱起了這首國人再熟悉不過的《星》時,台下爆發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9月21日,69歲的谷村新司帶著他的新專輯《38年的星》,時隔一年再次登上了上海的舞臺。對於他,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日本國寶級音樂家,鄧麗君、譚咏麟、張國榮多首名曲的原作者,上海音樂學院的教授,亦是中日友好的使者。

WDCM上傳圖片

谷村新司2018年上海演唱會現場

    38年後“星”光依舊

    這次演唱會,谷村新司從自己1980年開始創作的歌曲中精心挑選了曲目重新編曲,在2個多小時的時間裏演唱了包括《星》《花》《故鄉》在內的21首歌曲。

    開場《星》的旋律響起,谷村剛一開口就引起全場齊聲合唱。後半段,當他用中文開始演唱時,台下瞬間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值得一提的是,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歌曲也是《星》,兩種語言的《星》遙相呼應,引全場千人大合唱,蔚為壯觀。谷村新司深情地説,自己還會再唱20年,歌迷們回應:“那我們還會再來看您20年演唱會。”

    谷村新司1981年第一次來到中國,自那以後,每一次來中國開演唱會,他都會唱這首歌。《星》被鄧麗君、關正傑等多位中國歌手翻唱過,對於國人來説,那熟悉的旋律是一種共同的記憶。而這首歌曲本身也同中國有著深厚的聯繫。

WDCM上傳圖片

谷村新司2018年上海演唱會現場

    《星》的日文原名叫《昂》,昂星團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團之一。谷村新司小時候一閉上眼睛,眼前總會看到這樣一幅光景:一個一望無際的草原,遠處山峰連綿,滿天都是星星,涼涼的風在吹。他並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只是覺得那風景所在之處就是他前世的故鄉。那可能是中國北方的某地,一個他嚮往的地方。以此為靈感,谷村新司創作了《星》,歌詞意境悠遠開闊,仿佛早已窺見了宇宙的深邃和生命的奧秘。1980年寫下這首歌的時候,谷村新司只有32歲。

    38年過去了,當他再次唱響這首歌時,雖然聲音已經不再年輕,但這首歌卻像一瓶頗具年份的美酒,依然芳香醇厚。他也還是臺上最亮的那顆“星”,依然讓全場的觀眾如癡如醉。

    第一次上海演唱會之後和毛阿敏成為了好友

    他第一次來上海是在1994年。那年10月,由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每日放送、上海東方電視臺共同主辦的“紀念上海?大阪友好城市締結20週年亞洲歌星匯演音樂會”在上海舉行。演唱會當天晚上,萬體館燈火輝煌,來自5個國家和地區的6位著名歌星同臺獻演。

    谷村新司回憶,那次演唱會規模很大,現場的觀眾很多,大約有五六千人。來自亞洲不同國家的歌手們齊聚上海,用各自的語言演唱,他代表日本和千葉美加一起用日語演唱。還有來自南韓的趙容粥和印度尼西亞的海蒂。而中國歌手方面,是上海出身的毛阿敏和來自香港的林憶蓮。“自那次演唱會之後,我和毛阿敏成為了好友,我們的這段友誼已經保持了很久很久。”

    “當時,大家剛聽到外文的歌曲時,可能會無法馬上投入。雖然語言不通,但歌手帶來的熱情和氛圍能讓觀眾們的心逐漸産生共鳴,最終演唱會在炙熱的氛圍中落下了帷幕。”谷村新司説:“現在在上海開演唱會就和過去有很大不同,台下有許多歌迷能用日文跟著我一起合唱,這讓我非常高興和感動。”

WDCM上傳圖片

1994年亞洲音樂會演出預告

    亞洲音樂會始於1988年,1994年在上海舉行時已經是第7屆。谷村新司不僅僅只是演唱者之一,他還是這個音樂會的發起人。

    説起舉辦亞洲音樂會的契機,谷村新司告訴了記者這樣一個故事。1981年他第一次登上中國的舞臺。在北京的演唱會結束後有一個歡送晚宴。活動中,一位負責翻譯工作的學生歌迷問他:日本作為亞洲一員,為何在外交上往往把亞洲其他國家置於身後?這一尖銳的提問讓他感觸很深。“的確是這樣,那時候的日本只是一味地學習著美國的文化和制度。”谷村新司説,自那以後他將目光投向了亞洲,也深感促進亞洲各國友好交流是自己的一份職責。於是他同日本民間最早開播的廣播電視公司“每日放送”社長齋藤守慶攜手,共同提出以音樂為紐帶,促進亞洲各地人民相互理解和交流。亞洲音樂會應運而生。

    上海就像我的第二個故鄉

    “我第一次來上海時,對這裡的人們的印像是,大家充滿能量和力量,每個人都精氣神十足。從那時開始我就喜歡上了上海的人們,同上海結下了不解之緣。”正如谷村新司所説,他和上海還有許多説不完的故事。

WDCM上傳圖片

谷村新司在上海音樂學院授課

    2004年3月,谷村新司受上海音樂學院邀請,出任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工程系常任教授兼中日音樂文化研究中心顧問。在2004年到2008年的5年裏,谷村新司每個月要來上海一次,一次要待上一個星期。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上一個半小時的課。面對面地與中國年輕人交流,努力把很難以言傳的音樂教授給中國的學生。

    谷村新司表示,雖然作為歌手活躍了很多年,但他從沒有做大學老師的經歷。他還記得當時上海音樂學院的楊立青院長在邀請他時説:中國的音樂學校的教學方向大多以古典為主,學生們在技術和理論方面都非常優秀。然而,自己譜曲作詞,上臺表演,這些內容只有谷村先生能教。

    谷村新司剛開始也沒有授課的經驗,他第一個班上大約有50名學生。第一堂課時,他讓自己寫過歌詞的人舉手,結果只有兩名學生舉手。於是,他首先讓大家把自己的心情與感受寫下來。就這樣,他開始了在上海的教學生涯。谷村新司認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和閃光點,在授課的過程中如何引導學生,發揮出他們自己的個性是最重要的。

    谷村新司記得,在上海教書時,學生們都非常熱情,認真努力地對待每天的課程。有的時候在週五晚上,結束了一週課程的他會和大家一起出去吃飯,喝酒聊天。“那真是一段愉快的時光。從開演唱會到當老師,這些年我在上海交了許多朋友。對我來説,上海就像我的第二個故鄉,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鄧小平站起來為我們打拍子

    1981年是谷村新司同中國展開交往的原點。那一年,谷村新司第一次踏上中國的舞臺,在北京工人體育館,與中國歌手們共同參加了《Hand in Hand北京》的演唱會。他還記得,演唱會的時候,鄧小平坐在中間觀看。“我們走到鄧小平面前,唱著充滿節奏感的歌曲,鄧小平第一個站起來,跟著節奏為我們拍手打拍子。然後當時在場的一萬名觀眾全都站了起來。”那一瞬間,他深切感受到,不論來自哪個國家,大家對音樂的感受都是相通的,音樂是沒有國界的。

    1981年距中國全面實行的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僅僅過去三年,但整個社會已經煥然一新。越來越多像谷村新司這樣的外國人歌手能來中國開演唱會,這是文化領域的重要改變之一。

    谷村新司認為,鄧小平提出的改革開放實施之後,人們開始可以自由地接觸、了解國外的文化。就流行音樂領域而言,來自世界各國的歌手們開始進入中國,開演唱會。雖然許多中國的年輕人聽不懂這些外文歌曲的意思,但這些風格迥異的音樂衝擊著他們的心靈,也啟發著他們創作的靈感。在開放的大環境下,中國的流行音樂也因此獲得了長足的發展。

WDCM上傳圖片

谷村新司寄語改革開放再出發

    谷村新司感嘆,“同樣受惠于開放之策,中日兩國的人們打破了過往的堅冰,可以一起暢談交流,喝酒吃飯。通過各種交流活動,最終成為朋友。在這些時代的機遇下,兩國又開始了交往,之後結下了深深的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