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人在上海 >> 正文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華師大二附中外教Bryan:在加拿大小鎮我從未經歷中國這樣的變化

2018年9月28日 10:54
來源:東方網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40年眾志成城、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大潮激蕩,中國人民書寫了發展的壯麗史詩。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傳奇成就,開放是前提條件,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也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40年間,一大批國際友人與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中國打開國門的艱辛歷程。即日起,東方網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推出“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系列報道,40位見證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外籍友人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顧改革開放初期改革者們的創新與激情、責任與擔當,分享他們眼中的40年中國奇跡,對於未來共贏發展的期許。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華東師範大學附屬第二中學(以下簡稱“華師大二附中”)國際部外教Bryan Keith Fordham接受東方網採訪

    為體驗中國文化來到中國

    Bryan出生於加拿大新不倫瑞克省美麗的海濱小鎮聖安德魯斯,2009年第一次來到中國。在此之前他在美國做電腦編程員做了十年,內心一直想要換個新的國家嘗試一些新鮮事物的他最終選擇了離職。由於喜歡中國語言,又熱愛教學,他將求職目標鎖定在中國,委託一家仲介機構找到了位於鄭州的黃河科技大學的教師職位。

    問及為何最初沒有選擇來上海,而是鄭州這樣的三線城市,他的回答很特別:“因為上海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生活著很多外國人,我知道自己的性格很容易用英語跟周圍的外國朋友交流,這樣就沒有機會鍛鍊自己的中文水準。”

    Bryan把自己的英語語言優勢作為進入中國學校的敲門磚——給電腦科學專業的大學生上英語口語課,他介紹説,“那時候外國人來中國教英語口語是很容易的,中國需要很多英語口語老師,很多地方都對提高學生的英語水準感興趣”。不過數學與科學專業出身的他更癡迷于理科的教學,於是三年後來到鄭州中學教數學。在鄭州生活了四年,Bryan又想嘗試一個新的城市,於是2014年來到上海。

    正如他了解到的那樣,初到上海的Bryan就感受到了這個城市的國際化程度。在這裡,他並沒有感受到如十年前剛到鄭州的時候感受到的“獨特”。

    在華師大二附中國際部工作更讓他如魚得水。這所學校創建於1958年,是上海唯一一所直屬於國家教育部的全國重點中學,以高品質的教學聞名海內外。國際部創建於1999年,是經上海市政府批准設立、招收12—18周歲的外籍學生及港澳臺人員子女進行初中、高中學歷教育的5所公辦國際部之一。

    在中國,華師大二附中是基礎教育改革創新的代名詞。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學校就深入開展全方位教育教學改革,在高中試辦全國理科班和上海理科班,進行科學教育與人文教育相統一的教育模式的實驗研究。世紀之交在全國首創“首席教師制”,逐步構建了“六個百分百”素質教育育人模式。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華師大二附中國際部外教團隊合影

    這裡同樣是上海教育開放的一張名片。不僅生源構成國際化——目前在校國際學生約400人,教師隊伍、學校課程和學生活動都國際化。從80年代起,學校就借助聯合國教科文的師資提升計劃派出多批骨幹教師赴美英日等國進行學歷深造和長期考察,學習國際教育的先進經驗。

    課程方面,80年代就試點開設電腦選修課,英語組率先使用《新概念英語2》英語教材;90年代數學組選用了美國加州理工教授項武義主編的高中數學教材;21世紀初物理組研究試點過德國高中教材,近年英語組又引入了《康橋英語》課程。近年來更致力於課程的中西融合,國際部創建了中西合璧的境外班課程體系;2014年獲批的國際課程班則試點開設了10多門美國AP課程,努力探索中國大學先修課程與AP的融合,同時在高中數理化等課程領域進行了中美課程的融合實踐。

    學生活動方面,針對海外學生,以中文教育和中華文化課程為主線,以姐妹學校為抓手積極推動師生互訪以實現國際文化交流。針對校內本土學生,鼓勵參加各類國際成熟且有廣泛影響的賽事,如國際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intel國際科學與工程大賽、伊朗國際數學邀請賽、美國高中生數學建模競賽等。

    感悟中國改革開放

    像Bryan這樣的外國人能夠進入中國教育行業,正是中國教育行業過去幾十年經歷巨大發展的一個縮影。以1977年結束“文化大革命”、重新恢復全國統一高考制度為起點,中國當代教育的發展、改革歷經了40年。1978年7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科委主任的方毅和來訪的美國科技代表團舉行會談。經過多輪磋商,兩國決定互派留學生。在這場會談後,一個時代的序幕拉開——中國教育從自力更生走向了合作共贏。

    40年融合交流文明互鑒,中國教育不僅“走出去”,同時也“引進來”。不但派駐留學生,也試著讓中國的教育機構和國外的教育機構聯合辦學,讓國外包括人才、設備、理念等的優質教育資源走進來。以華師大二附中為例,近年來大力引進外籍教師、海歸教師及有海外研學經歷的新教師,國際化的師資比例超過20%。

    Bryan很滿意自己的學校有著中國一流的國際教育品質。他介紹説自己在學校裏教授科學及AP微積分,重在培養學生的批判性思維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國際部的學生來自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截至目前國際部已培養近500個國際生,90%的學生就讀國內外知名大學。針對國際學生不同的教育背景和學習目標,國際部因材施教,採取因人而異的課表,同時,對國際學生加強漢語言教學、中華文化教育,培養學生對多元文化的理解和包容。

    説起學校的交流項目,他更是讚不絕口,“每年都有全世界的交換生來我校學習。我覺得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讓學生在自己國家之外體驗另一個國家是什麼樣的。如果我碰到加拿大學生,我肯定會推薦他們感興趣的東西,讓他們有機會見識別的國家尤其是中國是什麼樣的。中國是非常大的一個國家,非常有影響力的國家,能感受中國是什麼樣的非常棒。不只是在新聞上聽説,而是有機會遇見當地人、跟當地人聊天,看看他們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華師大二附中來自義大利的交換生合影

    説起自己近十年在中國的生活,他靦腆地表示幾乎主要在學校裏教課,兩點一線。不過,從他的上海籍妻子口中,他了解了中國以及上海過去幾十年裏發生的變化。“上海自改革開放以來變化確實很大,比如説如今的上海地鐵很發達,去哪都很方便。另外上海的高樓建築也很多,上海的變化在於有些地方不僅保留了過去老上海的傳統石庫門房子,更有現代化的大樓。總的來講上海也已與國際接軌,無論購物出行都與過去不一樣了,我很喜歡上海。”

    這種變化對比他自己的家鄉就更明顯,“我來自加拿大一個小鎮聖安德魯斯,鎮上只有1800人。我的家鄉160年來沒什麼變化,還是相同的街道、相同的建築。上海經歷的發展,是我在加拿大家鄉未曾經歷過的。所以我清楚地意識到,上海、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經歷了多大的變化”。

    喜歡探索的Bryan總喜歡在假期去各個地方旅遊,他稱讚中國交通如今發展得十分便捷,“從一個加拿大人的角度來看,生活在中國的一個好處就是去哪旅行都很容易。在加拿大,想旅遊必須有一輛汽車,要是走得遠點,還得坐飛機。但在中國,坐火車就可以很容易去旅行”。

    對於自己在上海的生活,他平靜的語調中流露出滿意,“我非常喜歡上海,我在這裡已經待了五年多。現在我也不打算離開了,我在這裡結婚了,很快就會有個孩子。我在上海的生活非常好。上海提供了很多機遇,是個國際化的城市,我擁有一切,生活得很舒適”。

    最讓他佩服的還是中國科技的發展。他説華師大二附中就位於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他每天都能從這些科技公司旁經過,感受到一股濃烈的高科技氛圍,“上海為技術研究和進步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這一點讓我很感動”。

    早已融入中國、把這裡作為自己另一個故鄉的他真誠期待中國科技未來的發展,尤其是醫療保健方面的發展。“作為一名科學老師,我喜歡關注不同科學領域的新聞,尤其是中國在科學領域的新聞。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健康科學方面尤其是疾病治療的新聞報道愈加感興趣,”他特別提起基因編輯這一領域,稱讚中國在這方面領先全球,非常了不起,“我一直非常期待看到中國在CRISPR技術(基因編輯技術)方面能取得突破性成果。”他這樣説著,眼神裏寫滿了堅定。

WDCM上傳圖片

圖片説明:Bryan寄語中國改革開放,期待中國科技引領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