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語音閱讀器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國人在上海 >> 正文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費立鵬:想“做出些貢獻” 一留40餘年

2018年9月21日 14:10
來源:東方網  
 

WDCM上傳圖片

    編者按: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40年眾志成城、砥礪奮進,40年春風化雨、大潮激蕩,中國人民書寫了發展的壯麗史詩。4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傳奇成就,開放是前提條件,未來中國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也須在更加開放條件下進行。上海是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40年間,一大批國際友人與這座城市一起見證了中國打開國門的艱辛歷程。即日起,東方網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共同推出“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系列報道,40位見證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外籍友人將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顧改革開放初期改革者們的創新與激情、責任與擔當,分享他們眼中的40年中國奇跡,對於未來共贏發展的期許。

 

 

 

    幾張寫字桌倚墻而立,一排簡易書架上摞著相片和專業書。因為偶爾有蟑螂出沒,沙發底下還撒了一些蟑螂藥。就在這樣一個看似普通的辦公室裏,坐著一個會説流利中文的外國人。他的頭銜有很多: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危機干預研究室主任,美國埃默瑞大學精神衛生學與全球衛生學教授,世界衛生組織自殺預防研究與培訓合作中心主任……他就是費立鵬教授,來自加拿大。

WDCM上傳圖片

    機緣巧合來華,想“做出些貢獻”

    1976年,在同學的強烈建議下,原本並沒有來華計劃的費立鵬第一次踏足中國,在這裡的三周時間裏,他注意到,中國雖然貧窮,但公共衛生很受重視。“這種早期的基礎對後來整個國家的健康水準將有很大好處。在中國可以學到一些關於公共衛生體系的經驗,應用於其他的發展中國家,比如非洲的一些國家。”費立鵬教授説。

WDCM上傳圖片

    來中國學習了兩年之後,費立鵬教授改變了原本去非洲發展的計劃,並決定要留在中國,“因為我覺得在這裡我可以做出些貢獻”。由於擔心專業能力不足,費立鵬去了美國華盛頓大學做精神科住院醫師,在華盛頓大學期間,他完成了精神科的住院醫師培訓,獲得流行病學和人類學兩個碩士學位。1985年,畢業後的費立鵬再次回到了中國,此後,他便一直留在了這裡。

    幾十年來,費立鵬曾在湖南和北京做精神分裂症家庭方面的研究與工作,也曾以國際臨床流行病學發展中心國內代表身份在華建立臨床流行病學中心。2010年,費立鵬教授來到上海,開始了上海交大醫學院精神衛生中心的工作和研究。

WDCM上傳圖片

    親歷中國精神衛生事業發展

    説起中國這些年的變化,費立鵬教授感觸頗多。“1985年來到中國時,中國在精神衛生方面的研究並不受到重視和尊重,研究水準低,研究經費少也沒有相關課程。精神科是屬於神經科下的學科,一直到了1994年,精神科才成為獨立的學科。”費立鵬教授説。當時醫學院的畢業生都不願意去精神科,即使被分配去了精神科,也要想盡辦法轉到其他科,沒有人願意留下。“可以説,當時精神科是很不受到重視的。”

WDCM上傳圖片

    但近幾年,這樣的情況開始轉變。“我可以明顯感受到,2009年醫改以來,精神衛生問題開始受到關注。雖然在醫院裏,精神科的地位目前仍不能跟外科、內科相比,但差距在明顯縮小。現在自願成為精神科大夫的醫學生也越來越多了。”費立鵬教授表示。

    來到上海之後,費立鵬教授也感受到了中國不同地區精神衛生發展的差距。“作為中國最發達的城市之一,上海的精神衛生發展已經走在了中國最前列。在精神衛生方面,上海的管理力量集中,國際化程度高,人均精神科醫生數也比中國大部分地區要多。”而他目前的工作之一是幫助一些貧困地區建立精神衛生防控體系,將“上海經驗”傳輸到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