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星屋秀幸:決心用一生做中日交流的“使者”

2018-9-14 07:30:18

來源:東方網 作者:曹俊 選稿:牛強

  1950年,出生在日本唯一一個取名于中國的地方——岐阜縣;1972年,中日兩國恢復邦交正常化,也是他大學快要畢業時,想要選擇與中國有接觸的工作,進入了日本的綜合商社——三井物産;1979年,作為三井物産的第一批中國留學生,來到中國;1995年,作為三井物産上海總經理來上海赴任,此後兩度獲得白玉蘭獎;2014年,作為上海環球金融中心有限公司總經理再度回到上海,並在回國前獲得永久居留證。他,就是一個與中國有很深情緣的日本人——星屋秀幸。

圖片説明:星屋秀幸説明他的經歷

  北京留學期間確定了人生目標——中日交流

  1972年,當星屋秀幸從新聞上看到田中角榮訪華後,感到與中國親密交流的時代即將到來。在老師的建議下,專攻土木工程的他大學畢業後選擇了三井物産。1974年入社後,被安排在鋼鐵本部的日本國內部門工作,主要從事日本國內的鋼材銷售,並沒有去海外的機會。但1978年《中日和平條約》締結後,鄧小平訪日,在訪問新日本制鐵(以下簡稱“新日鐵”)的君津制鐵所後,希望新日鐵協助建設寶鋼,而三井物産是新日鐵的鋼鐵出口貿易夥伴。因此,三井物産需要培養一批懂中文的員工,於是,星屋秀幸便毫不猶豫地參與選拔,最終獲得該公司首批留學中國的機會。

  1979年9月8日,星屋秀幸乘坐日本航空JL781航班,行李箱裏帶著一本二手《毛主席語錄》、辭典、相機、收錄機和一些基本生活用品,踏上了中國的土地,來到北京語言學院留學一年,開始了他與中國的深厚情緣。

  抵達中國後,星屋秀幸看到中國首都機場的飛機很少,設施陳舊。去北京語言學院的道路都是農道,時不時會有羊群衝入。相對日本而言,食堂、廁所、浴室、房間較舊,感覺不太衛生。留學生中,非洲、中東、東歐、北韓等發展中國家的較多,於是對一年的留學生活深感不安。

圖片説明:星屋秀幸留學時期使用的外匯券(左)和外國人旅行證(右)

  大街上,幾乎沒有小汽車,只有無數的自行車和公交車。衣著也幾乎是中山裝,街上感覺灰濛濛的,只有抬頭看到著名的“北京秋天”的藍色天空,才有所慰藉。北京著名的王府井百貨,商品種類較少,且服務員毫無售貨熱情。此外,對食堂、公交車、百貨商店、賓館的從業人員,要喊“同志”;外國人購物需要用“外匯券”,食堂要用“糧票”;離開北京去外地旅遊需要公安局簽發的“國內旅行證”。計劃經濟時代的産物讓他有點不太適應。

  圖片説明:1979年,星屋秀幸(左二)在北京語言學院留學期間與中國同學合影,右一為徐靜波同學(現為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教授)

  但很快,他便投入了留學生活,努力適應,去各地旅遊,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並結交了很多好朋友。此外,他還向《人民日報》投稿,其題為《我的故鄉》的文章在他回國後不久得到刊登,據説是該報首次刊登外籍人士的投稿文章。

  1979年12月,日本首相大平正芳在北京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禮堂發表演講,“今後在(日本)全國範圍內,為助力中國經濟發展,將推進企業、市民、大學等進行廣泛的對中合作。即使在21世紀,日中兩國歷經很多磨難,但若站在20世紀中日友好交流的歷史上來看,是可以共同攜手度過的”。這些話語,令星屋秀幸頓時熱血沸騰,同時也確定了今後的人生目標——中日交流。可以説,大平首相在北京的演講,確定了星屋秀幸的人生方向。

  中日經濟交流新時代見證寶鋼發展與浦東開發

  一年留學生活結束後,星屋秀幸沒多久便被委派到天津,承擔三井物産天津事務所相關工作。1981年,作為天津事務所負責人的星屋秀幸非常關心寶鋼第一期工廠建設,他來到寶鋼一號高爐建設現場,被推進中日合作項目的中日工作人員洋溢的熱情所感染,確信中日交流的新時代即將到來。

  新日鐵協助寶鋼建廠後,他們已將先進的鋼鐵生産技術傳授給寶鋼,而鋼鐵流通環節需要日本綜合商社負責。因此,1990年某日,星屋秀幸突然接到三井物産經營管理層的特殊命令,命他促成構建與寶鋼的業務合作體系,向寶鋼提出與日本綜合商社的戰略合作方案。之後,他每月前往上海進行方案磋商,終於在1991年促成了三井物産與寶鋼的全面戰略合作,簽訂了《綜合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雙方將進行人才交流、開設市場經濟專門講座,促進貿易投資、幹部交流等。

  1995年,星屋秀幸再次被派往上海,擔任三井物産上海總經理。於是,他們舉家搬遷到上海,入住虹橋別墅。由於雇用了阿姨,妻子可以和日本友人一起購物、休閒。日本人學校虹橋分校離家也很近,孩子們可以就近讀書,學校也沒有欺淩現象。他們很快融入了上海的生活,成為了上海的粉絲。

  此次來到上海,讓星屋秀幸感到上海的生活方式已完全改變。地鐵1號線通車了,市內正在建設高速公路,很多現代高層公寓興起,商店街裏的商品也多種多樣,服務員也以微笑相迎了。服裝從中山裝的單一色系變得多姿多彩,漸漸形成了自己的時尚潮流。與東京的生活差異正在減少,他對上海的發展速度驚嘆不已。

圖片説明:1993年,中國鋼鐵市場經濟化專門講座——寶鋼鋼鐵生産知識研修班,中間為星屋秀幸

  這次赴任的首要任務是詳細説明鋼鐵業與汽車産業有機結合的日美模式,研究未來的“中國模式”。為此,他組織寶鋼、中國汽車生産廠商20人,用3周時間考察了日美等汽車公司、工廠、鋼材加工中心、研發中心等。中方對豐田的零庫存方式非常感興趣。在經歷多次交流後,寶鋼和三井物産決定,將位於中國的鋼材加工中心全部統一,作為合資公司經營。此外,他還促成了寶鋼與上海通用汽車的合作。

  他到任後不久,還來到浦東視察,因為在1994年,三井物産的合作夥伴森大廈在浦東新區簽約取得了土地,建造兩棟摩天大樓。當時的浦東滿是倉庫、工廠、農田,對要在10年間建設國際貿易金融城這一宏偉的計劃簡直不敢相信。且若將三井物産上海辦公室所在的浦西黃金地段的瑞金大廈搬遷到浦東陸家嘴的上海森茂國際大廈,上海的員工也持懷疑態度,並非常反對。再者,三井物産總部對浦東的前景也持懷疑態度。但是,森大廈是三井物産的資方,邀請他們早日入駐浦東辦公室。

圖片説明:1996年,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區長趙啟正會見星屋秀幸

  正在猶豫之時,1996年3月,星屋秀幸下定決心去見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區長趙啟正,他打消了星屋秀幸的顧慮,並表示:正巧下個月去東京出差,將代替星屋秀幸向三井物産高層領導解釋浦東開發前景以及上海經濟現狀。此後,公司內部對浦東開發的疑慮開始慢慢消除。起初,有一個本地女員工還哭著反對搬遷到浦東,但星屋秀幸對她説:“我作為日本人,這麼相信上海浦東開發,難道作為上海人不應該相信浦東開發嗎?”在數次説明後,她漸漸理解了三井物産上海的決定。最終,1996年6月20日,作為森大廈的第一家入駐企業,三井物産在上海花園飯店舉行了簽約儀式。當時,星屋秀幸心中默念:“既然今天已簽約,那一定要大力發展上海實業。這是作為上海總經理,對上海員工以及三井物産總部經營者的回報。”結果,正如原副市長趙啟正承諾的那樣,浦東的營商環境分階段得到改善,三井物産也在新大樓裏茁壯成長、擴大,收益大大增加,得到了總部的好評。在上海擔任總經理的8年間,三井物産始終處於盈利狀態。這説明搬遷到浦東是個正確的經營決策。


圖片説明:1996年,上海花園飯店,三井物産入駐上海森茂國際大廈簽約儀式

  2003年,他回到東京總部,在鋼鐵部門從事中國相關業務。由於協助森大廈的上海業務而與其結緣,于2008年到森大廈,擔任特別顧問。2014年,在64歲這一不再年輕的年紀,再次被派往上海,擔任森大廈(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環球金融中心有限公司總經理。很快,兩年多的任期順利結束。

  在2017年回國前,他接受了上海人民出版社的約稿,特意自費出版了《中國情緣——我的人生之旅》一書,以此回顧了自年輕時代至今與中國近40年的不解之緣。

  中日民間交流用一生進行的事業

  1998年的長江洪災捐贈、1999年向復旦大學贈送日本著名作家永井荷風的作品全集、2015年和2016年邀請森大廈援建的都江堰奎光小學的師生來上海參觀和旅遊、2015年擔任“熊貓杯”全日本青年徵文大賽評審委員,星屋秀幸始終活躍在中日交流的各個舞臺上。

圖片説明:2015年,星屋秀幸訪問奎光小學“森紀念圖書館”

  由於星屋秀幸在擔任三井物産上海總經理期間,為上海做出的重要貢獻,他兩度獲得上海市政府頒發的白玉蘭獎,分別是1999年的白玉蘭紀念獎和2003年的白玉蘭榮譽獎。而他自己創作的藏頭詩《駐滬抒懷》(每句詩的第一個字連起來是“三井物産星屋秀幸”),體現了他對上海的感情以及日中交流的期待。

  三年變樣大上海

  井然有序新浦東

  物資豐富靠貿易

  産業發達重流通

  星月同輝日中情

  屋宇獨高氣象宏

  秀女俊男齊努力

  幸福人生世紀隆

  為了加深白玉蘭獲獎者與上海的情緣,2014年,他提出成立“日本人上海白玉蘭會”,並得到了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的支援。該會每年在上海或者東京,組織白玉蘭獎獲得者聚會。至今,此項活動已舉辦了五年。

  2017年秋,上海市政府聯繫星屋秀幸,説要頒發永久居留證給他。他想想:“回國後出差也不會超過90天,是不是需要呢?”上海友協的友人給他提出建議:“不僅限出差,還希望多多為中日友好交流做貢獻。”於是,他下定決定:只要身體允許,努力用一生為中日民間交流服務。

  圖片説明:星屋秀幸寄語改革開放40週年:日中友好新時代;一帶一路有希望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訂40週年。在亞洲,中日關係非常重要。今後,中日關係也應該沿襲“互惠平等、謙虛交流”的宗旨。星屋秀幸希望年輕人加強交流,不僅在商務交流上,也希望能走訪各地,在文化、體育等多領域廣泛交流、加深友情。他相信中日交流有無限可能性。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