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耕耘中國法律業十三年的美國女律師

2018-8-10 07:35:54

來源:東方網 作者:鄭倩 曾瑋蕾 選稿:牛強

    愛笑又不失優雅、極具親和力、説一口標準的中文,是美國女律師胡梅(Meg Utterback)留給人最初的印象。胡梅早在八十年代初就來到中國留學,畢業回國多年後再次來到中國並從此紮根。到如今,這位外籍律師已經在中國的法律業耕耘了十餘年。

圖片説明:胡梅接受東方網採訪

  三十年前的緣分十三年見證中國法律發展

  七十年代末,中國開始逐步打開國門,1979年頒布了《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隨之而來的外國投資在中國的激增使胡梅敏銳地感覺到這將會是一個巨變的時代,她決心要去中國投身於這一領域的學習和研究。於是,1985年從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畢業後,胡梅來到中國人民大學開始了她兩年的法學研究生生活。

  “生活樸素”是胡梅對八十年代留學生活最深的記憶。她介紹説在學校裏飲食起居一切都很簡單,整個北京也是如此,物資稀缺,很少有汽車,人們出門都是騎自行車或者坐公交,北京城只有三環。“今天的物資十分豐盛,我可以隨時開著寶馬到任何一家餐館品嘗各國菜肴,想吃什麼都有。85年去飯店吃飯,總是這個也沒有,那個也沒有,只有番茄!”她笑著説,言語裏滿是感慨。

  1987年從人大畢業後胡梅回到了美國,2005年因就職的美國律所需要在中國上海開設代表處,胡梅有幸被委派到這裡擔任負責人。五年之後,她又做出了另一個重大的決定,加入一家中國律所---金杜律師事務所。“我從沒有想過中國發展如此之快,自己還能夠以一名外籍律師的身份在中國法律界如此成功。”胡梅真誠地説道。

  事實上,除了金杜律所合夥人,胡梅在中國法律界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兩名外籍調解員之一,在這裡她的工作主要是解決國際商事糾紛,積極服務於“一帶一路”建設。

  熱愛中國的胡梅一心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座橋梁”,在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道路上作領航者,幫助中國企業了解當地環境、解決文化差異帶來的不便。她聯繫自己在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的工作解釋説,“在中國律所工作,可以方便將我的國際視野與眾多國內合夥人對於中國公司文化的理解進行結合,從而更好的了解中國公司的想法,在中國公司國際化的道路上為其保駕護航。”

  事實上,胡梅自身的法律從業資質可謂豐富。她曾代表美國、歐洲以及中國的多家企業,在國際商會仲裁院、新加坡國際仲裁中心、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國際棉花協會和印度仲裁委員會等多家機構進行過仲裁,此外還代表客戶常年在美國法院進行建設工程和商業糾紛等不同類型的訴訟。

  説起在中國法律行業13年的從業經歷,她非常激動,“可以説,我見證了中國法律的發展,看到法律行業中不少令人欣喜的變化。今天,律師們更及時地參與案件,法律的規定也更為詳細。司法改革的不斷推進使得律師這一職業更具意義。”她連用三個“越來越”描述中國法律的發展,“過去13年,我看到中國法律體系越來越健全,律師越來越專業,人們對法律越來越信任。”

  她又補充説,“另外,老百姓的法律意識也在增強。十年前,客戶找律師打官司只要簽兩頁委託代理合同就可以了,現在除了簽合同,還會諮詢得更詳細,人們的維權意識增強了,希望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有了用法律保護自身權益的意識,這種情況十年前是沒有的。”

  正如胡梅所言,改革開放讓中國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僅是改革取得的成就令人矚目,更重要的是改革的速度,尤其是法律方面的創新讓人震撼。

  在開放帶來的國際經貿合作的背景下,諸如訴訟等具有國界限制的爭議解決手段已經不能滿足國際經濟合作爭端的解決,因此中國司法改革借鑒國際慣例,引入了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ADR)。2011年成立的中國大陸第一家獨立第三方商事調解組織---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就是中國最具標誌性的ADR機構。

  “中國的司法改革改善了中國法庭和法律的狀況,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的成立是一項偉大的舉措,讓企業找到一種快速有效的糾紛解決方式。”胡梅評價説。

  2013年11月,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又受邀入駐自貿區,同時經調解中心的邀請,來自英國、歐盟、新加坡等地的世界著名調解機構積極響應,共同參與組建了國際商事聯合調解庭,建立了一種全新的調節機制。“另外,在上海自貿區,中外律所可以互派律師開展跨境業務合作與聯營,像我這樣的外國律師能夠來中國學習法律、中國律師可以與外國同事共事、了解其他國家法律制度等等,這些都是中國法律行業的改革開放帶來的影響。”她難掩興奮地向記者介紹。

  不僅如此,調解中心還與多個國際著名調解組織包括香港國際仲裁中心、香港調解會、新加坡調解中心、歐盟國際仲裁中心(AIA)、英國有效爭議解決中心(CEDR)、巴塞爾商會仲裁與調解院、美國司法仲裁調解服務公司(JAMS)、世界知識産權組織(WIPO)及歐盟知識産權局(EUIPO)形成了良好的合作關係。

  圖片説明: 2016年3月21日,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SCMC)與美國司法仲裁調解服務有限公司(JAMS)于上海陸家嘴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

  胡梅特別列舉上海經貿商事調解中心與JAMS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一事説,“這一合作又反映了中國一直以來向西方學習借鑒的同時又保留自身獨特性的特質。這樣的戰略合作協議對雙方都有利。”

  迎接下一個40年機遇無窮

  作為處理中國“一帶一路”案件的調解員,親身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更加喚起胡梅的一份使命感。她曾表示自己最大的目標是幫助中國青年律師成長,很自豪曾擔任上海交通大學模擬法庭代表隊的教練和授課老師、親自指導並培訓金杜的年輕律師,用她樸實的話説就是“讓年輕一代的律師認識到這份職業的意義不只在於賺錢,工作不只是發發郵件、寫寫合同,而是要把莊嚴的責任感牢記心中,更多地想著發展中國的法律、為社會做貢獻。”

  對於當前中國深化改革開放,她激動地表示很高興看到在解決“一帶一路”爭端上法律的新發展。比如,2017年10月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施行了《國際投資爭端仲裁規則》,填補了我國國際投資仲裁領域仲裁規則的空白。據了解,由於多數“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法制並不完善,法律風險較高,發生國際投資爭端的可能性大,這一仲裁規則為中國投資者在境外投資提供了制度化保障,同時,對於外國投資者在中國投資提供值得信賴的投資爭端仲裁服務,為營造我國更加國際化、法治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邁出了堅實一步。

  再比如,在深圳和西安將分別設立第一、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受理當事人之間的一帶一路跨境商事糾紛案件。“中國有能力對國際投資爭端進行仲裁,我希望看到國方對中國仲裁製度有信心,更多的國際爭端在中國被仲裁。”胡梅殷切地表示。

  問及未來在中國法律行業的發展,她謙虛地説自己還在奮鬥的路上,“我們經歷了40年的改革開放,將會迎接下一個40年。未來是屬於青年的,我希望我能鼓勵青年律師投身於為社會做貢獻。”

  對於中國的變化之快,胡梅在談話中多次使用“難以置信”一詞。在她看來,中國充滿機遇,上海更像一座夢想之城,“在這裡沒有什麼是實現不了的。”

  她特別寫下“科技飛躍式發展”這句話,表達對中國繼續改革開放新征程的期望。“在我看來,中國將在人工智慧等高科技領域取得巨大的發展,因為中國匯聚了騰訊、阿裏這樣的高科技企業與許多高端人才,就像過去40年那樣,中國新科技的騰飛將再次顛覆人類的生活。”

  圖片説明:胡梅寄語中國改革開放“Technology Advancement Leaps”-祝福中國在技術領域取得飛躍性成就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