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改革開放40週年40人】嘉定紫藤園締造者藤本道生:用眼見證上海發展 用心結下友誼

2018-7-12 07:49:01

來源:東方網 作者:范易成 選稿:李佳敏

  近年來,上海每到春暖花開之時,嘉定紫藤園的紫藤花、顧村公園的櫻花都會在人們的微博和朋友圈裏刷屏。每年花期到來,一定遊客如織。嘉定紫藤園作為上海的賞花熱門景點,已然深入人心,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那些曼妙紫藤並非一朝一夕而成,在其背後有一段延綿近30年的故事。

嘉定紫藤園

  雖然天氣預報顯示會有傾盆大雨,但依然不能抵擋遊客們觀賞紫藤的熱情。紫藤架下人頭攢動,大家或靜靜欣賞或迫不及待地用相機留下眼前的美景,空氣中瀰漫著紫藤的幽香,令人心曠神怡。人群中一位西裝筆挺的白髮老者顯得有些與眾不同,腳步雖然略感蹣跚但背脊直挺,他望向紫藤的眼神深情,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他叫藤本道生,30多年來孜孜不倦地致力於中日友好事業,這座紫藤園正是他努力的結晶。

  受在上海經商長輩的影響結緣嘉定

  藤本道生1932年1月23日出生,名字出自於論語“本立而道生”,日本岡山縣人,曾連續24年擔任岡山縣和氣町町長。説起為何會投身於中日友好事業,藤本道生告訴記者:“在我的家鄉曾誕生了一位非常偉大的人物——和氣清麻呂,他是奈良、平安時代的著名政治家,曾幫助過當時的遣唐使最澄與空海兩位和尚前往中國學習先進的文化,對日本的發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到了平成時代,我覺得應該學習先祖開展國際交流,於是決定與中國進行交往。”

藤本道生接受記者採訪

  當時的和氣町政府欲在中國選一座城市開展長期交流,經日本日中友好協會與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的聯繫和推薦,時任和氣町町長的藤本先生訪問了嘉定、桂林、西安及北京等候選地,最終選擇了民風淳樸、交通便利的上海嘉定作為友好交往的對象。

  問及為何會選擇上海嘉定作為交往對象,藤本道生説:“我生活的村裏有一位歲數與我父親差不多的忘年之交,戰前他在上海經商,回到日本後一直很懷念在上海時的生活。和我一起喝酒時,一直講起自己在上海時的美好時光和在那的朋友們。受他的影響,很早之前,我就覺得上海非常親切,這可能是我最後選擇上海嘉定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希望上海的紫藤像華盛頓的櫻花那樣成為著名的友好象徵

  1987年11月,藤本道生首次訪問上海嘉定,受到了時任縣長的李寶林及嘉定人民的熱情接待,他也由此更加堅定了信心。1989年底,藤本道生再次訪問中國,並把在嘉定、上海訪問期間所見所聞如實地帶回日本國內,他憑藉在日本較高的政治地位和良好的社會聲譽積極宣傳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以及嶄新的氣象,讓日本人民了解了一個真實的中國,實實在在地助推了兩國關係的健康發展。

藤本道生漫步在紫藤園

  之後每年,藤本道生都會親自率團來訪嘉定,同期來訪的還有和氣町議會、政府的官員,農業、教育、醫療等各界人士組成的代表團,嘉定方面也頻繁組團前往和氣町交流訪問。隨著交往的不斷開展,1992年10月15日,兩地正式簽署了建立友好交流關係協議書。

  為了紀念兩地結好五週年,1997年3月19日,藤本道生先生將120余棵紫藤幼苗種在嘉定城南古城河畔,佔地1萬餘平方米的紫藤公園也隨之建立。從最初建園到如今發展成每天吸引成百上千遊客的熱門景點,“當初剛建立紫藤公園時完全沒有想到它會有現在這麼高的人氣”。

  説起選擇紫藤作為紀念物的原因,藤本道生告訴記者:“100多年前,日本議員帶著3000株櫻花樹苗去華盛頓,種植在在波多馬克河畔,如今那裏的櫻花已經成為世界名勝。當初我來到中國和上海嘉定開展友好交流,我一直在思考著有什麼能夠作為我們友誼的象徵。恰好我家鄉紀念和氣清麻呂的公園裏種有許多紫藤,華盛頓波多馬克河畔的櫻花已經成為日美友好的象徵,我想在未來如果紫藤也可以成為中日友好的象徵,那該是件多麼美妙的事情啊。於是我就有了在上海嘉定培育紫藤的想法。”

藤本道生在嘉定傳授紫藤嫁接、修剪的方法及要點

  幾乎每年,藤本道生都會來嘉定,主要是為紫藤修剪枝條,有時待上兩三天,有時甚至早上來晚上回,來去匆匆。藤本先生對記者説:“紫藤和櫻花不同,櫻花不用特別的打理每年也能開出美麗的花,而紫藤則需要長時間的管理。”去年年初,藤本道生來嘉定為紫藤整枝時,口述了紫藤嫁接、修剪的方法及要點。

  用眼見證上海發展 用心結下友誼

  距藤本道生1987年第一次來中國已經過去了31年,他總共來了上海近100次,用眼見證了上海的社會經濟發展,用心同中國人交朋友。

  “受惠于改革開放,上海發展速度驚人。30年前我抵達虹橋機場,機場的門一開就出去了,地方特別小。從機場到嘉定大約要1小時,路上行人和自行車擁擠混雜。5年後,南翔和嘉定之間就造起了中國第一條高速公路,大概20公里,去上海市內就快多了。當時很多地方都在修路造房子,但是沒有重型機械,全靠竹子做的腳手架和人工。後來年年大變樣,大概10年後施工現場就跟日本的幾乎一樣了。”

紫藤園內遊客如織

  説起上海的發展變化,藤本道生滔滔不絕,好像有説不完的話題。“30年來,好多破舊的房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的大樓;以前大家都騎自行車,現在路上都是汽車;新建的美術館和音樂廳氣派得不得了,地鐵可以直通市中心,紫藤園等公園也越來越多,公廁等的衛生環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藤本道生笑著對記者表示,人們生活幸福,教育水準和文化水準也大大提高了,這30年來上海的發展一天也説不完。

  採訪的最後,藤本道生説道:“我今年已經86歲了,將來我希望將骨灰一半埋在日本,一半撒在這裡的紫藤花下。因為上海是我的第二故鄉,我喜歡中國的朋友們。”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