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晶片行業的未來,明年進博將有張50強榜單告訴你
2019年11月9日 20:40來源:東方網作者:陳思眾選稿:劉旭彤

  東方網記者陳思眾11月9日報道:儘管是第一年在國展中心亮相,畢馬威作為參展商卻是有備而來,在展會結束倒數第二日,畢馬威(KPMG)在第二屆進博會宣佈啟動首次“芯科技”新銳企業評選,並於2020年底公佈50強榜單。

  畢馬威中國副主席龔偉禮説,第一屆榜單將聚焦于網際網路、人工智慧等領域的顛覆性技術,針對中國晶片領域內致力於推進通信終端及網路感知系統、數字處理及邏輯利用,以及將網際網路實體應用的高成長企業。


畢馬威首次在進博會亮相(攝/東方網記者陳思眾)

  在半導體行業中,産業鏈主要有晶片製造、晶片設計、封裝測試等環節,而中國從前扮演的角色曾處在核心産業鏈的中下游——在晶片領域,中國的研發常常落後於外國技術,只能模倣前人腳步,集中了國內大部分産業力量的封裝測試,卻處於行業的最末端。

  但近年來,隨著國家扶持政策的落地和網路技術的迭代更新,中國半導體行業的技術迎來前所未有的機遇。畢馬威堅信,積體電路産業將引領未來。

  “如何加強技術創新能力,提升産業整體競爭力,是(半導體)行業內廣泛關注的焦點。”龔偉禮説道。

  積體電路産業:“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在本屆進博會的展臺上,畢馬威也請來了半導體行業的資深投資人和青年企業家,舉辦了一場短圓桌討論。半小時的對話儘管短暫,但不乏洞見——


畢馬威中國晶片行業發展驅動力及産業合作洞察圓桌論壇(攝/東方網記者陳思眾)

  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中國市場有非常多的激情,當一個新潮産業出現的時候,就會有大量資本、大量人涌入這個産業。這會創造出“極度競爭(Hyper Competition)”的現象,而大浪淘沙,會留下一兩個出色的企業。中國面臨的問題在於資本過剩,適當的資本效率最高,而太多的資本破壞創新。


北極光創投董事總經理楊磊(右)

  華登國際合夥人金偉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積體電路需要耐心和挑戰,一家企業走到上市通常需要15年或更長的時間。未來5至10年內,晶片最大的市場將在汽車電子平臺。

  全球半導體聯盟亞太區執行長江偉傑:中國終端市場是全世界最大的,要推動産業做適合中國特色的東西。就人工智慧晶片來講,中國在EDA(電子設計自動化)至少還有1000多件産品缺口。

  上海市青年企業家協會副會長陳豪:製造業企業在高科技串聯和改造的空間很大,在智慧創新上的改造投入會更大。但晶片産業鏈的門檻較高,資本也不敢輕易加入,年輕企業家生怕被淘汰而焦慮,不知道如何保持自己的先進性。因此,他們需要外部專業機構和高科技領域的解決方案,需要一個生態來支援和推動行業的更新和迭代。

  “中國特色”,何去何從?

  主持這場圓桌論壇的李吉鳴是畢馬威中國華東及華西區IC智慧産業的合夥人。

  傳統的半導體企業從電腦開始應用,如今在移動終端得到衍生。李吉鳴認為,半導體領域中,巨頭型的企業通常聯動産業鏈的上端、中端、下端,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閉環,但在中國的行業發展現狀下,很難有企業能夠做到一家獨大。


李吉鳴(最右)與論壇嘉賓等合照(攝/東方網記者陳思眾)

  “在積體電路産業,我們(與外國)有差距、有壓力,但是我們也不是特別擔心。”她對東方網記者説道。

  她認為,大企業模式也有缺點:由於無法在某個細分領域做得特別精細,大企業在創新上的轉身就會比較緩慢。

  而中國的優勢在於,它聚集了一批朝氣蓬勃的創新企業。李吉鳴認為,成功者最終會往兩個方向邁進:成為業內獨角獸,或是被現有聚攏型企業的並購。

  “這是一個共贏和融合的狀態。一部分企業在成長,另一部分在創新和付出,可能也有一些企業無法經過時間的考驗而被淘汰。但這是一個健康的週期性發展。”她分析道,“而在國外,這樣的創新企業絕對沒有中國多,因為他們認為這個産業鏈已經非常成熟和完整,所以它們不會像中國企業那麼熱情,那麼百花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