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小區不僅停車位“被固定”消防車道也經常被佔用

2019-12-11 06:12:09

來源:解放網 作者:李曉丹 選稿:牛強

原標題:小區不僅停車位“被固定”消防車道也經常被佔用

  日前,晨報報道了虹景家苑小區公共空地改造成的地上停車位,部分車位被設為“固定停車位”,引發業主不滿事件。近日,光鴻苑小區業主張女士又告訴記者,他們小區除了“固定停車位”現象引發業主停車難之外,小區內的消防車道也經常被佔用,一系列停車矛盾日益激化,更有業主上演揮拳相向的“全武行”,還叫來了“110”,打上了官司,鬧得“雞飛狗跳”。

  記者調查發現,類似問題在上海並不鮮見,共有車位使用權被個人業主私佔、“僵屍車”霸位的現象,均不同程度存在。亂象為何叢生?有何解決之道?

  “地面停車位應該歸全體業主共有,理應先到先停,可我們小區地面部分停車位卻變成了某些人的‘固定’車位。”家住光鴻苑小區的業主張女士因停車問題犯了愁。記者在該小區看到,小區道路兩旁密密麻麻停滿了車,在一些車位上會出現寫有“專用車位”“禁止停車”字樣的錐桶佔位,消防車道上也停有車輛。

  張女士告訴記者,光鴻苑小區的“固定”車位,是小區第一屆物業公司衡昌物業當初為了便於小區內車輛停放的管理,在小區歸屬全業主所有的公共區域劃出的停車位。所謂“固定”,僅僅是衡昌物業的口頭約定,沒有相關文件生成。

  “小區車位本就緊張,還被一些‘僵屍車’佔據,眼睜睜看著浪費了停車資源。”採訪現場,越來越多的居民聚集在記者身邊,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訴説著停車糟心事,他們激動地説:“小區停車問題已成為鄰里矛盾導火索,小區業主因停車問題打上了官司;前幾天,還有業主因為停車被人拉了電閘”……

  一位業主表示,10月25日小區新一屆業委會成立,小區業主聯名遞交倡議書,並連續多次在業委會接待日與業委會商議,希望能通過業主大會的形式合理取消現存180個左右的“固定車位”,但一直沒有下文。

  上海富寧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光鴻苑小區物業管理處經理王女士告訴記者,作為小區第三任物業公司,目前的車輛管理辦法是延續小區老辦法,一旦經業主大會、業委會形成相關停車位管理方案交由物業,他們會按照新規定來管理執行。

  浦東新區南碼頭路街道金星居民區黨總支李書記告訴記者,之後工作推進的思路大致如下,先由物業公司對小區所有車輛進行資訊採集摸排,指導業委會組建“小區停車矛盾”專項意見徵集工作小組,通過徵集廣大業主對小區停車問題的建議,綜合考慮,形成相關意見,由業委會擬定小區停車管理制度,完善後提交業主大會表決,後續嚴格依據表決結果落實相關具體工作,並將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

  [專家觀點]

  沒有普適方法,要因地制宜

  “據粗略統計,目前全市停車泊位缺口逾200萬個,包括居住小區、醫院、學校等區域,其中約80%的缺口集中在居住區,老舊小區的矛盾尤為突出,受歷史發展因素影響,本市上世紀90年代初期以及更早建設的一些小區建設時根本就沒有配置機動車停車泊位。”上海城市交通設計院副院長俞雪雷告訴記者。

  小區停車難究竟該如何緩解?俞雪雷告訴記者,2018年,他們特意調研了寶山區100個停車矛盾突出的小區,梳理了相應的停車矛盾解決思路,就經驗來看,緩解小區停車矛盾,大致有以下幾條策略:

  首先,針對各類停車矛盾突出的老舊小區,內部挖潛是最主要的方法,利用小區內零碎場地和空余區域,施劃停車泊位或建設立體機械車庫。“不過,這需要政府多部門協調推進,以及小區居民形成共識。”俞雪雷舉例説,比如改造小區空場地,如果牽涉到綠化,就要與市容綠化部門溝通,不能隨意就把花壇拆掉。還要和居民深入溝通:有車的願意拆掉,沒車的認為影響了綠化環境,居民之間的矛盾需要協調。至於立體機械車庫,相對要求就更高一些,重要的是要考慮建設的投資、後期的運行、維護的成本。

  同時,通過外部增能,盤活更多空間,可利用高架橋橋下空間、公園綠地的地下空間、學校操場地下空間等區域建設公共停車場,為周邊小區增加公共泊位。

  此外,利用大賣場、政府機構或其他辦公區域實現錯時共用,目前來看這也是一個比較行之有效並且共贏的方案。但對於這類共用停車,一些居民的評價是:收費太貴、距離有點遠。俞雪雷表示,解決這類問題還是要協調溝通,需要小區業委會或居委會同周邊共用區域協商洽談優惠價格,爭取共贏。

  “解決小區停車問題,沒有普適方法,不影響消防等情況下,利用小區邊角料劃出一些停車位以及錯峰共用停車是盤活空間資源較為有效的手段。”俞雪雷告訴記者:“每個小區自身情況不同,應對的策略也會有所變化,歸根到底需要小區業主以及各管理部門通力解決,缺一不可,找到適合自己小區的方式。”

  “從全球經驗來看,一些亞洲國家會在購車前便明確一車一位,先有車位才能買車,從源頭控制小區車輛過快增長,鼓勵公共交通,這也是我們可以借鑒的經驗。”俞雪雷如是説。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