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日用而不知”,圖書館文創需具備怎樣的品質

2019-12-11 05:54:54

來源:文匯報 作者:李婷 選稿:牛強

原標題:“日用而不知”,圖書館文創需具備怎樣的品質

  近些年,各種又新又“萌”的博物館文創産品“大出風頭”火遍全國,圖書館也不再甘居人後。據統計,短短兩年間,由國家圖書館牽頭成立的圖書館文化創意産品開發聯盟的成員,已從37家增加至116家。

  然而由於起步晚,當下圖書館的文創産品存在結構單一、規模小、品牌效應不強等一系列問題,甚至仍有不少公共圖書館的文創開發處於空白階段。究竟,圖書館文創開發難在哪,需要具備怎樣的品質才能使百姓“日用而不知”?在日前在滬舉行的全國圖書館文化創意産品開發專題培訓班上,來自設計、行銷、圖書、博物館等多個領域的專家就這些話題展開了頭腦風暴。

  圖書館偏“內向”,加大開發難度

  “與博物館文創開發相比,圖書館做文創難度更大。”華東理工大學藝術設計與傳媒學院院長丁偉説,一方面,圖書館藏品以典籍為主,其核心元素是書與文字,在藝術表現力上要弱于千姿百態的博物館藏品。加之大量古籍繁體字、豎排版的閱讀方式,與現代人的生活有距離感,又無形中增加了圖書館文創産品藝術性衍生的難度。另一方面,國內圖書館相較博物館更安靜、“內向”,缺乏“明星藏品”的曝光率,這也為圖書館文創的行銷增加了難度。

  在丁偉看來,作為傳統文化的寶庫,圖書館的館藏不缺審美趣味。截至目前,共有12274部古籍入選珍貴古籍名錄,省市各級古籍善本數以千萬計。我國殷商甲骨和中華珍貴醫藥典籍《黃帝內經》《本草綱目》成功入選《世界記憶名錄》。這些彌足珍貴的文化遺産是開發文化創意産品的智慧源泉,圖書館需要做的是用現代語言去激活典籍。

  “數字化時代,消費者的需求模式已經從‘千人一面’向‘一人千面’邁進。這種生活消費方式使得人們的消費場景日趨離散化、非線性化,遠遠不是模組化、線性化的傳統市場細分方式可以覆蓋的。”品牌行銷專家袁清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圖書館文創産品應該是集人類學、心理學、文化學、社會學等跨學科集成,具備精神和物質雙重性。

  文創不是依附性存在,而應成為日常

  事實上,目前熱銷的文創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是重體驗、會講故事。以上海圖書館推出的《縹緗流彩》線裝筆記本體驗套裝為例,它以宣紙做內頁,並從七八本古籍中提取元素做成彩頁。讀者拿到手時,是一張張散頁,可以按著自己的喜好,裝訂出獨一份的線裝筆記本。套裝裏有針、線以及詳細圖解,上海圖書館古籍修復專家張品芳還拍攝了一段示範視頻,演示標準四眼線裝的裝訂方法,産品附送了過把“私人定制”古籍裝幀的獨特體驗。

  這款筆記本布制封套上的梅花也藏著一個美妙的故事,它取材自清代大學者阮元編著的《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約200年前,院子裏一株枯死的老梅樹忽然復活,阮元驚為異象,欣然提筆,名之為“返魂梅”。100年後,畫家陳子清在重裝《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時,在書衣上畫上了一株蒼健的梅花,以“返魂梅”寓意他的裝裱給了這本古書新的生命。如今,《縹緗流彩》線裝筆記本再以“返魂梅”為元素設計了一個布質封套,寓意這本古籍又一次煥發新生。

  “書齋裏鮮少示人的寶物走到了老百姓的生活中,這正是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的生動注解。”據上海圖書館副館長林峻透露,去年“縹緗流彩——中國古代書籍裝潢藝術館藏精品文獻展”舉辦期間,《縹緗流彩》線裝筆記本體驗套裝推出了第一批500套,短時間內便被一搶而空。而近日舉辦的第二屆長三角文博會期間,短短四天又售出了近250套。

  業內人士指出,圖書館承擔著傳承文明和社會教育的職能,過去單向、被動的服務方式對於現代讀者來説已顯得不夠“解渴”,而文化創意産品正是採用現代人更易於接受的方式傳播圖書館文化,讓古籍中的內容活起來,真正做到使百姓“日用而不知”。“許多人覺得擁有了豐富的文獻資源就是擁有了文創IP,其實不然。”林峻認為,好的文創需要具備三個特點:審美、功能、內涵,缺一不可。僅僅做到迎合消費,不算本事,更高明的是融匯古今、溝通雅俗。他指出,還有一個誤區必須打破,那就是把文創等同於衍生品。目前,許多圖書館的文創開發都配套大型的展覽或活動在做,缺乏獨立性。“好的文創不應該是新奇點綴,而應該進入生活日常。”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