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我姓錢但我不愛錢” 錢學森後人講述“錢氏家風”

2019-12-9 14:51:34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 選稿:葉頁

  東方網記者熊芳雨12月9日報道:錢學森是我國傑出科學家,有人形容他“一個人抵得上5個海軍陸戰師”。近日,錢學森之子,上海交通大學錢學森圖書館館長錢永剛來到上海圖書館,講述褪去偉人光環後,作為一名普通學生、普通教師的錢學森是什麼樣子,透過這些故事,也能看到”錢學森是如何做人的“,錢氏家風家訓對後人有何影響。

  “報告老師,我不是滿分”。

  1996年,上海交通大學百年慶典,檔案館第一次向公眾展出一份珍貴的檔案,引起參觀者的好奇。這是一份被任課老師保存了46年的試卷,從外表看這份發黃的試卷似乎很普遍,只是錢學森大學三年級時的一份水力學試卷。

  錢永剛講述道,1929年我的父親以入學考試第3名的成績從北師大附中考入交通大學,成績優異,門門都能拿到90分以上。“有一次《分析化學》要考試,課本不足40頁,是全英文的,於是我的父親就把課本從頭到尾背了下來,連課本註釋都背下來了。那次考試同班同學都抱怨老師怎麼把沒教過的知識也當考題,當我父親卻拿了高分,因為那些做不出來的試題都來自課本註釋,從此大家對我父親認真學習的態度都佩服不已。”

  錢學森在學習上對自己要求極嚴,書寫要工整,中英文要秀麗端莊,連等號都要寫得像直尺畫得一樣,各科老師都非常欣賞,説批改錢學森的試卷是一種享受。

  也許正是老師的這種欣賞,偶爾會疏漏錢學森的筆誤。“在一次水力學考試後,任課老師金教授把試卷髮下來講評,第一名錢學森,滿分。金教授為了讓學生知道學無止境,每次考試都會有一兩道難題,這次我父親不僅做出來了,而且還都做對了,金教授從講臺拿起第一份考卷笑咪咪遞給我父親,同學們都熱烈鼓掌。”錢永剛説,但我父親卻滿腹狐疑,因為考完試他發現自己一處筆誤,在運算步驟上因為一時疏忽,將一串公式中的“Ns”寫成了“N”,這個筆誤會被扣掉4分,而現在教授卻宣佈自己是滿分,難道是自己記錯了。我父親拿到試卷找到那道題,沒錯,那個清楚的筆誤被教授疏漏。於是他舉手道:“報告老師,我不是滿分”。當時全場譁然,教授亦愕然。

  之後,錢學森把試卷放到講臺上指出的筆誤,金教授把試卷改出了96分後宣佈,儘管錢學森同學被扣掉4分,但他實事求是,嚴格要求自己的學習態度,在我心目中確是滿分。這份試卷被金教授珍藏下來,之後捐給了母校,從此100分被改成96分的試卷被陳列在學校檔案館,成為一代又一代學生學習的榜樣。

  “我姓錢,但我不愛錢”

  1955年,錢學森歷經艱辛回到祖國,先後擔任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所長和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的職務。錢學森很清楚,無論是發展科技還是鞏固國防:最重要的就是人才,因此他很樂意親自在講臺上當老師。1956年初,力學所沒有自己的房子,錢學森轉借化學所的房子,辦起了工程式控制制論講習班,傳授最新的科學知識。

  “起初學員們有點擔心,生怕我父親用英語講課自己聽不懂,因為工程式控制制論我父親在美國是用英語講的,當時他在美國生活了20年,回國的時候40多歲,能在回國不到半年的時間裏,就用漢語把如此深奧的工程理論課講清楚嗎?”錢永剛提出了當代大家的質疑,誰知我父親在講堂上操著一口地道的普通話,完全是自己充當翻譯,沒有夾雜一句英語,令所有人非常吃驚。

  原來為了講好課,錢學森在語言上花了很大功夫,曾多次向別人請教英語單詞在漢語中的意思,比如“randam”,他問了好多人,綜合比較不同的意見,最後才確定用“隨機”這個漢詞。更厲害的是,錢學森講課從不帶書,就拿兩張紙和一支粉筆,板書寫得非常清秀、規範,講課詳略得當,引入入勝。這個講習班為我國培養大批自動化控制方面的人才,為中國的航太事業、導彈研製和發展立了汗馬功勞。

  此外,我父親經常説,“我姓錢,但我不愛錢。”在錢永剛的記憶中,父親一直説自己生活可以了,更願意把錢捐出去幫助更困難的人。

  錢學森回國後,在中國科學院享受特級研究員待遇,每月工資350元,後來增聘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增加補貼100元,這在當時已經是“高薪”了。“1962年中央號召幹部減薪,當時我父親的日常工作已轉到了航太方面,但他工資關係還在科學院力學所,他無意中聽説科學院減薪的情況,便主動給力學所寫信要求給自己減薪,從每月450元減至331.5元。”錢永剛表示,從那以後,我父親的工資標準直到改革開放都沒有變過。

  凡是錢學森與他人合寫的文章,他總是把自己的稿費讓給合作者。他常對合作者説,我的工資比你高,你留著補貼家用吧。在1990年前,錢學森和他人合作著書7部,他把自己應的稿費14238元全部讓給了合作者。在“萬元戶”還是絕大多數人追求夢想的改革開放之初,錢學森又做了一件了不起了事,他一次捐款上百萬元。1995年,他獲得首屆“何梁何利優秀獎”,獎金100萬港幣,這筆鉅款支票匯到後,他看都沒看到寫了委託書,把錢轉交給促進沙産業發展基金管委會,支援我國西部的沙漠治理事業。

  “父親給了我們潛移默化的影響。”錢永剛演講最後表示,“錢學森精神影響了幾代中國人,所以父親留給我們的財富是很難用一句話説完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