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小鳳雅家屬訴陳嵐名譽侵權案落錘:判令陳嵐公開道歉並賠款

2019-12-2 15:59:34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理 選稿:單冉

閔行法院孫弢供圖

  東方網記者劉理12月2日報道:今日下午,備受關注的“眼癌女童”小鳳雅家屬訴陳嵐名譽侵權案一審落錘。

  上海閔行法院一審公開宣判,判令被告陳嵐在其實名認證的“作家陳嵐”新浪微博中向原告楊美芹書面賠禮道歉,賠償原告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律師費5,000元;駁回原告王太友的全部訴訟請求和楊美芹的其他訴訟請求。

  名譽之爭:小鳳雅家屬與陳嵐對簿公堂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7年11月,女童王某經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等醫療機構診斷患有雙側眼球內母細胞瘤。為給女兒籌措相關醫療費用,原告楊美芹通過微信、水滴籌等途徑尋求社會救助,陸續獲得愛心捐款。後部分社會公眾對善款用途産生質疑,所發網文引起關注,原告楊美芹不斷收到含指責、詛咒等內容的短信。

  被告陳嵐係新浪微博認證加V的註冊用戶,基本資訊及微博認證的個人身份資訊為“作家陳嵐”,至本案起訴時顯示粉絲數為數十萬人。被告陳嵐通過上述實名認證的微博,于2018年4月至6月期間陸續發佈涉及女童王某家屬的言論,包括“騙捐”“虐待”“沒有得到任何治療”“實名報警”等內容。

  2018年5月初,女童王某去世。原告王太友以捐款形式交付當地慈善會1千余元。

  2018年5月25日,有媒體發佈報道,澄清女童王某家庭為女兒治病費用的來源。當地警方調查,確認家屬通過水滴籌獲取善款3萬餘元,通過網友微信紅包、火山小視頻直接打賞獲取善款2千余元。針對舉報,警方稱“詐騙”“虐待女童”沒有相關證據,也沒有了解到家屬涉嫌犯罪的證據,未予立案。

  2018年9月4日,楊美芹、王太友將陳嵐訴至上海閔行法院。兩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兩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在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並在被告的實名新浪微博公開道歉,置頂兩個月;賠償原告楊美芹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醫療費8,365元、兩季莊稼損失36,360元、誤工費損失8,000元;賠償原告王太友兩季莊稼損失18,180元、誤工費損失17,460元;賠償兩原告律師費30,000元。

  被告辯稱,不同意兩原告的訴訟請求。其並無貶損原告楊美芹的主觀惡意,在微博上發表的言論均有資訊來源,對於女童疑似死亡的資訊也有其來源,確認後已刪除並公開道歉。楊美芹的相關個人資訊也是其自行公佈的,不屬於隱私,不構成侵權。原告主張的醫療費用、經濟損失等缺乏事實依據。此外,原告王太友的訴訟主體不適格。

  合理厘定名譽權糾紛中的注意義務與容忍義務

  法院認為,被告陳嵐為新浪微博加V認證的註冊用戶,“作家陳嵐”微博係擁有數十萬粉絲、具有一定網路影響力的自媒體。被告對原告楊美芹網路個人求助事件予以關注併發表自己的意見及評論,係其依法享有的言論自由權利,本身並無不妥。但基於其在網路空間的特殊身份和較大影響,應當承擔與其身份性質、影響範圍相適應的較高注意義務。

  同時,網路個人求助的方式為人們的愛心行為建立起了更加廣泛、便捷和高效的渠道,使更多困難家庭得到了及時救助並渡過難關,應當予以倡導。原告楊美芹作為個人網路求助者在享有受捐助權利的同時,也應當披露必要的資訊。對於未及時披露相關資訊而引發的社會輿論,應當承擔適度的容忍義務。

  法院:被告部分言論構成名譽侵權

  法院從行為人主觀過錯、客觀行為、損害結果、因果關係等方面綜合分析被告言論是否構成名譽侵權。

  判決認為,被告陳嵐在發佈部分事實性內容時,有一定的來源和依據,但在被告發佈的博文中,有“女兒得病,騙捐不治療”“留著錢給兒子治病吧”“愚昧狠毒的心”“疑似被親生父母虐待致死”、“一句話,孩子沒有得到任何有效治療,從頭到尾。一直在等死!這個是不是虐待?!”等概括性事實和定性評價,帶有強烈主觀色彩和道德指控。

  從被告獲知的資訊來看,亦得不出“騙捐”“虐待”“擺脫麻煩”“從沒治療”的結論。上述言論超出了合理的限度,産生了名譽侵權的事實。

  法院認為,被告發表訟爭博文的平臺為新浪微博,基於新浪微博作為社交媒體對於社會的顯著影響力,故判令被告通過該平臺在適當時間內以置頂方式向原告楊美芹書面賠禮道歉。本案名譽侵權足以導致原告楊美芹的名譽顯著降低,給原告楊美芹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故法院酌定被告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並酌情確定賠償律師費5,000元。對其他損失,因依據不足,未予支援。

  此外,根據相關博文內容,文中所指家庭應當理解為王鳳雅及其父母,原告王太友與該身份不符,故駁回原告王太友的全部訴訟請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