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這位剛獲得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喜歡老舍,曾來過上海

2019-10-10 20:41:44

來源:東方網 作者:包永婷 選稿:葉頁


圖片從左至右為孫孟晉、彼得‧漢德克、孫甘露

  剛剛,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三年前,也就是2016年10月16日,彼得‧漢德克做客思南讀書會,在上海作協大廳與嘉賓孫甘露、主持孫孟晉展開對談,和現場讀者分享他的思想和創作。在這場讀書會上,他透露自己特別喜歡讀《老子》這本書,覺得老舍非常有趣,而且非常好。

  天馬行空、獨來獨往,彼得‧漢德克以其獨特的風格而備受關注,他既是小説家,也是劇作家,此外還導演過電影作品。對於他自己,漢德克形容:“是一個具有詩意的作家,但是帶著一些戲劇性的傾向。”以詩歌為機制的他,在探討或者戲劇創作的時候始終是一個偏向抒情的詩人,戲劇是他靈魂深處多聲部的成分,而語言則是他唯一的樂器。

圖為彼得‧漢德克

  彼得‧漢德克談到,每一種語言和每一個國家都有不同的表現參數,比如俄羅斯文學完備史詩的意義和色彩,而美國的文學離歌唱會更近一些,但世界上不同語言的國家在實際上共用著同一種文化,即靈魂的文化。這種世界文化不同於國際性文學,漢德克認為,文學的前提是自我,而今日所有的國際性文學都喪失了自我,因而也不存在讓人震撼的民族力量。

  真正面對文學,漢德克認為:“文學創造確實有其規律性,我們要做的是慢慢試圖去打破個別的界限,而文學的規則更多要保留在形式的層面上。”漢德克之於文學,嘉賓孫甘露形容為“一個某種意義上搗亂的人”。

  孫甘露談到,我們通過漢德克的《罵觀眾》等等作品,會覺得他是一個嚴厲的人,實際接觸下來他是一個非常細膩、風趣的人。越界和打破規範,是一個優秀作家的基本素質。用漢德克先生的話説,實際上是對既有現存規範的挑戰,或是對一些常規東西的挑釁。某種意義説,作家就是一個搗亂的人,對現存的東西有一些挑釁,不斷地在既有的路線上進行違抗,也不斷因為寫作而得到解放。

圖片説明:彼得‧漢德克為讀者簽名

  漢德克談及他對模棱兩可的表達的痛恨,但也承認“對一個作家而言,有一些時刻確實要經歷一種模棱兩可的狀態”。除了模棱兩可,漢德克也對幽默持保留意見,他認為所謂的幽默並不是最高級的表達方式,很多時候是一種相對形而下的文學表現形式。他説道:“幽默應該是嚴肅的一個衍生品。卡夫卡其實是一個非常嚴肅的作家,但也正因為他的嚴肅,他的一些作品會讓人感到發笑。沒有這種深度的嚴肅是産生不了幽默的。”

  談及對中國作家作品的印象,彼德‧漢德克當時笑著表示,我太太強迫我讀了一些中國作家作品,她説我應該為中國之行多做些準備。漢德克説:”我特別喜歡讀《老子》這本書,我對裏面的論述是很有感觸的,我還喜歡《莊子》。我們説文學不應該用石頭直接堆積起來,也不是雕刻出來,所以不是固體的,而更多應該是水,是空氣。我覺得老舍非常有趣,而且非常好,就像一個編年史的作家,就像是一個史學家那樣精確。老舍在描寫一個個體的編年史,而且在這點上,他的作品真的是很好。我自己也曾經希望過成為這樣一個編年史的作家,也許因為我個人身上主觀的色彩太強了。”

>>>2018、2019諾貝爾文學獎同時揭曉,他們是奧爾加‧托卡爾丘克和彼得‧漢德克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