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8歲男孩出門買牛奶“失蹤”5小時,原來半路和同學吃“大餐”、玩遊戲去了

2019-9-12 04:47:30

來源:解放網 作者:倪冬 選稿:劉曉晶

  9月7日上午8點半,浦東新區一名8歲的小男孩,拿著媽媽給的50元錢獨自一人去超市買牛奶後竟然“失蹤”了!

  在他“失蹤”的5個小時裏,爸媽找遍了小區和周邊的超市、菜場、公園,均一無所獲。無奈之下,只能報警求助。隨著時間的流逝,男孩爸媽一度懷疑,孩子是被壞人給拐走了,“不然沒有任何理由不回家呀”。

  然而,真相卻是,男孩拿著買牛奶找零的錢,與偶遇的同班同學一起去吃“大餐”、玩遊戲去了!

  “失蹤”的5小時

  在“失蹤”的5個小時裏,盧一鳴究竟去了哪?據盧海事後追問,早晨8點半,盧一鳴在菜場超市買好牛奶後,偶遇了一名同班同學,兩人隨後到旁邊一個煎餅攤,一人買了一個煎餅果子,然後兩人又去路口的好德便利店買了關東煮。

  因為有買牛奶剩下的余錢,兩人吃完關東煮後,相約去八佰伴,在麥當勞吃了一頓套餐後,又打算去看電影。結果,到了電影院後發現錢不夠,便又乘2號線地鐵到了陸家嘴,跑到正大廣場的湯姆熊店去玩遊戲了。

  “我聽完真是無語了,氣得想抽他,他和同學玩得倒是很開心,吃飽喝足回來了,完全不顧急得都快瘋了的我和他媽媽。”盧海説,雖然事後證明是虛驚一場,但他覺得這件事情還是非常有警示意義的,就是家長務必要提醒孩子,出門必須要跟家人説一聲。

  “沒跟家人説,也沒帶任何聯繫方式。所有小概率的事情碰到一起,就變成了一個大事件。”盧海説,在這件事情的處置上,他特別感謝塘橋派出所的民警,“感覺他們很能理解我們家長的心情,一接到報案就馬上帶著我們看監控,然後開警車帶我們一起找,效率非常高,非常到位”。

  ●8:30

  男孩獨自買牛奶後“失蹤”

  9月7日,週六,浦東新區峨山路280弄。早晨8點半,盧一鳴(化名)的媽媽正在準備早餐,發現家裏沒牛奶了,就給了他50元錢,讓他幫忙去小區旁邊的超市買一盒牛奶。

  盧一鳴家距離旁邊菜場邊的小超市步行不過五六分鐘。以前,盧一鳴也曾單獨出去幫媽媽買過東西,雖然次數不多,但在爸媽看來,他已經是二年級的學生了,這點小事完全可以自己做。

  只是,這一次買牛奶,盧一鳴去了半個多小時,還沒回來。平時,盧一鳴出門都習慣戴一個電話手錶,但這次因為手錶沒電了就沒有戴,等於失去了最便捷的聯繫方式。

  盧一鳴的媽媽最先坐不住了,打電話通知了還在外面開會的丈夫盧海(化名)。“我馬上趕回家,跟孩子媽媽一起找。”盧海説,當時心想,孩子是不是出去玩了,所以先在小區裏找了一圈,沒找到,又去孩子買牛奶的小超市和旁邊的菜市場找了一圈,也沒見到孩子蹤影。

  兩人繼續擴大尋找範圍,又去旁邊的塘橋公園找了一圈,還是沒有一點兒頭緒。

  “這時候,我有點擔心了。”盧海説,他很了解自己的兒子,他從來不會自己一個人出去玩。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種不安和焦慮開始在心中積聚:“我當時有80%的感覺,他肯定被壞人拐走了,不然沒有任何理由不回家呀!”

  盧海和妻子越想越怕,決定撥打110報警。

  ●10:30

  有沒有可能是被拐走了?

  7日10點半,浦東公安分局塘橋派出所。

  “我們接到小孩子走失的報警電話時,家長已經趕到派出所了。”值班民警劉雯馬上帶著盧海和妻子趕到了監控室,幫忙調監控。

  “父母親對孩子的體貌特徵最熟悉,一邊看監控,一邊了解情況最節省時間。”劉雯説,因為道路監控存在盲區等問題,所以大家看了一會兒,並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她當機立斷,決定留下媽媽在監控室繼續協助民警看監控,自己則帶著盧海趕赴那家小超市尋找線索。

  “開警車去超市的路上,男孩的爸爸非常著急,一直在問,小孩有沒有可能是被拐走了?我就安慰他們説,90%以上是自己出去玩了。”民警劉雯説,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她非常能理解孩子父母的心情,基於對轄區治安狀況的了解,她認為被拐騙的概率非常低,所以更傾向於小孩子是自己出去玩了,“畢竟現在的小朋友都還蠻精的,不太會給塊糖就走的”。

  到了菜場這家小超市,超市工作人員幫忙調閱了監控,證實盧一鳴早晨確實來買過一盒紙盒裝的牛奶,前後逗留不過幾分鐘,就離開了超市。此時,已是中午11點,線索又斷了。

  ●12:00

  監控發現兩男孩曾現身便利店

  線索中斷後,劉雯帶著盧海又回到派出所。“當時,我和他媽媽都快瘋掉了。”盧海説,買了牛奶卻沒回家,那肯定是出意外了。

  憑藉經驗,劉雯和同事開始刻畫盧一鳴可能會離開的路線,繼續調閱路面監控。“看監控是一件很費時的工作,我們都在那裏盯著,一直盯到中午12點左右,發現我兒子和一個小男孩進了峨山路、南泉路口的一家好德便利店。”盧海説,看到這裡,他幾近崩潰的內心,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因為那個小男孩應該是他兒子的同學。監控畫面顯示,兩個小男孩在便利店裏買了類似關東煮一樣的食物,用一次性紙杯裝著,一邊吃一邊離開了便利店。

  “兩個小朋友,同時被拐走的可能性就非常低了。而且,兩個小朋友在一起,行為軌跡容易發生變化,很可能就是一起出去玩了。”盧海説,看到這段監控後,他們馬上想到了同學群,於是向其他同學的家長求助,“這時,我們才知道,另一個同學的家長也在找孩子”。

  “確定不是被拐走的,我就放心了,當時就只能等了。”盧海説,根據民警劉雯的建議,他趕到峨山路、南泉路口這家好德便利店繼續尋找兩個孩子,而他妻子繼續留在派出所看監控。

  ●13:30

  失蹤男孩被同學家長送回

  下午1點半,就在盧海仍在尋找兒子時,家長群傳來好消息:一名家長帶孩子乘公交車時,在車站偶遇已“失蹤”一上午的盧一鳴和另一名同學。

  “家長最能體諒家長的心情,看到這兩個調皮孩子後,馬上就把他們送了回來。”盧海説,在失蹤了5個小時後,他們終於找回了盧一鳴。

  “我當時氣得想揍他一頓。”盧海説,他問兒子究竟去了哪,沒想到,兩個“熊孩子”竟然自説自話玩了一大圈。

  [對話民警]

  給家長和孩子一點小建議

  9月11日,記者通過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獲悉,當天接警處置的塘橋派出所女民警劉雯,2007年至今曾做過社區民警、治安民警,2009年至今一直在派出所做內勤,主要負責派出所內的車輛、裝備、行政等各項工作。劉雯説,塘橋派出所平時一天要接60多個110報警。因為警力有限,派出所民警基本上每隔6天就要輪到一次24小時值班,而7日那一天,剛好輪到她值班。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劉雯的大女兒已經讀4年級了,小兒子剛剛讀1年級,所以很能理解盧海夫婦當時的心情。

  新聞晨報:盧海説,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們來報警時,你和同事們跟他們一樣著急?

  劉雯:對於家長而言,小孩子的事情都是天大的事情。無論是做民警,還是做父母,我們都很能理解他們的心情,可能是同理心吧,能夠跟他們換位思考。

  新聞晨報:盧海説,你們的效率非常高,而且很有經驗。

  劉雯:我們塘橋所轄區有兩個大的醫院,是仁濟東院和兒童醫學中心,經常會接到小孩子走失的警情。很多時候,家長在醫院排隊掛號時,一轉身,就發現小孩子不見了。對於很多家長、尤其是外省市來滬就診的家長而言,本身對周邊道路就不太熟悉,小孩子走失了自然會非常著急,好在我們比較有經驗,對周邊道路也非常熟悉。

  所以,不僅僅是我,我們所裏的每一個民警基本都遇到過幫助找人的警情,我們派出所也有一整套尋人的工作流程。

  新聞晨報:回家後,你有沒有跟自己的孩子談起這件事?

  劉雯:肯定要講的,我跟他們説,如果要跟同學出去玩,一定要跟家長説一聲,至少要打個電話。他們倆都説“知道了”。但是,小孩子的這種承諾,有時是沒有太多意義的。就我個人的經驗而言,我覺得,小孩子在家長面前是一種表現,在同學面前和老師面前可能又是另外一種表現,所以家長要多方面綜合起來了解,才能更理解自己的孩子。

  新聞晨報:對於小孩子走失的警情,你對家長有什麼建議?

  劉雯:我建議家長,應儘快打110,因為很多時候家長盲目地找是沒用的,反倒耽誤了很多時間,不如儘快到派出所求助。

  新聞晨報:萬一小孩子與家長走失了,你對小孩子有什麼建議?

  劉雯:首先,小孩子最好戴一個可以打電話的手錶,方便聯繫。萬一齣現與家長走丟、又聯繫不到家長的情況,就原地站著,不要亂走,因為家長找孩子相對簡單,但小孩子要找家長比較困難。然後,向穿制服的民警、保安求助,讓他們給家長打個電話。現在,很多幼兒園從小班開始就要求小孩子要能背得出一位家長的手機號,這是很好的一個辦法。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