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同濟大學快遞站內快遞堆積如“小山” 校方:呼籲師生儘快取走快遞

2019-9-11 04:39:43

來源:解放網 作者:陳泉 選稿:劉曉晶

同濟大學快遞存寄點快遞堆積如山/張佳琪

  近日,一組同濟大學快遞站“爆倉”的照片在網路引發關注,照片中,快遞盒堆滿了路邊的人行橫道,同學們想要找到自己的快遞無異於“大海撈針”。

  快遞站的負責人表示,目前積壓的快遞已經超過了1萬件。

  學生:“快遞山”前手足無措

  站在一米多高的“快遞山”面前,同濟大學大一新生小劉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三天前我的快遞就顯示‘已簽收’了,但是一直沒有收到取件的短信。”小劉一手抱著兩個快遞,另一隻手在堆成“小山”似的快遞裏來回撥弄。

  小劉網購的是幾本上課要用的教材,本以為自己身在“包郵區”,根本不用擔心配送的速度,可沒想到的是,差不多同時購買的衣架、水杯早就到了,偏偏最重要的教材遲遲沒有音訊,無奈之下,小劉才決定來“近鄰寶”快遞服務中心找快遞,碰碰運氣。

  “近鄰寶”是同濟大學的一個快遞存寄點,有近4000個快遞箱,師生可以根據取件碼或提示資訊到指定地點取快遞。

  “快遞應該是到了,可能工作人員還沒來得及錄入資訊。”小劉説,從8月底開學以來,自己已經拿了十多個快遞,根據這些天的經驗來看,只有等“近鄰寶”的工作人員將快遞放進快遞箱,他們才會收到取件短信。

  可是既沒有取件碼,也沒有任何相關資訊,小劉想要在成千上萬個還沒錄入資訊的快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那個小盒子,無異於大海撈針。

  臨近午時,申城的氣溫依然悶熱。沒過幾分鐘,小劉就準備放棄這次“撈針”行動。

  “最近幾天這裡的快遞特別多,可能是因為剛開學,大家都買了很多東西吧。”小劉説,她們同寢室的另外三個同學,每個人的快遞數量都不少於她,每次來取件,還能幫同學捎上兩個待取的快遞。

  眼看就要到了使用教材的日子,小劉決定去學校周邊的書店找找,“明知道快遞就在這裡堆著,可就是找不到,心累啊!”小劉感慨地説道。

  工作人員:幹得兩眼冒黑

  “動作快一點,等會兒下雨就麻煩了。”抬頭看了一眼暗沉的天空,“近鄰寶”的一位工作人員一邊加快了錄入快遞資訊的速度,一邊讓另一位同事加快分揀快遞。

  在“近鄰寶”服務大廳外的一片空地上,堆積著小山一樣的快遞,地上支著幾頂藍色的雨篷,兩位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地給快遞編號、排列在地上,等著同學們來取件。像這樣的快遞堆,在“近鄰寶”周圍的空地上,還有很多個。

  眼下,工作人員最擔心的就是陰晴不定的天氣,如果下一場雨,那麼這些堆在戶外的盒子將“全體遭殃”。

  “你好,我的取件碼是1067。”前來取件的同學報出編號,工作人員掃一眼地上的快遞編號,立馬就能手動找到對應的快遞,整個過程要不了一分鐘。

  一位二十多歲,皮膚曬得黝黑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從9月初以來,快遞的數量不斷增多,甚至已經超過了往年“雙十一”的快遞量,如今快遞箱已經全部裝滿,大家只能在空地上“擴張業務”,讓同學們方便領取。

  “幹得兩眼冒黑,每天都是淩晨才下班。”回想起這幾天沒日沒夜的工作,這位工作人員直呼“吃不消”。

  他告訴記者,每家快遞公司將快遞運到“近鄰寶”後,所有的分揀、裝箱工作全都由他們完成。由於開學季快遞數量巨大,他們每天大概只能睡6個小時,有時甚至顧不上吃飯。

  下大雨,願取件的人很少

  9月9日,記者見到了“近鄰寶”在上海的總負責人陳女士,對方表示,造成這幾天快遞堆積的原因,一共有三個。

  “首先,是極端天氣的影響。”陳女士説,受颱風的影響,上海前幾天基本都在下大暴雨,願意冒雨來取快遞的人很少。

  其次,是開學季的影響。陳女士表示,從8月20日開始,陸續有新生提前寄來了一些大件快遞,都是被子、衣服等物品。

  “有的人還沒到,快遞先到了。”陳女士説,有的新生不熟悉在哪取快遞,或者不知道如何使用快遞箱,都有可能導致快遞很久都沒有被取走。“有的快遞放了五六天都沒人來取。”

  學生不來取件,工作人員就無法繼續投櫃。“就像飯店裏的翻臺率,快遞箱的週轉率高了,才不會堆積快遞。”陳女士説,有的人買了多件物品,但是只到了一件他不來取,想等著幾件快遞到了一起取,這樣也會導致快遞箱週轉不過來。

  如果快遞箱裏的快遞長時間沒人來取,“近鄰寶”本該將其退回至快遞公司,然而考慮到開學季新生較多,陳女士也不希望讓大家多折騰,所以盡可能地拉長快遞存放時間,“沒想到一下子積了這麼多。”

  第三,陳女士認為,學校場地有限,制約了快遞的存放空間。當快遞箱裝滿以後,工作人員只能在戶外空地手動為快遞編號,等待學生領取。

  “這個編號只有當天有用,到了第二天就需要重新編號。”陳女説,如果編好號的快遞當天沒人來取,那麼第二天工作人員又得重復勞動。

  截止到9月10日,“近鄰寶”已經積壓了1萬餘件快遞。

  校方:呼籲師生儘快取走快遞

  記者看到,手上抱著兩件以上快遞的同學不在少數,由於是開學季,百分之八十的人網購産品大多以生活用品為主,拖鞋、水杯、雨傘等小件物品,大家基本當場就會拆開,而一些電器、零食、秋冬衣物等大件物品,有人三兩合搬,有人則會借助單車、電瓶車搬回宿舍,再靜靜享受一番拆快遞的樂趣。

  在“近鄰寶”快遞箱旁,大二的馬同學抱著一個1米見方的箱子,準備放在自行車上推回宿舍。

  “還好我這一箱是冬天的衣服,不急著穿,要是一些急件遇到‘爆倉’,那就涼涼了。”

  除了小劉急需使用的教材,不少同學還擔心自己購買的零食、月餅會不會因為“爆倉”而變質或壓壞。

  如何讓學校師生更高效、方便地收取快遞?這不僅是“近鄰寶”的難題,同時也是同濟大學管理部門一直在摸索的課題。

  9月9日,同濟大學資産與實驗管理處高處長告訴記者,像“近鄰寶”這樣的快遞整合企業,已經屬於快遞行業興起以來的“第三階段”。

  “最開始各家快遞在校園裏進進出出送件,難以管理;接著大家有了統一的地點取件,學生有時候也要找很久;如今整合了之後,確實好了很多。”高處長説,以前快遞員在學校裏送件,偶爾會與師生發生矛盾,校方難以約束,於是在2015年引進了“近鄰寶”。

  “快遞這個業態發展非常迅速,現在很多學生買東西根本不出門了,有的人上學空著手來,行李全部快遞。”高處長説,基於當下快遞行業的迅猛發展趨勢,以及近期極端天氣、開學季等現實因素,最終導致了快遞堆積。

  目前,高處長提出了兩個解決方案:其一,協調“近鄰寶”周圍的停車場空地,騰出更多空間留作倉儲;其二,在同濟大學的公眾號上,呼籲師生儘快取走快遞,提高快遞箱的週轉率,防止快遞堆積。

  “今後高校快遞發展成什麼樣,我們也在持續探索,不過目前可以做到的是,再開闢一些新的快遞點,從而分散壓力。”高處長説道。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