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書展|魯迅文學獎得主劉亮程:作家唯一可做的事,便是做夢

2019-8-17 19:30:26

來源:東方網 作者:傅文婧 選稿:魏政

  東方網記者傅文婧8月17日報道:“作家唯一可做的事,便是做夢。我能做的就是用一本本書,去創造一個如夢的溫暖世界。”8月17日下午,魯迅文學獎得主、著名作家劉亮程做客上海書展,攜新作《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向廣大讀者分享三十年來的文學思考和生活智慧。

分享會現場

  劉亮程來自新疆,他被譽為“20世紀中國最後一位散文家”和“鄉村哲學家”,曾獲第六屆魯迅文學獎散文雜文獎,今年又憑長篇小説《捎話》獲第十屆茅盾文學獎提名。劉亮程的新作《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是他三十年來首部談話錄,書中回望文學世界的精神源頭,講述對家鄉和故土的情感,分享從日常閒事中悟出的智慧和對散文寫作的理解與思考。聊散文、聊新疆、聊心靈家園,劉亮程從過去聊到現在,從村莊聊到世界,從人類聊到萬物,完整展現了他的心路歷程和心靈世界。

  在分享會現場,劉亮程表示,寫作是一件很寂寞的事,以往的書都是“寫出來的”,而這一本卻是“説出來的”。對一個寫作者來説,當進入寫作佳境時,“一個人攜帶著語言,悄無聲息神不知鬼不覺地穿過他所屬的事物。”這部新書因為是“説出來的”,所以他處在完全放鬆自在的環境中聊天,講述自己對人生、對生活的態度和感受,“講出了那些寫不出來的話。”

劉亮程為書迷簽售

  劉亮程向讀者分享了自己少年時的經歷。他表示,自己小時候經常做惡夢,夢中總是被人追趕,他記得自己在村莊裏驚慌逃跑,“追趕的人越來越近,我的內心恐懼無比,眼看就要被抓住了,突然之間,我飛了起來。”劉亮程説這是經常會做的一個少年之夢,在這個夢境中,他總是一次次飛翔起來。後來,劉亮程去問了許多人,在少年時的噩夢中有沒有被人追趕的經歷,大部分人都回答説有。劉亮程又問,當追趕的人馬上要捉住你的時候,在噩夢的恐懼極點中,要如何處理?“有人就回答,醒來。的確,從噩夢中醒來是處理噩夢的一種方式。但還有一種方式,就是在夢中飛翔起來。”

  “當我在那個被人追的夢中飛翔時,我發現追趕我的人,使我恐懼黑暗‘沒有飛起來’,而是被安放在地上,被我遠遠地甩在背後。”劉亮程動情地説道,“後來我慶倖,幸虧我在無數噩夢中獲得了一種飛起來的能力,這使我有了後來的文學夢想。當我成年之後,當我開始文學寫作時,我一遍遍回想那個讓我獨自飛翔擺脫夢魘的少年之夢,我覺得文學正是一個從現實、從黑暗、從恐怖、從堅硬的現實中獨自飛升起來的夢。”

  劉亮程將文學藝術比作人類的造夢機。“現實如此堅硬,如此真實,但是在現實世界的對面,還有一個巨大的文學和藝術的世界。”劉亮程認為,每一種書都在現實對面,它們正是人類心靈的居所。“當現實中遇到躲不過去的堅硬石頭時,還有文學世界在安放心靈,安放微笑和眼淚,幸福和安康。”

  劉亮程感慨道:“作家唯一可做的事,便是做夢。一般人把夢想變成現實,作家是把人類堅實的現實,變成柔軟的,安放心靈的夢,這是我理解的文學。我能做的就是用一本本書,去創造一個如夢的溫暖世界。這世界可以收藏人們流浪的心靈。”書中的世界並不佔據現實的空間,只有一個小小一隅,但卻是一個作家敞開的巨大心靈空間。無論是散文集《一個人的村莊》、長篇小説《捎話》,劉亮程都把遠在新疆的生存居所,通過文字搬運到更多人的眼前,呈現給更多的心靈。“讓遠在新疆的孩子的孤獨夢想、白天黑夜,成為在座各位讀者共鳴的歲月。”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