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書展|到底是誰壓垮了媽媽?她描寫的“女性困境”真實到窒息

2019-8-17 17:55:15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 選稿:魏政

  東方網記者熊芳雨8月17日報道: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不結婚?為什麼不想生小孩?每每談到這個話題,長輩搖搖頭,晚輩擺擺手。婚戀、家庭問題其實一直存在。上海書展期間,日本女作家角田光代來到上海國際文學周,聚焦當代女性的困境與救贖。

  出生於1967年的角田光代是高産作家,五十齣頭的她已出版了一百多部作品,而且多部作品都頗暢銷。她以關注女性家庭困境出名,改編的電視劇《坡道上的家》是許多人心中的“死亡筆記”,電視劇看起來足夠“陰暗”,成年人的出路都被堵死了。就連角田光代自己也説,電視劇播出時,自己看一集哭一集,怎麼主人公會這麼慘,是自己寫的嗎?

  8月15日上海書展‧上海國際文學周、世紀文景舉辦“角田光代×張怡微:坡道上的女性——角田光代筆下當代女性的困境與救贖”活動。《坡道上的家》有一幅著名的海報,是媽媽推著嬰兒車上坡道的場景,角田光代説,想要構建一個場景來表現母親育兒艱辛,腦海中馬上浮現出這樣的畫面了。

  從“紗裏美”到“坡道的家”,聚焦女性困境

  角田光代雖然結婚了,但沒有孩子,“我一次也沒有想生孩子,聽身邊有孩子的朋友説,育兒是件很累的事情。”她説,這個社會應該足夠包容,如果不想生孩子,是自由的。如果想要孩子,社會要幫助達成願望,我們希望社會已經進步到幫助個體活得更像自己。有人因育兒而煩惱,也有人因無法生孩子而煩惱。

  在角田光代小説《我是紗有美》中,七對夫妻因身體原因無法生育,在”人工授精“後下生下孩子。有母親發現自己不適合當媽媽,無法勝任這個身份。也有父親覺得挑選“精子”成績又好,又有藝術天賦,各項指標都很優質,相比自己就是普通人,引發了自卑。

  《我是紗有美》出版,角田以其精確之筆,借由七個不同家庭孩子的視野,抽絲撥繭地描繪這七對父母親們相聚背後所隱藏的秘密。以“人類是否也有生育與出生的自主權利”為題,探究“血緣關係”是否為“家庭”得以成立的原因,再次發出“幸福究竟有沒有必要條件”的追問。

  青年作家張怡微説,中國人説“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這些都是針對男性的。好像女性的成長關鍵期就是結婚,大部分女孩子做人生規劃都是婚前,至於婚後,漫長生活如何度過,就不知道了。其中原因之一是她們的想法沒人理解,無法表達。小説中的“女性困境”,作家本人覺得應該怎麼辦呢?

  角田光代最近也一直在思考,她寫小説的初衷並非想表達女性多“慘”,而是為了討論交流的不易。一句話不同人、不同語氣説會有不同效果,語言的不同又會引發人際關係的變化。“我在想是不是應該站在對方立場來思考問題。想説什麼,先想對方是什麼心情,他會怎麼思考,站在對方的立場來考慮問題,溝通會順暢不少。”角田光代説。

  角田光代筆下沒有夢幻溫情

  在角田光代筆下沒有夢幻溫情,她一直在聚焦現實生活中的女性困境與打破困境之後的新分歧點。除了家庭,女性的友誼也是如此。角田光代認為,相比于男性,女性的友誼更難維持。因為隨著生活環境帶來關係的改變,學生時代再要好,有人進入職場變為女強人,有人步入家庭變成賢妻良母,她們的生活作息開始不同,約喝咖啡的時間永遠對不上,聊的話題也完全不一樣,自然而然越走越遠。“這個情況隨著年齡增長會再次變化,我現在50歲,我又可以找回學生時代的朋友,因為大家孩子帶完了,擁有了自己的時間,又可以找回曾經的友情。走入人生下一階段又有重合。”

  角田光代出版的100余部作品中,其中大部分小説的主角都是女性,她寫過沉迷金錢、包養小男友的中年女人,寫過受困于不孕的夫婦,還有重返職場的家庭主婦。這幾年她開始關注一個新的書寫對象,那些初為人母的媽媽。

  “我自己是女性,也喜歡寫女性。在日本,大多數女性結婚後會改從夫姓。面對是繼續工作還是選擇家庭,如何撫養小孩等這類問題,女性必須做出選擇。相對地,女性必須去思考、去抉擇、不得不去接受的變化就非常多。在這種意義上,我喜歡寫女性。”角田光代説。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