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書展|親生兒子竟然是蟒蛇養大的?動物小説大王沈石溪父子向小讀者“爆猛料”

2019-8-17 17:03:16

來源:東方網 作者:傅文婧、劉昊 選稿:魏政

  東方網記者傅文婧、劉昊8月17日報道:動物小説大王沈石溪的兒子沈悅竟然是蟒蛇帶大的?為什麼沈石溪的動物小説都是悲劇結尾?都説“狡兔三窟”,我們對兔子究竟有多少誤會?8月17日下午,在2019上海書展沈石溪“野生動物救助站”系列新書發佈會上,著名作家沈石溪和他的兒子沈悅,以及“小戰象團隊”成員馬軒旻、李花三吉一起向小讀者們介紹了系列新書,也“爆料”許多鮮為人知的動物趣事。

動物小説大王沈石溪

  沈石溪在雲南西雙版納生活了18年,又在昆明生活了18年,他曾和許多動物打過交道,親手養過一頭大象和一條蟒蛇。沈石溪曾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將大象的故事寫成了《最後一頭戰象》,將蟒蛇的故事寫成了《保姆蟒》。沈石溪曾去過許多野生動物救助站,見到了許多感人、有趣的故事。他一直有個心願,就是要寫一套關於野生動物救助站的小説。由於這套小説體系龐大,因此沈石溪組建了“小戰象”團隊,由馬軒旻、李花三吉和他的兒子沈悅共同組成創作班底,計劃完成30本關於野生動物救助的動物小説。據悉,目前已有3本上市,分別是《雪山狼魂》、《毒牙象葬禮》和《野馬奔騰》,今年10月還將有3本與讀者見面。

發佈會現場

  在新書發佈會上,沈石溪講述了自己創作野生動物救助小説的初衷。雖然野生動物的救助工作看起來很單調,似乎千篇一律,不是救助上了年紀,失去生活能力的“老動物”,就是救助失去父母照顧成為孤兒的“小動物”,“但是我們寫這套書,並不是要告訴大家我們是怎麼救助動物的,而是告訴大家,野生動物裏我們不知道的生存口令和那些神秘的動物行為。”

  沈石溪表示,雖然現在的孩子通過網上搜索、閱讀科普書目能夠獲取許多知識,但動物世界迄今為止依然很神秘,很有趣,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例如,成語“狡兔三窟”,大家通常會認為指兔子很狡猾,為了逃命所以準備了三個窩,如果遇到天敵追捕,就可以逃到不同的窩裏躲避,“聽起來有點貶意。”而現實中,確實會有一些兔子,有好幾個窩,但並不是單純用來逃命的。沈石溪介紹,只有母兔才會造多個窩,數量則取決於生下了多少只小兔寶寶。“如果生了3隻就做3個窩,4隻就做4個。因為兔子是一種很弱小的動物,如果遭遇天敵無法搏鬥,很容易被吃掉。如果生了4個寶寶,全都放在一個窩裏,遇到天敵就會被一網打盡。所以,母兔為了分散這種風險,才會同時找多個窩,把每只小兔子都放在不同的窩裏。”沈石溪指出,所謂“狡兔三窟”背後其實蘊含著偉大的母愛,卻被人類誤解,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

發佈會現場

  作家沈悅是沈石溪的兒子,雖然父親的“動物小説大王”光環耀眼,但沈悅卻在發佈會現場“自曝”,學生時代從來不看父親的書。原因就在於沈石溪的代表作《保姆蟒》,當時沈悅的同學都來詢問,書中寫沈悅從小是被蟒蛇帶大的,這件事是真是假。於是沈悅就回家去問父親,“我爸爸就興奮地説,絕對是的!我回去告訴同學,結果同學都不跟我玩了,説要離我遠點,我身上有蟒蛇的味道。”因為這件事,沈悅從此不看父親的小説。然而有了女兒之後,因為沈石溪的動物小説是學校指定的親子讀物,沈悅“被迫”看起了父親的書,想不到越看越好看,全部作品都看完了,甚至起了從事兒童文學創作的念頭。後來在小女兒想看“爸爸的作品”的鼓動下,沈悅辭去工作全心投入創作。

  “小戰象”團隊成員馬軒旻則透露,自己被問過最“傷感”的問題,就是曾有小讀者提問,為什麼沈石溪動物小説都是以悲劇結尾,令他“感到心裏慚愧。”然而,野生動物在野外的生活處境是非常殘酷的,並不是想像中那般風光,“也許前一秒還是不可一世的百獸之王,這一秒之後或許就成了別人的盤中餐、口中食。再強的動物個體,當衰老後,就很難避免悲劇結局。”

  馬軒旻坦言,傳統認為野生動物救助是當某個動物遇到困難,例如天災或者傷病,經過救助、野化,恢復健康以後再重歸自然。“當一隻動物快要走到生命的盡頭時,救助還有意義嗎?是有的!如今野生動物的救助理念已經不同。”馬軒旻表示,救助動物就是救助我們的人心,“當我們把垂危動物安詳送到生命終點時,我們的救助也是很有意義的。”馬軒旻的作品《獨牙象葬禮》講述的就是如何幫助垂危老象安然走向生命終點的故事,值得每位讀者思考。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