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書展|年輕人不愛查字典?辭書編撰未來何去何從?

2019-8-15 10:07:32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劉昊 選稿:田雨霖

  東方網記者熊芳雨、劉昊8月15日報道:“小小的新華字典”入選了“最受歡迎的字典”和“最暢銷的書”兩項吉尼斯世界紀錄。但是它還有一段小故事。上世紀70年代,歐洲一國家總統來訪,贈送給我們好幾卷的百科全書,而中國回贈的是小小的新華字典,這被當時西方媒體嘲笑為“大國家、小字典”。如今,《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辭海》……中國早已改變辭書領域的落後面貌。今年內我們也將迎來第七版《辭海》,70歲的辭海,生日快樂。

 第一版《辭海》

  2019年上海書展已于昨天開幕,“辭書成就展”是本次書展的重要內容之一。在展覽中心序廳西側,長長的走廊中或圖文或實物的展現了70年來,我國學術界、文化界、出版界在辭書編纂出版領域取得了豐碩成果,《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辭海》(修訂本)、《大辭海》、《辭源》(修訂本)、《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中國大百科全書》等一批標誌性辭書,也意味著中國正在由辭書大國向辭書強國穩步邁進。

  新版《辭書》有什麼不一樣?

  辭書為何要十年一修訂?最新的第7版《辭海》又有什麼新變化呢?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李宇明、中國辭書學會副會長、上海辭書出版社社長秦志華、中國辭書學會秘書長、商務印書館總編輯周洪波昨天做客東方網書展演播室,跟大家聊聊辭書的故事。

  三位大家做客東方網書展演播室

  中國早在漢代就有了《説文解字》,之後歷朝歷代在辭書領域都綿延不絕。在李宇明看來,辭書的主要功能是描寫世界,因此是人類對世界認識的全部,“我們所有的知識都可以用辭書來表現。”但他同時指出,辭書不是簡單地描寫世界,而是根據民族的願望描寫世界,所以承載著民族的集體記憶。“每一本辭書都在建構自己的知識體系,這個知識體系建構得好就成為民族的知識體系。”

  第7版《辭海》馬上要和大家見面了。據秦志華透露,新版在內容上,75%以上的辭條有不同程度修訂;在形式上,打破工具書“檢索”的單一需求,把字號放得更大,讓辭海更“可讀”。最重要的是,傳播方式上,紙質版將和網路版同步推出。“網路版有音頻、視頻、3D動畫,有知識間的相互關聯,某種程度上向’網際網路産品’靠攏了。”秦志華是位老出版人,他表示網際網路時代,辭書人也在與時俱進、守正出新。

 辭書編纂出版領域成果豐碩

  每個中國人從小都會有一本辭書。記者翻看自己初中時買的“現漢”,裏面還沒有收錄微博、微信兩個詞,而這兩詞現在已深入大家的生活中了。“這就是為什麼辭書要五到十年一修訂,只是在變化,不升級不能滿足讀者需要。”周洪波舉例,現在常用的“喆”,最開始是作為“哲”的異體字存在,但老百姓特別愛用這個字取名字,根據大家的需求,現在“喆”升級為正體字,供使用。

  此外,經常看天氣預報的人應該會察覺,之前常説的PM2.5標準讀法已經改為“細顆粒物”,標準變了,詞典也要跟著變化。“但是辭典也是滯後的,技術永遠走在前面,比如現在的《辭海》沒有收錄5G,但我們已經開始研究並要使用5G了。”周洪波説。

  隨著人們對辭書需求和檢索習慣的變化,作為平面媒體的辭書如何走的更遠,使國人可以用電腦、手機24小時隨時隨地查到辭條,這是傳統出版人未來要努力的方向。

  年輕人不愛查字典怎麼辦?

  現在年輕人遇到什麼問題不太查字典了,可能更多地是靠方便的網路。李宇明也碰到同樣的困惑。一次他看到新聞説地鐵站不讓一位女士進去,因為她畫了“哥特粧”會嚇到其他乘客。什麼是“哥特粧”?李宇明翻開字典發現查不到,因為這是個網路新詞,還沒有收錄字典。於是他在網上查了查,有文字、有圖片、有視頻,一目了然,馬上明白了什麼是“哥特粧”。

 辭書成就展

  “網上查到的哥特粧描述,如果按辭書的編撰標準50分都達不到,但解決了我的問題。現在年輕人也是這樣,淺閱讀、粗閱讀。有個順口溜:要方便,進網站;要保險,查字典。”李宇明8月14日下午上海圖書館舉行的2019“書香‧上海書展”名家新作講壇上,以“辭書的文化擔當”為題,與讀者分享了新時代下辭書發展的新方向,未來的平面辭書將向“融媒辭書”轉變,通過權威內容與網際網路技術的結合,形成全新的辭書內容生産方式。

  數字化浪潮席捲全球,辭書電子化、融媒體化成為大勢所趨。數字技術讓辭書開始成為可以隨身攜帶、可以耳聞目睹的“老師”。《中國大百科全書》、《辭海》、《大辭海》、《新華字典》、《現代漢語詞典》、《英漢大詞典》、《唐詩鑒賞詞典》系列等都已經推出或正在開發各種類型的數字版、網路版。

  網路辭書的發展與傳統辭書行業並不相悖,李宇明説,“都是寶貴的辭書隊伍,他們有技術,我們有內容,最好就是結合起來一起豐富中國辭書世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