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快遞此次調價方案目前僅涉及上海 快遞員感知度低

2018-10-11 01:19:36

來源:東方網 作者:陳寧 選稿:邱恒元

原標題:派件費屢上調,但快遞員感知度低

  東方網10月11日消息:據《勞動報》報道,“雙11”臨近,各大快遞公司進入了緊張的備戰期,隨之而來的還有快遞派費的調整。截至目前,中通、韻達、圓通、申通表示將調整全國到上海的派送費,價格調整幅度約為0.5元/單。事實上,這已經是快遞業近幾年第五次上調派件費,然而,勞動報記者調查了解到,隨著派費上漲,原本也應該隨之上漲的快遞員收入,卻並沒有發生明顯變化。對於此輪調價,大部分快遞員表現冷淡。記者隨機採訪多個網點發現,目前快遞員平均派件提成都難達到1.5元行業標準。

  快遞員:3年提成僅漲0.16元

  “雙11”臨近,多家加盟制快遞企業調高派件費的消息被高度關注,據稱,全國到上海的派件費每單將直接上調0.5元,堪稱最大增幅。不過勞動報記者昨日採訪了圓通、中通及韻達等多家快遞公司的快遞員,他們都表示只看到公司內網挂出通知,並未收到公司的上調派費通知,並對“加薪”一事表示不抱希望。“加多少都好,跟我們關係不會太大。”

  中通新橋網點快遞員小謝告訴記者,自己工作快兩年,派件提成每單1元,一直都是這樣沒有變化,“只在去年‘雙11’上調了0.2元,就那一個月是這樣。”他説,由於所在網點的派件量特別大,派一個件提成很低,收件收入略高些,一個月下來月薪5000元左右。“如果派件費上調,多少會對收入有影響,現在的派費太低了!”

  百世匯通靜安分部的快遞員小孫自己看新聞聽説了快遞派費一下子上調0.5元的事,不過現在公司還沒有文件下來,他也只是回了記者一句,“希望是真的”。

  他也對勞動報記者表示,自己收一個件有1.4元,這還是在去年6月份網點一下子給他們漲了0.16派費的前提下。“去年總公司通知派件費上漲0.15元,我們網點給我們漲了0.16元。”小孫説,這是他入行三年來,第一次碰上派費上漲,但即便如此,目前他們的派件費也尚未達到1.5元/單的行業標準。

  加盟商:期盼派費上調落地

  “現在快遞不好做,”韻達曹家渡網點負責人徐俊向記者感嘆了一句,“各種成本都漲得厲害,快遞員們也不穩定,流動性大。”

  徐俊説,經營一個網點最大的困境還是來自員工,由於缺乏職業價值感和認可度,快遞員的流動性特別大。為了能夠留住員工,徐俊所在的網點在今年夏天進行了一次價格變動:快遞員每送一單,收入從原來的1元上漲到1.2元,每收一單,上交給公司的份額減少1元。這一增一減,可以提升員工的整體收入。

  據他介紹,現在他所在網點,派單收入從1.2元-1.8元不等,快遞員整體月收入,少則六七千元,像“雙11”這種旺季多的可以上萬。”但他同時坦言,加薪留人大大增加了網點的經營壓力。再加上快遞總部近幾年對加盟商的條件越來越苛刻,加盟商的處境也是越來越難。

  上調派送費的消息,他也是從公司內網看到的,但目前還沒有接到實質性的通知。他不知道這個錢會如何發放、如何週轉,但他表示,如果真能到達末端網點和快遞員手中,對企業來説會是一件好事。

  調價方案目前僅涉及上海

  國家郵政局統計顯示,2017年,我國郵政業業務總量完成9764億元,業務收入完成6623億元,同比增長分別達到32%和23%。其中快遞業務量突破400億件,連續4年穩居世界第一,年業務量佔全球45%以上,對世界快遞增長貢獻率超過一半。全行業已有7家企業成功改制上市,年支撐網路零售額超5萬億元、直接吸納就業超過20萬人。

  然而高流動性及人力成本成為快遞業經營的一大難題。所謂派件費,就是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一般由發件網點付給總部,再由總部付給派件網點,之後由派件網點支付給快遞員。派件網點收到的派件費,一部分發放給快遞員,一部分則作為網點收入。簡單來説,派件費高低直接決定快遞員每派送一單快遞所得的收入。

  但是,事實上,各加盟商網點對於快遞員派件費的發放標準制定得較為隨意,大多根據網點經營狀況及招聘情況而定。這樣一來,屢次調價背後是否能落實到快遞員漲薪,快遞公司總部也不可控。然而一次性調價0.5元的做法,在快遞業內尚屬首次。

  至於為何此次調價方案僅涉及上海地區,原因就在於上海的快遞業務量龐大、人力成本高昂,上海派送費提價後,收件數量將下降,緩解上海地區的送貨壓力。而且在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上海快遞市場用人、運輸、場地供需矛盾比較突出,因此先調整全國發往上海的快遞費用。此外,“通達係”快遞的總部大部分在上海,從管理執行的角度也更容易操作。

  快遞物流諮詢網首席顧問徐勇指出,收件費是不少區域網點的重要利潤來源,當支付給上海同行的派送費提升,這些區域網點面臨的選擇只有兩個,一是將價格上漲轉嫁到電商經營者等客戶身上,二是自己承擔。無論是哪種方式,都可能對上海以外地區的基層快遞網點形成壓力。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