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生逢 1978,我的故事|她們是“新上海人”,在這裡“織”出了自己的斑斕人生

2018-9-25 07:45:04

來源:東方網 選稿:田雨霖

>>>專題:生逢 1978,我的故事

  人物小傳:

  孫稚源,1978年生於河北石家莊,18歲那年考入東華大學紡織專業,初入上海。本科畢業後,曾輾轉廈門、石家莊等地“追夢”,兜兜轉轉後回到上海繼續深造。2007年,她進入上海紡織科學研究所成為一名研究員。之後十年,她一直在家紡服飾領域致力於新材料、新技術的應用研究和新産品開發,取得了一系列喜人的成果,獲得了多項科技創新榮譽。她在上海為中國的紡織事業作貢獻,也“織”出了自己人生的斑斕色彩。

  王俊,1978年4月生於遼寧本溪。24歲從瀋陽建築大學建築學專業畢業後,跟隨愛人來到上海。在人生最美好的時光裏,生活在上海,工作在上海,為上海建設作貢獻。在過去的16年裏,王俊參與了上海諸多重大市政項目,包括軌道交通6號線、浦東國際機場營房、東海大橋配套項目及多個污水廠的建築設計工作。她以“新上海人”的自信和自豪,為上海添磚加瓦。

初到上海 正在大學新生軍訓的孫稚源(左三)

  孫稚源:融入這座城為上海紡織産業貢獻力量

  當我寫這篇文章時,距我呱呱落地的1978年過去整整40年了。40年改革開放,40載光輝歷程,上至國家下至我,若談變化那是翻天覆地,要講故事更是不勝枚舉。我想説,感謝這個時代,感謝改革開放!

  1978年,我出生於河北農村,父母希望孩子能夠留在身邊、傳承家業。沒料到,我們兄妹仨都很努力,全部考上了外地大學,我的哥哥和姐姐一個成了博士,一個是碩士。

  哥哥姐姐放假回家時告訴我:“上海是一個繁華的大都市,那裏路比老家寬,樓比老家高,發展更是日新月異!”所以,我從小便在心中埋下一個心願,長大了我也要去上海見見世面!

  1998年,我高中畢業。當時我的父親認為,中國是紡織大國,學紡織專業準沒錯。於是,我考取了東華大學的紡織專業。在延安路校區學習生活的時候,我最喜歡逛博物館、圖書館和書店,上海博物館和福州路的上海書城成了我最愛去的兩個地方,上海豐富的文化設施完全滿足了我對於歷史與知識的渴求。

  大學畢業後,我也經歷過迷茫,剛畢業第一年我輾轉老家石家莊和廈門,在一家紡織貿易公司供職。然而我發現,機會還是上海多!我的同學一畢業就進了大公司,在一線參與項目、搞科研,這讓我非常羨慕。我暗下決心,工作之餘認真學習,一定要考回上海,在上海紮根!

  2004年,我如願以償考回東華大學,開始研究生深造,課餘我依舊流連于各處文化場館。有一天,我去圖書館參觀一個展覽,在一幅字畫前停留欣賞,沒想到身邊一位男士也同樣駐足良久,我們很自然地交談起來,互留了聯繫方式。這位男士就是我現在的丈夫。機緣巧合,我就這樣在上海收穫了我的愛情!

  我的先生也是“新上海人”,他是昆明一所大學畢業的,我曾經問他:你怎麼來上海的?他給了我兩句話,第一句話:我聽説上海發展機會比較多;第二句話:我覺得上海這個城市不錯。

孫稚源碩士畢業

  10多年前,我還只是上海龍頭下屬的紡織科學研究所的一名應聘者,懷揣夢想卻誠惶誠恐。沒想到,我不僅被錄用還得到了重點培養。同時,得益於上海科學的人才落戶打分體系,作為研究生的我,工作沒多久就成了“新上海人”。上海以海納百川的胸襟,為無數像我這樣的“新上海人”開啟了大門,營造了安心穩定的工作環境。

  回望這些年,我在融入這座城市的同時,也在為上海紡織的科技與時尚産業貢獻著自己的力量。在前輩們的傳幫帶下,我憑藉紮實的專業知識和開拓創新的精神,在家紡服飾領域致力於新材料、新技術的應用研究和新産品開發,取得了如奈米級珍珠微粒包覆整理功能性紡織品、竹纖維涼爽保健軟竹蓆等一系列的成果,並被列入國家級重點新産品和上海市科技創新計劃項目,還獲得全國紡織科技獎和上海職工發明金獎等榮譽。上海知名品牌“三槍”內衣的産品,已經用上了我們公司研發的新技術與新材料。

已在上海安家的孫稚源一家

  我慶倖自己生逢1978,成為改革開放40年的親歷者和見證者,更是參與者和奉獻者。人生40正當年華,改革開放40年正是國家的盛世年華,也是上海這座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的嘉年華。

  王俊:17年前我敲開院長辦公室大門“求面試”,從此在上海紮根

  1978年那個春暖花開的四月裏,我出生在遼寧本溪市一個依山傍水的小山村裏。沒來上海前,上海給我啥印象?就像當時東方明珠在全國的高度——可望而不可及。

剛來到上海工作的王俊

  2001年7月,眼看就要從瀋陽建築大學建築系畢業了。因為當時的男友、如今的先生在江浙一帶工作,因為愛情,我滿懷憧憬來到上海,一方面渴望在這裡找一個工作安家落戶,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全國優秀建築師匯集之地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記得那天下午,我在同濟大學附近散步,一眼看到了上海市政工程設計院的銘牌。心裏也沒多想,我就直接走進了設計院辦公樓內,敲開了院長辦公室的大門。

  當時的院長是在建築界鼎鼎大名的建築大師吳之光,吳大師見我這個東北姑娘就這麼大大咧咧來到他的辦公室,也沒有責怪,反而給我來了個現場面試!“七天之內給你答覆。”七天后,我竟然真的收到了設計院的意向書。現在想來,真是感謝改革開放的契機,讓上海這座國際化大都市吸納了來自全國的人才,為它的發展添磚加瓦。

2002年 王俊與家人在人民廣場合影

  從事建築設計工作除了要有過硬的基礎知識,更離不開前輩的“傳幫帶”。我在上海市政工程設計院工作的那些年,正逢上海發展的高速期,我有幸參與了諸多重大的市政項目。比如上海軌交6號線車站、浦東國際機場營房、東海大橋配套項目、復興路泵站改造以及多個污水廠的建築設計。

  我的老師建築師孫瑛所主持設計的上海軌交3號線赤峰路站,是上海軌交高架車站中的範本。從她身上,我看到了上海建築人吃苦耐勞、勇於創新的品質,學到了許多寶貴的一手知識,為更好地參與設計上海軌交車站和各類市政設施夯實了基礎。

  經過理論學習和不斷實踐,我分別在2007年評出中級工程師職稱,2010年考出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執照,我心愛的事業在上海也算開花結果了。

2018年,王俊在上海

  這些年,對建築設計的需求不斷延展拓寬,我決定踏出市政設計院,去外面看一看。之後,我在新單位參與或主持了一系列住宅、辦公、商業、學校等項目,每次都是對自己的歷練與提升。

  在上海17年裏,我見證了這座大都市的飛速發展。生活環境越來越乾淨整潔,社會理念越來越先進文明,出行交通越來越方便快捷。這座大都市在一點一滴地蛻變,變得越來越美麗,越來越吸引眼球,我真切地為自己能成為一名新上海人而自豪。

  音頻:她們是“新上海人”,在這裡“織”出了自己的斑斕人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