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長寧家協“保姆黑名單”試點1年叫停 遭遇壓力且效果不佳

2018-7-12 05:02:09

來源:解放網 作者:謝克偉 選稿:田雨霖

原標題:長寧家協“保姆黑名單”試點1年叫停

長寧區家協去年7月推出的“保姆黑名單”管理辦法 

  去年6月,滬上出臺首個家政行業地方標準,緊隨其後,去年7月,長寧區家協首推防“黑”系列措施,新保姆需提供無“黑”證明,“黑保姆”將列入“黑名單”。一年過去了,長寧區家協試點“保姆黑名單”情況又如何了呢?記者重新回訪長寧區家協,相關人士回應稱,由於試行“保姆黑名單”遭遇巨大壓力,以及效果不佳等原因,如今已無奈叫停!

  保姆涉“黑”將被逐出

  據悉,去年6月,本市推出並實施的家政行業地方標準包括《家政服務溯源管理規範》、《家政服務從業人員基本要求》、《家政服務機構管理要求》三部分。其中最為敏感的是,標準明確:保姆上崗應符合國家相關法律規定的從業年齡,無刑事犯罪記錄,無精神病史和傳染病。標準首次提出溯源管理要求:首次從事家政服務的保姆應提供當地公安部門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提供個人身份證明材料、從業時間及經歷;提供前一家任職的家政服務機構或提供服務的客戶出具的評價意見或推薦信等。

  為了讓標準儘快落地,長寧區家協召開了《上海家政服務標準》宣傳貫徹會議。同時出臺“黑保姆”評判標準,如果被認定為“黑保姆”,將列入區家協“黑名單”。保姆涉“黑”隨時會被逐出區家協所屬家政企業。同時,設置了保姆入職門檻,即首次入職家政公司的保姆需要提供無“黑”證明。

  “黑名單”僅內部流傳

  “‘保姆黑名單’推出後,在區家協所屬愛君、千戶等18家家政公司中試點。”長寧區家協相關人士透露,期間,有七八位保姆被列入“黑名單”,列入“黑名單”的保姆主要是因為證件作假(健康證、上崗證、身份證等);3次及以上不參加面試,或面試後不上崗;接業務後,與僱主聯手“跳單”等。

  “當時我們家協確定了4種情形屬“黑保姆”,另外加上6種情形,總共10種情況會被列入“黑名單”。出於隱私保護,“黑名單”只在區家協內部流傳,不對外。

  叫停原因

  1 備受質疑 協會有沒有權利推“黑名單”

  就在實施“保姆黑名單”制度後的第三個月,被列入“黑名單”中的兩名保姆就來到長寧區家協吵鬧,她們認為區家協的做法不客觀不實際,做法欠妥,給她們戴上“黑帽子”後讓她們在眾多家政公司中抬不起頭。兩名中的一名張阿姨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是自己一時糊塗從地攤上購買了假的健康證。

  張阿姨回憶,那天她匆匆從老家趕來上海,經小姐妹介紹來到家政公司,匆忙中身上只帶著身份證,卻沒有健康證。家政公司提出要健康證後,那位帶她進家政公司的小姐妹急中生智,暗暗告訴她有辦法搞到,出了家政公司大門,她隨即把張阿姨帶到了賣假證的地方,隨後買了張假證。

  “去醫院檢查大概要花百把塊錢,還要一項一項檢查,買假證花錢少,速度又快,我是一時糊塗走了地攤捷徑,才幹了糊塗事。”事後張阿姨表示,願意改正,但沒有想到因此被列入了“黑名單”。“只是感覺區家協做法上不妥,就因為買了張假健康證就給我戴上‘黑帽子’,這讓我怎麼也想不通。”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一旁的保姆發出了多種不同的聲音。有保姆認為,將張阿姨列入“黑名單”確實有點過頭,“絕大多數保姆學歷低,看問題簡單,在入職長寧區家政公司時,並沒有把作假行為看得很重”。同時,一些保姆質疑,保姆到底違反了哪些規定可以上“黑名單”,是不是違反了長寧區家協的這10條就要上“黑名單”?這個問題很值得商榷。另外,其權威性同樣值得懷疑,政府相關部門有權發佈“黑名單”,而區家協也是否有權推出“黑名單”呢?

  2 效果打折 不在長寧,在外區照樣做保姆

  劉阿姨同樣被列入“黑名單”,但劉阿姨卻能逍遙“法”外。據悉,劉阿姨是因為“跳單”而被列入“黑名單”,取消上崗資格的。據劉阿姨打工的家政公司介紹,劉阿姨找到府來要求做保姆,網上查詢後發現,僱主陳女士也正好要找這樣的鐘點工,於是雙方一拍即合。但就在家政公司牽線之後,劉阿姨和陳女士雙方都突然取消了需求,這讓家政公司疑竇頓生。事後經了解家政公司發現,是劉阿姨和陳女士跳過了家政公司,雙方都省去支付仲介費後,劉阿姨還是去了陳女士家做保姆。於是,該家政公司上報區家協,將劉阿姨列入了“黑名單”。

  不過,取消入職資格後,劉阿姨並沒有太在意,之後,劉阿姨與黃浦、靜安、虹口等多個家政公司掛鉤,而且大約在一個月之後就找到了工作。

  “外區家政公司不知道長寧區家協在實施‘保姆黑名單’,即便知道了,外區家政公司也不會在意‘黑名單’,所以自己在外區找工作一路順暢。其實,‘跳單’的事在業內很平常,即便讓其他家政公司知道了,他們也不會太在意的。”

  “不光是劉阿姨,凡是被列入‘黑名單’的保姆,大都另謀高就,即在長寧區家協之外的家政公司找到了工作,這也是試點遇到的難點,試點達不到殺一儆百的效果,由此,很多保姆看在眼裏,對‘黑名單’抱著無所謂的態度。”長寧區家協該人士告訴記者,試點企業卻為此付出代價,保姆流失,嚴肅的制度難以得到貫徹執行,由此直接影響到試點家政公司的效益。

  3 水分不少 提供材料難,有些材料真假難辨

  要求提供相關材料也是一件難事。愛君家政的工作人員稱,當他們向保姆提出提供相關材料(無刑事犯罪記錄、無精神病史和傳染病等)時,很多保姆會告訴他們,當她們向當地相關部門提出出具相關材料時,當地有關部門往往不出具相關材料。

  不提供材料還好,提供了材料更麻煩。一些接受採訪的家政公司反映,幾名遞交材料的新保姆,除了派出所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外,其他材料如履歷、前任僱主家庭和家政公司的推薦證明等都很難驗證其真假,即便是真的,也不知道寫推薦證明的僱主、家政公司會不會言過其實。

  潔輪家政的工作人員拿到過一份新保姆遞交上來的前任僱主家庭和家政公司的證明材料,其中不乏“好”、“優秀”、“成績突出”等過度包裝的言辭,整份材料把保姆描寫得沒一丁點缺點,“如果對該保姆不了解,通篇讀下來會讓人感覺該保姆就是一位典型勞模,英雄榜樣”。該工作人員表示,水分肯定很多。對於記者提出的“派人員驗證相關材料”想法,多位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員都認為“不太可能”,這是因為多數家政公司的人手少,如果要驗證,花費時間長,投入的人力、物力多,想要逐個驗證效率很低。

  [長寧區家協]

  家政誠信體系應在全市範圍推行

  試點“保姆黑名單”無奈叫停,是否意味著試點失敗了?長寧區家協不這麼認為。上海市家庭服務業行業協會副會長、長寧區家協會長夏君認為,建立誠信體系是國家近年來推行的一項重要制度,也是每個公民應該做到的基本要求,叫停是暫時的,應該在更大範圍,更全面地落實建立家政誠信體系。

  根據試點的情況,夏君認為,家政行業建立誠信體系首先必須有制度保證,即只有在國家的相關政策制度制定並落實到一定程度,在多部門協同配合下,才可能更嚴肅、更順暢地落地。其次,家政誠信體系應該在全市範圍推廣執行,這樣可以避免出現“長寧不打工,其他區照樣做保姆”的情況。

  市社會信用促進中心主任傅春告訴記者,“失信黑名單”是政府部門在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聯合懲戒的專屬名詞,由相關的行業主管部門發佈,發佈後在行業監管和服務領域具有相應的法律效應,行業協會等社會機構發佈“失信黑名單”存在合規性和公信力的問題。

  傅春提出,在行業信用體系建設方面,行業協會等社會機構可以通過建立符合行業發展和具有行業特色的信用評估體系,發佈相應的信用評估結果,如公佈五星信用企業、四星信用企業等,行業協會還可以發佈信用警示企業名單等,可以起到告知市民和提醒市民的目的,降低市民的識別成本和風險成本。

  “在行業信用資訊共用方面,目前由市社會信用促進中心牽頭建設的上海市市場信用資訊共用平臺,協助各個行業、各個服務平臺建立的信用管理體系,在全市層面形成了市場信用資訊的共用,有效推進了跨行業、跨區域的聯合獎懲。”

  [記者手記]

  如何讓好事 辦得下去辦得更好

  長期以來,不良保姆事件屢見報端,而如何有效制止不良保姆事件再發生,已經引起全社會的高度關注。其間,包括政府相關部門、家協、專家等已經把目光聚焦到誠信制度建設上來,誠信體系建設包括諸多方面和內容,長寧區家協于去年7月間推出的“保姆黑名單”,其目的也在於此。

  試點“保姆黑名單”本意是好的,為了讓僱主不再擔驚受怕,促進家政服務行業水準。但也要看到這次試點存在著不夠精準的一面,比如如何更合規,更契合實際,做得更到位?

  記者以為,好事要辦好,需要更多、更精確、更全面地了解法規、政策,更多地了解民意。這樣,才能讓好事辦得下去、辦得更好!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