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九旬”岐山村正經歷近年來最大規模修繕,老弄堂能恢復初生時的優雅嗎?

2018-7-11 14:12:28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舒抒 選稿:付楊

  原標題:“九旬”岐山村正經歷近年來最大規模修繕,老弄堂能恢復初生時的優雅嗎?

  今年73歲的王肖荷曾與錢學森的父親是多年鄰居。在愚園路1032弄岐山村內居住了66年的她,總盼著在家門口看到“小時候的光景”。這個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

  今年3月,長寧區正式啟動岐山村優秀歷史建築修繕,到下月初,弄堂內14棟優秀歷史建築就將完成最關鍵的外立面修繕,重新展露90多年前誕生時的優雅面貌。岐山村內15棟居民樓的內部修繕和煤衛設施改造也將同步啟動,待9月底修繕工程全部完工後,岐山村或將成為上海新式里弄中首個同步完成內外部修繕的成片風貌保護建築群。

愚園路1032弄岐山村

  給老建築“卸粧、護膚、上淡粧”

  岐山村北臨長寧路,東依江蘇路,南傍愚園路,佔地面積2.2萬平方米,是上海市中心典型的成片新式里弄建築群。弄內建築多興建於1925年至1930年間,建築風格主要為聯體式三層花園住宅和獨棟花園洋房,磚木結構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2005年,總建築面積約1.4萬平方米的岐山村被列入上海市第四批優秀歷史保護建築。

  記者從長寧區房管部門了解到,岐山村此次修繕共涉及15幢建築,以大門位於愚園路上的主弄為軸呈魚骨狀排列,其中聯排花園住宅11幢,獨棟花園洋房4幢。除了歷史建築常涉及的屋面修繕、外立面修繕、承重結構加固修繕,建築內公用部位修繕、給排水及其他設備修繕、強電及弱電架空線入地等工程也包含在此次修繕內。

岐山村的施工現場,主弄兩側建築都搭滿了腳手架,正在進行外立面修繕

工人正在對青磚圍墻進行外立面清理

  在岐山村的施工現場,往來居民和推著水泥車的工人們時不時相互讓道;均勻分佈的支弄角落裏,砌墻聲、輕微的電鑽聲仿佛在為弄堂外車水馬龍的愚園路和聲伴唱。但奪人眼球的還是眼前密密麻麻的腳手架。“歷史建築修繕,關鍵之一就是外立面修復。”上海新長寧集團建築裝飾實業有限公司項目負責人告訴記者,岐山村內建築立面形式多樣,包括紅磚清水墻、青磚、鵝卵石、水泥拉毛等四種,修繕方式也各有不同。

  如修繕拉毛墻面需要先剷除破損位置再重新抹拉毛灰;清水墻面需用專門塗料清洗劑去除墻面原有塗料和污垢,再借助專用磚粉漿料逐塊批嵌、勾縫;最複雜的鵝卵石外墻修繕需在清理破損部位後,經過吊垂直、套方、找規矩、做灰餅、充筋,再依次塗抹底層、中層、粘結層的砂槳,撒上鵝卵石後還要逐一拍平、修整、養護。

  然而,大多數建築歷經幾十年的反覆修繕,外墻都包裹了材質各異的各色涂層,宛如帶著一副身份難辨的“面具”。

  岐山村居委會所在的愚園路1032弄48號,施工人員使用專用高壓水槍沖洗外立面時,“面具”紋絲不動,只能用專業脫漆膏“敷”在外墻,猶如為建築“卸粧”。然而,一般“卸粧”一次就能恢復建築“素顏”的脫漆膏,遇到這棟累積了三、四層不同塗料、粉刷印跡的老建築也只能甘拜下風,“出馬”三次才使建築恢復原始底色,僅“卸粧”的耗時就超過了1天。

愚園路1032弄48號建築外立面已經完成修繕,基本恢復其紅磚墻面特色

已經完成修繕的水泥拉毛墻面

基本完成修繕的青磚墻面

  老建築修繕時另一枚“定時炸彈”當屬白蟻。居住在岐山村內錢學森舊居二樓的王肖荷老人告訴記者,每到晚上8時,房內的白蟻們就準時“上班”,居民們也都熟門熟路地往日光燈下放一盆冷水,引誘白螞蟻聚到盆中央。大約過上半小時,當天“上班”的幾十隻白蟻差不多都“放棄掙扎”,那麼當晚居民們基本能睡個好覺。“這是在老房子裏居住多年略帶無奈的智慧。”

  記者了解到,就在岐山村此次修繕中,一棟居民樓的房樑被白蟻侵蝕後損壞嚴重,需要整根替換。同一屋檐下的兩戶居民不得不臨時搬遷至其他地方暫住,騰出20天工期使工人們能夠順利替換這根長10.2米,重達500斤的房樑。然而,由於該居民樓既非沿街建築,岐山村內主通道也不足5米,吊裝機無法進入,最後只得由12名工人徒手將房樑吊拉至屋頂。

  諸如此類的意外挑戰在修繕中時有發生,加之歷史保護建築修繕必須遵守“修舊如故”的原則,使得岐山村的修繕不僅要靠施工方的專業巧勁,還要依靠居民、居委會等多方參與配合。

  “弄長制”化解矛盾隱憂

  錢學森舊居紀念館所在的居民樓一層,6戶居民家庭合用的廚房空間。2011 年長寧區曾在此進行過一次廚衛改造。

  優秀歷史建築的修繕要求為“五年一小修,十年一大修”。岐山村上一次大修發生在2011年,主要對建築的門、窗、公用部位、地板等進行整修,同時進行外墻粉刷和屋頂堵漏,並對兩個門牌號的房屋完成了廚衛改造。

  相比7年前的大修,這次岐山村的修繕有明顯不同。江蘇路街道社區管理辦主任王劍鋒告訴記者,居民們剛開始都以為,這次“修房子”同之前一樣,工人們搭好腳手架,粉刷幾天就能完工。“沒想到,工人們來了後先對著外墻鑿、磨,用高壓水槍噴刷、沖洗,是按照保護建築的最高標準修繕的。”

  修繕後的建築優雅、清秀,但是在修繕過程中也曾出現“窗戶沒關好高壓水槍誤噴進家中”、墻面年久失修或是窗框鬆動造成屋內滲水等影響居民生活的意外插曲。

  江蘇路街道岐山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李路祎告訴記者,遇到施工中的突發狀況,居民們每天早上7時至傍晚17時都能隨時到岐山村內的施工問訊處反映。此外,每週三下午,街道、施工方、監理、居委會和物業也會雷打不動開例會討論施工問題和居民訴求。

岐山村內支弄

已經基本完成修繕的青磚墻與紅磚裝飾面

工人正在對青磚墻面進行勾縫

  今年3月,江蘇路街道內首次在轄區內推行“弄管會”,每條弄堂設一名“弄長”,負責在居民和居委會之間架起一座更精準的溝通橋梁。

  已經67歲的岐山村原住民任讚群成為了這條弄堂的首任“弄長”,曾擔任岐山村居民區書記的他在居民中頗有威信。這次大修,整條弄堂主通道兩側都搭滿了腳手架,居民們晾曬衣服有困難,或是家中墻面滲水發生脫落,大大小小的事情大家都第一個想到“找老任”,而任讚群也會立即與施工隊反映,或是請居委會出面協調。原本有些生氣的居民看到忙前忙後的老任,也開始耐心等候解決。

  “老弄堂條件有限,無法24小時配備保安、保潔,這時候就要發動居民自治的力量,有人帶頭、有人參與,共同維護家園。”王劍鋒説,在市中心老城區的“熟人社會”,“弄長制”將政府管理化為社區治理,正成為非常有效的居民自治形式。

  “文化聚人”讓租戶、原住民成為“一家人”

  修繕期間,不少居民家晾曬衣服成了難題

  截至目前,長寧區共有花園住宅、新式里弄、老公寓等公房約34萬平方米,其中第一到第五批優秀歷史建築共有121處,列全市第四。其中,江蘇路街道是全市花園洋房最多的街道之一,轄區內現有58處共237幢優秀歷史建築,佔長寧歷史優秀建築總量的48%。

  恰恰是在老房密布的風貌區,許多上了年紀的原住民都相繼離開到別處居住,轉而將老房子出租。李路祎告訴記者,岐山村現有居民近500戶,整條弄堂的出租戶接近40%。在涉及此次大修的200余戶居民中,出租戶也佔了不少。“老小區條件不佳,煤衛合用多,居民間矛盾比較集中。”“出租率高,租客對房屋的愛護程度肯定無法像原住民那樣,這其中的矛盾也時有發生。”

  面對猶如“連環套”式的管理壓力,岐山村堅持用好多年“文化聚人”積累的居民自治“家底”。每當新租客來居委會報到時,工作人員都會主動介紹愚園路、岐山村的老馬路、老弄堂歷史,李路祎和同事們還會“有預謀”地打聽新居民的興趣愛好、文藝特長。居住在岐山村61號的一位來自浙江的“上海媳婦”就是這樣被挖掘出了文藝特長,成為居委會文化團隊的負責人。

  此外,岐山村居委還主動邀請長期居住的租戶擔任樓組長,參與樓道和弄堂管理。就連租設在弄堂內的房産仲介也加入岐山村居民區的聚力黨支部,主動承擔起向新租戶告知歷史保護建築使用、裝修事項的重任。

  待8月初外立面修繕完成,岐山村還將進行房屋室內修繕以及小區架空線入地工程。而當幾個月後的金秋十月,人們再次走進岐山村時,裏外修繕一新、空中“蜘蛛網”不再的這條老弄堂還將煥發怎樣的新光彩,不妨親自走進愚園路1032弄感受一番。

小區整體改造後效果圖

建築外立面修繕後效果圖供圖:均長寧區江蘇路街道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