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上海女子圖鑒》今夜收官 專訪導演程亮:比現實快半拍 做網劇如此創業亦如此

2018-6-13 08:38:26

來源:東方網 作者:解敏、汪偉秋 選稿:葉頁

  東方網記者解敏、汪偉秋6月13日報道:“只有頭頂上有梧桐樹的地方才是上海。”今晚,當紅網劇《上海女子圖鑒》將放出最後大結局。該劇講述了小鎮姑娘羅海燕大學畢業後選擇留在上海,十多年間一路打拼的勵志故事。追劇一月有餘,女主角羅海燕的最終歸屬會走向何方,令人牽掛。

  《上海女子圖鑒》(以下簡稱“上圖”)和此前播出的《北京女子圖鑒》(以下簡稱“北圖”)一樣,都源於日本網劇《東京女子圖鑒》。原作一度掀起話題討論之後,中國影視方果斷購買了版權,並開發出了“北京”和“上海”兩個版本。

  沒有那麼絕對 上海女性在職場上的空間更大

  截至目前,“上圖”在優酷視頻平臺上的播放量超過6.4億。與“北圖”差不多同時開拍,播放時間也前後銜接。不可避免地,觀眾會把這兩部劇拿來比較。對此導演程亮坦然接受:“當初選擇這個題材,正是看中了它的話題性。劇中對職場女性‘慾望’的解析與當前社會關注的話題高度一致。”女主角羅海燕在上海打拼的經歷中,逐漸清晰了自己要的是什麼,對工作和感情的主動權都必須掌握在自己手裏。

  時代在改變,時代的話題也隨之改變,創作者想要更“接地氣”,就意味著要與普通觀眾關注的話題産生關係。在電視劇中,能真正反映白領真實生活的職業劇並不多,廣告業是個很好的切入口。“以往職場劇的通病,每每涉及到真正的工作場景,要麼浮誇不夠真實,要麼匆匆回避。主要原因可能就是演員和創作者本身並沒有做過白領。”而在“上圖”裏,女主角的扮演者王真兒和主創團隊中多人都上過班,有切身體驗就是“上圖”的優勢,他們能更好地展現劇中職業“白骨精”的特質,而觀眾眼中的“真實感”,可能也正出自於此。

  在他看來,“上圖”中的女主角沒有那麼“絕對”。與日本社會階層的固化相比,上海女性在職場上的表現極為活躍,她們在事業上前行的空間更大,事業和家庭雙雙斬獲的也大有人在。因此也有網友評價:這一回女主終於不用再靠男人上位。對待感情,與不愛任何人的日本版和北京版女主角相比,羅海燕對身邊的男人是付出過真情實感的。程亮説,可能由於自己也算是個“體制內”導演,會自覺要求自己的劇“三觀”要正,而這一點也和編劇、製片方達成了共識。

  以電影的標準製作網劇

  與此前《北京女子圖鑒》的話題性相比,《上海女子圖鑒》顯得有些低調。有人説是因為女主角王真兒不像戚薇那麼自帶流量。在該劇之前,她只在《無證之罪》《記憶大師》等少數幾部影片中出演過角色。程亮之所以選擇她,正是因為她的非科班出身。

  在這部劇之前,程亮在自己的影視作品中所啟用的大部分演員都是非職業演員,因為在他們身上可以找到一種“野生的”感覺。程亮評價王真兒的演技,“她整個人的狀態與羅海燕這個人物非常吻合”。她的表演很克制,表情很細緻,在她身上看不到過分張揚的喜怒哀樂。用一句“時髦”的話來説,王真兒的演技可以稱得上是網劇中的一股清流。這種表演方式通常只會使用在電影裏。

  以電影的標準來拍攝一部網劇,是程亮的自我要求。但從實際效果上來,矛盾還是存在的。在彈幕中被觀眾屢屢“吐槽”的畫面過暗的問題。程亮解釋,“把燈光調暗”是導演和製作團隊,基於劇情主基調做出的判斷。

  但是不同的媒介有自己的特性和表現方式。中國觀眾喜歡亮堂的畫面,源於長期以來觀眾對傳統電視劇的固定審美。但這次拍攝團隊選擇運用更近似于電影的燈光和色彩,也算是一種不小的嘗試和挑戰。程亮説,如果想要對傳統電視劇模式、藝術手段形成突破的話,現在差不多是時候可以發起挑戰和衝擊了。

  至於挑戰到什麼位置,觀眾能否接受,之間存在的差異到底有多大,需要作為導演的自己,在摸索中不斷調試和平衡。程亮坦言,就網劇而言,是否要把標準定得那麼高,這一次的冒進嘗試可能或許是步子走得快了些,但也沒什麼可後悔的。因為觀眾的欣賞水準也是在不斷成長的。如果有一天一不小心拍攝水準落在觀眾欣賞之後了,那才是真正要被詬病的。

  影視創業:先做出“産品”再戴上鐐銬也不遲

  從北京電影學院導演係畢業成為上影廠導演,再到“墻外開花”投身網際網路。早在部落格、微博、豆瓣都還沒有出現的年代,程亮創辦了紅極一時的網際網路白領社區“都市客”,成為“白骨精”聚集的潮流之地。之後又陸續創辦了大巷科技、72人拜師網等一系列網際網路創意平臺,活躍在新媒體社會化行銷領域。

  然而在網際網路企業中的跌打滾爬讓他很快地意識到,學導演的自己終究無法像一個程式員那樣掌握這個行業的“底層代碼”,那也就意味著決定權並不能真正掌握在自己手裏。而電影始終是“初戀”,在影視製作的整個週期裏,從劇作到拍攝到後期,在每個環節裏自己都可以參與,甚至改變局勢。這最終讓他還是選擇回歸影視。“創業的實質還是要看你的本心和你所從事的工作有多近。如果是一致的,你的能量會發揮到最大化,如果是相異的,不如趁早放棄。”

  隨著網際網路發展,資訊已經完全透明化。對想加入這個行業創業的人來説,眼下或許正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好時代,也是最容易找到錢的好時代。接觸過網際網路,又最終回到影視行業,經歷過才能更清晰地看到其中的異同。程亮認為,網際網路企業狼性十足,整個産業都是由資本推動,産品迭代的週期非常快。而文化創意的東西需要時間來鋪墊,投資人今天投入的資金可能需要很長的週期才能得到回報。與網際網路企業的熱錢、快錢相比,影視作品是需要時間來打磨和洗滌的,這其中就需要創作和資本進行交流,逐漸縮小克服這一矛盾。

  文化創作者的基因往往決定了這群人通常都缺乏協作性。但是影視製作本身最需要的確是團隊協作。而一旦當你決定創業,負責企業運營,大量時間要和財務報表打交道,同樣也需要協作,甚至可能為此根本再也沒有時間進行創作。“創業之前,不妨先問問自己,身為創作者同時又是企業經營者,有沒有做好準備,來平衡這些矛盾。”

  回歸影視,程亮也沒有放棄和網際網路發生關係。2011年創作網路電影《宅男電臺》,2014年製作網劇《奇妙世紀》。在《上海女子圖鑒》之後,緊接著又會有新的項目即將上馬。這一次同樣是關於都市人的焦慮,主題將涉及教育問題,播出的形式也將成為“網臺同播”,預計將在2個月後開拍。而他個人籌備了3年,劇本修改了11稿的青春懸疑電影《天才遊戲》,也入圍了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電影項目創投名單,在電影節期間,影片將進入創投階段,如果順利的話也將於年內開拍。

  創辦于2011的啼聲影視,于2016年獲得Pre-A輪融資。程亮説,目前公司處於“不差錢”的狀態。因此對資本的需求也並不是那麼迫切。“當你與資本協作前進,也就意味著你身上的責任和將與你拿到的錢是對等的,更意味著在速度和錢的體量上對你提出了新的要求。在資本進入之前,或許並不需要那麼早就帶著鐐銬跳舞,我選擇先做出成績。”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