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任仲倫:《村戲》是上海電影人的一次勝利

2018-5-17 21:21:19

來源:東方網 作者:解敏 選稿:劉輝

影片《村戲》海報

  東方網記者解敏5月18日報道:日前,由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主辦的“文學性與新時代藝術電影——電影《村戲》學術研討會”在滬舉行。電影《村戲》改編自賈大山小説,鄭大聖執導,上海電影集團出品。影片由《村戲》《花生》《老路》幾個短篇整合改編而來。影片曾榮獲第31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編劇、最佳導演、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攝影4項提名。

  研討會上,上影集團董事長任仲倫回憶起該部電影從立項到整個拍攝過程,完全放棄了所有的商業元素,從黑白影像和到完全業餘的演員構成,影片內容的呈現上,完全順著導演的藝術追求去做。影片從劇本到拍攝完成歷時三年多,除了導演鄭大聖個人的藝術追求以外,還體現了拍攝團隊對生活的尊重。

  導演鄭大聖回憶,整個劇組拍攝時就住在當地的農民家裏,我們所看到的影片中的場景都是真實的場景。“2015年冬天拍攝第一期,就是片子裏純黑白冬天的部分,我們拍了32天,比計劃提前了將近一半。雖然演員是非職演員,但是他們特別順手和天才。”“後來隔了半年多,主要是種花生地,等葉子長出來。2016年夏天我們又返回拍了10天的夏天場景。此後不斷剪輯修改,大概是歷時三年。”

上影集團董事長任仲倫回憶影片立項過程

  任仲倫認表示,這幾年中國電影産業化以後,真正用心去思考和堅持創作的作品不多。而經過思考和創作還能獲得成功的作品更少。《村戲》的成功可以説是上海電影人的一次勝利。上海電影這幾年有進步,但同時也頂著各種壓力、要求和期盼。《村戲》在2016年出品,到2017年形成一種文化現象,為上海電影,為上海的文化發展做了很重要的貢獻。任仲倫認為,“中國電影總要有一樣這些影片,我們能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裏支援這樣的影片,保持純粹的藝術追求和藝術風格。”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毛尖在現場表示,自己已經是看第三次觀看這部電影了,“雖然不能説《村戲》是2017年最好的電影,肯定是2017年最重要的電影。”毛尖認為,這些年有很多農村題材的影片,總是呈現出和城市完全不同的隔絕。城市就是城市,農村就是農村。而在《村戲》中,導演鄭大聖重新召喚出了鄉村電影傳統,喚醒了鄉村就是家國的概念。

  農村不只是農村的農村,農村重新成為中國的農村。用這樣的方式,用這樣的語言,鄭大聖重建了中國鄉村電影的傳統。毛尖教授認為,鄭大聖的這一嘗試是非常先鋒又是非常中國的,重新打開了鄉村題材更多的可能性。我們從《村戲》中找不到小鮮肉的臉,但是可以召喚出我們對中國電影新的期望,《村戲》也為中國電影構建了一個新的起點。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