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夜市代名詞”巧玲:30年街邊小攤變身人氣美食 吃的就是感情

2018-5-16 08:24:28

來源:新民網 作者:李若楠,董怡虹,蕭君瑋,陳炅瑋 選稿:付楊

  原標題:“夜市代名詞”巧玲:30年街邊小攤變身人氣美食吃的就是感情

  【編者按】

  彭浦夜市,曾經是北上海乃至全上海最大、最紅火的夜市。

  五年前,2013年11月,新民晚報新民網率先報道彭浦夜市攤販嚴重阻礙交通,8條公交線路被迫改道。在連續多日的追蹤報道推動下,有關部門痛下決心,採取強制措施,取締了名噪一時,無證、佔道、影響居民生活多年的非法市場。

  五年後,2018年,上海提出年內基本消除無證照食品經營的目標。壽寧路、昌裏路這兩大夜市無證照小餐飲的整治目前也正在進行當中。滬上夜市美食何去何從,備受關注,如何滿足市民的多樣化需求,值得探討。

  近日我們回訪當年彭浦夜市的“見證者”。她曾為做生意換了3萬元硬幣;他曾一晚三小時賣掉300隻烤牛蛙;她的名字就曾是夜市的“招牌”……他們都曾在彭浦夜市“叱吒風雲”,擁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今起三天,我們將講述他們身上曾經經歷和正在發生的故事。他們經歷了彭浦夜市最紅火的時光,也在一夜之間面臨抉擇。他們見證了城市的變遷,也是當下上海夜市何去何從的“活標本”。

圖説:“巧玲炸雞”曾是彭浦夜市一塊響噹噹的招牌,做得最早、生意最火。蕭君瑋攝(除註明外,下同)

圖説:巧玲懷念夜市的氣氛和緣分。受訪者供圖

圖説:穿上專門製作的圍裙,晚上的生意開始了。

  有人為吃一隻炸雞腿,甘願等待6小時;有人拿著美食書,特地從台灣找來……時至今日,提起彭浦夜市,有一個名字還被食客和同行頻繁提及——巧玲。

  在聞喜路,曾經彭浦夜市的“美食中心”,巧玲炸雞是一塊響噹噹的招牌,做得最早、生意最火,甚至“彭浦第一炸”的名號也由她而起。

  如今,彭浦地區再難覓巧玲忙裏忙外炸雞的身影。離開了彭浦,她的店裏再沒有“第一炸”的牌子。

  不變的是,很多老顧客一進店還是先找巧玲,“巧玲,巧玲”,叫得親熱。而巧玲也説,“炸雞腿哪都能吃到,他們來這裡,吃的是一份感情”。

圖説:巧玲現在不常來店裏,但每天還是花幾個小時腌制並串好雞腿、雞翅等主打産品。

圖説:巧玲炸雞最有名的就是炸雞腿。

  30年街邊小攤變身人氣美食 排隊堪比世博會

  經歷了夜市取締、門面拆遷整治,巧玲和她的店都已悄然離開了彭浦。記者輾轉找到位於共康路三泉路的“巧玲炸雞”時,只有夥計看店,見到巧玲,已經是幾天后了。

  “我現在歲數大了,退居二線了。”巧玲今年57歲,聲音很溫和。她現在不常來店裏,但有一件事是仍堅持親自把關和動手——每天早上花幾個小時,腌制並串好雞腿、雞翅等主打産品。這是20多年保持下來的傳統。“品質一定要保證。”巧玲認真地説。

  巧玲從小就住在彭浦新村。1988年,她在聞喜路老電影院附近擺起了小攤頭,最初賣的是牛肉串。很多老顧客、“忠粉”正是當年放了學就跑來吃牛肉串的學生一族。

  20年多前肯德基進入中國,申城街頭開始流行炸雞這類小吃,當時彭浦還沒人做。“別人都説彭浦新村層次低,我説我不相信,層次是要靠人帶的。”看準商機,巧玲和丈夫開始推車出攤做炸雞腿、炸雞翅的生意。

  起初他們出攤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可巧玲炸雞還是火了。經常攤頭還沒出,顧客就已經排隊了。

  很多人都説巧玲炸雞的秘訣在巧玲丈夫調製的醬料,可沒過幾年丈夫不幸去世。

  一個人推車出攤太難應付,巧玲便在一家小飯店門前棲身。後來生意越來越好,她又單獨租下了門面,雇了幫手。

  巧玲尤記得世博年生意特別火爆,她用“做瘋了”來形容,“排隊真的跟世博會一樣的時間,我跟顧客講,‘付好錢回去洗個澡,睡一覺再來’。”

圖説:老照片記錄了曾經的小攤頭和攤頭前排隊的熱鬧場景。受訪者供圖

圖説:搬到共康路上,巧玲在門口整理店面。

  生意不易做卻堅持不做外賣 “顧客吃一份感情”

  巧玲的店如今開在寶山與靜安交界的共康路上,搬到此處有三四年了。共康路兩側商鋪一半以上做餐飲,巧玲的店面很不起眼,壞了的店招燈箱也還沒來得及修。路過的行人或許很難想像出老闆曾經的夜市輝煌,唯有店招上一行小字“巧玲,始於1988”才道出店家的“資歷”。

  晚上7點多,店裏食客三三兩兩,來來去去,始終沒有把五六張桌子坐滿過。“現在説不清楚什麼時候來客人。”聽到夥計對記者這樣説,巧玲在一旁搭腔,“夜市那會兒,很多人下了班就直奔來了。”

  有同行認為巧玲的店位置偏,影響生意。“其實這裡還好啦。想一下子像過去生意那樣好,不可能的。”在巧玲看來,不管搬到哪,新的地方總要慢慢適應,再加上這幾年吃的東西多了,想把生意做好更難了。即便生意難做,她還是不願意做外賣平臺生意,“油炸食品,蓋子一悶就回油,口感不好了”。

  “很多人大老遠來,吃的就是一份感情。”巧玲説,正因為有很多老顧客在,“沒辦法停”。

  説起跟顧客的情分,巧玲總是最開心的。“我老早擺馬路攤,前面放個垃圾桶,顧客吃完都很自覺放進去,如果丟在馬路上,城管要找我了。”記得住顧客對她的體諒,她對顧客也尤其上心,喜歡觀察客人,跟客人聊天,“顧客點了兩樣,一樣吃一樣不吃,我就要問問‘儂覺得味道哪能’,該改進的地方要改進”。

  甚至連“彭浦第一炸”的名字,都源自顧客的一份心意。有位老顧客推薦朋友來吃雞腿,結果朋友找不到地方,老顧客正好是開廣告公司的,便自作主張做了一塊廣告牌送來,上面寫的正是“彭浦第一炸”。廣告牌當時被放在醒目的聞喜路共和新路路口。

  後來夜市很多油炸食品的攤位都會用“彭浦第一炸”的名頭,多的時候有30余家。現在申城街頭也依然如此,反而巧玲不再用了。説起這個,她沒有不悅之色,反而笑著説“大家用好了,我‘巧玲’大家都還記得”。

  做了三十年,巧玲叫了這麼多年,大家卻很少知道她姓張。而這並不妨礙她與顧客的一份情,到現在還時常有老顧客打電話給她,聊聊家常。“很多人在我這邊從小吃到大的,小時候管我叫‘巧玲阿姨’,工作了就叫‘巧玲阿姐’,年輕點,後來太熟悉了,就直接‘巧玲,巧玲’地叫了。”聽顧客們叫得親熱,巧玲也感到開心。

圖説:坐在店裏,巧玲與記者聊起過往。

圖説:記者採訪這天,恰巧遇到一位也曾在彭浦夜市做美食的攤主。這也是離開彭浦之後,他與巧玲首次再碰到。

  再談夜市“那些年”:先有口碑,也有人和人的緣分

  採訪中,巧玲總説自己老了,腦子不好,很多眼前的事情不記得了,可過去的一幕幕總是在腦海裏閃現。“我那時做得真的蠻辛苦的,擺馬路攤,街道、城管都要管。”她坦言,那時真的想不通,“我做得保質保量,憑什麼不給我賣。”

  現在,巧玲對一切都釋然了。女兒長大了,跟夜市裏年齡相倣的小姐妹在運城路開了家店,做的還是夜市美食。雖然店名沿用了“巧玲”,但管理上巧玲是放手的,連店裏的功能表她也沒仔細看過,“年輕人的東西,他們自己搞吧”。

  巧玲説,當年夜市擺在馬路中間確實不像樣,如果上海再組織有規模的夜市,必須提前規劃好。

  “夜市的人氣,要像滾雪球一樣慢慢地滾大,夜市的口碑也是一點點傳出去的。”在她看來,夜市能否做好,靠的還是品質,“一個人吃好了,他們再去告訴別人”。而這正是當年彭浦夜市紅火起來的過程。

  “我再給你們講個故事,都是在夜市裏發生的。”採訪即將結束,巧玲又打開了話匣子,“有人家拆遷搬出去很多年沒碰到了,有一天竟然在我的店裏碰到了,都是來吃炸雞腿的。還有很多同事、朋友到這邊來聚會、碰頭,看到他們開心,我也很開心。”

  “這就是夜市,是人與人的緣分吧!”巧玲微笑中帶著回味。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