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Gameboy、手抄歌詞本……這些童年時的“心頭好” 80後的你還記得嗎?

2018-5-15 13:40:28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 實習記者甄立鶴 選稿:王浩也

  東方網記者熊芳雨、實習記者甄立鶴5月15日報道:印有九九乘法表的鐵皮鉛筆盒,盒內放著紅黑相間的中華鉛筆和透明綠色的西瓜橡皮擦,又或者是口袋裏小心揣著的電子寵物蛋和辛苦收集來的小虎隊卡片,課間被同學們圍觀著的小霸王遊戲機,急忙忙地回家為了趕上五點檔的動畫片奧特曼和美少女戰士。

  這樣的場景你熟悉嗎?你的童年是不是這樣的?近日,一場名為“你好,小時光”的百物展在上海展出,精選出改革開放後至本世紀初的100件兒時物品,代表著即將被遺忘的一百種美好,不僅是收藏人的個人記憶,更是80、90後的集體回憶。

印有99乘法表的鐵皮鉛筆盒

  鉛筆盒是學生時代的必需品,有鐵皮的,塑膠的,更高級的還有一種厚厚的自動鉛筆盒。小時候用東西磨損非常快,幾乎每個學期都要換一個。男生們的鉛筆盒裏往往有小小的紙牌和玩具,愛乾淨的女生們喜歡在裏面放上臘梅花或桂花,一打開就香氣撲鼻。還有人在鉛筆盒裏養過蠶寶寶,一邊聽課一邊玩。對70後,80後來説,鉛筆盒也是一件趣事:上小學、初中時用鐵皮鉛筆盒、塑膠鉛筆盒。偶爾還有同學用塑膠的多功能立體鉛筆盒,當時在教室裏是很養眼,許多同學會圍過來觀看。到高中開始就開始用軟筆袋了,上了大學和研究生時期就一個本子一支筆,或者筆記本電腦、iPad來記筆記。

人手一本的“歌詞本”

  曾經,我們因為抄歌詞,用所有的零花錢買了最高檔的有著漂亮封面的筆記本和一張張不幹膠貼圖。課餘生活的樂趣之一就是抄歌詞,手抄歌詞本不是簡單把歌詞抄上去就完事了,黑白裝飾畫、不幹膠貼畫、標題藝術字的設計、版面安排等都要精心製作。每首歌抄完總會在剩餘的地方寫下一句箴言,或者一首詩詞,那些簡短的文字都是在《讀者》或《青年文摘》等雜誌上摘錄下來的,力求做到圖文俱佳,好比自己就是一本雜誌的編輯一樣費盡心思。當自己的手抄歌詞本被同學相互傳閱時,心裏那個美啊,就像發行了專輯一樣有成就感。

早期的肯德基紳士爺爺

  1989年,上海開業了第一家肯德基,也是全中國第一家。地址在外灘邊的東風飯店,如今的華爾道夫酒店所在地。最先將肯德基作為時尚享受的,是1990年軋朋友的男男女女,南京路蕩馬路一直蕩到外灘,吃肯德基當然要比吃生煎饅頭、咖喱牛肉湯有情調得多,而且還是在東風飯店。真正的肯德基風潮,是在之後的每個六一兒童節,長輩給孩子的最高級節日禮物,就是帶他們去吃一次肯德基,長輩和孩子為這一份禮物付出的最大代價是:排隊兩小時。

已經停産的Gameboy遊戲機

  説到Gameboy,它應該是國內大眾對任天堂最熟悉的産品,在全球賣出近一億兩千萬台,開啟了任天堂掌機市場霸權地位。在90年代末到二十一世紀初,可以説是每個孩子最希望獲得的禮物之一。

  插卡的方式,擺脫了一台機器只能玩一個遊戲的限制。用4節 AA 電池供電能連續玩20多個小時,依靠著無可比擬的續航、諸如《馬利奧》、《精靈寶可夢》等大批名作坐陣以及相對實惠的售價等優勢,很快締造了一個遊戲界的神話。

  儘管這款經典的掌機早在2003年便已停産,但依然阻止不了許多玩家對於它的懷念。雖然畫風以黑白為主,但如果拿到現在依然不會輸給哪些顏色絢麗的遊戲,因為真的很好玩,這一大批遊戲造就了我們的童年。

電子寵物蛋

  1997 年,許多小朋友關心的可能只有書包裏“嘀嘀嘀”的呼喚聲——啊,我的電子寵物又餓了。

  電子寵物蛋又稱“拓麻歌子”由日本萬代公司于1996年末推出,在雞蛋造型的便攜遊戲機中塞入一個黑白液晶屏和三個按鈕,再搭配一個不可替換的簡單模擬養成類遊戲,“電子寵物”的玩法非常簡單,給寵物喂食、喂水、洗澡、鏟屎如此迴圈,把寵物養肥養大直到死亡。

  當年在“電子寵物”火起來的時候,網際網路還沒有走進人們的生活裏,那個時候孩子們最高端的消遣可能就是這種“電子寵物”了,這種玩具除了滿足孩子們玩心之外,也多少也能排解無聊寂寞之苦。前段時間風靡一時的《旅行青蛙》就類似于電子寵物的進化版。

90年代上海公交月卡

  上車請買票,月票請出示。這句話以前聽到老繭都出來,而如今卻很懷念那個一張月票隨便坐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月票對於很多老上海來説是如此熟悉的字眼。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上海,上下班只能乘坐公交車,最擠的時候,車廂內每平方米要站13個人。對於出行需要經常乘坐公交車的人來説,每天買票也是一件麻煩事兒,這時候,月票就應運而生了。

  80年代最初月票最低價只要6元,單位統一辦理。學生月票還能半價。對乘客來説既方便,又省錢,對公交公司來説,省去了售票員找補零錢和收取零錢的麻煩。

  1996年,上海公交實施改革,在全國率先取消了公交月票。之後出現了“本票”公交預售票。而隨著1999年底公共交通卡的問世,預售票的市場份額開始逐漸減少,2010年1月1日起,上海停止發售公交預售車票。到此為止,“本票”和“月票”一樣,成為了上海人一段難忘的記憶。

吹塑積木

  要説經典的玩具,積木一定是第一個。由木質和塑膠兩種,現在孩子們玩得幾乎都是塑膠可拼插的積木,這一類積木系列和主題比較多。

  相比于如今家家戶戶都有的樂高,80後小時候接觸的還有這種吹塑拼插積木。老的吹塑積木,是塑膠的、空心的,拼起來很結實,有H型、井字型、輪子型,可以拼成不同造型。網上有不少人想要找回這一童年玩具,再買給自己的孩子玩,但已經很少有廠家生産了,很難找到。

  如今,70後已步入中年,80後成了社會的中堅,90後部分也已成家立業,我們在慢慢變老,而童年的記憶卻愈發清晰。那些年的小夥伴轉學了,搬家了,走散了,那些伴隨我們一同長大的玩具,卻始終留存在我們的記憶中。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