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滬架空線入地 武康大樓將擺脫密布的"蜘蛛網"

2018-3-14 08:29:32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陳伊萍 選稿:付楊

  原標題:上海架空線入地進行時|武康大樓將擺脫密布的“蜘蛛網”

2018年3月6日,武康大樓周邊密布架空線。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陳伊萍圖

  想要拍一張武康大樓的完美照片並不容易。

  在上海,武康大樓不僅是一幢歷史悠久的保護建築,也是著名地標,在陽光下,大樓滿身的紅磚顯得莊嚴厚重。但美中不足的是,大樓周邊密布的架空線和隨處可見的各種立桿,將天空切割出不同的形狀,很是礙眼。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曾在武康大樓做過觀察:這棟知名歷史建築要找到一面不被電線桿、架空線、空調外機遮擋的立面,已經很難了。

  “建築是可閱讀的,街區是適合漫步的……”上海市第十一次黨代會報告中描述的美好藍圖如何才能實現?

  隨著上海全市架空線入地精細化整治工程的啟動,武康大樓淮海中路沿街的人行道上已豎立起了施工銘牌,竣工日期為2018年4月15日。

  影響美觀

  3月6日中午,陽光和煦。

  武康大樓如同一艘軍艦矗立在街角,滿身的紅磚在陽光的襯托下顯得莊嚴厚重,好似在靜靜述説它所見證的時代變遷。

  這樣一座可閱讀的建築不禁讓人舉起手機,想要留下它多角度的側影。可是,架空線將大樓周邊的天空分割成了數個多邊形,怎麼也避不開。

武康大樓周邊的天空,被架空線切割成不規則的形狀。

  “給武康大樓拍照,照片裏都是縱橫交錯的電線,像蜘蛛網一樣,太影響美觀了。”街口一位扛著單反相機的遊客説,他來上海旅遊,慕名前來尋找這一知名地標建築。

  他説,自己被其設計和歷史感所深深折服,卻不想密布的架空線,讓他無法拍下美麗全景,“我在這個路口的多個角度都嘗試拍大樓,都沒法避免這些電線進入鏡頭。還有大樓周邊隨處可見的電線桿子,裸露的電線纏成一圈又一圈,非常突兀,與這棟建築的厚重歷史、人文底蘊著實不符。”

武康大樓每一面都能看到架空線和電線立桿。

  武康大樓是上海優秀歷史建築,原名諾曼底公寓,位於上海徐匯區淮海中路1836-1858號。1924年,由萬國儲蓄會出資組建的中國建業地産公司,購入位於今日淮海中路武康路路口呈30°角的土地,斥資興建了這座公寓。

  公寓由匈牙利籍設計師鄔達克主導打樣設計,是上海第一座外廊式公寓大樓,大樓底層採用騎樓樣式,外觀為法國文藝復興式風格。

  諾曼底公寓是當時上海最早的一批現代化高層公寓,入住公寓的一般以上層僑民為主。1953年,諾曼底公寓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並更名為武康大樓,其後一些文化演藝界名流均入住此間,包括趙丹、王人美、秦怡、孫道臨、鄭君裏、王文娟等。

  如今的武康大樓,依然保留了近百年前留下來的完整的主樓、輔樓和汽車間,一共居住著105戶約273人。

  安全隱患

  走進武康大樓,相比樓外突然涌至的初春熱意,樓內頓時涼快不少。沿著大理石樓梯走上二樓,八十高齡的秦老伯看到記者前來採訪,很是熱情,對於“網”在他家窗口的這些架空線,他有一肚子的苦水。

  “記得20年前,這些電纜線就開始拉起來了。”秦老伯在武康大樓住了50年有餘,二樓朝南的大窗戶本該是曬太陽、欣賞街景的最佳位置,但是橫在窗前的架空線不僅影響視野,還有安全隱患。

  秦老伯説,當初有工人在他們窗前安裝架空線時,他曾給他們送吃送喝,為的就是讓工人們將電纜線鉤鉤緊,不要像線網一樣散開,影響他家的視野和美觀。

  回憶起曾經,推開窗戶就能毫無遮擋地將淮海路的街景一覽無余,秦老伯感嘆,自從拉了架空線,這樣的光景再也沒有了。

  “武康大樓是優秀歷史建築,不能在沿街的外立面安裝晾衣架,一些鄰居圖省事,直接將晾衣桿子架在架空線上曬衣服,太危險了。”秦老伯説,是否美觀暫且不論,架空線上曬衣服不僅存在觸電風險,晾衣架也可能掉落砸在行人身上。

  秦老伯窗外的電線桿子和架空線,不僅影響美觀,還有安全隱患。讓秦老伯擔驚受怕的,還有一根杵在他家窗外半米之隔的立桿。曾有小偷順著這根立桿,借助空調外機的支撐,爬進了鄰居家盜竊。“我們夏天夜裏就算再熱,也不敢開窗通風,就怕給竊賊製造機會。”他説。

  看著窗前的架空線越拉越多,秦老伯並不清楚它們屬於哪個部門哪些企業,但是曾經多次出國交流的他尤為讚嘆美國、德國的電纜線入地做法,“尤其是德國,電纜、光纜線都入地安排,讓建築、街道真正成為一道沒有遮擋的風景。”

  架空線將入地

  秦老伯多年來的心結終於可以解開了。

現場豎立起的施工銘牌,整治工程將於2018年4月15日竣工。

  為了讓武康大樓360度無死角展現它的魅力,也為了讓衡復地區的半空中不再有那麼多“蜘蛛網”,徐匯區建交委制定了2018-2020三年架空線整治計劃,將逐步消除架空線。2018年3月開始,徐匯區從淮海路武康大樓附近開始作為試點,逐步推行。

  2018年春節假期剛結束的首個工作日,徐匯區委書記鮑炳章、區長方世忠帶領區裏的黨政機關幹部一行來到淮海中路武康路,現場調研淮海中路及武康大樓架空線入地情況,並沿著武康路步行踏勘。

  當時,徐匯區建交委主任羅鵬翀曾向一同隨行的媒體介紹,淮海中路華山路至武康路這一段的架空線入地存在一定的挑戰,首先便是地下空間狹小帶來的管線入地難。

  羅鵬翀表示,淮海中路地下同時存在地鐵線、煤氣管道、自來水管道、下水道和資訊管線,還有不少歷史悠久的老樹,樹根在地下盤根交錯,新的管線想要在地下見縫插針怕是很難。

  另外,架空線入地需要電力部門找到合適的地點設計變電箱站,選址在寸土寸金的風貌區也成為一大難題。羅鵬翀還透露,淮海中路為東西向的主要交通幹道,兩邊還有不少密集的住宅區,因此整治工作還要考慮對沿線居民與交通的影響。

  為了順利推進上述難題的解決,2018年春節前,徐匯區建交委已牽頭分別與申通集團、市南電力、資訊管線公司及鐵塔公司等相關單位進行了溝通,同步委託專業規劃設計單位制定實施方案,並排定工作任務節點,同步推進合桿整治工作。

  目前,徐匯區已經啟動項目管線綜合方案編制,確保地下排管管位佈置合理,已完成康平路、武康路、淮海中路等17條道路的管線綜合方案編制,其中已梳理出武康、淮海地區需8座變電站。

  3月6日,武康大樓淮海中路沿街的人行道上已豎立起了施工銘牌,上面顯示該工程為“淮海中路架空線入地及合桿整治工程”,施工路段為華山路到高安路,工程開工和竣工日期分別為2018年3月5日和4月15日。當天,已有施工人員在武康大樓周邊清理沿街的架空線,為入地工程做前期工作。

  也許很快,秦老伯就能在窗前,再見一覽無余的淮海路街景。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滬架空線入地 武康大樓將擺脫密布的"蜘蛛網"

2018年3月14日 08:29 來源:澎湃新聞

  原標題:上海架空線入地進行時|武康大樓將擺脫密布的“蜘蛛網”

2018年3月6日,武康大樓周邊密布架空線。本文圖片均為澎湃新聞記者陳伊萍圖

  想要拍一張武康大樓的完美照片並不容易。

  在上海,武康大樓不僅是一幢歷史悠久的保護建築,也是著名地標,在陽光下,大樓滿身的紅磚顯得莊嚴厚重。但美中不足的是,大樓周邊密布的架空線和隨處可見的各種立桿,將天空切割出不同的形狀,很是礙眼。

  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曾在武康大樓做過觀察:這棟知名歷史建築要找到一面不被電線桿、架空線、空調外機遮擋的立面,已經很難了。

  “建築是可閱讀的,街區是適合漫步的……”上海市第十一次黨代會報告中描述的美好藍圖如何才能實現?

  隨著上海全市架空線入地精細化整治工程的啟動,武康大樓淮海中路沿街的人行道上已豎立起了施工銘牌,竣工日期為2018年4月15日。

  影響美觀

  3月6日中午,陽光和煦。

  武康大樓如同一艘軍艦矗立在街角,滿身的紅磚在陽光的襯托下顯得莊嚴厚重,好似在靜靜述説它所見證的時代變遷。

  這樣一座可閱讀的建築不禁讓人舉起手機,想要留下它多角度的側影。可是,架空線將大樓周邊的天空分割成了數個多邊形,怎麼也避不開。

武康大樓周邊的天空,被架空線切割成不規則的形狀。

  “給武康大樓拍照,照片裏都是縱橫交錯的電線,像蜘蛛網一樣,太影響美觀了。”街口一位扛著單反相機的遊客説,他來上海旅遊,慕名前來尋找這一知名地標建築。

  他説,自己被其設計和歷史感所深深折服,卻不想密布的架空線,讓他無法拍下美麗全景,“我在這個路口的多個角度都嘗試拍大樓,都沒法避免這些電線進入鏡頭。還有大樓周邊隨處可見的電線桿子,裸露的電線纏成一圈又一圈,非常突兀,與這棟建築的厚重歷史、人文底蘊著實不符。”

武康大樓每一面都能看到架空線和電線立桿。

  武康大樓是上海優秀歷史建築,原名諾曼底公寓,位於上海徐匯區淮海中路1836-1858號。1924年,由萬國儲蓄會出資組建的中國建業地産公司,購入位於今日淮海中路武康路路口呈30°角的土地,斥資興建了這座公寓。

  公寓由匈牙利籍設計師鄔達克主導打樣設計,是上海第一座外廊式公寓大樓,大樓底層採用騎樓樣式,外觀為法國文藝復興式風格。

  諾曼底公寓是當時上海最早的一批現代化高層公寓,入住公寓的一般以上層僑民為主。1953年,諾曼底公寓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接管並更名為武康大樓,其後一些文化演藝界名流均入住此間,包括趙丹、王人美、秦怡、孫道臨、鄭君裏、王文娟等。

  如今的武康大樓,依然保留了近百年前留下來的完整的主樓、輔樓和汽車間,一共居住著105戶約273人。

  安全隱患

  走進武康大樓,相比樓外突然涌至的初春熱意,樓內頓時涼快不少。沿著大理石樓梯走上二樓,八十高齡的秦老伯看到記者前來採訪,很是熱情,對於“網”在他家窗口的這些架空線,他有一肚子的苦水。

  “記得20年前,這些電纜線就開始拉起來了。”秦老伯在武康大樓住了50年有餘,二樓朝南的大窗戶本該是曬太陽、欣賞街景的最佳位置,但是橫在窗前的架空線不僅影響視野,還有安全隱患。

  秦老伯説,當初有工人在他們窗前安裝架空線時,他曾給他們送吃送喝,為的就是讓工人們將電纜線鉤鉤緊,不要像線網一樣散開,影響他家的視野和美觀。

  回憶起曾經,推開窗戶就能毫無遮擋地將淮海路的街景一覽無余,秦老伯感嘆,自從拉了架空線,這樣的光景再也沒有了。

  “武康大樓是優秀歷史建築,不能在沿街的外立面安裝晾衣架,一些鄰居圖省事,直接將晾衣桿子架在架空線上曬衣服,太危險了。”秦老伯説,是否美觀暫且不論,架空線上曬衣服不僅存在觸電風險,晾衣架也可能掉落砸在行人身上。

  秦老伯窗外的電線桿子和架空線,不僅影響美觀,還有安全隱患。讓秦老伯擔驚受怕的,還有一根杵在他家窗外半米之隔的立桿。曾有小偷順著這根立桿,借助空調外機的支撐,爬進了鄰居家盜竊。“我們夏天夜裏就算再熱,也不敢開窗通風,就怕給竊賊製造機會。”他説。

  看著窗前的架空線越拉越多,秦老伯並不清楚它們屬於哪個部門哪些企業,但是曾經多次出國交流的他尤為讚嘆美國、德國的電纜線入地做法,“尤其是德國,電纜、光纜線都入地安排,讓建築、街道真正成為一道沒有遮擋的風景。”

  架空線將入地

  秦老伯多年來的心結終於可以解開了。

現場豎立起的施工銘牌,整治工程將於2018年4月15日竣工。

  為了讓武康大樓360度無死角展現它的魅力,也為了讓衡復地區的半空中不再有那麼多“蜘蛛網”,徐匯區建交委制定了2018-2020三年架空線整治計劃,將逐步消除架空線。2018年3月開始,徐匯區從淮海路武康大樓附近開始作為試點,逐步推行。

  2018年春節假期剛結束的首個工作日,徐匯區委書記鮑炳章、區長方世忠帶領區裏的黨政機關幹部一行來到淮海中路武康路,現場調研淮海中路及武康大樓架空線入地情況,並沿著武康路步行踏勘。

  當時,徐匯區建交委主任羅鵬翀曾向一同隨行的媒體介紹,淮海中路華山路至武康路這一段的架空線入地存在一定的挑戰,首先便是地下空間狹小帶來的管線入地難。

  羅鵬翀表示,淮海中路地下同時存在地鐵線、煤氣管道、自來水管道、下水道和資訊管線,還有不少歷史悠久的老樹,樹根在地下盤根交錯,新的管線想要在地下見縫插針怕是很難。

  另外,架空線入地需要電力部門找到合適的地點設計變電箱站,選址在寸土寸金的風貌區也成為一大難題。羅鵬翀還透露,淮海中路為東西向的主要交通幹道,兩邊還有不少密集的住宅區,因此整治工作還要考慮對沿線居民與交通的影響。

  為了順利推進上述難題的解決,2018年春節前,徐匯區建交委已牽頭分別與申通集團、市南電力、資訊管線公司及鐵塔公司等相關單位進行了溝通,同步委託專業規劃設計單位制定實施方案,並排定工作任務節點,同步推進合桿整治工作。

  目前,徐匯區已經啟動項目管線綜合方案編制,確保地下排管管位佈置合理,已完成康平路、武康路、淮海中路等17條道路的管線綜合方案編制,其中已梳理出武康、淮海地區需8座變電站。

  3月6日,武康大樓淮海中路沿街的人行道上已豎立起了施工銘牌,上面顯示該工程為“淮海中路架空線入地及合桿整治工程”,施工路段為華山路到高安路,工程開工和竣工日期分別為2018年3月5日和4月15日。當天,已有施工人員在武康大樓周邊清理沿街的架空線,為入地工程做前期工作。

  也許很快,秦老伯就能在窗前,再見一覽無余的淮海路街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