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充值一萬元可享3折優惠?預付卡"原價"水分大

2018-3-14 01:46:34

來源:東方網 作者:高睿 選稿:王珂然

原標題:充值一萬元可享3折優惠?

  據《勞動報》報道,日前,勞動報記者走訪滬上多家美容美發企業體驗發現,幾乎所有門店的“會員價”與原價之間價差懸殊,有門店甚至開出最低3折的優惠力度。但享受優惠的前提,是消費者必須花費上千乃至上萬元辦理預付費卡。美容美發、單用途預付卡行業協會指出,超低折扣既不應成為常態,也不利於行業健康發展,呼籲監管層能適當進行價格指導,並對折扣優惠力度進行必要限制,使市場回歸理性。

  -企業-

  享受3折優惠需充1萬元

  以永琪為例,記者在永琪天山西路店了解到,如果是非會員,簡單的濕洗(40元)加剪髮(60元)合計需要100元,而如果辦理了會員卡,最高可享受3.8元的折扣優惠,即濕洗加剪髮合計38元,優惠了62元。

  服務人員向記者推薦的會員卡,會根據繳納的費用不同而折扣力度不同,比如3.8折的卡,如果是專項服務的話,需要一次性充值5000元。專項卡服務內容相對單一,比如美發專項卡,顧客只能洗剪吹,不能享受美容、按摩等服務,如果是綜合服務卡等話,就可以享受永琪店內幾乎所有的服務,但一次性的充值比例更高,且每次續費的充值金額也在千元級別。

  “除3.8折外,我們還有4.5折、5折的卡,一家人或者親友都可以共用,而且永琪在上海各家門店都可以使用。”該服務人員表示。

  “什麼需求?像您這樣簡單洗剪吹的話,我建議辦個6折卡。”京世沙龍北漁路店服務人員向記者介紹。不過,起充金額同樣不菲,店方介紹,首次充值金額需要2000元。

  相對而言,文峰的會員卡種類更多。公司官網介紹,優惠幅度由高到低,分別有“至尊卡”、“鑽石卡”、“白金卡”、“金卡”、“銀卡”、“綜合卡”與“單項卡”共7種,但官網上並未顯示相應的起充金額。

  記者來到文峰長壽路店,服務人員介紹,通常的洗剪費用為40元,消費者充值1000元購買美容美發卡(綜合卡、單項卡)後,便能享受對折優惠;充3000元(金卡、銀卡、白金卡)便能享受3.8折優惠。“您考慮充1萬元,購買鑽石卡嗎?這樣能享受最高3折的優惠,而且美容、美發項目都能使用。”服務人員推薦。

  -消費者-

  “買”還是“不買”陷兩難

  不辦預付卡,只能承受高價位的原價服務;為了享受折扣優惠,則至少充值上千元,甚至上萬元。辦卡?還是不辦?這成為不少消費者在享受美容美發服務時,經常會陷入的兩難困境。

  “只要能讓我享受到實惠,我是支援的,但起充金額和續充金額,不要這麼貴。”消費者嚴小姐表示,她是感於大力度的優惠,猶豫了很久,才“咬牙”辦理了一張3.8折的會員卡。“但現在續充金額越來越貴,以前是1500元,之後是2000元,春節回來,我被通知續充要3000元。”嚴小姐表示,她正打算餘額花完後,不再充值。

  “任憑服務員怎麼介紹推銷,我就是堅持不辦卡!”消費者王先生態度比較堅決,在他看來,理髮主要講究一個整潔,一年消費頻次很低,且單筆花費即使原價也只有百元,犯不著為幾十元的優惠,搭進數千上萬的資金“冒風險”。“萬一跑路怎麼辦?”王先生問。

  在“勞動報財經新聞”微信公眾號發起的“勞動報315消費投訴案例徵集活動”中,就有不少繳納預付費後,門店跑路的案例。而本報此前也報道過諸如《“王磊形象公社”來福士分店關門》等案例。

  -建議-

  出臺指導價及折扣限定

  “原價高,折扣大,這已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普遍現象。”上海市美容美發行業協會秘書長董元明告訴記者,由於美容美發暫不屬於國家政府指導價的範圍,現在的價格是完全市場化,價格的制定、折扣力度的大小均由美容美發店自主定價決定。

  “因此,打出這麼高的折扣,企業沒有價格‘虛高’,折扣沒有一點‘水分’,幾乎是不可能的。”董元明坦言,從監管上,目前行業協會和國家相關部門監管都有難度。

  “而且這一行為目前屬於法律空白,無法從法律上規制。”匯業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吳冬律師表示,畢竟是企業自主定價,只要不違反“低於成本價”的底線,造成不公平競爭,或者價格明顯超出“合理預期”,無論是《民法》、《消法》、《價格法》等法律上,均暫無條款可以依據進行處罰。

  因此,董元明建議,希望能出臺相應的指導價,規範自由度較高的美容美發定價,並對折扣進行底線監管。“定價既包括了産品服務本身的價格,又包括了人工、店面房租、水電等這些必要的成本消耗。”董元明表示,由於很難去核查每一家店真實成本的各項金額,這就很難有一個指導價格範圍,而如過限定折扣價不能低於7折,這又會涉及許多企業的實際利益,難度不小。

  -趨勢-

  商業模式已開始轉變

  “美發企業常時間、大面積推出超低折扣,並不應是行業的正常狀態,也不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上海市預付卡行業協會秘書長范林根坦言,人為造成的“價格區別”,可以説是在變相給消費者一個信號,使其辦理消費預付卡。

  “商家之所以樂於推出預付卡,一方面可以快速回籠資金,另一方面也可穩定相當一部分客源,增加‘回頭客’。”范林根説,但如今服務企業運營成本高企,預付卡發放過度,其實就是在透支自己的未來,也增加消費者的資金風險。

  “好在,這樣一種商業模式,目前已經有了轉變跡象。”范林根透露,從目前協會了解到的情況,一定比例的美發企業,其折扣力度已經減小,或者取消了折扣;有的則主打小門店走“簡易模式”;也有門店開始推廣“零預付卡”模式。“預付卡本身不是洪水猛獸,如何控制適當的比例和額度,不讓其多發、濫發,才是關鍵。”范林根強調。

上一篇稿件

充值一萬元可享3折優惠?預付卡"原價"水分大

2018年3月14日 01:46 來源:東方網

原標題:充值一萬元可享3折優惠?

  據《勞動報》報道,日前,勞動報記者走訪滬上多家美容美發企業體驗發現,幾乎所有門店的“會員價”與原價之間價差懸殊,有門店甚至開出最低3折的優惠力度。但享受優惠的前提,是消費者必須花費上千乃至上萬元辦理預付費卡。美容美發、單用途預付卡行業協會指出,超低折扣既不應成為常態,也不利於行業健康發展,呼籲監管層能適當進行價格指導,並對折扣優惠力度進行必要限制,使市場回歸理性。

  -企業-

  享受3折優惠需充1萬元

  以永琪為例,記者在永琪天山西路店了解到,如果是非會員,簡單的濕洗(40元)加剪髮(60元)合計需要100元,而如果辦理了會員卡,最高可享受3.8元的折扣優惠,即濕洗加剪髮合計38元,優惠了62元。

  服務人員向記者推薦的會員卡,會根據繳納的費用不同而折扣力度不同,比如3.8折的卡,如果是專項服務的話,需要一次性充值5000元。專項卡服務內容相對單一,比如美發專項卡,顧客只能洗剪吹,不能享受美容、按摩等服務,如果是綜合服務卡等話,就可以享受永琪店內幾乎所有的服務,但一次性的充值比例更高,且每次續費的充值金額也在千元級別。

  “除3.8折外,我們還有4.5折、5折的卡,一家人或者親友都可以共用,而且永琪在上海各家門店都可以使用。”該服務人員表示。

  “什麼需求?像您這樣簡單洗剪吹的話,我建議辦個6折卡。”京世沙龍北漁路店服務人員向記者介紹。不過,起充金額同樣不菲,店方介紹,首次充值金額需要2000元。

  相對而言,文峰的會員卡種類更多。公司官網介紹,優惠幅度由高到低,分別有“至尊卡”、“鑽石卡”、“白金卡”、“金卡”、“銀卡”、“綜合卡”與“單項卡”共7種,但官網上並未顯示相應的起充金額。

  記者來到文峰長壽路店,服務人員介紹,通常的洗剪費用為40元,消費者充值1000元購買美容美發卡(綜合卡、單項卡)後,便能享受對折優惠;充3000元(金卡、銀卡、白金卡)便能享受3.8折優惠。“您考慮充1萬元,購買鑽石卡嗎?這樣能享受最高3折的優惠,而且美容、美發項目都能使用。”服務人員推薦。

  -消費者-

  “買”還是“不買”陷兩難

  不辦預付卡,只能承受高價位的原價服務;為了享受折扣優惠,則至少充值上千元,甚至上萬元。辦卡?還是不辦?這成為不少消費者在享受美容美發服務時,經常會陷入的兩難困境。

  “只要能讓我享受到實惠,我是支援的,但起充金額和續充金額,不要這麼貴。”消費者嚴小姐表示,她是感於大力度的優惠,猶豫了很久,才“咬牙”辦理了一張3.8折的會員卡。“但現在續充金額越來越貴,以前是1500元,之後是2000元,春節回來,我被通知續充要3000元。”嚴小姐表示,她正打算餘額花完後,不再充值。

  “任憑服務員怎麼介紹推銷,我就是堅持不辦卡!”消費者王先生態度比較堅決,在他看來,理髮主要講究一個整潔,一年消費頻次很低,且單筆花費即使原價也只有百元,犯不著為幾十元的優惠,搭進數千上萬的資金“冒風險”。“萬一跑路怎麼辦?”王先生問。

  在“勞動報財經新聞”微信公眾號發起的“勞動報315消費投訴案例徵集活動”中,就有不少繳納預付費後,門店跑路的案例。而本報此前也報道過諸如《“王磊形象公社”來福士分店關門》等案例。

  -建議-

  出臺指導價及折扣限定

  “原價高,折扣大,這已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普遍現象。”上海市美容美發行業協會秘書長董元明告訴記者,由於美容美發暫不屬於國家政府指導價的範圍,現在的價格是完全市場化,價格的制定、折扣力度的大小均由美容美發店自主定價決定。

  “因此,打出這麼高的折扣,企業沒有價格‘虛高’,折扣沒有一點‘水分’,幾乎是不可能的。”董元明坦言,從監管上,目前行業協會和國家相關部門監管都有難度。

  “而且這一行為目前屬於法律空白,無法從法律上規制。”匯業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吳冬律師表示,畢竟是企業自主定價,只要不違反“低於成本價”的底線,造成不公平競爭,或者價格明顯超出“合理預期”,無論是《民法》、《消法》、《價格法》等法律上,均暫無條款可以依據進行處罰。

  因此,董元明建議,希望能出臺相應的指導價,規範自由度較高的美容美發定價,並對折扣進行底線監管。“定價既包括了産品服務本身的價格,又包括了人工、店面房租、水電等這些必要的成本消耗。”董元明表示,由於很難去核查每一家店真實成本的各項金額,這就很難有一個指導價格範圍,而如過限定折扣價不能低於7折,這又會涉及許多企業的實際利益,難度不小。

  -趨勢-

  商業模式已開始轉變

  “美發企業常時間、大面積推出超低折扣,並不應是行業的正常狀態,也不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上海市預付卡行業協會秘書長范林根坦言,人為造成的“價格區別”,可以説是在變相給消費者一個信號,使其辦理消費預付卡。

  “商家之所以樂於推出預付卡,一方面可以快速回籠資金,另一方面也可穩定相當一部分客源,增加‘回頭客’。”范林根説,但如今服務企業運營成本高企,預付卡發放過度,其實就是在透支自己的未來,也增加消費者的資金風險。

  “好在,這樣一種商業模式,目前已經有了轉變跡象。”范林根透露,從目前協會了解到的情況,一定比例的美發企業,其折扣力度已經減小,或者取消了折扣;有的則主打小門店走“簡易模式”;也有門店開始推廣“零預付卡”模式。“預付卡本身不是洪水猛獸,如何控制適當的比例和額度,不讓其多發、濫發,才是關鍵。”范林根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