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年夜飯 藏在火腿蹄髈八寶飯背後的“儀式感”

2018-2-15 10:51:12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朱珉迕 選稿:付楊

  原標題:年夜飯,藏在火腿蹄髈八寶飯背後的“儀式感”

  中國人的味蕾很神奇。許多種情感、思緒、記憶、追求,往往都化作舌尖上的酸甜苦辣,又由這些酸甜苦辣,重新喚起追求、記憶、思緒、情感。

  一年到頭這頓年夜飯,似乎是這些的總和。

  人們年復一年地講述年夜飯的故事,它早已不只是一頓飯,而是鄉愁、親情、傳統、新潮抑或“舍小家為大家”等等的象徵。但年夜飯終究還是一頓飯,一桌桌菜裏映射的,是最日常卻又極莊重的市井人情,甚至是一個大時代的變與不變。

  比如許多老派上海人的飯桌,平日裏忙起來,擺兩碗泡飯也可以對付一餐,但一旦做菜,就是規規矩矩地做菜,年夜飯更是萬萬不會馬虎的。蹄髈要熱油炸完過一遍冷水,再燉出一隻冰糖元蹄,上桌還要燙一盆菜心鋪底;八寶鴨裏至少要有“八寶”,八寶飯裏不能缺了豬油;湯糰要買豬油拌黑洋酥、水磨麵粉一隻只手包的;火腿要過了冬至開始腌制、經過一年充分發酵的;燉湯不用童子雞,鱔糊要拿麻油澆……這些繁文縟節,未必是過年才有,但過年往往要有;不少大菜硬菜,平時幾乎不碰了,過年也必須要有,為的就是一種記憶裏的味道,也是一種認真甚至執拗的態度。

  所以那些老字號門店買年貨的隊伍,從臘月開始就逐漸變長。很多人第一眼不懂,一隻醬鴨、兩隻八寶飯、三盒蛋餃、四盒湯圓,有必要跑五家店橫看豎看、橫排豎排嗎?後來懂了,這説到底就是一種“儀式”,一種過年特有的莊重感。小年夜人擠人的菜場也是一樣,趕著年前買上最後的時鮮貨,既是因為小販也要回家了,“明天沒有了”,多少也是一種儀式——速凍半成品再方便,總替代不了活生生的人的味道。

  當然,這只是中國人年夜飯萬千吃法的一種。吃飯再無定式,選擇日趨多元,這就跟日常生活一樣,守著傳統不等於食古不化,放下過去也未必是離經叛道。多元意味著時代在向前走,而無論怎麼吃、吃什麼,一頓年夜飯的味道,終究是要讓人心安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年夜飯 藏在火腿蹄髈八寶飯背後的“儀式感”

2018年2月15日 10:51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年夜飯,藏在火腿蹄髈八寶飯背後的“儀式感”

  中國人的味蕾很神奇。許多種情感、思緒、記憶、追求,往往都化作舌尖上的酸甜苦辣,又由這些酸甜苦辣,重新喚起追求、記憶、思緒、情感。

  一年到頭這頓年夜飯,似乎是這些的總和。

  人們年復一年地講述年夜飯的故事,它早已不只是一頓飯,而是鄉愁、親情、傳統、新潮抑或“舍小家為大家”等等的象徵。但年夜飯終究還是一頓飯,一桌桌菜裏映射的,是最日常卻又極莊重的市井人情,甚至是一個大時代的變與不變。

  比如許多老派上海人的飯桌,平日裏忙起來,擺兩碗泡飯也可以對付一餐,但一旦做菜,就是規規矩矩地做菜,年夜飯更是萬萬不會馬虎的。蹄髈要熱油炸完過一遍冷水,再燉出一隻冰糖元蹄,上桌還要燙一盆菜心鋪底;八寶鴨裏至少要有“八寶”,八寶飯裏不能缺了豬油;湯糰要買豬油拌黑洋酥、水磨麵粉一隻只手包的;火腿要過了冬至開始腌制、經過一年充分發酵的;燉湯不用童子雞,鱔糊要拿麻油澆……這些繁文縟節,未必是過年才有,但過年往往要有;不少大菜硬菜,平時幾乎不碰了,過年也必須要有,為的就是一種記憶裏的味道,也是一種認真甚至執拗的態度。

  所以那些老字號門店買年貨的隊伍,從臘月開始就逐漸變長。很多人第一眼不懂,一隻醬鴨、兩隻八寶飯、三盒蛋餃、四盒湯圓,有必要跑五家店橫看豎看、橫排豎排嗎?後來懂了,這説到底就是一種“儀式”,一種過年特有的莊重感。小年夜人擠人的菜場也是一樣,趕著年前買上最後的時鮮貨,既是因為小販也要回家了,“明天沒有了”,多少也是一種儀式——速凍半成品再方便,總替代不了活生生的人的味道。

  當然,這只是中國人年夜飯萬千吃法的一種。吃飯再無定式,選擇日趨多元,這就跟日常生活一樣,守著傳統不等於食古不化,放下過去也未必是離經叛道。多元意味著時代在向前走,而無論怎麼吃、吃什麼,一頓年夜飯的味道,終究是要讓人心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