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話劇《繁花》:看前“有點擔心” 看完“超出期待”

2018-2-14 15:17:55

來源:上觀新聞 選稿:付楊

  原標題:話劇《繁花》首輪演出上座率逾95%,看前“有點擔心”,看完“超出期待”

  “一直聽到各種各樣關於話劇《繁花》的消息,有期待又有點擔心。”評論家李寧一番話,幾乎成為每個《繁花》研討會參與者的開場白。首輪連續8場演出,上座率超過95%,讓主創團隊對5月初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出有了更多期待。

  評論家周豹娣對《繁花》的擔心源於小説改編難度,“小説敘事那麼散,我很擔心話劇怎麼弄法。”首演時,美琪大戲院門口觀眾人潮涌動,她放心了,“前幾場演出,微信朋友圈各種消息比較少。劇場門口票販子起初是殺價的,到後來全部漲價了,説明這個戲行情看漲。”看完戲,周豹娣與朋友交流,“真的是蠻不容易的,戲劇這個東西很滑稽,到最後一刻大幕拉開的時候,一切都變成對的了。”

  上戲教授榮廣潤看完《繁花》第一反應“比想像中好,而且好不少”。作為“職業觀眾”,他直言,“有些戲看到實在難受,要打瞌睡,但是《繁花》一點沒有。從文本角度而言,話劇抓住小毛、滬生、阿寶三個人物,用他們三個人與其他人物的關聯反映時代,即便沒看過小説的人也不會有雲裏霧裏的感覺。”

  “看過小説的,知道難度太大,文學可以非常散,戲劇舞臺如果沒有一個最基本的情節框架,觀眾坐不住。”上戲教授丁羅男評價話劇《繁花》,“編劇懂戲,知道怎麼從小説中間抽取一些可以改造成為戲劇行動線的東西,儘管與傳統戲劇還是不一樣,不是貫穿得那麼強烈。”

  扮演滬生的章濤表示,“小説篇幅實在太大,繁花繁花,就是各花。我們三個男演員其實是枝葉,把各種各樣的花串聯起來。話劇分為三季,第一季也就是挑了幾朵花來講。三個男人正好代表三種不同的性格,滬生逃避和不爭的性格,很讓人討厭,我又不想讓人討厭,就要把握這個分寸。”杜光祎飾演小毛,在他看來,小毛是熱血沸騰的青年,從小到大隨遇而安,“小毛生活在弄堂裏,現在來説就是西康路長壽路方向靠近蘇州河。蘇州河是上海的母親河。有一段時間,運輸靠蘇州河,我們喝的水來自蘇州河,居民在河邊洗衣服,河兩岸會有些工廠比如紗廠。哪有水,我們就在水旁邊棲息,哪有風景,我們就在哪過夜,其實是一種最基本的,最適宜生存的狀態。小毛的生活中沒有一些好高騖遠的東西,比如説哪風景漂亮,我們站在哪可以看到整個城市。”金珈飾演的阿寶出生在皋蘭路,“阿寶從小家庭非常優越,要什麼有什麼。祖父有洋房。翻天覆地的時代變化把他突然之間帶到了截然不同的環境,對他的心理、價值觀、很多事情的判斷造成一種創傷。但是每個人性格都不一樣,有些人是外露型的,他能出來。阿寶這人到最後就是‘不説’。所以這個人物在小説裏有很多時候‘不響’。‘不響’是他的一種態度。

  話劇《繁花》顧問曹路生表示,“《繁花》籌備三四年,為了找到能説上海話的演員用了很長時間。北京有《茶館》,陜西有《白鹿原》,上海終於有了自己的一個方言話劇。”據介紹,主創團隊將進一步修整話劇枝蔓情節,突出上海地域特色,力爭早日展開巡演。

上一篇稿件

話劇《繁花》:看前“有點擔心” 看完“超出期待”

2018年2月14日 15:17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話劇《繁花》首輪演出上座率逾95%,看前“有點擔心”,看完“超出期待”

  “一直聽到各種各樣關於話劇《繁花》的消息,有期待又有點擔心。”評論家李寧一番話,幾乎成為每個《繁花》研討會參與者的開場白。首輪連續8場演出,上座率超過95%,讓主創團隊對5月初北京天橋藝術中心演出有了更多期待。

  評論家周豹娣對《繁花》的擔心源於小説改編難度,“小説敘事那麼散,我很擔心話劇怎麼弄法。”首演時,美琪大戲院門口觀眾人潮涌動,她放心了,“前幾場演出,微信朋友圈各種消息比較少。劇場門口票販子起初是殺價的,到後來全部漲價了,説明這個戲行情看漲。”看完戲,周豹娣與朋友交流,“真的是蠻不容易的,戲劇這個東西很滑稽,到最後一刻大幕拉開的時候,一切都變成對的了。”

  上戲教授榮廣潤看完《繁花》第一反應“比想像中好,而且好不少”。作為“職業觀眾”,他直言,“有些戲看到實在難受,要打瞌睡,但是《繁花》一點沒有。從文本角度而言,話劇抓住小毛、滬生、阿寶三個人物,用他們三個人與其他人物的關聯反映時代,即便沒看過小説的人也不會有雲裏霧裏的感覺。”

  “看過小説的,知道難度太大,文學可以非常散,戲劇舞臺如果沒有一個最基本的情節框架,觀眾坐不住。”上戲教授丁羅男評價話劇《繁花》,“編劇懂戲,知道怎麼從小説中間抽取一些可以改造成為戲劇行動線的東西,儘管與傳統戲劇還是不一樣,不是貫穿得那麼強烈。”

  扮演滬生的章濤表示,“小説篇幅實在太大,繁花繁花,就是各花。我們三個男演員其實是枝葉,把各種各樣的花串聯起來。話劇分為三季,第一季也就是挑了幾朵花來講。三個男人正好代表三種不同的性格,滬生逃避和不爭的性格,很讓人討厭,我又不想讓人討厭,就要把握這個分寸。”杜光祎飾演小毛,在他看來,小毛是熱血沸騰的青年,從小到大隨遇而安,“小毛生活在弄堂裏,現在來説就是西康路長壽路方向靠近蘇州河。蘇州河是上海的母親河。有一段時間,運輸靠蘇州河,我們喝的水來自蘇州河,居民在河邊洗衣服,河兩岸會有些工廠比如紗廠。哪有水,我們就在水旁邊棲息,哪有風景,我們就在哪過夜,其實是一種最基本的,最適宜生存的狀態。小毛的生活中沒有一些好高騖遠的東西,比如説哪風景漂亮,我們站在哪可以看到整個城市。”金珈飾演的阿寶出生在皋蘭路,“阿寶從小家庭非常優越,要什麼有什麼。祖父有洋房。翻天覆地的時代變化把他突然之間帶到了截然不同的環境,對他的心理、價值觀、很多事情的判斷造成一種創傷。但是每個人性格都不一樣,有些人是外露型的,他能出來。阿寶這人到最後就是‘不説’。所以這個人物在小説裏有很多時候‘不響’。‘不響’是他的一種態度。

  話劇《繁花》顧問曹路生表示,“《繁花》籌備三四年,為了找到能説上海話的演員用了很長時間。北京有《茶館》,陜西有《白鹿原》,上海終於有了自己的一個方言話劇。”據介紹,主創團隊將進一步修整話劇枝蔓情節,突出上海地域特色,力爭早日展開巡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