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返鄉日記|又是一年回家路,總説前程好風光

2018-2-14 09:30:54

來源:東方網 作者:劉輝 選稿:葉頁

>>>專題:愛申活 暖心春

(攝影:汪偉秋)

  東方網記者劉輝2月14日報道:又是一年回家路,晃蕩著晃蕩著,2018年的春節就這麼來了。

  還記得去年路上寫的《父母在哪,家就在哪》,媽媽看後哭了一把。我想,今年要是看到這篇,她應該會更懷念2017年的“小確幸”。

  小家和大家

  2017年國慶節,在和閆老師認識了將近10年後,我們終於成立了小家。10年的時間,其實並不“光榮”,這包含了4年的地下戀(並未和家人公開),1年的異地戀(滬晉兩地),3年的研究生學習和2年的初入社會。

  對於兩個一路考學過來的普通學子,遠離家人,想要紮根任何城市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氣和努力,更何況在上海。面對紛紛擾擾,兩個人慶倖都堅持了下來。同事開玩笑講我“撿到了寶,騙得一個好媳婦”。

  説來開心,雙方家長都給足了支援和鼓勵,使得我們在遠方不至於沒有了動力,沒有了踏實。雖然,每年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寒暄的話語又總是“吃了嗎”“晚安”,但是總能感到小家和大家的牽掛,或許這也是春節一定要闔家團圓的意義。

  可以想像,今天一進家門,父母便會拉著我們看結婚時拍攝下錄影、照片。由於國慶後匆匆返回工作,再次團圓才能切身感受上一次的溫暖記憶。

  選擇與堅持

  説來慚愧,還沒有新婚旅行,還沒有擺出大結婚照,因為沒有共同的休息時間,暫時又沒有足夠的空間安放。我們還在打拼的路上,還好,都已經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我如願以償的進入媒體單位,又從事自己喜歡的方向。她堅持8年終於成了一名人民教師,天天教書育人累並快樂著。

  總有鄰居、親戚、朋友詢問他家孩子該如何擇業,其實涉世未深的我們也説不清該怎麼樣。或許還是那句話,興趣才是最好的老師。

  真正成為一名體育記者之前,我也發過宣傳單、推銷學習機,在紙媒、電視臺、網媒都實踐過很長時間,但一直未放棄自己的“初心”。而閆老師在大學畢業時,未能順利進入教師行列,便報考並從事了一年的村官工作。後來執著追逐教師職業,決定求學深造考上研究生。

  這些經歷,其實也沒有讓我們如何強大,只是熟悉、接近、追逐自己的理想,才能有機會把它變成現實。或許,工作容易,選擇才難,堅持最難。

  春節和遠方

  據了解,上海每年都有上千萬的人參與到春運中。這也意味著這座城市的大多數人都或多或少感受到春運的熱情。春節意味著艱辛的旅途,春運則更像巨大候鳥遷移。鳥飛倦才知歸巢,父母漸老才知陪伴太少。

  有人在期盼重逢,背著大包小包的在寒風中等待。有人在滿懷心願,圍著灶臺忙前忙後煎炸烹炒。中國式的傳統佳節總高不開“味”,每個春節歸鄉人都願和家人在一起細細琢磨“年味”。

  火車帶著“人説山西好風光,地肥水美五穀香”旋律,在山間穿梭。歸心似箭,每個人又風塵僕僕。

  誰都知道路有坎坷,但總祝願他人前程似錦。因為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又是一年回家路,在熙熙攘攘的春節過後,這群候鳥又要飛往遠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返鄉日記|又是一年回家路,總説前程好風光

2018年2月14日 09:30 來源:東方網

>>>專題:愛申活 暖心春

(攝影:汪偉秋)

  東方網記者劉輝2月14日報道:又是一年回家路,晃蕩著晃蕩著,2018年的春節就這麼來了。

  還記得去年路上寫的《父母在哪,家就在哪》,媽媽看後哭了一把。我想,今年要是看到這篇,她應該會更懷念2017年的“小確幸”。

  小家和大家

  2017年國慶節,在和閆老師認識了將近10年後,我們終於成立了小家。10年的時間,其實並不“光榮”,這包含了4年的地下戀(並未和家人公開),1年的異地戀(滬晉兩地),3年的研究生學習和2年的初入社會。

  對於兩個一路考學過來的普通學子,遠離家人,想要紮根任何城市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氣和努力,更何況在上海。面對紛紛擾擾,兩個人慶倖都堅持了下來。同事開玩笑講我“撿到了寶,騙得一個好媳婦”。

  説來開心,雙方家長都給足了支援和鼓勵,使得我們在遠方不至於沒有了動力,沒有了踏實。雖然,每年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寒暄的話語又總是“吃了嗎”“晚安”,但是總能感到小家和大家的牽掛,或許這也是春節一定要闔家團圓的意義。

  可以想像,今天一進家門,父母便會拉著我們看結婚時拍攝下錄影、照片。由於國慶後匆匆返回工作,再次團圓才能切身感受上一次的溫暖記憶。

  選擇與堅持

  説來慚愧,還沒有新婚旅行,還沒有擺出大結婚照,因為沒有共同的休息時間,暫時又沒有足夠的空間安放。我們還在打拼的路上,還好,都已經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

  我如願以償的進入媒體單位,又從事自己喜歡的方向。她堅持8年終於成了一名人民教師,天天教書育人累並快樂著。

  總有鄰居、親戚、朋友詢問他家孩子該如何擇業,其實涉世未深的我們也説不清該怎麼樣。或許還是那句話,興趣才是最好的老師。

  真正成為一名體育記者之前,我也發過宣傳單、推銷學習機,在紙媒、電視臺、網媒都實踐過很長時間,但一直未放棄自己的“初心”。而閆老師在大學畢業時,未能順利進入教師行列,便報考並從事了一年的村官工作。後來執著追逐教師職業,決定求學深造考上研究生。

  這些經歷,其實也沒有讓我們如何強大,只是熟悉、接近、追逐自己的理想,才能有機會把它變成現實。或許,工作容易,選擇才難,堅持最難。

  春節和遠方

  據了解,上海每年都有上千萬的人參與到春運中。這也意味著這座城市的大多數人都或多或少感受到春運的熱情。春節意味著艱辛的旅途,春運則更像巨大候鳥遷移。鳥飛倦才知歸巢,父母漸老才知陪伴太少。

  有人在期盼重逢,背著大包小包的在寒風中等待。有人在滿懷心願,圍著灶臺忙前忙後煎炸烹炒。中國式的傳統佳節總高不開“味”,每個春節歸鄉人都願和家人在一起細細琢磨“年味”。

  火車帶著“人説山西好風光,地肥水美五穀香”旋律,在山間穿梭。歸心似箭,每個人又風塵僕僕。

  誰都知道路有坎坷,但總祝願他人前程似錦。因為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又是一年回家路,在熙熙攘攘的春節過後,這群候鳥又要飛往遠方。